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6章

作者:雪雁

时光在沉寂中消逝,很快的,天已近三更了。

昏暗的灯光,照着巨大的檀木床,床上的被子高高地隆起,一眼便可以看得出,那里面盖着一个正在熟睡中的人。

轻轻地,房门推开了,飞风女于风飞提着剑出现在门口。

那张美得惹人心迷的粉脸比日问她赤手空拳往燕翎雕剑网中冲的时候更苍白,苍白得使人觉得她随时随地都有晕过去的可能。

很明显地,她是来刺燕翎雕的,刺杀这个一直不肯杀她的人。

站在任何一个立场她都欠了他的,而且,欠得很多。这些她都知道,但是,她目前却必须杀他,站在自己的立场她只有这么做才对。

人的好恶有时不能全凭自己作主,你所好的,有时候必须舍去它,你所恶的,有时却又非得与他在一起不可。

在房门口站了老半天,飞凤女于凤飞就是在想这些她自己永远都想不通的问题。

灯火爆出一声轻响,把飞凤女从沉思中拉回了残酷的现实中,手中剑缓慢而吃力地举了起来。

猛然间,飞凤女于凤飞银牙一咬,飞身射向床边,手起一剑,刺入被中。

美目紧紧地闭着,用剑拄在床上,支持着那摇摇慾倒的娇躯,飞凤女于凤飞检查一下自己的战果的力气都没有了。

“于姑娘我知道你会来,因为你请求留下来的理由太牵强了!”

剑一刺下去,飞凤女就知道自己的计划与安排已在燕翎雕的意料之中了,心中方自一惊,又突然听到燕翎雕泰然冷漠的声音,立时惊怔住了。

剑,仍然深深的插在松轸的棉被中,飞凤女想转向发声处,但却没有勇气面对着她想像中的那双清澈、冷静、冰冷如刃的锐利目光,她,并不担心燕翎雕会以那种手段杀害她,因为她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她所害怕的是那种智不如人的尴尬对视。

姑娘,也许你不会相信,打从你突然决定留下来起,我就知道你会有今夜的行动了。“

声音仍是发自燕翎雕之口,也仍然是那么泰然冰冷令人不安。

气得想哭,但却又慾哭无泪,以无法克制的颤抖声音,飞凤女冷声道:“我早就该想到有‘魔星’之称的燕翎雕不会这么容易落入别人的圈套中才是,燕当家,今夜的事,我飞凤女没有别的说的,你看着办吧。”

飞凤女耳边传来燕翎雕一声轻盈的笑声,道:“姑娘,假使你信得过我姓燕的一向的为人处事的作风的话,燕翎雕要告诉你,我,乃是出于善意的安排。”

芳心中有一种无法克制的被人羞辱了似的怒火,飞凤女倏然抽剑转向门口,冷声叫道:“善意?燕翎雕,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三岁孩童还是低头痴愚得足堪被人戏弄的呆子?”

背依在门框左边的墙壁上,那位置,一开门正好被门掩遮住,所以飞凤女进门时一点也没有发觉房内有人。燕翎雕移动了一下身子,使自己靠得更舒服些,锐利、清澈而又充满智慧的目光,深深地盯视了飞凤女一阵子,才缓慢地重复道:“没有错,我的安排是善意的。”

燕翎雕的眼神,表情以及那低沉坚定而真诚的声音,都使人无法不相信他所说的是真心话,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却使飞凤女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燕翎雕会有什么善意,宽恕一个要置他于死地的人的善意。

时间在消失,使飞风女的心情平和了许多,她冷冷地一笑,道:“燕当家的,这么说姑娘我倒是应该谢谢你的这份善意的安排了?”

淡淡地笑了笑,燕翎雕道:“那倒不必!”

沉默了一阵子,飞凤女突然问道:“燕当家的,你下一步的安排是什么?该是抖出来的时辰了吧?”

脸上笑容突然一收,燕翎雕道:“我要姑娘与我合作。”

粉脸儿突然一红,飞风女冷声道:“燕当家的,你我之间目下是什么立场?”

燕翎雕凝重地道:“姑娘是哪一方面的立场?”

生硬地,飞凤女道:“敌与友?”

想都没想,燕翎雕道:“不是敌人!”

飞风女沉声道:“那么燕当家的对姑娘我今夜来此的目的做何解释?”

淡然一笑,燕翎雕道:“出于误会。”

偏着头望着燕翎雕,飞凤女道:“据江湖上的传说,燕当家的对那些想置你于死地的人好像从来就没用过‘误会’这两个字。”

燕翎雕道:“因为那些人的举动,并非出之于误会。”

飞凤女冷笑道:“那么燕当家的又怎么能肯定姑娘我是出于误会?”

笑笑,燕翎雕道:“因为在下确实知道是出之于误会。”

飞凤女实在想不出燕翎雕那“确知”二字的根据,冷然一笑道:“根据什么能‘确知’?就因为我是……”

燕翎雕笑意一敛,正色地摇摇头道:“姑娘,燕某并不是因为你是个女子,也并不是因为你特别美而漂亮,姑娘别往那里想。”

飞凤女原本确实是那么想的,但却没想到竟被燕翎雕毫无遮拦的说了出来……有一种被人玩弄的感觉,飞凤女霍然站起娇躯,冷声道:“燕当家的,你说话最好放尊重点。”

燕翎雕笑道:“燕某从来没有像今夜这么尊重过。”

粉脸人儿变成了铁青色,飞凤女冰冷道:“燕翎雕,姑娘我智不如人而落在你的设计中,没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飞凤女虽然是个女儿身,绝不会皱眉或讨饶而替望月山庄丢人。但是,我也要郑重的警告你一句话,燕当家的,你别想在嘴皮子上占姑娘一丝半点便宜。”

盼望吸嘉许之意的目光凝视着飞凤女,燕翎雕点点头道:“很好,姑娘果然不愧是那老狐狸的掌珠,看得远阔,想得周全,只是,姑娘你全想错,燕某既不杀你,也不剐你。”

未等燕翎雕把话说完,飞风女突然抢口道:“那么姑娘告辞丁。”话落就要往外冲。

斜倚着墙壁,燕翎雕目注急步向外走去的飞凤女动也不动一下。

像全没想到燕翎雕会听任她自由离开,飞凤女激动的情绪随着急行的脚步而渐渐平复下来了,心情一定了下来,飞凤女脑海中立时升起了那个无法解释的疑问。

燕翎雕为什么要让她这么容易的走掉。

太过于出乎意料的事,往往会使人无法接受,飞凤女终于在房门口停住那越走越慢的脚步,目光望着漆黑的房门外,冷冷地说道:“燕当家的,你真要听任我这么离开?”

淡淡地,燕翎雕道:“姑娘再向前跨一步就到门外了,你还担心姓燕的会背后暗下毒手?”

飞凤女冷笑道:“当然你燕当家的用不着那么做。”

燕翎雕道:“那么姑娘还担心什么?”

飞凤女冷声道:“我并不担心什么?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好像不是你姓燕的往日的作为。”

燕翎雕道:“燕某原本就对你表明无意杀你,你既然信不过我,多说也无益,当然只有听任你离去。”

缓慢地把头转向燕翎雕,飞凤女道:“你有什么证据要我相信你所说的合作出于诚意呢?”

摇摇头,燕翎雕笑笑道:“我没有。”

冷笑一声,飞凤女道:“空口白话?”

脸色微微一凛,燕翎雕道:“是空口,但却不是白话!姑娘,燕翎雕口中向来不说白话!”

飞凤女冷声讽刺道:“燕当家的,你在向我展示你那块震慑江湖的金字招牌?”

燕翎雕脸色一寒,冷漠地道:“姑娘,要不是冲着老狐狸,燕翎雕今夜不会向你多说这许多无意义的话,你我话难投机,姑娘请吧!”

飞凤女美艳丽,自踏入武林至今,她所听到的无不是艳羡赞美的词句,做梦也没想到燕翎雕竟然当面说她不是他投机的人。

呼吸急促,粉脸煞白,飞凤女从颤抖着的樱chún中并出来了几个字,道:“告辞了!”话落急步向门外跨了出去。

摇摇头,燕翎雕才想站起身来,突听房门外响起“樵霸”柴洪的声音叫道:“姑奶奶,你怎么这般一撞,差点没把俺撞翻了。”

“青面狮‘’杨猛话声才落,门外突然响起一阵铁交鸣之声,紧接着飞凤女飘身重又落回房中。

像半截黑塔似的,“青面狮”杨猛搭住房门口,龇着一口白牙,笑道:“嘿嘿,姑奶奶,你不是要看证据吗?这东西你可认得吗?”话落伸手紧握着右手,五指一张,掌心上豁然托着一颗血红色的明珠。

美目一触到那颗明珠,飞风女双眸突然一亮,满脸怒火煞气立时消除了不少,脱口问道:“血珠?你从哪里得来的?”

“樵霸”说道:“姑娘你可知道哪里可以得到这东西吗?”

飞风女神色紧张地道:“据姑娘我所知,普天之下这种血珠只有七颗,称为七星映血珠,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来源。”

向房内跨进一步,“樵霸”柴洪目光转到了燕翎雕脸上,道:“头儿,看样子你猜得没错,准是那老狐狸了!”

燕翎雕重重又坐到椅子上,淡淡地道:“我一直相信是没有猜错。”

“樵霸”柴洪一怔,道:“那你为什么不拿给她看呢?”

冷冷地笑笑,燕翎雕道:“江湖道上讲究的是信与义,信既难立,无话可谈!”

“樵霸”柴洪说道:“你不是说要救她吗?”

燕翎雕道:“世间可走之路绝不只一条,我又何必就非认定这条路不可?”

“樵霸”柴洪焦灼地道:“可是,头儿,你不是说这是捷径吗?”

冷冷地,燕翎雕道:“柴洪,你不用多说了,站开点,跟这位姑娘出去。”

左手上下摸索着立在胸前的赤铜扁担,“樵霸”柴洪不安地道:“头儿,咱们不能意气用事。”

声音突然变得冰冷异常,燕翎雕遭:“柴洪,我说让开,让这位姑娘出去!”

黑脸一凛,“樵霸”柴洪急忙向姑娘右让出三尺,焦灼的大声应道:“是,是。”

飞凤女认出“樵霸”柴洪手中的那颗“血珠”,更知道那七颗“映血珠”的来源与下落,也因此,她明白了燕翎雕为什么会一改往日作风让着一个要置他于死地的人……

满腔因误会,疑心所引起的怒火完全消失了!美目望着“樵霸”柴洪才让出来的宽大门户,她却又不想离开。

视线从门户的空暗的长方形的框框中转注在燕翎雕脸上,飞凤女黯然地道:“燕当家的,家父曾经说过他身边‘映血七星珠’有五颗已送给五个与他有再生造化之恩人。玉珠赠与一个名动江湖的少年人,那时才只有十七八岁,那个人就是你吧?”

“樵霸”柴洪连忙接口道:“对对对,一点也没有错,那少年正是咱们当家的。”

蒸翎雕道:“‘樵霸’,你能肯定是我?”

黑脸一怔,“樵霸”柴洪道:“那颗玉珠不是就在你身上吗?”

燕翎雕寒着脸道:“你看到过?”

“樵霸”柴洪立即紧张起来,就是那么不开窍,想也没有再想,脱口道:“那老狐狸送那五颗血珠的时候,俺不是也在场吗?”

脸色变得铁青,燕翎雕道:“你是做见证怕我私吞了见证人?”

这下子可听出话有些不对劲,“樵霸”柴洪一时惶恐起来,哭丧着脸道:“头儿,你这是怎么啦,俺柴洪忠肝赤胆,哪敢存有半点私心?你什么都可冤枉起俺,唯独不该怀疑俺老柴对你的忠心,这……这真叫俺难受。”说着说着眼泪就在眼眶中滚落。

狠狠地中叹了一声,燕翎雕道:“老柴,你年纪都一大把了,你什么时候才能真个开过窍呢?你怎连喜怒哀乐都不会分呢?”

“樵霸”柴洪状容微敛,道:“你是说你说的是气话?头儿?”

燕翎雕冷声道:“是真的,我还叫你跟我身边啊?”

大嘴一咧,“樵霸”柴洪道:“俺就知道不是真的,俺只不过是干嚎着吓吓你而已,嘿嘿……”

燕翎雕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大声道:“给我出去。”

向飞凤女挤挤眼,“樵霸”柴洪像煞有介事的一躬身子,朗声道:“老柴遵命!”话落急步退出房外,在门口向飞风女指指自己手上的“血珠”,再指指右边的燕翎雕,然后才退了下去。

美目在燕翎雕脸上扫视了一阵子,鼓足了勇气,飞凤女道:“燕当家的,我可以看看你身上的那颗血珠吗?”

燕翎雕冷漠地道:“姑娘仍然在找,能否信得过我的证据?”

摇摇头,飞凤女道:“此刻飞风女纵然有一万二千个相信,你也不再希冀这份信赖了?”

燕翎雕道:“那姑娘又为什么一定要看那颗血珠呢?”

飞凤女黯然一笑道:“因为那颗血珠促使家父落到这步田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