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23章

作者:雪雁

略带赤色的黄土,一层层、一垒垒地堆积成了这么一片赤褐色的广大荒原。

草,细细的,如牛毛,如猪鬃,干干的,像是一见火就能烧掉似的,这里,没有绿色的树,只有这些干干的细草迎着干干的风抖动摇曳着。

有高耸的岭,有低陷的谷,那是一片的赤褐色,于得像是一年四季都没见过一滴水似的。

这里的太阳,会使人觉得特别低,因此,特别的热。

“火谷”,就座落在这样的一片丘陵上。

谷成盆形,四周全是赤褐色的土围着,最高处,足有百文,最低的地方,也有四五十文高。

谷底面积约有二十亩左右,里面除了那种此地特有的干毛的细草之外,一无所有。

火谷朝东的方向,有个大缺口,那就是谷口,因为朝东,所以太阳一升上地面,便会照到谷内,因而,这里面特别热。

在谷口的正中央走道上,有一度高达五六丈高如一座小山似的大石块,朝外的一面,被磨成一个长方平面,上面刻着“天王碑”三个斗大的字,字体苍劲古朴。

这盟四处连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都不容易找到,因此,这么一块巨石落在这里,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许多神奇的传说。

石碑后面有一座小坟,墓碑一亡刻着“向梅村”三个字。

向梅村,是一个人的名字,据当地的老年人传说,“天王牌”

三个字,就是他刻的。

此刻,王是近黄昏的时候,火谷内有一片两边谷壁遮成的巨大荫影,那里,正并排坐着三个人。

显然,他们是在这里等人的。

他们三个,正对着东面唯一的出口,因此,他们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离谷三十丈外有六个人抬轿似地抬着一口黑色的巨大木箱朝这边走了过来。

在那六个人的前面,走着一着红、一着黑的两个人了,“血魑”金照堂与“邪剑魔星”燕翎雕。

老远就看到“天王牌”那三个大字了,燕翎雕道:“前面就是火谷的入口了吧?”

这一夜一天的相处,使“血魑”金照堂对燕翎雕增加了不少的了解,而这种了解,直到此刻他突然对带燕翎雕来到这里觉得有些不安。

他明白自己是非得带他来不可,但是,他有些后悔自己接下了这个差使。

侧脸望了燕翎雕一眼,“血魑”金照堂道:“不错,前面就是火谷了。”

燕翎雕突然看到了里面三个人中的一个,脱口道:“那里面有人?”

“血魑”金照堂道:“但那里面没有村子。”

燕翎雕一怔道:“那里面的人是谁?”

“血魑”金照堂道:“那是我们当家的,‘暴虎’龙天豪与他身边的三血卫中的两个,如果连老夫也加进去,那就全到齐了。”

“血魑”金照堂的话,等于是告诉燕翎雕飞虎岭的全部主脑人物都在这里等着了。

很明显地,这绝不是在交涉或谈判某些事物,否则只要“暴虎”龙天豪一个人就够了。

由“血魑”金照堂的武功,燕翎雕可以想像得出,“暴虎”龙天豪的本事将不会在他之下,如果加上这三个名震江湖的血卫,燕翎雕是绝对没有取胜机会的。

微微怔了一下,燕翎雕转向走在身边的“血魑”金照堂道:“金老二,看起来,目前的火谷倒有点像是贵上所设下的陷阱了。”

深沉地,“血魑”金照堂道:“燕翎雕,虽然陷阱这个名辞并不怎么中听,但老夫并不友对你的说法。”

惊讶转成了愤怒与轻视,燕翎雕冷笑一声,道:“原来”暴虎“

龙大豪也是这等不爽快不光明的人物,燕某倒是高估了他的人格了。“

两人边谈边走,并没有减缓前进的速度。

谷内荫影下的三个人,也开始起身向谷口走了过来。

“血魑”金照堂沉重地道:“燕期服,在敝上七中,不爽快不光明的是你。”

燕翎雕怔了一下,接着冷笑道:“在下对贵派不知有什么不光明之处?我倒想先听听阁下的高见。”

“血魑‘金照堂摇摇头道:”燕翎雕,有些事物老夫也不知道,老夫只负责引你来此。“

燕翎雕道:“这么说,尊驾在贵派内并没有什么地位了?”

“血魑”金照堂望了燕翎雕一眼,考虑了四五步的距离才道:“燕翎雕,你的说法老夫无法承认,因为,我们三血卫在敝上心目中,是视如手足兄弟一般的,我们任何一人的危机,都能促使敝上任何的大计为之改变。”

燕翎雕心思灵敏过人,闻言笑道:“尊驾的意思是说如果在下控制了你,将有足以要胁贵上的本钱?”

“血魑”金照堂道:“你燕翎雕当然不会这么做,不过,这将是你唯一可以解释的方法。”

“解释?”燕翎雕突然朗声笑道:“解释什么?金老二,这里虽然是你们飞虎岭的地面,但燕翎雕却不是他龙天豪的属下,我既没有对不起贵派之处,便没有理由须向他解释什么。”

深沉地,“血魑”金照堂道:“燕翎雕,看来你并不了解敝上是属于哪一类的人。”

冷冷地、燕翎雕道:“不错,燕翎雕不了解也没有必要去了解贵上,但是,由‘暴虎’二字,燕莱可以想像得到他属于哪一种人了。”

由燕翎雕的神色,“血魑”金照堂知道自己没有再说话的必要了,但他仍然以自语般的语气道:“豪迈、直爽的人,往往都具有不令人喜爱的本性。”

燕翎雕没有再接胜,但这并不等于“血魑”金照堂的话是白说了。

谷内的三个人比燕翎雕等人先到达谷口,成一排,他们横列在天王牌前。

在三人面前五尺左右处,那六个汉子把所抬的大木箱放在地上退站在一边。

燕翎雕与“血魑”金照堂并排在箱子后面停了下来,因此,他们可以清楚地看清对方。

三人中间的一个,毫无疑问的,就是“暴虎”龙天豪了,此人年在四十上下,一身墨绿紧身装,左右腿旁各竖放着一柄斗口大小的八棱爪瓣大锤。

头发黑密而又粗又直,关刀形浓眉,眉毛根很散立如针,络腮虬髯,猬张如剑,一双吊睛虎目,寒光如电,一张方形海口,齿白如银。

他的长相,的确容易使人立刻联想到一条暴怒之下的猛虎。

“暴虎”龙天豪左右各站着一个六旬上下的老者,都是血红的紧身衣着。

左边那个老者,赤躶着上身,胸膛左右两边各刺着一条赤色大龙,龙尾直到腹边,光头,卧蚕眉,目光寒森如末驯的猛兽,再加上他那一身虬筋肉,使人油然产生一种凶猛粗暴的感觉,此人就是“血纹龙”武罡,他使的是一柄三尖枪。

左边老者,身粗如桶,脸似锅底,环眼浓眉,虬髯猬张,配上他使的那对大板斧,活脱脱地就像是“黑旋风”李逵再世,此人是“血狮”向东方。

这主从三人,虽然生相各异,但却有一个共同特色——粗暴狂野。

燕翎雕的长相显然使他们觉得配不是他在武林中的声威,三人六只眼睛全部闪射着怀疑的光芒,凝注在他身上。

上下打量了燕翎雕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暴虎”龙天豪见燕翎雕一直不开口,忍不住道:“喂!小子,你是哑巴吗?”

劈头第一句话,就带有浓烈的狂野与蔑视意味。

冷漠地扫了“暴虎”龙天豪一眼,燕翎雕道:“如果在下是哑巴,尊驾也不见得能说出几句人话来。”

燕翎雕的话,也回得相当尖刻。

关刀眉一皱,“暴虎”龙天豪冷笑道:“好小子,你敢顶嘴?”

忍不住狂笑了起来,燕翎雕道:“哈哈……龙大当家的,这里虽然是你飞虎岭的地盘,但是,在下可不是你飞虎岭上的成员,龙天豪,我姓燕的该用不着来奉承你吧?”

双目一眨不眨地凝注在燕翎雕脸上,“暴虎”龙天豪森冷地道:“燕翎雕,你就算奉承我也改不了你自己既定的命运了。”

燕翎雕冷笑道:“在下的命运是什么?”

“暴虎”龙天豪道:“死!燕翎雕,你的命运是注定了得死。”

心头震动了一下,但脸上却没有流露出恐惧不安的神色,洒脱地,燕翎雕道:“龙天豪,目下你虽然拥有击败燕某的实力,但却没有攻击燕某的理由。”

“暴虎”龙天豪冷笑道:“燕翎雕,在下听说你是个敢做敢当的爽快人。”

燕翎雕道:“在下也听说‘暴虎’龙天豪,虽然生性暴烈,但却不是不讲理的人。”

“暴虎”龙天豪森冷地道:“不错,燕翎雕,在下的确一向讲理,因此,此次如要你死,也非没有理由。”

神色沉着而冷静,燕翎雕道:“在下倒想听听那理由。”

“暴虎”龙天豪道:“燕翎雕,用得着叫我把你做的事说出来吗?”

燕翎雕道:“假使用不着的话,在下不会问。”

精目中爆射出既恨且怒的森寒光芒,“暴虎”龙天豪寒笑一声道:“你总共杀了飞虎岭一百零三个弟子,燕翎雕,这个数字你可能没有在下知道得清楚,但是,打从进入两河地带,你所做的事,你自己该不会忘记吧?”

怔怔地盯着“暴虎”龙天豪,燕翎雕迷茫地道:“在下杀了飞虎岭的弟子?”

森酷地,“暴虎”龙天豪道:“燕翎雕,在下相信你是个爽快的人。”

燕翎雕道:“龙天豪,假使你能相信这一点的话,那燕某久要告诉你,在下并没有杀你飞虎岭的半个人。”

摇著头,“暴虎”龙天豪道:“燕翎雕,你所表现的令在下觉得武林中人对你的评价太高了。”

燕翎雕道:“龙天豪,你这是向燕某人下断语?”

“暴虎”龙天豪道:“不错,燕翎雕。”

凝视着“暴虎”龙天豪,燕翎雕道:“凭什么?”

目光直直地凝注在燕翎雕脸上,“暴虎”龙天豪突然大笑道:“哈哈……燕翎雕,在下就料定了你会向我要证据的。”

燕翎雕道:“因此,你带来了?”

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之后,“暴虎”龙天豪道:“是的,燕当家的,我带来了。”

火谷四周的崖顶上,此时疏疏落落地出现了七八十个武装汉子,一个青衣老者,正从右边崖顶上飞奔而来。

向火谷四用崖项上遥望了一眼,燕翎雕泰然自若地道:“龙天豪,看来你是早有安排了?”

“暴虎”‘龙天豪道:“燕翎雕,本岭上的弟子,不能白死。”

这时,青衣老者奔到了“暴虎”龙天豪身边。

方面大耳,长眉朗目,长相精明而忠厚,此人年约五十上下。

看看青衣老者,“暴虎”龙天豪的目光又转到燕翎雕脸上,道:“燕大当家的,你该认得此人吧?”

神色依然泰然如初,燕翎雕道:“龙天豪,这就是你所调的证据?”

“暴虎”龙天豪道:“燕翎雕,你还没有回答在下问的话。

燕翎雕道:“在下不认得他。”

“暴虎”龙天豪寒声道:“燕翎雕,他可认得你。”

燕翎雕道:“他告诉你,他认得在下?”

“暴虎”龙天豪道:“他也告诉在下你杀了本岭一百零三个弟子。”

燕翎雕道:“他是你属下的一个重要属员吧?”

“暴虎”龙天豪道:“本岭沿河十个分舵的总头领。”

冷冷地笑了一声,燕翎雕道:“在下的意思是说,他是你属下的成员?”

燕翎雕把语气再加强了一次,“暴虎”龙天豪立时明白了过来,冷声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燕大当家的,你也是一方总领者,在下相信你很明白这个道理。”

缓慢地,燕翎雕点了点头,他觉得目前的事态很难以处理,因此,也就没有立刻开口。

“暴虎”龙天豪道:“他有三个儿子,除了一个自幼体弱未曾练武之外,其他两个儿子均已在为本岭的战役中而丧生了。”

燕翎雕道:“尊驾是要强调他对贵岭的忠贞?”

“暴虎”龙天豪道:“更强调他的话的可信程度。”

目光在青衣老者脸上打了个转,燕翎雕道:“在下可否知道他的名字?”

“暴虎”龙天豪道:“他叫曾子钦,绰号‘多臂神’。”

燕翎雕道:“在下可否问他几个问题?”

“暴虎”龙天豪道:“请。”

转向“多臂神”曾子钦,燕翎雕道:“你说在下杀了贵岭一百零三个弟子,是你自己看到的?”

“多臂神”曾于钦冷冷地道:“燕翎雕,你问这些不是等于白问吗?老夫又不是三岁孩童,会看错吗?”

冰冷地,燕翎雕道:“你可有什么证据?”

“多臂神”曾子钦冷笑道:“燕翎雕,如果老夫有本领能留下什么证据的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