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2章

作者:雪雁

晴空如蓝色清澈的宽幕,笼罩着整个大地,月圆如镜,刚刚爬上大草原的地平线,秋天的夜有些凉,但却显得格外的清爽。

一片白沙平平地,均匀地铺在蔚蓝的河边,明月银光,照着上都河淙瀚的河面,闪射着层层波动不止的光,一个简陋的浮木码头,长长地,静静地自白沙滩上伸向河面,三五条空无人迹的渡般系在浮木码头边上,随波起伏,益发使这幽静如画的河边月色,显得有些被人冷落的感觉,白沙滩后的齐腰秋草,不时随风发出沙沙声响,为这空阔寂静的河岩又平添了些恐怖的气氛。

坐在白沙上,背靠着一块石头,一个黑衣年轻人闲散的坐在那里,也许是太无聊了,他不时抓满一手白沙,然后任由白沙从指缝中滑落地上,冰冷的月光照在他银光闪射的护腕银圈上,益发显得森冷。

从午后,到此时,他在这里整整苦坐了近五六个时辰了,显然,他在等人,因此他的目光不时扫望着河面。

又一次,他把手中的沙子漏尽之后,目光再次向河面,手中习惯的抓起一把沙子,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把目光收回来,因为,他看到了河上的那条模糊的向河岸移动着的小船了。

船,其实并不小,只是距离远了些,因此才显得小。

漏尽了手中的五把沙子,船终于靠了浮木码头,他,眼看着他要等的人踏过浮木码间走上了沙滩。

平伸着的腿往回一缩,黑衣年轻人站了起来,朗声笑道:“燕当家的,可让我等着你了。”

走上滩的是个手提着长长的包袱,胸前有一长串银扣子的黑衣人,不错,他正是燕翎雕。

在黑衣年轻人那口白森森的牙,黑衣人——“天龙鞭”莫成龙道:“不错,燕当家的,在下是在等你。”

燕翎雕冷静地说:“长话短说,莫朋友,你的目的是什么?”

笑笑,“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你可知道兄弟我以手抓沙计时,共漏尽了几把沙子?”

“莫朋友,你等在下的主要目的,该不会是要告诉我,你共抓了几把沙子?漏了几把沙子吧?”

“天龙鞭”莫成龙笑道:“燕当家的,你一定知道,‘天地双鞭’的习性与规矩吧?咱们生平是只谈生意,认钱不认人,因此,你一定知道兄弟不是来找你闲聊的。”

冷冷地笑笑,燕翎雕道:“莫朋友,你找姓燕的我打主意?”

“天龙鞭”莫成龙道:“怎么?没兴趣?”

燕翎离摇摇头道:“不瞒你说,莫朋友,咱们道不同,燕某是没有兴趣,朋友,你找错人了。”

朗笑了一声,“天龙鞭,莫成龙道:”哈哈……燕当家的,咱们‘ 天地双鞭’ ,在江湖道上生意之所以一向兴隆,钱比别人赚的多,其主要原因,就是咱们兄弟的这双照子很亮,一向都没有看错过人。“

燕翎雕冷冷一笑道:“莫朋友,这次只怕你是看错了。”

“天龙鞭,,莫成龙道:”准错不了,燕当家的,十有八九,我这笔生意又作成了。“

摇头淡漠的笑了一声,燕翎雕道:“莫朋友,在下还有事要办,失陪了。”话落就要向岸上走。

“天龙鞭”莫成龙横身一拦,道:“燕当家的,谈谈都不行吗?”

脸色突然一寒,星目中隐隐透出了杀机,燕翎雕冰冷的道:“莫朋友,你是为了姓燕的我这颗头而来的吧?”

“天龙鞭”莫成龙急忙摇着双手,笑道:“燕当家的,这是什么话,‘天地双鞭’虽然爱财如命,但有财也要有福能享受啊,大江;南北,白山黑水,黑白两道的朋友,哪里敢妄想‘邪剑魔星’燕翎雕的人头?言重了,言重了。”

燕翎雕冷然一笑道:“那么莫朋友,燕某人再郑重的说一遍,燕某一向是不与任何人做生意的。”

似乎永远都不会动气,“天龙鞭”莫成龙说:“买卖,买者甘心,卖者情愿,丝毫勉强不得,买与不买在于燕当家的自己,但听听总无妨吧?”

存着一份戒心,燕翎雕道:“莫朋友请说吧,但是不要用太多的时间。”

“天龙鞭”莫成龙笑笑,道:“燕当家的很忙,在下知道,简单酌一句话,耽误不了燕当家的多少时间,只要燕当家的认为没有那个需要作这笔生意,兄弟我决不勉强,‘天地双鞭’作事一向干脆,不求不该得之财。” 。燕翎雕冷淡的道:“二位为人处世,燕某清楚,莫朋友,有什么话,你请说。”

“天龙鞭”莫成龙脸色一整,道:“燕当家的,有人在大平原上张好一面网,为你张的?”

一点也不觉得惊奇,燕翎雕冷淡的道:“莫朋友,燕翎雕虽然并没有听过这个消息,但却绝不会觉得意外。”

“天龙鞭”莫成龙又露出了那口森森的白牙,一点也不失望,好像他早就知道燕翎雕一开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似的,紧接着,他道:“燕当家的,你可知道那是张什么样的网吗?”

冷傲地笑厂一声,燕翎雕道:“水来土掩,兵宋将挡,莫朋友,燕某并不担心‘太阳叟,为我张什么样的网,否则,我也不会踏白沙渡了。”

就有那么大的耐性,燕翎雕的冷言冷语,“天龙鞭”莫成龙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没听到一般,仍然笑着,他道:“燕当家的,网有很多种,为了网某一种东西,需要某一种特殊的网,燕当家,他们为你设了一张你无法突破的网。”

燕翎雕冷然一笑道:“江湖生涯,原本就是刀口舐血的生活,姓燕的既然置身在这么一个环境里,就有适应这个环境的能力。”

“天龙鞭“ 莫成龙道:”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只是,我说过,某种网是专网某种东西的,燕当家的,但你不是那种能突破这种网的人。“

心头有点动了,燕翎雕道:“莫朋友,你的话就只能说到这里了吧?”

忐忑不安的心情立时减少了许多,表面上故意装出无比喜悦的样子,莫成龙道:“如果燕当家的愿意再听点,兄弟我愿意在生意未成交之前,先送燕当家的一句。”

燕翎雕道:“请说。”

脸色突然一整,“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世间有某些人仁慈心太少,也有某些人仁慈心太多,仁慈为世人所称道,仁慈也往往是个陷人坑。”

心头突地一跳,燕翎雕道:“朋友,这就是他们为燕某人所设下的网?”

“天龙鞭”莫成龙正色道:“一面很特殊的网,对吗?”

脸色一寒,燕翎雕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没想到燕翎雕没往下问主题,却反过来问他怎么会知道,心中暗暗一凛,莫成龙忖道:“燕翎雕果然心思慎密过人,要不是事先就想好对付之策了,此刻准会被他识破。”

心念才转完,突然反问道:“燕当家的怀疑兄弟故弄玄虚,是吗?”

冷冷地笑,燕翎雕道:“莫朋友,你不是一个单纯的生意人,你有一颗灵巧过人的心。”

心弦也为一紧,“天龙鞭”莫成龙故意坦然的大笑道:“燕当家,莫成龙胆子再大,也不敢在你‘邪剑魔星’面前弄什么玄虚,是吗?”

冷冷的,燕翎雕逭:“莫朋友,你太高估燕某人而贬低自己人了。说话句不中听的话,”天地双鞭“不是这种谦虚人!”

没想到东边堵西边漏,更没料到燕翎雕心思这般密法,“天龙鞭”莫成龙心中暗自骂道:“‘太阳叟’他娘的真个混蛋透顶,他口口声声说燕翎雕武功狠辣有余,心计经验不足。他娘的,他心计不足,谁才真足?”

心中已暗生寒意,生怕越描越黑,破绽百出,“天龙鞭”莫成龙故意把脸色一沉,做出恼怒之状道:“燕当家的,看来你我是真个走了眼了,这也证明了燕当家的确实有超人之处,兄弟我认栽了。不过,我姓莫的临去之前,要把话说明了,免得日后叫江湖上的朋友以为‘天地双鞭’是真个对你燕当家的存有什么不轨的想法,他们计划的这档子事,是中工到柳祖荫家去追讨欠银时听来的,燕当家的可还有什么怀疑的吗?”

目光在“天龙鞭”莫成龙脸上凝视了许久,燕翎雕朗笑一声道:“哈哈……莫朋友,这么说是燕某人太多疑了,关于莫朋友方才听说的那件事,莫朋友不会再往下说了吧?”

从燕翎雕脸上,“天龙鞭”莫成龙找不出一点虚假的成份来,于是,他又有点相信“太阳叟”的话了。

信心随着听到见到的情景又加强了起来,“天龙鞭”莫成龙回嗔作喜,道:“燕当家的,‘天地双鞭’一向不做亏本买卖,买与不买,全听燕当家的一句话作决定了。”

想了想,燕翎雕道:“莫朋友,你不怕我日后不给。”

大笑了一阵,“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要是你‘邪剑魔星’会说话不算数,那么当今武林之中,我兄弟二人的买卖便永远都找不到主顾。总而言之,一句话,我相信你。”

燕翎雕反问道:“多谢莫朋友这么相信我姓燕的,只是,在情形未出现之前,燕某又怎么相信你呢?”

“天龙鞭”莫成龙道:“在下可以等事实出现之后再拿钱、”

燕翎雕深沉的笑了一声道:“莫朋友,你可真有耐心,那么咱们就等事实出现之后再说吧。”话落移步慾行,没有再阻拦,“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那么兄弟就在这里等你了,等你燕当家的觉得那张网你确实闯不过时,兄弟再赚那一笔钱,燕当家的,你请!”

冷漠地笑了一声,燕翎雕移步向岸上行去。

“天龙鞭”莫成龙得意的暗自冷笑了一声,心想:“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看来姓燕的确实是心计不够多。”

走尽松软的沙滩,燕翎雕不急不徐的向齐腰长草夹道的那条通往五梅村的路上走去。

长草在秋风扫过时散发出沙沙的响声,劲风停后,有时仍有草动之声,只是,方位不同也不定。

心头一动,燕翎雕的脚步更慢了。

又向前走了二三十尺,燕翎雕右侧两丈左右处的深草中突然有人沉声道:“燕大侠,别再往前走了,你已进了……”

话未说完,深草中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号叫声,一条健壮的人影突然从深草中窜跳起老高,问前踉跄地迈动了四五步,一跤扑跌地上。

脸色一变,燕翎雕停住了脚步,冷冽如电的目光缓慢地扫向四周淡黄的及腰秋草。

人,一个一个的从四周枯草中站了起来,不大工夫已形成了一个由为数近百人的人所围成的一个巨大厚实的包围圈子。

一个个都是草原上牧人的装束,燕翎雕明白,这些人之中,起码有一半以上是真正的牧人。

不错,这的确是一面他无法克服的网。

仁慈,有时确实是个很可怕的陷阱。

燕翎雕耳中此时响起“天龙鞭”莫成龙遥远的声音道:“燕当家的他们中有一半不是真正的牧人,但你怎么办呢?这面网,你要突破不怎么容易吧?”

惊讶、震怒,燕翎雕那张英气迫人的红润俊脸变得十分苍白。

摆在他的面前,确实是一个令他棘手而又不能不解决的问题,他知道自己如果手软会有什么后果,但要叫他来杀这一批空有蛮力而无技击之术的大草原上的牧人,他实在下不了手,何况它们此来完全是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来的。

四周的牧人一个个晃动着手上的厚背砍刀,以稳量却十分笨拙的步伐一步一步的*上末。

挺直的鼻尖上已现汁珠子,但燕翎雕心里却突然觉得这寂静,幽雅的大河河畔显得格外的寒冷了。

心里很急,但燕翎雕却找不出一个解决的法门,心中也很气,但却找不出那真正主持之人。

秋风在草叶上扬起的沙沙声,夹带着越来越近的那一片沉甸甸的如同踩在人心上的脚步声,使这大好秋夜突然之间显得无限凄厉,肃煞的气氛。

眼看着周围的人群越*越近了,潜意识里,燕翎雕的右手伸进长包袱里。

对“邪剑魔星”燕翎雕而言,今夜的问题,确实是他有生之年所遇到的一个最令他难决的问题。

“邪剑”从未刃过无过之人,他不想使它破例。但是,不管在哪种情况下,他都得保住性命,因为他有着必须靠自己才能解决的事情。

目光环扫四周渐渐*上来的人群一圈,燕翎雕以缓慢低沉而隐带煞气的声音道:“朋友们!命是自己的,要自己珍惜,‘邪剑’之下,虽然没有枉死的冤魂,但那是在人不犯我的情况下。”

声音既不高昂也不气恼,但那低沉,缓慢的语调以及燕翎雕那从容不迫,稳如泰山的仪态,却自然地流露出一股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