《邪剑魔星》

第19章

作者:雪雁

心头猛然一震,“天地判宫”华云蜂住口了。

冷漠的,金童子道:“我知道我不应该回来,但我却田来了,因此,华云峰,你最好少端你那总管的架子!”

一张皱纹密布的老脸,煞时间气得赤红如血,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阴柔地笑了一声,“天猿”毕如群道:“金童子,那第一关是谁闯的?”

一肚子气正没处发泄,“天地判官”华云峰忙转向“天王刀”

海清道:“海老儿,你说吧。”

金童子却接口道:“燕翎雕。”

把左手的一对判官铁笔分握在双手中,“天地判官”华云峰猛然又转向金童子。

双臂习惯地交环于胸前,金童子冷漠地道:“华云蜂,你想找我拚?”

未等“天地判官”华云峰开口,“天猿”毕如群忙插口道:“华老儿,谷主最好面于,你总不至于在客人面前先来个窝里反,使他老人家难堪吧?”

“天地判官”华云峰怒声道:“可是他……”

“天猿”毕如群道:“他也得叫谷主的。”

“天地判宫”华云峰当然懂这句话的含意,但心头积压的怒火却无法清除,猛然转向燕翎雕等,冷声喝问道:“哪个是燕翎雕?”

缓慢地向前跨出了一步,燕翎雕深沉地道:“在下就是。”

其实,“天地判官‘’华云峰早就知道谁是燕翎雕了,因为,来的这三个人中,除了”天王刀‘’海清之外,就只有燕翎雕是男的了,他之所以要问,只是表示对燕翎雕的轻视而已。

双眼瞪着燕翎雕,“天地判官‘’华云峰一直走到燕翎雕面前不到两尺处才停了下来,但却直瞪着燕翎雕没有开口说话。

这等于是当面表示他对燕翎雕的轻视。

平和而又缓慢地,燕翎雕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北海玄冰谷的待客法?”

仍然瞪着燕翎雕,“天地判官”华云峰答非所问地反问道:“第一关是你闯过来的?”

冷漠地,燕翎雕遭:“尊驾不相信吗?”

“天地判官‘’华云峰摆出一派长者气势,冷声道:”老夫一向不信任的是好大喜功的年轻人。“

燕翎雕反chún相讥道:“燕某生平最厌恶自身一无是处,只凭痴长了几岁,见人就想卖老的浮躁之辈。”

眼睛瞪得似慾夺眶而出,“天地判官”华云峰一个字一个宇地狞声道:“年轻人,你在骂老夫?”

燕翎雕平静地遭:“华云峰,在下骂你还是看得起你呢?”

“原本就有一肚子火没发泄出来,”天地判官“华云峰闻言,老脸倏然一沉,切齿道:”年轻人,老夫要教教你对待长辈的礼节。“

气势如山,燕翎雕平静地道:“你我之间的距离太近,尊驾出手前最好能慎重点儿。”

“天地判官”华云峰冷声道:“你替谁担心?”

燕翎雕道:“燕某是来做客,不愿宾主失欢,因此,怕你一旦吃了亏,那张脸没处放,而恼羞成怒的扰个没完,反倒叫此间主人说是燕某上门欺人了。”

连肝肺几乎都要气炸了,暴躁地,“天地判官‘’华云峰大喝道:”你以为你是谁了?“

“了”字声中,双臀齐扬,一对判官铁笔带起一串刺耳丝丝声;径点燕翎雕胸口两大死穴。

出手快如闪电,认穴准确无比,他一只伸手,狠、准、毒、辣,几个字便全都使着了。

原本就没敢轻估对方,因此,燕翎雕内心一直都在戒备着。

左手握住的“邪剑”倏然向上一扬,由上而下,硬抗上去,右手同时抓向剑柄。

“天地判官”华云峰犯了与“九幽神”庞化同样的毛病——低估了对方的内功。

双笔由上斜向下点来,竟视燕翎雕架过来的“邪剑”如无物。

“咋”的一声脆响声,“天地判官”华云峰猛觉双臂微微一麻,竟像点在一道钢墙铁壁上一般,无法推进分毫。

一缕寒光在响声扬起的同时,馆电般地向点“天地判官‘’华云峰胸口。

抓剑、拔剑、出剑,全都在“天地判官‘’华云峰骇然一震的刹那间完成,使人感觉到,他只做了一个刺敌的动作而已,像是根本未抓剑、拔剑。

全仗着经验上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天地判宫”华云峰急电般地向后倒射出去。

在“嘶”的一声轻响中,“天地判官”华云峰总算脱离了险境。

他胸前左臂根下,翻出了两三尺长的一道韶皮的毛,他穿的竟是件高贵的白韶皮衣。“天猿”毕如群呆住了,他虽是旁观者,但自信如果处在华云峰的境况下,也将照样无力应付那把快剑。

还剑入鞘,燕翎雕森冷地道:“贵谷金童子使者说过,在下叫燕翎雕。”

“天地判官”华云峰与“天猿”毕如群当然知道他叫燕翎雕,只是,此刻这三个字的份量却完全不同了。

像是根本就没听到燕翎雕的回答,“天地判官”华云峰,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在抖动着。

燕翎雕那一剑,并没有伤到“天地判官”的皮肉,但却重重地刺伤了他的自大狂与自尊心。

十指紧抓着那对判官笔,“天地判官”华云峰又一步一步地走向燕翎雕;一面冷酷地道:“燕翎雕,老夫方才低估了你了,因此,老夫要认真待你。”

森冷地,燕翎雕喝道:“慢着,在下有话要先说明白了。

“天地判官”华云峰冷声道:“燕翎雕,要在这里说话,你得先具有某种份量,否则,此处汉有你说话的份。”

燕翎雕不愿意在末见到“寒魄”金岳之前,再发生血拚,冷声道:“华云蜂,你该知道我等是来送什么的。”

“天猿”毕如群接口道:“庞化没告诉你怎么个送法吗?”

燕翎雕冷笑道:“说过了。”

“天猿”毕如群道:“燕当家的,你没答应?”

燕翎雕道:“天地奇珍,燕某不愿假第三者之手转交。”

阴冷地,“天猿”毕如群道:“燕当家的,你此刻就算愿意将‘天地奇珍’假第三者之手转交,也太晚了。”

微微怔了一下,燕翎雕道:“尊驾的意思是说……”

“天猿”毕如群仍用那种阴柔得令人生庆的声音,细声细语地道:“燕当家的,老夫是说你已经使玄冰谷中的人看到血了。”

有点明白了,燕翎雕道:“尊驾是嫌血流得还不够多?”

“天猿”毕如群道:“燕当家的,那才只是开始。”

突然转向金童子,燕翎雕道:“金童子,这里是第二关吗?”

金童子生硬地道:“燕翎雕,玄冰谷只有一关,没有第二关,这里是本谷总舱。”

“天猿”‘毕如群接口道:“没错,燕当家的,金童子没说错,这里是本谷总舵,燕当家的,你觉得本谷形势如何?”

冷冷地笑了一声,燕翎雕道:“奇险天成,堪称绝地。”

“天猿”毕如群道:“燕当家的称得上是慧眼独具,此处果然堪称绝地,燕当家的,这是你进来之后才看出来的吧?”

燕翎雕道:“燕某在谷口就已看出来了。”

“天猿”毕如群大笑道:“燕当家的,你是个聪明人,怎么却明知是绝地,却硬要往里闯呢?”

洒脱的一笑,燕翎雕道:“有道是‘绝处逢生,后福无穷’,燕某想到了这句话,所以就闯进来的!”“天狱”毕如群阴阴地笑道:“燕当家的,三位的厚福,只怕要等来生才能享了。”

燕翎雕道:“尊驾是说?”

“天猿”毕如群深沉地道:“燕当家的,三位向来路。看看,也就不用老夫多费chún舌了。”

燕翎雕等三人闻言心头同时一震,转身向谷口扫视着。

三个发眉俱白的老者,备领着十几个白衣汉于,此时从谷道中走进谷来。

心头骇然一震,燕翎雕道:“原来‘天地五恶’都集中贵谷来了。”

“铁血红颜”云姬与“天王刀”海清见状脸色也都为之大变。

“天地五恶”原是武林中有名的五大恶人,个个都以功高难缠而久负盛名,如今再加上三使者,未战之前,强弱已一目了然了。

在蔼翎雕三人的注目之下,三队三十三个人进入玄冰谷。

径向这边走过来了。

三队中最中间的白袍老者,人高马大,黄脸浓眉,双目带煞,满脸暴凶之气,此人是“恶甲神”凌飞,他使的是一柄开山大斧。

“恶甲神”凌飞右手边的老者,肚大腰圆,肥胖如桶,满脸肥肉,一步三颤,一只小眼,闪烁不定,入目可知是个工于心计的人,此人是五恶之三的“无翼枭”牛震方,他身上没有兵器。

“恶甲神”凌飞左边的老者,是五恶之四的“鬼头雕”云泰,细长身材,飘逸不群,却偏偏生了一张白斑密布的花脸,两只白多黑少的眸子在满脸白纹之间,闪烁不定,似能发光。令人触目心寒,此人手提一柄多刺流星锤。

眼看着三个兄弟大步而来,就像是看到了胜利的后果了似地,“天猿”毕如群阴声笑道:“燕当家的,本谷地处边荒,食物难运,故而无法养活许多人,派场当然不能与三位所见过的大场面相比,还望三位海涵,不过,嘿嘿……”

心中虽然忐忑不安,但却未形之于色,燕翎雕冷冷地道:“不过贵谷用的是精兵之策,对吗?”

“嘿嘿”连声冷笑了一阵子,“天猿”毕如群阴险地道:“敝谷是有这个打算,但却不敢擅加那个‘精’字,还得等燕当家的亲身指教过后,才能断定。”

冷静地,燕翎雕道:“尊驾是向燕莱下口头战书?”

似乎永远都不会激动,“天猿”毕如群道:“燕当家的,老夫说过这是绝地。”

“铁血红颜”云姬,此时实在有些紧张了,一双美目凝注在金童子脸上,冷笑道:“三使者,贵谷这个圈套是早就安排妥当了的吧?”

满腔的嫉火恨意,在目光与“铁血红颜‘’云姬那双美眸接触的刹那间全消失了,在这个他一生中唯一倾倒的丽人面前,他的冷傲个性,似乎永远都无法流露出来。

面上微微有些不安的金童子,道:“云会主,只要你们当初不闯那第一关,这一切便不会发生。”

“铁血红颜”云姬冷笑道:“你知道我们一定要进谷面见你们谷主,对吗?”

确实知道,因此,金童子无法否认,道:“是的,在下知道。”

“铁血红颜”云姬冷声道:“因此你建议我们把所带来的留在飞沙堡中,对吗?”

金童子点点头,道:“不错,在下是那么建议过。”“铁血红颜”

云姬气极冷笑道:“金童子,你有一张使容易相信的外表,但却没有相同的内在。”

黯然地摇摇头,金童于道:“云会主,在下知道永难博到你的信赖,但在下的建议对贵属下等却有百利而无一害,会主,你可知道他们原先为什么不在谷中吗?”

芳心一动,“铁血红颜”云姬沉默了下来。

金童子接着道:“他们原先埋伏在峡谷两侧,如果你把你们那些手下带来,他们对此间地形不熟,加以谷道狭窄,云会主,吃大亏的绝不会是本谷的人马。”

有几分相信了,“铁血红颜”云姬道:“那他们何以让他们进入谷中而不乘机下手呢?”

一个雄浑的声音起自三人身后,道:“老夫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说话声中,进谷的三个老者已自燕翎雕等三人身边越过,并排站在“天猿”毕如群两侧,三人带来的三十个白农大汉,则分成两排,八字形地并列于四个老者两侧。

说话的是“恶甲神”凌飞。

大模大样地站好了姿势,“恶甲神”凌飞道:“云会主,老夫等不出手的道理很简单,那是因为你们来的只有三人,而且,是不易对付的三个强者。老夫如果下令攻击,混乱的将是老夫的人,因此,那就不如让各位进来之后再战了,因为老夫等所带来的这些入,对三位而言,派不上用场。”

精眸一转,“天王刀”海清突然插嘴问道:“三位?凌老儿,你是连我海清也算上了?”

“恶甲神”凌飞冷笑一声,反问道:“莫非你不在他们之中?”

“天王刀”海清笑道:“你几时听说过我海清与燕翎雕一道过了?”

“恶甲神”凌飞道:“不用听到,老夫现在就看到了。”

“天王刀”海清道:“那现在咱们都聚在谷中,照你这么说,你也是与燕翎雕同道了?”

“恶中神”凌飞一呆,一时间倒接不上口来了。

“无翼枭”牛震方冷笑道:“那你与姓燕的一同进谷又怎么说?”

“天王刀”海清一怔,脱口反问道:“贵谷只有一条通道,老夫又不会飞,不与燕翎雕同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