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21章

作者:雪雁

黑压压的一片浓云,沉甸甸地压着远山、平原,潼关的城外以及黄河浑浊及辽阔的河面。

原本就酷热难耐的六月天,此时更使人觉得连喘息都困难了。

这是惊雷暴雨的兆征。

在“天河楼”这座临河的酒楼中,燕翎雕正出神地凭窗遥望着百丈以外的渡口码头,那里正扶老携幼地聚集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虽非井然有序,但却鸦雀无声,那情况,摄像百姓夹道迎官。

燕翎雕两侧桌边坐着“铁血红颜”云姬与“天魁女”风如仪,她俩也正在迷惑地注视着那一大群聚集的人。

在三人对面桌子上,“樵霸”柴洪正与六个粗壮结实的大汉在狼吞虎咽地大嚼者。

对“樵霸”柴洪而言,除了事情明显地牵扯到自己或自己的朋友身上,而必须解决的以外,他是从来不愿意多花脑筋的。

“铁血红颜”云姬第一个开口道:“他们像是在迎人。”

燕翎雕仍然望着那群人,道,“此人与官府绝对没有关连。”

云姬一怔,道:“何以见得,也许这里正有一桩地方官解决不了的重大刑案,正等着大官来处理也说未定啊!”

“天魁女”风如仪突然插门道:“不可能,迎官必有地方官在场,这些人,从他们衣着上可以看得出来,大都是些劳苦百姓,前面临江边的那一排衣着鲜明的汉子,一眼便可以看出来是些江湖人物,他们所迎接的,必然与统领这一方,*持着他们衣食的江湖人物有关。”

“铁血红颜”云姬芳心微微一动,道:“你是说‘金龙堡’与‘飞虎岭’?”

燕翎雕的目光仍然凝视着窗外,这时,正有三艘巨船出现在离岸大约有五六十丈的河面上,居中的那艘最大的船上插着三面三角白旗,旗上豁然绣着一条五爪金龙。

一声巨雷,大雨倾盆而下,刹那间交织成一片绵密的雨网。

码头岸边的人,有伞的撑开了伞,没有伞的任由豪雨淋着,没有一个人敢离开。

燕翎雕的心头重重地震动了一下,这景象,明确地显示出那三条船上的人物,在这些人心目中所具有的震慑威力。

云姬与凤如仪的思想完全集中在推测迷题上,因此,她俩都没注意到江中那三条巨船。

“天魁女”风如仪沉思了一阵,道:“至于是哪一方的人,我们得先知道此地是谁的势力范围才行。”

望着窗外的倾盆豪雨,云姬冰冷的道:“学武功用在全无抵抗力的百姓身上,不管他们是那一方面的人,我都恨之入骨。”

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燕翎雕扫了二女一眼,道:“他们是金龙堡的人。”

二女的目光同时集结在燕翎雕脸上,云姬道:“你怎么知道?”

用拇指向窗外指了指,燕翎雕道:“那三条船上有一条船上有‘金龙旗’。”

二女同时一怔,齐声道:“船?”目光一起向河面上望去。

那三条船,这时已离岸不足四丈了。

收回视线,“天魁女”风如仪,道:“这么说,此地是金龙堡的地盘了?”

凝重地“喂”了一声,燕翎雕道:“不错,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因此,我们得早些离开。

目光突然疑视在燕翎雕脸上,云姬道:“为什么?”

燕翎雕冷静地道:“不为什么!”

想到那些暴露于惊雷豪雨中的人们,“铁血红颜”云姬就觉得无法忍受,焦躁地道:“你想躲开他们?你……”

截住云姬的话,燕翎雕道:“不要往下说了!”

实在觉得无法忍受了,“铁血红颜”云姬激动地道:“躲,躲,躲,这一路上,我们简直像是在做贼,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咱们都得提早动身。吴家集,咱们从那被吊着毒打的店主身边走过,应该说是溜过去的,在龙伏庄。咱们又眼看着借居的金家庄院化成一片火海,在……”

仍然十分冷静,燕翎雕接口道:“不要激动,云姬,你细心地想想,这些事情都发生在谁的地盘上?”

云姬脱口道:“就因为金龙堡势力大?”

平静地,燕翎雕道:“那不是主要原因,云姬。”

云姬仍然很激动:“那是为了什么?”

燕翎雕道:“因为我自口外一路南下直到江南去找你们,一路上什么也没碰到;当我们中途北上时,在没有接下‘天地双鞭’的人交于我们保运的东西之前,我们也同样的什么也没遇到过。

但是,当我们接下之后,却接二连三地遇上这许多事故,而且,每一件事都发生于我们面前,你不觉巧得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吗?“

云姬微微怔了一下,道:“但是,从吴家集第一桩事开始,你就一直躲着,难道你早就知道事情会接二连三地发生吗?”

神色有些沉重,燕翎雕摇摇头,道:“我的确没有料到,但是,自从我接下‘天地双鞭’派人送来的那口委托我代运的箱子开始,我就觉得我在一步一步地走进一个别人为我安排的圈套里。”

芳心猛然震动了一下,云姬语气立时缓和了下来,道:“你是说那口箱子并非莫家兄弟托你运的?”

沉重地,燕翎雕道:“是的,我一直这么想。”

云姬焦急地道:“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替他运呢?”

苦笑了一声,燕翎雕道:“他们所交给我的玉符令确实是我自己的。”

云姬道:“但是,我们明明知道……”

摇摇头,燕翎雕道:“在未到地头之前,我们不能说‘明明知道’这句话,江湖中人所重的是事实而非争辩。”

“铁血红颜”云姬道:“那你的意思是要竭尽所能维护玉符今的威严?”

冷静地,燕翎雕道:“与其那么说,倒不如说是我要维护一个人对人的起码信诺。”

云姬不以为然地道:“既然莫氏兄弟将你的玉符令借与别人来指挥你,对这种人,还有什么信诺可言?”

摇摇头,燕翎雕肯定地道:“莫家兄弟不是那种人。”

云姬追问道:“你了解他们?”

燕翎雕满怀信心地道:“我虽然说不能了解他们,但最起码,我知道他们是哪一种人。”

怀疑地望着燕翎雕,云姬道:“依你看,他们是哪一种人?”

燕翎雕道:“‘他们是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们不希望任何人打入他们的圈子里,也不希望扰入任何人的圈子里。因此,像他们这种人,他们如果接受了你,便永远不会出卖你。”

云姬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接受了你?”

肯定地点点头,燕翎雕道:“云姬,如果他们不接受我,他们原可以在大峡谷中袖手看我断气的。”

一想到当日迷林中的那一幕,云姬的一片疑心也跟着烟消云散了,随着疑心的幻灭,她突然又担心起莫家兄弟来了。

目光凝注在燕翎雕脸上,云姬道:“如果那玉符令并非莫家兄弟借与别人的,你看别人会在哪一种情况?得到它?”

“铁血红颜”云姬的问话也正是燕翎雕所担心的,微微震了一下,燕翎雕渺茫地道:“这个问题也许只有等我们到达目的地之后,才能找到答案。”

神态显得有些不安,云姬道:“万一……”

下面的话,她没有再问下去,但是,燕翎雕知道她要问什么。

“我欠了他一条命。”

云姬道:“也许你该说我们都欠了他一条命。”

仍然很沉重,燕翎雕笑了笑,道:“本来,我们把东西送到指定的地方之后,我们就可以不用管丁,因为,他们只要求了我们这些。”

云姬也笑了,道:“如果有问题,我们却又不能不伸手,对吗?”

燕翎雕笑道:“也许我们有些愚蠢。”

很快地,云姬接口道:“有时候,愚人也有他们‘愚笨’的做事方法与道理。”

彼此互望了一眼,两人会心地奖了笑,燕翎雕接口道:“雨已经停了,快些吃点东西,我搞得收拾收拾上路了。”

云姬道:“我早就饱了,妹妹,你再吃点吧。”

“天魁女”风如仪道:“我已经吃饱了。”

那边,“樵霸”柴洪等人在他们说话的空档,一直没住口,因此,他们食量虽大,也都已酒足饭饱多时了;

站起身来,燕翎雕道:“老柴,收拾收拾,咱们得上路了。”

似乎没有想到这般时候燕翎雕还要赶路,“樵霸”柴洪愣怔了一下,道:“头儿,是掌灯的时候了!”话落人已站起来转向着燕翎雕了。

燕翎雕道:“我有眼睛。”

看看两个姑娘都没开口,“樵霸”柴洪深知再多说了,除了碰钉子外,一无所有,当即转向六个壮汉,道:“相好的,上路了。”

六个推车的壮汉,一句怨言也没说,彼此相互望了一眼,各自推开坐椅站了起来。

恰在这时,门帘子一掀,穿着整齐而洁净的堂官走了进来,直走到燕翎雕面前,哈腰笑道:“公子爷、姑奶奶,你们还要点什么吗?”

摇摇头,燕翎雕道:“不要什么了,店家,你来得正好,我们要会帐了。”

堂官堆着一脸的馅笑,卑恭屈膝地连声道:“公子爷,小的不是来催公子爷算帐的,小号有公子爷及二位姑奶奶赏光住脚,已觉光彩万分了,小的怎敢收三位的银子?”

皱着一双剑甩,燕翎雕迷惑地道:“店家,你们开酒楼,无非是将本求利,哪有不收帐的道理。”

堂宫奖道:“公子爷,你们是例外呀!”

燕翎雕一怔道:“例外?我们也是过往客人,有什么例外的?”

堂官道:“公子爷,你是咱们金龙堡雷老堡主家的上宾呀。”

心头猛然震动了一下,燕翎雕道:“金龙堡?”

堂官媚笑道:“公子爷,你可真算得上是真人不露相,要非雷少堡主亲自率众来相迎,小号还几乎有眼无珠地怠慢了贵人了呢。”

燕翎雕脸色凝重地道:“你所说的那位雷少堡主就是方才过河来的那位吗?”

堂官忙道:“正是,正是,公子爷,现在少堡主就在小号内,正在沐浴更衣,准备亲来拜望公子爷,我们掌柜的特命小的先来把席面撤了,稍后,他将亲自陪少堡主来拜见公子爷呢。”

粉脸上突然凝上了一层寒霜,“铁血红颜‘’云姬冷冷地道:”店家,你去回凛雷少堡主,就说我等急于赶路,改日再亲往拜谒。“

堂官一呆,惶惑地苦着脸道:“姑奶奶,你们一定,小号可……可怎么担待得起呢?”

美目一瞪,棱芒毕露,云姬冷笑一声道:“笑话,自古住店与杏取定于商旅,可没听说有过店家强行留客的。”

燕翎雕心中知道这个面是非见不可了,但在这般情况下,他却无法开口来劝云姬。

堂官的一张脸立时变得像条苦瓜似的,连声哀求道:“姑***,小人斗胆也不敢强留你呢,只是,你们这么一走,万一少堡主怪罪下来,店连掌柜的带跑堂打杂的上下七八十口人就别想再活下去了!姑奶奶,小的不敢再说那个‘留’字,只求姑奶奶可怜可怜咱们这些仰人鼻息而活的可怜人吧。”

云姬侠骨天生,闻言语气立时一缓,道:“堂官,你这话是打算骗哪个?”

堂官惶恐地道:“姑奶奶,小的发誓,如果小的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这种事,在咱们这一带地面上发生了已不止一次了,去年正月离此五十里地的天水镇就为了没有吩咐把一位龙少堡主留下来;死了二十多个人呢!”

粉脸上闪动着浓炽的杀机,“铁血红颜‘’云姬的目光从堂官脸上缓慢地转到燕翎雕平和的脸上。

笑了笑,燕翎雕深沉地道:“他既然找上门来了,我们如果避而不见,倒反而显得小气了,对吗?”

云姬点点头,道:“好,咱们就会会他吧,店家,把东西收下去吧。”

堂官千恩万谢了一番,连忙出去招呼,来把桌面清理干净了,然后悄悄地退了出去。

一直没有开口的“天魁女”风如仪此时开口道:“姊姊,如果他以客卿之道相待,而却一无所求,我们又将如何应付?”

云姬道:“咱们与他金龙堡素无瓜葛,他们以何名目以待客之道待我们?”

燕翎雕在沉思着,没有开口。

“天魁女”风如仪道:“略尽地主之义就是最堂皇之名目。”

“铁血红颜”云姬道:“金龙堡既然对我们一无所求,他们的目的又何在?”

“天魁女”风如仪道:“这里与飞虎岭所盘踞的地盘只有一水之隔,而‘暴虎’龙天豪与雷震宇势如水火,其用心可想而知。”

“铁血红颜”云姬芳心一动,道:“你是说金龙堡要藉与我们会面的事实,使‘暴虎’龙天豪产生金龙堡与我们联合对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