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27章

作者:雪雁

夜空,像是刚被洒扫过的一般,除了星罗棋布、问闪发光的星星之外,没有一丝半点的云层,尽管没有,可是没有月光,夜,仍然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金龙堡活像一个满身是眼的庞大怪兽,静静地,伏在这一片森林密布的辽阔原野上,就因为‘它“有那些如眼的灯光,因此,燕翎雕与”暴虎“龙天豪才毫不费力地在这一望无垠的辽阔林野中很容易地找到了”它“。

金龙堡,虽然称之为堡,但却没有围栅的高墙,一进一进的楼宇,连绵排列着,栅离楼宇十多文之外,围着一圈圆木栅门,自这一圈栅门围起来至今,除了走大门而入之外,还没有人翻越过。

堡的大门,也是用圆木组成的,高大的栅门正中间,挂着一方巨大的横扇,镂刻着“金龙堡”三个大字。

栅门两旁,并立着一对高及两人的巨鼎形的东西,两团熊熊的火光燃烧于那两个巨鼎般的东西顶上,照得四周亮如白昼。

栅门两侧阴影中对立着四个跨刀的黑衣武士,栅围四周则时时有三两个黑衣汉子牵着巨大的猛大在巡视着。

躺在离栅门四丈多远处的一棵柏树之下,燕翎雕扭头看看身边的“暴虎”龙天豪,道:“他们虽然有人防守,但由这些防守人的行动上却看不出紧张之色,足可见他们还没有料到我们会来。”

“暴虎”龙天豪道:“这些个不成气候的东西不难对付,只是,他们拉着的那些畜牲可不怎么好对付,那些东西鼻子尖得很,一闻到点味道,就他娘的捕风捉影的没命的叫。”

燕翎雕道:“咱们快选下风,在它们没闻到味道之前,先设法溜过去,在万不得己之时,才解决它们。”

“暴虎”龙天豪道:“也只有这么办了。咱们这就进去?二燕翎雕点点头道:”对,咱们分开走。”

“暴虎”龙天豪道:“怎么,你怕我占了你的便宜。”

燕翎雕点点头道:“正是这么说。”

两个人相视笑了一笑,方想动身,突见栅门内的火光下走出六个人来,一女五男。

六人之中,有一男一女走在前面,脚步沉重迟钝,像是不会武功的人。

这一男一女身后,跟着四个衣着鲜明的汉子,每人腰间佩着一柄金鞘长剑。

微微怔了一下,燕翎雕脱口道:“那不是‘西川三色剑’之首的‘霸王剑’石啸天吗?看样子像是被他们制住了,那女的又是谁呢?”

“暴虎”龙天豪道:“嗯,那娘们好一双媚眼。”

“媚眼”,燕翎雕重复了一句,突然眸子一亮,道:“她会不会是‘媚姬’叶仙儿?”

两人说话这段空档,四个金剑汉子已押着“霸王剑”石啸天与那个狐媚女子走出了栅门,显然,他们是要出堡了。

彼此互望了一眼,燕翎雕与“暴虎”龙天豪都打消了进堡的念头,随后盯了下来。

沿着栅门外那条金龙堡通向外间的唯一的马车大路,这六个人照直走了出去。

这条路他们经年累月的走动,早巳走熟了,就算闭起眼睛来,他们也知道哪里上哪里下。

转了三个大弯,金龙堡的灯火己似乎全被密密的林子遮住了,然后,六个人走下一个漫长的平坡,再顺势向前走了上去,坡上,就是一棵粗可供三四人合围的大柏树,这棵柏树,恰好生在三叉路口的正中央。

根本就没想到后面有人跟踪,在他们全无防备的情况下,燕翎雕与“暴虎”龙天豪很容易地就侵到了他们右后方最近的一棵树下。

喝住前面走动的一男一女,四个金剑汉子中那个右颊上有一条紫刀疤的麻脸汉子冷冷地道:“二位,就是这里了。”

缓慢而冷静地,“霸王剑”石啸天止住了脚步,那个“媚眼”女子却恐惧地求道:“四位大爷,求你们行行好,放了小女子吧,只要你们肯放我,你们哪一位要我,我都愿意终小做如做婢侍候他。”

疤面汉子右手边那个脸色白里透青的汉子闻言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唾沫,道:“嘿嘿,六哥,依我看……”

未等他把话说完,紫疤汉子冷声道:“老儿,你想说什么我明白得很,堡里女人多的是,谁也没限制你玩,但是,对她,你最好少动那种念头。”

似乎仍不死心,被称为老九的汉子陪着脸笑道:“大哥,我没有说要她呀,我只借半个时辰该可以吧?”

疤面汉子生硬地道:“不行。”

老九急叫道:“大哥,我……”脸一沉,疤面汉子冷声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老七、老八,把他们给我吊到树上去!”

被称为老七、老八的两个金剑汉子从肩膀上解下带来的牛筋纹绳急步上前,把一人捆了起来。

“霸王剑”石啸天动都没动,任由两个汉子捆缚,那女子则竭力挣扎哭叫着。

老九白脸一沉,冷声喝道:“他娘的叶仙儿。你最好识相点,闭上你那张嘴,再叫,小心老子把你全身衣服剥光!‘’死亡的恐惧已夺去了叶仙儿全部的心志。老九的话她是一句也没听进去,仍然大哭大叫着。

一个箭步窜到叶仙儿身边,老九就要下手。

疤面汉子冷喝道:“老九,住手,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我明白得很,给我站到一边去:”

讪讪地,老九向后退了两步。

疤脸汉子沉声道:“把那娘们的嘴给我封起来。”

被称为老八的汉子,就近伸手点了叶仙儿的哑穴,周围立时恢复了沉寂。

在疤面汉子的命令之下。“霸王剑”石啸天与叶仙儿被吊起了一丈多高。

黑暗中,“暴虎”龙天豪低声对燕翎雕道:“这次该轮到我出手了。

燕翎雕低声道:“先听听他们说什么。”

“暴虎”龙天豪道:“我并不是说这就要下手,我是说,这一次,你不能插手。”

轻轻地笑了笑,燕翎雕道:“好吧,这一次就由你出手吧。”

“暴虎”龙天豪道:“要吊着的那两个死还是活?”

毫不考虑地,燕翎雕道:“要活的。”

两人对话的这段时间,老七与老八两个金剑汉子已把二人吊好在树上了。

从腰间掏出两柄匕首,疤面汉子明沉地冷笑道:“石啸天,假使我是你,嘿嘿,那吃亏的一切事情,我就认了,你以为就凭你们西川路上,那么几个不成气候的东西,就能晃得动金龙堡吗?”

重重地“呸”了一声,“霸王剑”石啸天道:“疤脸老六,你少在你家大爷面前逞威风,石大爷今天落在你手中,要杀要剐全凭你,老子若是哼出半声来,便不姓石。”

疤面汉子狂笑一声道:“哈哈……你姓石的时间,本来就没有太长了。”

飞身窜落在疤面汉子身后,“暴虎”龙天豪拍拍刚刚扬起右臂的疤面汉子的肩膀,道:“朋友,秋高天寒,你把他们吊在那里,一等天亮,岂不每人头上都要落上一层厚厚的霜吗?”

由于“暴虎”龙天豪的身法太快,四个金剑汉子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突然出现,因此,他的声音倒使四个汉子意外地怔了一下。

疤面汉于扭头望了“暴虎”龙天豪一眼,冷声道:“你是谁?”

“暴虎”龙天豪故作神秘地反问道:“我是谁你不知道?”

在金龙堡家门口上,疤面汉子显然没有料到“暴虎”龙天豪会出现,因此,他印象中虽然觉得这个人好像很熟,但却就是没有往那上面想。

傲气十足地哼了一声;疤面次子冷声道:“少跟我打哑谜,你是谁?快说!”

轻轻嘘了一声,“暴虎”龙天豪故作神秘地道:“稍安勿躁,我与你们堡主的关系极为密切,附耳过来,我告诉你们我是谁。”

疤面汉子根本就没想到面前这人就是金龙堡的一个死敌,毫不考虑地把耳朵附了过去。

以极轻的声音,“暴虎”龙天豪道:“我是飞虎岭的龙天豪。”

全身猛烈地震颤了一下,疤面汉子整个地呆楞住了。

现在,他想通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印象很深了,因为,他们一再提及他。

颜面是如此近的距离,疤面汉子知道自己绝逃不出去,愣仲忡地盯着“暴虎”龙天豪道:“你……你?”

满面悦色地笑了一声,“暴虎”龙天豪道:“不错,是我呀,老朋友。”

站在四周的其他几个汉子,由“暴虎”龙天豪的表情,还真以为是疤面汉子的朋友哪,老八道:“六哥,他是谁?”

距离如此之近,疤面汉子知道自己绝没有机会说出他的名号,他没有勇气出口。

向其他三个人招招手,“暴虎”龙天豪神秘地道:“你们都过来,我告诉你们我是谁。”

由于疤面汉子一直安然无忧地站在“暴虎”龙天豪面前。其他三个人根本就没往坏的地方去想,闻言纷纷移步。慾待拢上来。

心中一急,疤面汉子突然大叫一声道:“他是龙天豪!”

身子在喝叫声中倏然跃了起来,右手同时向身侧剑柄上抓了过去。

龙天豪右手顺势向上一撩,疤面汉子的右手连剑柄都还没碰到,身子突然不自然地凌空飞射上去,一声沉闷凄厉的尖叫声,刹时划破了夜空。

在疤面汉子的号叫声中,“暴虎”龙天豪飞身扑到了老七老八面前,左锤向外一撇,轰然一锤,结结实实地擂在怔仲中的老八胸膛上了。

七孔喷着鲜血,老八整个人向后飞跌了出去。

这时老七与老九已弄清是怎么回事,各自转身,急如星火般地向金龙堡飞奔了出去。

横身截在二人面前,“暴虎”龙天豪冷森地寒笑一声道:“二位还想走吗?”

“呛”然一声拔出腰间的金剑,老七冷叱一声,藉着飞扑之势,利剑穿向“暴虎”龙天豪心窝,出手的劲道十足。功力还真不弱。

身子向侧里一让,龙天豪左锤向上一捺,“当”的一声撞在老七剑身上。

身子被震荡起的右臂带得一个踉跄,老七向后退了四步。

老九则藉着老七出手的机会扑了出去。

急急如丧家之犬,老九一口气向前飞射出十多丈远,人才到达坡底,身后已响起老七一声惨号。

暗自庆幸自己得以脱身,老九心中暗叫了一声好险,发足向前狂奔着。

从坡底奔上漫长的坡顶,老九停足向后望了二眼,见身后“暴虎”龙天豪正在对面坡顶上,心中安定了不少,猛然转身,就要再往前跑。

“朋友,别走了,这里没有你的路。”

闻声急忙煞住冲势,行动虽然快,仍然在到达发话人面前时,才停住脚。

定睛一看,突然发现是个没见过的黑衣人,老九心头先自产生了一种不祥之感,脱口道:“你是谁?”

“燕翎雕。”

全身猛然哆嗦了一下,老九惊恐地大叫一声,转身就往后跑。

一转身,正好迎上了“暴虎”龙天豪的巨锤。

漆黑的夜里,立时又响起了一声沉闷惨厉的吼叫之声。

看了燕翎雕一眼,“暴虎”龙天豪道:“看起来,十八金剑手中的人,武功也不过如此而已。”

燕翎雕道:“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想到我们会来,因此,突变之中,他们措手不及。”

不以为然地,“暴虎”龙天豪放重了声音道:“你是说……”

燕翎雕道:“咱们用不着在这个问题上辩,不久,咱们就会在他们有准备的情况下,遇上他们的。”

“暴虎”龙天豪哼了一声,果真没有接腔再辩下去。

回到三叉路口的那棵老柏树下,燕翎雕把石啸天与叶仙儿放了下来。

解开“霸王剑”石啸天身上的绳子,燕翎雕道:“石啸天,你来得比在下快。”

冷冷地哼了一声,“霸王剑”石啸天道:“燕翎雕,你们实在应该等他们解决了我们后再下手。”

燕翎雕淡然地道:“也许你对我们仍有帮助,起码,你知道进堡以后的各条路径。”

“霸王剑”石啸天道:“就算我知道,你想我会助你们吗?”

燕翎雕道,“当然早以为会,所以我才救你。”话落漫不经心地挥手解开了“霸王剑”石啸天被制的穴道;活动了一下筋骨,“霸王剑”石啸天突然转身挥手,一掌对准叶仙儿劈了过去。

横身拦在二人之间,燕翎雕挥掌化解了“霸王剑‘’石啸天的一掌道:”石啸天,现在还不能杀她。“

向侧横跨了三步,“霸王剑”石啸天站在疤面汉子的尸体旁边。

燕翎雕没有理会石啸天,转身向叶仙儿冷冷地道:“姑娘,在下解开你的哑们之后,你可不能大声吼叫,否则。莫怪在下手辣。”

“媚姬”叶仙儿还没来得及有什么表示,突见夜空里金光一闪,“霸王剑”石啸天已挺着疤面汉子的金柄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