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4章

作者:雪雁

黑压压的,白沙滩上聚集了一大群牧人,与前天夜晚唯一不同的是这些人都没有带武器,人群中也没有见到五梅村的五个庄主。

两个驶船的汉子停住了桨,神色显得惶惑不安。

看看燕翎雕忧郁不安的脸色,“樵霸”柴洪困惑的问道:“头儿,你怎么了?”

烦躁的,燕翎雕道:“你没看见对岸的情形吗?”

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樵霸”柴洪纵声道:“头儿,咱们自从安庄立命至今,大小阵仗何止见过千百次,这么几个连点三脚猫的把式都不会的鸟人,难道说咱们还怕了不成。”

“幻狐”边汉云也同意的帮着腔道:“对啊,只消我与樵夫一上岸,他们不四散奔逃那才是天下奇闻呢!”

沉沉地摇摇头,燕翎雕道:“我所担心的,就是他们全不会武功。”

“樵霸”柴洪突然想起燕翎雕使用的“邪剑”的戒条,忙道:“头儿,‘邪剑’不斩无辜之人,‘邪剑’不杀平民百姓,是这两条戒律克制了你吧?没关系,俺与猴头没那么多戒律,我们两个上去。”

犹凝着,燕翎雕道:“你们狠得下心?”

脸色一整,“樵霸”柴洪突然变得十分严肃地振声道:“头儿,事到如今,咱们不狠成吗?五梅村认定了这一手是抓牢了咱们的短处了,如果咱们下不了手,不要说进太阳庄找巴震宇那老杂种算帐,只怕目下咱们连五梅村也撑不下来了。头儿,不是俺樵夫心狠手辣,眼前这个局面,咱们是绝不能让步的,我们不能因妇人之仁而坏了大计啊!”

别看“樵霸”柴洪举止完全像个浑子,江湖经验与临事的判断力,有时却十分正确。

思忖了良久,燕翎雕突然沉声道:“船家,开船。”

由“樵霸”、“幻狐”二人口中,船家已知道这三人中主事的是燕翎雕,齐声问道:“少爷,往哪里开?”

平和、低沉,燕翎雕道:“对岸。”

两个船夫心同时往下一沉,齐声道:“对……对岸?”

“幻狐”边汉云沉声喝道:“这不是多此一问吗?不到对岸去,我们找你们来干什么?没那么多说的,开!‘’没敢再开口,两个船夫心中虽然老大的不愿意,船还是开行了。

面对面的,“樵霸”柴洪与“幻狐”边汉云坐在燕翎雕面前,两个人四道目光都集中在燕翎雕肃穆的俊脸上,两年多的阔别,燕翎雕风采虽然如同当年,但神韵气质上,却显得稳健、深沉多了。

燕翎雕的目光也不时盯着这两个属下,实际上却情同手足的老搭档脸上扫过,七年前与现在,他们除了老了些外,可说是一成都没变。

四目偶尔对在一处,“樵霸”柴洪每次咧着大嘴笑笑,神色间显得兴奋愉快。

“幻狐”边汉云也是如此。

燕翎雕知道他俩为什么会如此,他自己心中又何尝不是如此,真正的友谊有时不需要言辞来表达,言辞有时也无法明叙心灵上的感受。

船行得很慢,到达河心时,旭日已冒上大草原的水平线了。

“樵霸”柴洪嘴chún启动了一下,但却没说出什么来。

“樵霸”柴洪的这种动作燕翎雕看到好几次了,他知道他在等着他,于是问道:“柴洪,你有什么话要说,对吗?”

“嘿嘿”干笑了两声,“樵霸”柴洪讪讪地道:“我怕说出来,头儿你会心烦。”

脸色微微一沉,燕翎雕皱皱眉道:“柴洪,两年多没见,你怎么突然变得婆婆***了?”

“樵霸”柴洪什么都不在乎,就怕人家说他不干脆,环眼中精光一闪,道:“头儿,俺有一件事情一直闷在心里,不说出来实在闷得心慌。头儿,那飞凤女显然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非来找你不可,这个,连俺老柴这种浑人也看出来了,头儿,你真会不知道?”

深沉地,燕翎雕道:“我看得出来。”

“幻狐”边汉云道:“那你怎么不问问她呢?”

燕翎雕肯定地道:“她不会说的。”

“樵霸”柴洪道:“你又没有问她,你怎么知道?”

“幻狐”边汉云道:“不对,樵霸,头儿的确曾经问过她。”

“樵霸”柴洪道:“当时她还没有打败,她也许以为自己能获胜也不一定,等她败了,她知道无路可走时,也许会说出来也不一定啊。”

摇摇头,燕翎雕道:“柴洪,你错了,飞凤女未来找我之前,就不是我的对手了,她之所以来找我,只不过是希望假我之手,使她自己能找到个解脱,她能这么做,就表示她把整个事情完全都周详的考虑过了,人不到绝境时,谁肯死,显然,她认为了这条绝路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先入为主,她心中有了这种想法,你想只凭我一句话,她会改变原意吗?”

“樵霸”柴洪领悟地点点头道:“对是对,不过,头儿,如果你说的完全料中了的话,那可就做错一件事情了。”

‘燕翎雕道:“你担心她还会来找我?”

“樵霸”柴洪道:“她既然认定了这条路,她还会怕什么?头儿,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因此,俺的意思是……”

燕翎雕接口道:“应该杀了她?”

“樵霸”柴洪道:“俺是那么想的,头儿,这叫做无毒不丈夫。”

向相距不到三十丈的对岸望了一眼,燕翎雕道:“我以为有人正希望我们那么做,因此,我不想使他称心如意,而给我们多树上一批强敌。”

“幻狐”边汉云接口道:“头儿指的是太阳庄姓巴的希望我们杀了她,而树下望月山庄那批敌人!”

船越行越慢,显然离岸越近两个船夫就越紧张了。

燕翎雕点头道:“目前虽然还不能确定事实真象如何,但我们在事情未能明确之前,绝不可以采取任何断然措施,这件事,目下不要谈它了。”

这件事不能说,“樵霸”柴洪突然想到眼前的事了,环眼一瞪,暴躁地道:“你俩个鸟船夫,船就不会驶快点吗?”

两个船夫连声应是,船立时就快起来了。

向岸上那群全无兵刃的汉子扫了一眼,燕翎雕道:“等下上了岸,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你俩不要轻易伤人。”

船距岸尚有四五丈,燕翎雕从怀中摸出一锭三两左右的银子放在船头上,道:“船家,船先停在这儿,等岸上的事解决了之后,再把马给我送到岸上来,银子在这里。”话落转向二人道:“我们上岸。”

一跃而起,“幻狐”边汉云藉着站起的一点余力,身子离船腾空而起,连翻两个筋斗,飘然落在岸上,五丈距离,他渡过去竟是那么平常,轻松。

站在船头上,“樵霸”柴洪运了半天卸,提足了劲,猛力向岸上跃去。落地时,两足仍然沾到了沿边的水。

紧跟在“樵霸”柴洪身后,燕翎雕也上了岸。

三人几乎才上了岸,那群散立的汉子,突然鼓噪着围了上来,群情哗动,声势甚是慑人。

一横赤铜扁担,“樵霸”柴洪道:“头儿,如何严在这说话空档,已有五六个壮汉,张牙舞爪,不顾死活地撞了上来。

人群汹涌如潮,燕翎雕知道没有时间解说,猛点头,道:“先放倒近身的几个。”

赤铜扁担“呼”的一声挥扫出去,惨号声中,五六个壮汉齐被拦腰扫成了一堆,没有一个活着的。

血洒尸横,惨厉的景象,如电般的刺醒了围上来的众人,哗动鼓噪之声,立时全停了下来。

冰冷寒酷地向四周扫了一眼,燕翎雕道:“各位朋友们,五梅村的五位村长,燕翎雕绝不可能放过他们,诸位如果硬要横加阻拦,以血肉之躯挡稀利的刀剑,燕某也只有与各位一拚了。”

声音沉缓森冷,远近可闻。

人群中急步走出一个五旬上下的老者,老者走到燕翎雕面前,恭敬地道:“燕大侠,他们都知道这么做不应该,但是,不这么做又不行,你是知道的,这方圆百里之内,全是太阳庄的势力范围,我们拚固然是死。”话落抹起右边衣袖,在他右上臂上,豁然刺着一个血红的太阳印子,老者道:“燕大侠,你们看看这个,在场的,每个人身上都有,只要我们放三位过去,这个标记,就是太阳庄上各关卡日后杀我们的命令。”

脸色骇然一沉,燕翎雕震怒地道:“狠,姓巴的够狠,老丈,你们有什么打算?”

老者沉痛的道:“拚!只有拚了。”

指着自己的鼻尖,“樵霸”柴洪出声如雷,道:“与我们拚,老儿?”

老者哭丧着脸道:“除此之外,你说我们有什么法子嘛?”

赤铜杖一横,“樵霸”柴洪道:“那你们就来吧,不要说你们只有这三四百个鸟人,就算他娘的你们有三四千,老子也不在乎。”

抬起左手止住“樵霸”柴洪,燕翎雕道:“慢着”,话落转向老者道:“老丈,说实在的,我们如果要冲过去,你们绝拦不住我们。”

老者忙道:“这个老汉十分明白,大家也都明白。”

燕翎雕道:“那么这样吧,老丈,你放我们过去,由我们来对付五梅村的主事者,如果我们收拾了他们,你们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如果我们收拾不了他们,我们会再回到这里来,听由各位处置,如何?”

“幻狐”边汉云首先反对道:“头儿,我反对,咱们他娘的又不欠这批龟孙子的命,为什么要把命交由他们处置,我反对,绝对反对。”

“樵霸”柴洪道:“俺也反对。”

冷静地,燕翎雕道:“如果我坚持要这么做呢,你俩与我分家?”

两个人同时一呆,彼此互望了一眼,“樵霸”柴洪道:“头儿,才见面怎么又说这种丧气话了?谅他们五梅村那几个不成气候的东西也奈何不了咱们,只是,这口怨气我老柴咽不下去。头儿,想想看,当今武林之中,咱们‘邪剑七星’含糊过谁了,今天却被他娘的这么几个全无半点武功的鸟人*成这个样子。”

冰冷地,燕翎雕道:“你们两个仍然没有回答我。”

“幻狐”边汉云苦笑道:“头儿,别说了,听你的。

“樵霸”柴洪也道:“就这么办吧厂转向老者,燕翎雕道:”老丈,你怎么说?“

突然双膝跪了下来,老者叩头道:“燕大侠除恶扬善,大草原上的弟兄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又为我们这批全不相干的人,以自身生死为注,力求一搏,老汉等人,贪生畏死,为虎作伥,能蒙你燕大侠如此仁厚,老汉等尚有何话可说?”

“幻狐”边汉云冷声道:“你就怕咱们言而无信吗子”

老者叩头道:“燕翎雕言重九鼎,何至于失信于一批无能的百姓?”

人群中突然有人激动地叫道:“弟兄们,是谁在我们做此不义之事时三番两次的让着我们,我们自己真有那份*得人家非让我们的能耐吗?人家真的冲不出我们的包围吗?弟兄们,不是,完全不是,人家在珍惜我们,同情我们,‘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弟兄们,命,我们等于是拣回来的,我们虽然不是纵横江湖的侠士异人,但我们也同样的具有人性,我们也同样的有着一份交朋友的热诚,为家园也为我们的豪气,弟兄们,我闪交他燕大侠这个朋友如何?”

积压的郁闷情绪就如同被河堤强拦住的狂涛激流,一旦破口,便成泛滥的怒流,那人的一番慷慨言辞,引发了群情了。

立时有人高声道:“对,咱们与那批浑蛋拚了!”

“走啊!”

人声混杂,人群浮动,看来他们是真要走了。

以低沉的声音,燕翎雕道:“朋友们,单凭血气之勇,绝解决不了事情,各位如果真有那份虔诚,燕翎雕希望各位能让我们兄弟三个先去试试,如果咱们不行,那没有什么说的,只有仰仗各位大力鼎了。”

“燕大侠是看不起我们吗?”

声音出自人群中,燕翎雕也把目光望向人群中,道:“那位朋友言重了!燕翎雕只是希望各位能先储备力量,等燕某准备好了之后,再来安排进攻之法,否则,群起攻之,乱无章法,纵然能击败他们,也绝无法一网打尽,燕某说得可对?”

虽然明知道燕翎雕说得不是实话,但却无话可驳,人群静了一阵子,突然有人高声道:“燕大侠,咱们各自回去把武器找齐了,重聚在此,等候燕大侠您的调遣丁。”

朝周围一拱手,燕翎雕道:“燕某先谢了。”

人群一哄而散,刹时之间,全走光了。

侧脸看看燕翎雕,“樵霸”柴洪道:“头儿,还是你行。”

淡淡地,燕翎雕道:“不说这些了,这桩事‘毒梅剑’立刻就会知道了,我们得采取行动了。柴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