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26章

作者:雪雁

在一座遥远的山坡上,“暴虎”龙天豪孤坐了一夜。他眼看着几个巡视午夜的弟子在走动之外,所有的人都已入梦了,但他都就是无法合上眼。

瑟瑟的寒风在树梢枯枝间断断续续地带起一阵阵的嘶嘶尖吼声,落叶随风飘扬,一叶叶、一片片,像是些脱了线的书页,虽然记忆的是一个完整的生命故事而已,却已接不起来了。

他,从来没体会过,夜,这种深秋的夜,竟是这般烦人,萧条与凄凉。

己不止一百次,他重复了再重复地告诉自己,离开她,抛下她,那是绝对正确的选择,但他却总无法抹去脑海中那一片片、一串串无法接连的书页,如满地秋叶般地困住他,烦着他。

几乎数遍了附近的每一株大大小小的树,“暴虎‘’龙天豪终于从枯枝的空隙中看到了一片由天边敞泛起的鱼白。

豁然站了起来,以烦躁的声音,“暴虎‘’龙天豪大声吼叫道:”起来啦,我们该上路了。“

众人全都从梦中惊醒了过来,连守夜的弟子都被他焦雷似的吼叫声吓了一大跳。

“血魑”金照堂双眼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只见四周仍是一片漆黑,忍不住脱口问道:“当家的,还早嘛。”

暴躁地,“暴虎”龙天豪道:“我说天亮了,你听到了没有?”

三血卫中,只有“血魑”金照堂敢据理直争,不畏惧“暴虎”龙天豪的火爆性子,沉着脸,“血魑”金照堂道:“当家的,对我们而言,此刻确实可以说是天亮了,但是,那些弟子却都还看不见路。”

飞身抢到“血魑”金照堂面前,“暴虎”龙天豪吼道:“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怔仲了一下,“血魑”金照堂道:“当家的,这不是谁说了算的问题,而是我们确实有困难。”

明沉地,“暴虎”龙天豪道:“金照堂,你以为我飞虎岭非得有你不能成事?”

脸色肃穆而庄重,金照堂道:“当家的,话不是这么说……”

怒吼着:“不是这么说,怎么说?你说,你说?”说话间,巨锤几乎撞在“血魑”金照堂胸膛上。

看都没看胸前一眼,“血魑”金照堂肃容道:“当家的,你是在统领众人,爱护众人,而不是在怒使众人,虐待众人。”

巨锤一送,当胸捣向“血魑”金照堂胸口。

“冬”的一声,“血魑”金照堂向后退了一步,圆睁着一双虎眼,“暴虎”龙天豪吼道:“金照堂,你再说一句看看。”

坦然无惧地。“血魑”金照堂道:“我说的全是事实。”

大叫一声,“暴虎”龙天豪左手瓜瓣巨锤一扬,当胸一锤砸向“血魑”金照堂。

“当‘’的一声,白影一闪,”暴虎“龙天豪的左锤被燕翎雕硬*了开去。

暴烈地,“暴虎”龙天豪带有威胁的声音叫道:“燕翎雕。”

淡淡地,燕翎雕道:“龙天豪,你没有睡好。”

“暴虎”龙天豪怒声道:“燕翎雕,这是我们飞虎岭的事,你最好少管!”

平和地,燕翎雕怒道:“龙天豪,这件事我本应少管,但是,原先你却曾为了金钗风之事,求计于我,因此,这件事我就多少有点责任了。”

“暴虎”龙天豪道:“这与她何干?”

燕翎雕道:“你这一夜,不就是因她而没睡着吗?”

“暴虎”龙天豪厉声道:“燕翎雕,你这是无事找事。”

燕翎雕道:“你说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我。”

巨锤一挥,“暴虎”龙天豪扭身一记“双雷贯耳”,双锤带着一片凌厉的狂风,卷向燕翎雕左右太阳穴。

对“暴虎”龙天豪的功力,燕翎雕心里有数,当下又不敢出剑硬架,身子一矮,“邪剑”倏然出稍,一式“星垂平野”自上而下,点向“暴虎”龙天豪双膝膝头。

“暴虎”龙天豪也知道燕翎雕的手法,当下身不由己地向后退了四尺。

冷笑一声,燕翎雕收剑冷声道:“龙天豪,你自己想想,你像一个统领一方的霸王吗!”

舞动双锤,“暴虎”龙天豪呼的一声扑了上来,双锤齐出,眨眼之间,连攻了十二锤。

身子一转,燕翎雕转到一棵巨枫后面,盛怒之下,“暴虎”龙天豪双锤全砸在树身上了。

“哗啦啦”一声大响,一棵粗可围的柳树,被齐腰砸成了两段。横压下来。

闪身让过压下来的树干,“暴虎”龙天豪再一次扑了上来。

剑眉倏然一扬,燕翎雕冷笑声中,“邪剑”应声挥出五颗寒星。

“暴虎”龙天豪双锤向前一架,突然落空,心头一震,飞身向后倒射出七八尺远,背部恰好撞在一棵松树上。

冷哼一声,燕翎雕趁势再扑上来,“暴虎”龙天豪后退不及,顺势依着树干一转,绕向树后。

嗤嗤一阵连响,巨大的松干上立时出现五颗透穿的星星形状的洞穴,木屑纷飞,威力慑人。

燕翎雕一剑落空,并不停留,身子绕树一转,转到了“暴虎”

龙天豪面前。

经过一阵激烈的挤斗,“暴虎”龙天豪心中怒火已渲泄了不少,因此,他虽然看到燕钡雕重又出现在面前,却没有立刻攻击,冷冰冰地,燕翎雕道:“此地距‘桐风庄’不足五十里,如果你觉得走得可惜,你此刻回去,仍然不算太远。”

焦躁地,“暴虎”龙天豪道:“谁说我觉得可惜了?”

燕翎雕会冷地道:“那你对自己方才的举动怎么解释?”

“暴虎”龙天豪一怔,道:“我……我……”

仍然冰冷的,燕翎雕道:“你不必说什么,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想要你说什么,如果你对自己所做的事认为必须说个理由的话,那理由不必对我说,因为,你并没有碰到我。”

心中像是突然有了什么感触,“暴虎”龙天豪的目光突然一亮,紧紧地盯在燕翎雕脸上,脱口道:“燕翎雕,单凭今天所发生的事,我就该衷心地谢谢你。”

仰脸看看天色,燕翎雕冷冷地道:“现在天已亮了。”

从神情上,“暴虎”龙天豪看得出燕翎雕并不想再听他说什么了,沉默了一下,他突然转身走向“血魑”金照堂道:“金老二,我方才伤着你了没有?”

神态仍然恭敬如前,“血魑”金照堂道:“当家的,没有。”

“暴虎”龙天豪歉然地道:“方才是我的不对,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伤到你。”

“血魑”金照堂恭谨地道:“当家的,值得庆幸的并不是你没有伤到我,而是你有一个真正有能力能阻止你走上错路的朋友。”

“暴虎”龙天豪当然明白他指的是谁,但他却并没有转向燕翎雕,沉默了一下,道:“我们得上路了?”

于是,众人各自收拾了一下,动身攀向这山区的最后一道山岭。

才一翻上岭顶,他们就看到了那三十多个清一色的灰袍和尚。

他们距离岭顶足有五十丈,但秋深草枯,树叶凋尽,因此,燕翎雕等人仍然从枯枝的空隙中看到他们。

散成一排,这三十多个和尚而对着山岭排列着,显然,他们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排和尚的正中间,有三个红衣老和尚,年岁均约在六十开外,显然是这一批和尚的领导者。

扭头望了燕翎雕一眼,“暴虎”龙天豪道:“显然他们是在等我们的。”

燕翎雕道:“深山静处,很多僧庙,又怎能说他们一定是在等我们呢?”

“暴虎”龙天豪道:“这里下去,有座大庙,就是佛光寺。”

燕翎雕脸色微微地一变,道:“你是说峨眉金顶峰上的‘金佛’的三个弟子所主持的佛光寺?”

“暴虎”龙天豪道,“正是他们。”

燕翎雕道:“‘金佛’已被逐出佛门,他的三个弟子,想必也不敢再违佛门戒规了。”

“血魑”金照堂道:“燕当家的可知道‘金佛’为什么被逐出佛门的吗?”

燕翎雕摇摇头道:“‘金佛’被逐出佛门的事,在下还是听先师说的,至于为什么,先师则未曾深说。”

“暴虎”龙天豪道:“因为他收了雷氏三兄弟为徒,而雷氏三兄弟则图‘金佛’的扶助而做大,霸占了金龙堡,屠尽了全堡的生灵。”

轻轻地“哦”了一声,燕翎雕稍显不安地道:“‘金佛’目下可仍在人世吗?”

“暴虎”龙天豪摇摇头,道:“这可就不知道了,自‘金佛’被逐后,便一直没人见过他,因此,有人说他已遁迹深山,也有人说他目下仍在金龙堡内,传说纷纭,莫衷一是,因此,谁也不敢肯定说他目下究竟如何了。”

静静地思索了一阵,燕翎雕道:“依在下推测,‘金佛’现在就算是仍然活着,也绝不可能留在金龙堡了。”

“暴虎”龙天豪道:“此话怎说?”

燕翎雕冷静地道:“如果‘金佛’仍留在金龙堡,那金龙堡又何必用尽心计去诓石家三兄弟前来相助呢?试想,以‘金佛’之能,当今之世,还有几人能与他抗衡?”

“暴虎”龙天豪心中所忧惧的就是“金佛”,闻言虎目一亮,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着?好了,现在咱们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下面的那三个光头,虽然不好对付,我相信合我们众人之力,他们还阻不住我们。”

燕翎雕凝重地道:“也许他们等的并非我们,因此,我们最好不要冒昧行事。”

“暴虎”龙天豪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金佛’既然是他们三人的师父,你想他们会不助其师弟而来助我们,吗?”

燕翎雕道:“佛门有佛规。”

脸—沉,“暴虎”龙天豪道:“燕翎雕,你我的意见似乎永远无法合拢。”

燕翎雕道:“但我们目下却必须在一起。”

“暴虎”龙天豪道:“咱们谁听谁的?”

燕翎雕道:“谁也不必听谁的,谁也得尊重对方的,因此,咱们得用事实来决定步骤。”

“暴虎”龙天豪想了想,道:“好,咱们走。”

佛光寺的人选的是一块寸草全无的乱石地,这是一处,岭腰,婉蜒如带的光秃地区,左右模伸达数里之遥,上下也有里许。

因此,立身于此,左右数里之内,都可一览无遗。

在这群憎人前两丈左右处,众人停了下来,“暴虎”龙天豪望了身边的燕翎雕一眼,道:“我们过去?”

燕翎雕道:“我们俩一同过去。”

“暴虎”龙天豪移步向前走去,燕翎雕与他并肩而行。

两人在三个红袍老和尚面前五尺左右处停了下来,“暴虎”

龙夭豪首先开口道:“三位是佛光寺的三位高憎吗?”

启动了一下眼皮,中间脸如古月般的老和尚合什打了个揖问道:“老衲正是佛光寺的慧圆、二位施主是……”

“暴虎”龙天豪抢口道:“这位是燕翎雕,在下是龙天豪。”

红衣老和尚沉声一叹道:“果然是二位。”

“暴虎”龙天豪一呆,道:“这么说,三位是率众专程在此等我们的了?”

圆圆缓慢地道:“龙施主,老衲等正是在此等待二位。”

用手肘轻碰了燕翎雕一下,“暴虎”龙天豪道:“燕翎雕,我没猜错吧?”话落转向慧圆大师道:“大和尚,你们等得可真是地方。”

慧圆平和地道:“有人事先通知老衲等在此守候,岂有错误之理?”

“暴虎”龙天豪道:“金龙堡通知你的?”

慧圆道:“正是。”

黑脸突然一寒,“暴虎”龙天豪道:“大和尚,这么说,你是不会让我们过去了?”

慧圆淡漠地道:“老衲只是想劝二位施主就此回去,世间事,一切都以和为贵。”

“暴虎”龙天豪一声冷笑,道:“不用说,我们如果坚持不回去,一场拼斗,势必难免了!”

慧圆大师凝声道:“施主,老衲并不想妄动干戈,但是,如果施主一定要闯,一场干戈只怕在所难免。”

脸一沉,“暴虎”龙天豪冷笑道:“好,大和尚,咱们就试试吧!”转向燕翎雕道:“咱们过去。”

燕翎雕冷静地道:“在下还想向慧圆大师请教几个问题。”

“暴虎”龙天豪不耐烦地道:“人家话已说得一清二楚的了,你还有什么可请教的嘛?”

燕翎雕道:“咱们有约在先,谁都要尊重对方。”

话落转向慧圆大师道:“大师,你是佛门中人,为何也搅入这场是非恩怨中了呢?”

慧圆大师乎和地道:“老衲为了要拯救无辜生灵。”

燕翎雕一怔,道:“大师既言要动干戈,怎么又说要救苍生呢?”

慧圆大师道:“若事在不得已时,以少换多,也算得上是救生。”

燕翎雕道:“以我等之命,换取金龙堡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