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3章

作者:雪雁

赤褐色的崖,在烈阳下散发着燠热的刺眼的色彩,秋天的中午,本就使人觉得特别干热,目光再与这种干燥的色彩接触,益发使人生烦。

石崖重叠,层层高升,光秃秃的重重石崖上,连一根秋季的枯草都找不到,却益发显得这大漠边缘的景象是死气沉沉的。

站在赤褐色的岩崖石下,“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这里就是‘千叠崖’了。”

右手握着没有鞘的“邪剑”,燕翎雕漫不经心地向崖上扫了一眼,道:“我认得。”

看看燕翎雕左手臂上的那圈牛筋绞成,一端缚有一个枪头形状的钢头的绳子,“天龙鞭”莫成龙道:“咱们翻崖过去比较近些。”

燕翎雕道:“这道石崖绵长数百里,翻崖而过,的确比较近些。”

总觉得燕翎雕一路上的言行有些不太对劲,但却又找不出那不对的地方来,“天龙鞭”莫成龙闷得有些心慌,脱口道:“燕当家的是同意翻崖了?”

燕翎雕道:“莫老大,带路的是你,当然一切全听你的了。”

“天龙鞭”莫成龙飞身跃上七八丈高的一方凸石,道:“燕当家的,那在下就在前面带路了。”话落继续向上窜去。

燕翎雕不慌不忙地跟在“天龙鞭”莫成龙后面,神情淡漠,像是有着什么心事,又像是对此行的一切完全不关心。

在第一道离他们有七八十丈高的石崖顶上停住脚,“天龙鞭”莫成龙等燕翎雕落在身边时,才道:“燕当家的,你看咱们距前面的那第二道石崖有多少距离?”话落抬臂指指前面第三道更高的石崖。

向前望了一眼,燕翎雕道:“三十来丈吧?”

“天龙鞭”莫成龙点头“嗯”了一声,突然问道:“燕当拭的,一路上我一直想不通你带根牛筋绳子干什么呷”

“哦”了一声,燕翎雕笑道:“‘天王刀’海清说我手下的柴洪要来找我,你知道,那浑‘樵子’常常带着扁担而却忘了带绳子。”

“天龙鞭”莫成龙道:“听说贵属下‘樵霸’柴洪一向以扁担为武器,他要绳子干什么?”

“天龙鞭”一怔,道:“挑东西?挑什么东西?”

淡淡地笑笑,燕翎雕道:“莫老大,你放心,他要挑的东西与你目下所要去追求的完全无关,他挑的是尸体。”

脸色一变,“天龙鞭”莫成龙道:“尸体?”

燕翎雕仍然漫不经心的,笑笑道:“嗯,尸体,人的尸体。”

不好再问下去了,“天龙鞭”莫成龙心中又打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天龙鞭”莫成龙总觉得燕翎雕的话有多少地方不太合理,但在表面上,却又找不出一点不合理的地方。

转向燕翎雕,莫成龙道:“燕当家的,咱们过去吧?”

燕翎雕道:“我先走还是你先?”

“天龙鞭”莫成龙道:“还是我先带路吧。”

话落提气转身,轻如飞燕般地掠到对面石崖。落足之处只比他原先站立的位置低了不到三丈的距离,此人轻功可真不弱。

燕翎雕也跟着飞跃出去,落足之处则比原立身处高出三四丈高。

翻过第二道与第三道石崖,两人已到了最高的一处崖顶上。

居高临下,大地万物尽在脚下,使人有居高峰而小天下的感觉。

千叠崖东南一面,千崖列陈,怪石嵯峨嶙刚,重叠交错,无处不险。西北一面,是万丈绝崖,崖下是一片浩如瀚海的大漠,居高俯视,犹如置身在沧海孤岛之上。

指指身前的绝崖,燕翎雕道:“莫老大,咱们打这里下去吗?”

一直与燕翎雕之间保持着一丈左右的距离,“天龙鞭”莫成龙向前跨进三步,道:“燕当家的,这里地势最高,视野广阔,因此,置身此地,我们不用担心要等的朋友错过去。”

燕翎雕转向大漠的一边,道:“噢,你不是要下去啊?”

又向前迈进了四步,燕翎雕身后五尺左右处的“天龙鞭”莫成龙道:“在下只是想在这里先看明白那些朋友要走的路线而已。”

燕翎雕明知道“天龙鞭”莫成龙就在身后,但却没有回头,缓声道:“你估计他们要什么时候才会经过?”

“天龙鞭”莫成龙又向前迈进一步,道:“按说他们在午时前后应该走出大漠才对。”

燕翎雕道:“会不会错过去?”

距燕翎雕身后已不满四尺了,“天龙鞭”莫成龙强自压制住心中那股紧张与兴奋的意念,尽量把声音放得很轻松,道:“绝不会的。”话落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燕翎雕像是毫无所觉,信口道:“说宋真中可叹,他们又何尝知道背后正隐伏着无限杀机呢?”

心头一震,“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你说什么?”

燕翎雕道:“我说人心难测啊。”

“天龙鞭”莫成龙道:“这是生存的自然规律。”

突然岔开话题,燕翎雕道:“莫老大,你呼吸好像有点急促。”

心头一凛,“天龙鞭”莫成龙无暇思索,嘿然声中,双掌齐出,拍向燕翎雕的背后。

掌风过后,燕翎雕的身子突然腾空飞射出去,笔直地落向崖下。

“天龙鞭”不由呆住了,他实在没想到一切会有这般顺利法,也正因为太过于顺利了,使他觉得有些不自在,经验告诉他,像燕翎雕这种霸主形的人物,似乎不该这么容易的便栽在别人手中。

一路上,他心中所打的那些死结,此刻仍然解不开。

脚离开实地,燕翎雕身子向崖下急坠而下,但他脸上却没有丝毫失身坠崖的惊慌之色,正如“天龙鞭”莫成龙所预先感觉到的,事情不该这么简单。

燕翎雕的目光随着越落越快的身子在石崖上搜索着,一面从容却又十分快速的解下了肩头上的牛筋索,假使“天龙鞭”莫成龙此刻突然想起这条牛筋绞绳,他一定会突然想到它的用途。

观准了一处向外斜伸出的台状石崖,燕翎雕抖手把左手中的钢枪头射向距平台约有四五丈高的一道石缝中,接着左手一用力,手中绳子一紧,身子在空中荡起一个半圆的弧形,向崖壁上撞过去。

自上斜向下方,燕翎雕双足足尖一点石壁,抵消了重逾千钧的下坠之力,轻巧地飘身落在石台上。

抬头向上看看那高有百丈的崖顶,燕翎雕冷然一笑,自语道:“太阳庄一定以为得计了。”话落抓绳的左手,把牛筋绞抽了下来,在石台上找了一处软土坐丁下来。

石台约有两丈方圆,自上距下,各有近百丈的距离,燕翎雕平和安祥的坐在上面,状似在等着什么。

一道黑影突然冲离崖顶,接着又是一条白影也冲离了崖顶,没错,燕翎雕是在等着什么。

两道人影才离开崖顶没多久,燕翎雕脸上突然浮上一抹笑意,显然,他知道他要等的东西快到了,但他即始终没有抬头看。

掉落百丈距离并不需要太多时间,眼看着那一白一黑两条人影就要从石台边上错过去了。

左臂突然一抖一带,一白一黑两道人影急速下降的身子以水平的方向,硬被拉上了石台。

看都没看两人,燕翎雕道:“莫朋友,你怎么说?”

人还没定过神来,“天龙鞭”莫成龙猛然间听到那冰冷而又熟悉的声音,不由吓了一大跳,在腰眼上搓揉着的左手倏然移开,左膀子一抖,挂在肩头上的蛇纹鞭已滑入左手中。

站在“天龙鞭”莫成龙左侧不:到两尺处的白衣人,也同样敏捷无比的把肩头上那条蛇纹鞭抓入左手中。

燕翎雕仍然四平八稳地坐在地上,冷森肃穆表情的俊脸望着二人,道:“莫朋友,你俩是自己跳下来的吧?”说罢,又朝“天龙鞭”莫成龙身侧那个白衣黑扣、黑色护腕劲装,虎面剑眉,长像比“天龙鞭”俊些的武士扫了一眼,道:“这位是你兄弟‘地虎鞭’莫成蛟吧?”

“天龙鞭”莫成龙从燕翎雕脸上虽然看不出森寒残厉的煞气,但他知道“邪剑魔星”燕翎雕绝不会比“太阳叟”更好对付,小心地戒备着,他道:“不,这是我兄弟。”

燕翎雕仍然纹风不动地坐在那里,冷漠地道:“莫朋友,你骗了我。燕翎雕曾跟你说过,我生平最厌恶的人就是不诚实的人。”

目光停留在燕翎雕身边的牛筋绞绳上,“天龙鞭”莫成龙道:“你早就预防到了?”

冰冷地笑笑,燕翎雕道:“莫成龙,从万应庙前开始,一直到你约我上千叠崖,我还觉得事情有某些地方太过于牵强了些,只是,在未渡河之前,我一直没想通而已。”

“天龙鞭”莫成龙道:“在什么时候你想通的?”

燕翎雕冷漠地笑了一声道:“在你把船向上游移了十丈而自己却找不出适当理由可以解释时,我突然想通了。”

“天龙鞭”莫成龙突然觉得有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怒哼一声道:“你一直没表示出来。”

淡淡地笑笑,燕翎雕道:“莫朋友,你说我该向一个处心积虑准备要欺骗我,然后置我于死地的人说出我内心的想法与看法吗?”

怔了一怔,“天龙鞭”莫成龙道:“姓燕的,你实在够精。”

燕翎雕低沉而缓慢地道:“莫成龙,不管你是赞美我还是讽刺我,我觉得这些都无关紧要,目前,你我之间,最重要的是,我们怎么解决属于我们之间的问题。”

“地虎鞭”莫成蛟脱口道:“燕当家的,既然咱们走到这个节骨眼上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有各尽所能了。”- 扫了拉开架式、跃跃慾试的“地虎鞭”莫成蛟一眼,燕翎雕冷漠地道:“莫老二,难怪对外办交涉一向都是莫老大出面,你嘛,嘿嘿,实在是刚直柔嫩了些。”

“地虎鞭”冷笑一声道:“姓燕的,少逞口舌之利,是条汉子,你给我站起来说话。”

缓慢地,燕翎雕站了起来,神色上则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戒备之状,沉缓的道:“莫老二,我站起来了。”

错步抬臂,“地虎鞭”莫成蛟出手慾攻。

向左飞跨一步,“天龙鞭”莫成龙伸手抓住“地虎鞭”莫成蛟的左腕道:“老二,慢着。”

“地虎鞭”莫成蛟不服地道:“老大,难道说咱们真怕了姓燕的不成?”

凝重而自然的,“天龙鞭”莫成龙道:“老二,咱们怕了他‘邪剑魔星’并不算什么丢人的事。因为,连‘太阳叟’挟太阳庄在武林中的威望,尚且出尽千百计的要置他燕翎雕于死地,最后仍然不免亲自出马,你我比之‘太阳叟’,如何?如果宣扬出去,说咱们兄弟怕‘邪剑魔星’燕翎雕那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如果说咱们不怕,那才是件轰动武林的奇闻呢。”

似乎想不能“天龙鞭‘’莫成龙怎么会当着燕翎雕的面说这些话,”地虎鞭“莫成蛟不由一呆,道:”大哥,你……“

“天龙鞭”莫成龙截住“地虎鞭”莫成蛟还没出口的话,笑道:“兄弟,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咱们用不着打肿脸充胖子,这些话咱们人后这么说,人前咱们也照样可以这么说,兄弟,别瞪眼,现在咱们没有时间争论这些。,‘话落突然转向燕翎雕道:”燕当家的,你把我们兄弟拉上来的目的何在?“

把右手向前平伸出去,窄窄的“邪剑”,寒光闪射的摆在“天龙鞭”莫成龙面前。

把右手中长包袱抛向燕翎雕,“天龙鞭”莫成龙道:“燕当家的,以你的眼力与手法,你大可以把你要拿的东西拉上来,为什么还要把我兄弟也拉上来呢?”

脸色一整,燕翎雕道:“与二位谈桩买卖。”

“天龙鞭”莫成龙郑重地道:“不用说,代价你已经付给我们了?”

燕翎雕道:“二位可以说没有拿到。”

“天龙鞭‘’莫成龙凝重地道:”燕当家的,如果你要与咱们谈的那桩买卖与‘太阳庄’有关,燕当家的,别的都不用多说,咱们成交了。“

“地虎鞭”莫成蚊脸上的不悦之色也一扫而空,道:“这桩买卖,我也绝对赞成。”

把“邪剑”插入长包袱中的剑鞘中,燕翎雕凝重地道:“方才‘太阳叟’是不是亲自在崖顶上出现了?”

“天龙鞭”莫成龙道:“不错,那老小子真个在崖上出现了,还带了他娘的他随身的四勇士及八剑士。”

燕翎雕脸色微凛,深沉地道:“若论那八剑士,单打独斗,绝难与二位抗衡,不过,那四勇士只怕二位对付不了的了。”

“地虎鞭”莫成蛟脱口道:“他们虽然人多势众,个个却是一等一的好手,但咱们‘天地双鞭’可也不是好吃的,无奈‘太阳叟’那老小子把罩在身上的那件长袍子一脱,咱们兄弟俩除了看到金片子所反射出来的无数个太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