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25章

作者:雪雁

一条张牙舞爪的飞腾青龙高高地雕在那面耸立在沙石岭正中央的高崖上,栩栩如生,够气派、够威武,也同样地够嚣张、够跋扈。

石崖正对着堡门,遥对着黄河。

这就是飞龙堡的正面。

楼台亭榭,苍松翠盖,飞龙堡,那片连绵不下百问的楼阁屋字就建在那条飞龙的正下方,沙石岭分岔分出来的两道分石岭,犹如一双内拱的手臂的环抱着那片房宿,形成一个小小的入口,那入口,就是堡门。

三面石岭南都不满五十丈,但岭上遍植高松,足可优下千百人而不被人发现,如果依地势配上人力,这里将是一处无人能侵的险地。

飞龙堡就建在这么一处石岭与松海包围笼罩之下的平坦的地方上,占地足有四五十亩之广。

自正门至大厅,绕过一处正对着厅门的假山,路线足有三十丈远,从门口至假出两侧而达厅前阶下,密密地排了两排衣着鲜明的武装汉子,个个挺胸凸肚,腰配长刀,目不斜视地盯着正前方,自然地形成一股森严肃煞的气氛。

这些人,为数不下百数,表面上,是表示“天剑手”雷震霄将

燕翎雕待如上宾,是以才用这等盛大的欢迎场面,骨子里,实在是在向燕翎雕显示飞龙堡声势之雄浑,纪律之严明。

燕翎雕当然明白“天剑手”雷震霄的用心,“天剑手‘’雷震霄也知道燕翎雕一定会明白,但是,他相信以燕翎雕的身份,纵然他明知道前面是个坑人的火坑,到了这般地步,也由不得他退缩了。

在栅门前停住脚步,盯着燕翎雕的脸,“天剑手”雷震霄道:“燕当家的,这里就是蜗居,请!”

看都没看那两排武装汉子一眼,淡漠而平静地,燕翎雕道:“飞龙堡果然堪称洞天福地,雷二当家的,强龙不压地头蛇,二当家的请。”

燕翎雕冷漠的神态有些令“天剑手‘’失望,他的话,却令”夫剑手“加深了警觉。

“樵霸”柴洪忍不住开口道:“雷二当家的,你们这等排场……”

截住“樵霸”柴洪的话,“天剑手‘’雷震霄道:”柴二当家的,这是表示敝堡上下对二他的敬重之意啊!“

“樵霸”柴洪冷笑一声道:“不是示威?”

“天剑手”雷震霄的目光重又转到燕翎雕脸上,扬声大笑道:“哈哈……柴二当家的言重了,莫说兄弟这座小小的飞龙堡,就算是刀山油锅,又岂能人得了二位法眼?”

仍然是那么冷漠地,淡然地,燕翎雕笑道:“雷二当家的太看得起燕某兄弟们了,请!”

用猜不透对方的心意而微微皱了下眉头,“天剑手‘’雷震霄转身引着二人向栅门走去。

在无数好奇与含有敌意的目光凝注之下,燕翎雕谈笑自若地走上了大厅石阶,“樵霸”柴洪脸上神色反倒显得有些凝重。

大厅高大宽敞,家具高雅而华丽,气派不亚于公侯之家。

一进厅门,是一条宽大的铺头通道,直通正面壁下的那张长方形的檀木长桌前的通道,两排并列着二十张椅子,是飞龙堡众头目议事时的席座,这时,在紧接着方桌下,八张椅子上已坐了老少不同的八个汉子。

他们是飞龙堡的精英,“天剑手”雷震霄所最倚重的“八飞龙”。

“天剑手”雷震霄一进厅,八飞龙一起站了起来,十六道森冷的目光,同时凝注在燕翎雕与“樵霸”柴洪身上。

这些人的目光,全带有浓重的血腥煞气。

带着燕翎雕二人直到桌前,“天剑手”雷震霄亲自在客位上替二人拖开两张高背檀木椅,让二人坐下之后,自己才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

脸上一直带着那丝令人莫测高深的谈然笑意,燕翎雕一直都没开口。

燕翎雕的冷静,使“天剑手”雷震霄觉得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沉闷压力,人才坐直了,便冷声开口道:“看茶!”

直等到茶献上来,燕翎雕仍然没有开口。

“天剑手”雷震霄为人虽然深沉,此刻也有些忍耐不住了,开口道:“燕当家的,请用茶。”

看了面前的精制的茶具一眼,燕翎雕笑道。“雷二当家的不必客气,想用的时候,燕某自己会动手的。”

“天剑手”雷震霄干笑一声,道:“燕当家的真是爽快人,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燕翎雕淡然一笑,没有再开口,于是,三人之间,重又陷入了沉默之中了。

知道自己不开口是不行了,“天剑手‘’雷震霄重重地咳了一声道:”燕当家的,兄弟此次请燕当家的到敝处来。是想请燕当家的帮个忙。“

淡淡地,燕翎雕道:“在酒楼上,雷二当家的已说过了。”

“天剑手”雷震霄冷然一笑道:“那么请蒸当家的你开个价如何?”

淡淡地,燕翎雕道:“容不压主。”

盯着燕翎雕,“天剑手”雷震霄道:“金龙堡要龙天豪的人头。”

燕翎雕道:“我知道。”

“天剑手”雷震霄道:“燕当家的,轮到你开价了。”

“‘媚姬’叶仙儿在贵堡吧?”

怔仲了一下,“天剑手”雷震霄坦然道:“在金龙堡,兄弟可以把她交给你,当然,我们得交换。”

淡漠地,燕翎雕道:“雷二当家的可知道在下为什么要提到‘媚姬’吗?”

慎重地思付了一下,“天剑手”雷震霄道:“因为燕当家的有个朋友死在她手中了。”

燕翎雕道:“不错,不过不只怪她一个。”

“天剑手”雷震霄一怔,道:“燕当家的你的意思是……”

燕翎雕淡声道:“在下以为她只不过是个供人驱策的杀人工具而已。”

一张多皱的老脸突然间绷紧了,“天剑手”雷震霄冽声道:“燕当家的你的意思是你开的价目并不止她一个?”

冷冷地,燕翎雕道:“雷二当家的,话正是这么说的,在下要那主使的正主儿。”

细眼中闪动着冷电般的光芒,“天剑手”雷震霄道:“燕当家的以为那正主儿是谁?”

笑着,燕翎雕道:“雷二当家的,你边不是多此一问了吗!”

八飞龙一听话不对头,刷的一声,全都站起来了。

“樵霸”柴洪见状也不由自主地霍然站了起来。

凝注着神色不动的燕翎雕,“天剑手”雷震宵冷笑一声,道:“燕当家的,老夫的确是多此一问了,不过,燕当家的,方才为了怕坏了彼此间谈话的气氛,有一件事,老夫一直没问,现在老夫倒想问问了。”

思索了一下,燕翎雕笑道:“令侄?”

“天剑手”雷震雷道:“老夫又多此一问了吗?”

燕翎雕道:“的确又多此一问了。”

傲然站了起来,“天剑手”雷震雷明沉地冷笑道:“燕当家的。

假使我是你,我绝不近飞龙堡。“

“天剑手”雷震霄话声才落,燕翎雕耳边立时响起了一片“呛呛”的刀剑出鞘之声。

匆忙地。“樵霸”柴洪的目光向大厅的两扇门的门旁望了过去,他想找那边有没有像“醉仙居一样的铁门闩,但是,他失望了。

泰然地望了“天剑手”雷震霄一眼,燕翎雕道:“雷二当家的,假使我是你,我一定会光想想对方为什么明知是龙潭虎穴,却硬要往里闯?”

一脚踢翻身后的椅子,“天剑手”雷震霄猛然跃到身后墙了,伸手从壁上取下那柄古色斑澜的长剑,阴森森地寒声道:“燕翎雕,老夫很佩服你的定力,但是,此刻,只靠镇定:恐怕解决不了你的危机。”

话落“呛然”一声,拔出了那柄寒光砭肤的刺剑。抖手挽了一个惊电般的剑花,剑尖已迢迢地指向燕翎雕咽喉。

燕翎雕仍然坐着没动,只冷漠地道:“雷震霄,这一回,你的如意算盘只怕打错了。”

就在这时,大厅内匆忙地冲进来一个皂衣汉子高声叫道:“启禀堡主……”

脸一沉,“天剑手”雷震霄喝声道:“给我滚出去!”

胸口急剧地起伏着,皂衣汉子焦急地叫道,“禀堡主……飞虎岭………‘暴虎’率同三血卫以及许多徒……众,已攻到堡……

外了。“

显然是觉得既意外又震惊,“天剑手”雷震霄呆了一朵,目光突然狠毒地盯向燕翎雕道:“姓燕的,这是你们的计划吧?”

缓慢地站了起来,燕翎雕冷声道:“雷二当家的,听说你飞龙堡固若金汤,急切间难以攻破,因此,才有此一着。”

思虑快,也有超人的果断,“天剑手”雷震霄眸中杀机一闪,沉声道:“铁如钢!”

八飞龙中一个面黑如墨的老者闻声向前猛跨出一步,应道:“属下在。”

“天剑手”雷震霄冷声道:“你出去招呼两侧岭上的龙虎二将,率人下来敌住龙天豪的人,顺便叫厅外的弟子进来二十个,快去!”

铁如钢是八飞龙之首,有“墨金钢”之称,闻言一怔道:“堡主。两翼人马是本堡用来包抄敌人的埋伏,怎好把他们……”

断然地,“天剑手”雷震霄道:“不要多说,快去!”

“墨金钢”铁如钢不敢再问,急忙转身出厅而去。

“墨金钢”铁如钢走出厅外不久,大厅内已冲进来二十个武装汉子。

“天剑手”雷震霄见状喝道:“把厅门锁上!”一两个汉子闻言转身把大厅门锁了上去。

这时,燕翎雕已完全弄明白“天剑手”雷震霄的用意了;这倒是他原先没有料到的对方的一着既实际、又狠毒的凶棋。

得意地狂笑一声,“天剑手”雷震霄森冷的道:“燕翎雕,在他们攻进堡来之前,老夫有足够的时向先解决了你们这对狗杂牌,然后再对付龙天豪那伙贼众,你没想到老夫有这着棋吧?”

的确是没有想到,但燕翎雕脸上却找不出一丝意外的表情,他知道目前的情况对他不利,因此,他得尽力克制自己,保持冷静。

淡然一笑,燕翎雕道:“雷震霄,你想我如果没有想到这一着,我会来吗?”

“天剑手”雷震霄向剩下来的七飞龙道:“争取时间,越早解决这边的战况越好,你们七个与我联手对付姓燕的,其他二十个人,对付姓柴的,上!”

似乎看准了燕翎雕有心在拖时间,因此,“天剑手”雷震霄断然午令攻击。

“上‘’字一出口,手中利剑挽起一道寒芒,奔射向燕翎雕胸前。

而来。

“天剑手”雷震霄起手第一剑,燕翎雕就已看出其剑法犹在三色剑任一人之上,脸色一变,身子倏地向后一仰,“邪剑‘’已在仰身的刹那间挥洒出来。

七飞龙也在“天剑手”雷震霄出手的同时,各挺着手中兵器包围上来。

七飞龙中有三个用剑,四个用刀,个个身手都可算得上是武林中一流人物,七人同时出手,但见刀光剑影齐飞,冷电寒光弥漫,状似层层利刃密网般地罩向燕翎雕而来。

“樵霸”柴洪赤手空拳。一见众人个个刀剑挥动,嘶声尖锐,不敢以掌相抵,飘身闪过两个人的攻击,飞身奔出圈外去抡椅子,正好被汹涌而上的二十个武装汉子围了起来。

“铮”然一声,燕翎雕荡开“天剑手‘’雷震霄当胸刺来的一剑,腰杆一挺,飞身跃上桌面,右臂一振,三朵寒星立时点向”天剑手“雷震霄面前。

似乎也没想到燕翎雕剑法这般神秘快速,“天剑手‘’雷震霄猛然吃了一惊,急速地向后飘迟三步。

这是燕翎雕一个下手急攻的好机会;但他却没有时间出手,因为,他背后包抄上来的三剑四刀已在此时围攻到了。

左脚为支柱,身子猛然暴转回去,“邪剑”挥扬出一道骇浪般的光芒,扫向背后那七柄同时攻到的武器。

“当当”一片脆响过处,七飞龙不由自主地同时向后退了三四尺。

右臂一收,燕翎雕抱剑在怀,岸然卓立于桌面上。

大厅正中间,“樵霸”柴洪双手各抓住一把高背檀木椅子,正与那二十个汉子在狠命地拼搏着,但见木屑模飞,呼喝之声震耳,情况十分惨烈。

“樵霸”柴洪一方面由于无乘手兵器,另一方面,身上也有多处剑伤,虽然有能力应付得了那二十个汉子而自保。但却很显然的无法冲出他们的包围。

单由这一点,燕翎雕就不得不佩服“天剑手”雷震霄遇事的沉着与思考之周密。

卓立于桌面上,燕翎雕面对着这八个凶狠的对手,他显得既小,心又沉重。

燕翎雕的身手,使“天剑手”雷震霄产生了极大的成惧之心,他没有马上下令再度攻击,他已看出来,像方才那样的乱无章法的攻击,他们绝无法在短时间内放倒燕翎雕,但是,他们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往下拖。

细小的眼睛,由燕翎雕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