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5章

作者:雪雁

万梅村居民家家门户紧闭,街上所能见到的,除了持刀带剑的武装汉子外,看不到一个村民孩童,像是一座无人的村落。

斜日照出一座座村屋的黑影,长长的,阴暗的拖在街道上,死沉沉的,静悄悄的,描画出一副阴森、恐怖的景象。

万梅村撤下来的武士在十字街的四面聚拢起来,“毒梅剑”

梅剑和也带着燕翎雕三人在十字街正中间停了下来。

四座形式完全相同的高楼,隔着四条方向不同的街道对峙着,楼前高高的石阶上,一层层的各单行排着两列武装汉子,直达地面,气派倒还真象一个高踞山头的大寨。

座北朝南的楼前廊檐下,还排放着四把大太师椅,椅子上并坐着一女三男四个。

燕翎雕目光在四人脸上扫视一瞥,这四个人,有三个他认得。

坐在最右边的是个脸色泛着青气,蚕眉卷曲,狮鼻巨口,一头灰发,形像阴晦深沉,年约五旬上下的青衣老者,此人身边有一对虎头钩,他,正是太阳庄四大护卫中的“青面狮”杨猛。

“青面狮”杨猛左边,是燕翎雕清晨才见过的飞凤女,她身后站着雅慧、雅琴。

飞风女神色冰冷,心中似有什么不愉快。

飞风女左边是个黄衣白面,年约二十六七的带剑青年,一双弯眉如月,挺直的鼻梁,一张小小的嘴,嘴边却偏偏还留着两撮小胡子,要不是这对小胡子,任何人一见到他却会以为他是女扮男装的假公子,此人燕翎雕未曾见过。

坐在最左边的是“白象”费学礼,矮矮胖胖的身材,一张圆圆的脸,又白又细,像是一个刚吹足了气的鱼膘,光滑得找不出一条皱纹来,但此人年龄却并不小于“青面狮”杨猛。

四人身后并排站着四个身背长剑的汉子,燕翎雕一眼就认出他们是太阳庄八大剑士中的四个了。

在燕翎雕扫视这四人的时间,四人也同时把燕翎雕等三人打量了一眼。

以阴晦低沉的声音,“青面狮”开口道:“梅庄主,燕当家的等远来是客,你老站在那儿不动,岂不有失人待客之道?”

像是一具木偶,人家怎么说,他就怎么做,“毒梅剑”梅剑和急忙转头向燕翎雕道:“燕当家的,里面请!”

“你我立场分明,梅庄主,用得着这些虚套吗?”

这里是“毒梅剑”梅剑和安身立命的老巢,但他却完全作不了主,燕翎雕此言一出,他又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青面狮”杨猛突然纵声大笑了一声,道:“哈哈……燕当家的,两年不见,燕当家的豪爽之风依旧,那老夫就不好再来虚的了。”

淡淡地笑笑,燕翎雕道:“这样最好。”

脸上笑容突然一收,“青面狮”杨猛道:“燕当家的,你此来的目的可否见告?”

斜视着“青面狮”杨猛,燕翎雕笑道:“杨朋友,你真不知道?”

“青面狮”杨猛沉声道:“知是知道,不过,还是由你燕当家的口中直接说出来比较更明确些。”

点点头,燕翎雕道:“算算旧帐。”

倏然跳了起来,“白象”费学礼尖声尖气地道:“燕翎雕,你好大的胆子。”

淡淡地扫了“白象”费学礼一眼,燕翎雕道:“费朋友,燕翎雕来找你,能用得上‘胆大’这两个字吗?”

“姓燕的,老夫的确以为你是胆大妄为了。”

轻蔑的哼了一声,燕翎雕道:“费朋友,人与狗不同,因此,是人就该知道狂犬乱叫绝吓不倒人。”

白细的脸皮一紧,“白象”费学礼转身一脚扫开太师椅,提着一对大锤,大步向阶下冲来。

左臂向外一伸,“青面狮”杨猛沉声道:“慢着!老费,咱们不急在一时。”阻住“白象”费学礼,“青面狮”杨猛突然转向燕翎雕道:“燕当家的,你我虽然势同水火,但未动手之前,礼总不可失,来,老夫替你引见一位朋友。”

话落一指飞凤女身边的留有小胡子的青年道:“这位是海外飞云岛的少主‘波音剑’江涛,少岛主,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燕翎雕‘邪剑魔星’。”

缓慢地站了起来,“波音剑”江涛神气无比地点点头笑道:“幸会!”

心头微微一沉,燕翎雕上下打量了“波音剑”江涛一眼,这一眼,他就觉得此人精明阴沉,煞气外露,不是个易与之辈,但是,他已看出此人狠而不稳,虽然扎手,但还算不上是个克服不了的敌人,此时,燕翎雕所忐忑不安的是此人身后的那股海外第一霸主的老子所具有的实力,他不愿意树这个敌人,但似乎又无法避免。

心中虽然思潮起伏,燕翎雕表面上却没有丝毫异样的表情,淡淡地道:“江少岛主,幸会。”

“青面狮”杨猛转向“波音剑”江涛道:“少岛主,你意下如何?”

转头看看端坐不动的“飞凤女”,“波音剑”江涛深沉地笑笑道:“杨大卫士,你知道蔑是为了什么才到口外来的吧?”

“青面狮”杨猛道:“这个我知道,只是,武林中事,牵一发而动全身,江少岛主难道就不想先清除一个未来的强敌么?”

眸子中精光一闪,“波音剑”江涛目光从“青面狮”杨猛脸上慢慢转到燕翎雕脸上,突然问道:“燕当家的可听说过‘铁血红颜’四个字吗?”

心头一动,燕翎雕道:“听说过。”

“波音剑”道:“燕当家的对这四个字还知道些什么?”

笑笑,燕翎雕道:“她是个貌美如花的少年女子。”

飞凤女粉脸上突然掠过一丝异样的表情;目光不自觉地扫到燕翎雕脸上。

“波音剑”紧接着问道:“除此之外呢?”

燕翎雕道:“燕某人就知道这些了。”

脸色十分凝重,“波音剑”江涛道:“燕当家的此话当真?”

俊脸突然一沉,燕翎雕语调一塞,道:“江朋友,你这些话是什么立场问的?”

精眸中冷芒一闪,突又消失了,“波音剑”江涛笑道:“燕当家的别误会,江某只是顺口问问而已,当然是以朋友的立场了。

‘四海之内皆兄弟’,江某人用朋友这两个字,燕当家的当不至于不赏脸吧?“

冷漠地笑笑,燕翎雕道:“能与海外第一霸主飞云岛的少岛主为友,是燕某人的一份殊荣啊。”

傲岸地长笑一声,“波音剑”江涛笑道:“哈哈……好说,好说。”话落脸色一整,笑容全收,凝重地问道:“燕当家的,你有没有意思要伸手管这件事?”

燕翎雕道:“尊驾指的是‘铁血红颜’的事?”

“波音剑”江涛道:“不错,燕当家的。”

燕翎雕道:“目前,还没有这种想法。”

“波音剑”江涛凝声道:“燕当家的,你的说辞并不肯定!”

燕翎雕道:“燕某只能用这种话回答:江湖中事,瞬息万变,谁也不能预料到。”

脸色一寒,“波音剑”江涛道:“燕当家的,你的答复非常之含糊。”

“樵霸”柴洪忍不住暴声道:“姓江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了,你他娘的少仗着‘飞云岛’的招牌吓唬人,爷们不吃这一套,你省省吧。”

扫了“樵霸”柴洪一眼,“波音剑”江涛道:“要与少爷我说话,你身份还不够。”

赤铜扁担一横,“樵霸”柴洪猛然向前跨出三大步,指着“波音剑”江涛道:“江涛,他娘的你少臭美,是号人物,你就别龟缩在那里。”

望着燕翎雕,“波音剑”江涛道:“燕当家的,你怎么说?”

“江朋友,你真以为姓燕的会被‘飞云岛’唬得连大气也不敢嘘一声了?江涛,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你真这么想,你是瞎了狗眼了,燕翎雕不愿树你这个敌人,只不过是为了‘和气为上’的原则,你以为姓燕的被你吃定了?”

眸子中闪射着寒芒,“波音剑”江涛道:“燕翎雕,这么说你是要纵容你的手下了?”

冷笑了一声,燕翎雕道:“姓江的,别把不是尽往别人头上盖,你说了些什么你自己明白,挺得直腰杆的话,你就拿点手段出来吧。”

狂妄地大笑一声,“波音剑”江涛道:“好,燕当家的,这话可是你说的?”话落举步就要往阶下走。

向“波音剑”江涛身边跨近两步,“青面狮”杨猛沉声道:“少岛主,慢来,杀鸡用不着牛刀,这件事由老夫派人来处理。”

根本不领这个情,“波音剑”江涛道:“杨大卫士,这是我的事。”

微微一怔,“青面狮”杨猛道:“江少岛主,这里是太阳庄的地盘,老夫身为地主,总不能由客人先动手吧!”

转向“青面狮”杨猛,“波音剑”江涛道:“这么说,杨大卫士出面是维护太阳庄的尊严了?”

没料到“波音剑”江涛如此诡诈,“青面狮”杨猛一呆,大笑道:“哈哈……江少岛主真会说话,就算是吧!”

话落突然向着身后的四卫士道:“你们去招待姓柴的。”

齐应一声,“四卫士”各自拔出长剑,飞身纵落阶下,移步向“樵霸”柴洪*过去。

耸耸肩,“幻狐”边汉云笑道:“杨老儿,你是依仗着人多啊。”

高傲地冷哼了一声,“青面狮”杨猛道:“连汉云,你说的是事实,并不夸张。”

“幻狐”边汉云笑道:“那么俺也算上一份可以吧?”

“青面狮”杨猛冷声道:“请便。”

“青面狮”杨猛话才出口,“幻狐”边汉云突然飞身扑向他身前四尺左右处的一个左颊上有疤痕的青衣汉子,笑道:“拨云剑!

咱们又碰上了。“声落人已凌空扑到。

“樵霸”柴洪一向都是与“幻狐”边汉云联手对敌,“幻狐”边汉云一动手,他横在身前的赤铜扁担也挟着一阵锐啸声扫出去了。

急转身,“拨云剑”抬臂出剑,抖手洒出四五朵斗大的剑花,出手之快,堪称剑中能手。

“拨云剑”一出手,其他三剑也纷纷闪身避过铜扁担,乘隙运剑进击,个个身手都不凡。

“幻狐”边汉云出手攻击的目标是“拨云剑”,但真正攻击的对象却是“拨云剑”对面的“青云剑”。

身子在空中一旋,直等到“拨云剑”的剑招攻出之后,“幻狐”

边汉云突然闪身射向“青云剑”。

“拨云剑”剑招已递出,无法及时变招出击,对面的“青云剑”,没想到“幻狐”边汉云突然攻向他,只得半途变招迎击。

“幻狐”边汉云仗着奇快的身法,独步武林的轻功,一上手就牵制了对方两个人。

压力一减,赤铜扁担抖手挥扫出一招“秋风扫叶”,“樵霸”柴洪对准正面的“飞云剑”扫了过去。

剑没有扁担长,又不敢去格那力道万钧的重兵器,“飞云剑”

只得抽身向后退了。

“飞云剑”一退,“樵霸”柴洪背后的“穿云剑”一招“直捣黄龙”出剑,飞身刺向“樵霸”柴洪的背脊。

当年“樵霸”柴洪与“幻狐”边汉云连手对付过八剑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樵霸”柴洪背上曾挨过八剑中的“飞云剑”中一记,因此,他不会忘了背部的空门。

—“飞云剑”一退,“樵霸”柴洪赤铜扁担回手一抡,扫向背后,人已跟着转了过来。

没想到“樵霸”柴洪会突如其来返身向后扫,“穿云剑”急进之中,突见赤铜扁担挟着排山倒海之势挥到,煞不住脚,只得飞身上冲去。

“幻狐”边汉云恰好在这个时候飞身掠过“樵霸”柴洪头顶,与“穿云剑”遇个正着。

右臂一抖,一道光华惊电般的射向“穿云剑”咽喉。

正在庆幸躲过了一次意外,没想到第二次意外会从天而降的突然来临,等“穿云剑”看到光华时,出剑又来不及了。

反应还真够快“穿云剑”剑身一歪,只觉后左颈上一阵奇痛,光华穿过颈边的皮肤,带着一缕血光重又飞回到“幻狐”边汉云手中。

当年八剑曾有三个人吃过“幻狐”边汉云手中那个系有天蚕丝,纵收自如的寒铁绳枪的亏。没想到今天仍然无法躲过去。

“幻狐”边汉云与“穿云剑”在空中错身而过,飞落地上。

第一个回合,就此结束了。

“波音剑”江涛脸色渐渐凝重了,也许他没想到燕翎雕的这两个下手竟会有这般惊人的身手。

四剑士的落败,“青面狮”杨猛并不觉得意外,因为当年太阳庄那一战,八剑士合力对付“樵霸”柴洪与“幻狐”边汉云时也只能打成个平手而已,而今以四对二,落败乃属意料中事,只是,他没料到“幻狐”边汉云会加入而已。

目光扫过燕翎雕平静冷漠的脸上,然后落在不知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