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7章

作者:雪雁

翠松满山遍野,沿岭起伏,覆盖了满山嶙峋怪石。

松涛迎风起伏,嘶声如泣,单调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气息。

弯曲,回折的山路,蜿蜒盘绞于松林之中,路宽虽然足够容得两马车骋驰,但在山高入云,松林似海的耸高与辽阔的对比之下,这条路就显得格外渺小,渺小得犹似羊肠小径,自山下通往大道岔出,直通离山下足有五百丈高的一座山腰的巨大山庄——太阳庄。

山径两旁的枯枝、落叶堆得厚不见地,山路上却是寸草不生,片叶不存,显见这条路自上而下一直都有人维护着,但山路及山路的两旁却不见半个人影。

就沿着这条山路,燕翎雕等一骑六人已走上了近两百丈高的山坡,却一直没有发现一条人影。

“樵霸”柴洪有些沉不住气了,开口道:“这条鸟路,分明是天天都有人打扫,却怎么他娘的连条鬼影子却没有看见。”

“幻狐”边汉云移动轻巧的脚步,笑道:“八成是巴老儿想叫来此的人惊奇一下。”

“樵霸”柴洪道:“惊奇什么?”

“幻狐”边汉云道:“见不到人啊!”

“樵霸”柴洪先是一怔,接着白眼一翻,骂道:“真见你他娘的大头鬼了,见不到人影有什么好惊奇的嘛!”

不愠不火地,“幻狐”边汉云道:“你方才不就是一直很惊奇吗?”

确实是在惊奇着,但却又不好承认,“樵霸”柴洪一瞪眼道:“俺……俺什么时候惊奇来着?”

马背上的燕翎雕突然开口道:“别吵了,前面有人来了。”

“樵霸”柴洪顺口说道:“想是他娘的扫路的来了吧。”

走在马后面的飞凤女粉脸上的神情显得十分严肃,插口道:“此地的路面,全由山下的老百姓轮流担任打扫,每天必须五更之前扫完离开。”

一瞪眼,“樵霸”柴洪道:“这是谁规定的?姓巴的那老小子吧?”

飞凤女沉重道:“巴震宇从来没说过这种话,是山下三村的村长自己规定的,因为他们知道往日巴震宇单人拢庄的目的是什么。”

狠狠地“呸”了一声,“樵霸”柴洪道:“他娘的山中没老虎,猴子成了王了,姓巴的老小于可真会作威作福啊!”

别的人都没搭腔,“樵霸”柴洪仍然在那里生闷气。

向前走到了有五六丈,“幻狐”边汉云似乎也听到声响了,脱口道:“声音挺沉的,不像是练武的人,想是上山打柴的樵夫吧?”

飞风女道:“这片山区,不准打柴。”

猛然站住了脚,“樵霸”柴洪道:“这是谁规定的?那三个鸟村长?”

飞凤女凝重地道:“没有任何人规定,只是没有人敢来而已。”

“幻狐”边汉云道:“来了又怎么样?”

飞风女道:“只要吹柴之声一起,不到半个时辰,那砍柴的人就会不明不白地死在山里。”

“樵霸”柴洪怒骂道:“不用说,这又是巴震宇那狗娘养的在暗中捣蛋了。”

飞凤女道:“大家都猜测是他指派手下的人干的,但却没有人能证实,事实上,也没有人敢那么做。”

一张黑脸气得变成了降紫色,“樵霸”柴洪道:“他娘的反了,真要反了。”

看了“樵霸”柴洪一眼,“幻狐”边汉云的目光转到飞凤女身上,道:“依姑娘看,这来的人会是谁?”

对太阳庄,飞凤女心中存有极大的畏惧,不安地耸耸香肩,她道:“也许是他们的行踪被太阳上的人发现了。”

太阳庄在江湖上,确实有着动人心魄的威名,“樵霸”柴洪与“幻狐”边汉云虽然存下了拚命之心而来的,但骤闻“被发现”几个字,脸色仍不免为之一变。

微微怔忡了一下,“樵霸”柴洪豪迈地笑道:“哈哈……那敢情好,他们迎下来倒省了者子一步一步跋涉上去宰他们了。”

勒住马,燕翎雕以低沉的声音道:“来的是一辆急速奔驰的车辆,我们在路旁等一等看看。”话落翻身跃下马背。

向前望了一眼,“樵霸”柴洪道:“头儿,何不再向前走个两三丈,到前面那个山拐角的地方去等,也许在那里可以看得到的是会么狐鬼蛇神。”

点点头,燕翎雕道:“也好!话落牵着马向前就走。

“幻狐”边汉云道:“头儿,骑上去吧。”

燕翎雕笑笑道:“这段路还用不着骑马。”话落转向飞凤女道:“依姑娘的看法,来的会是什么人?”

飞凤女面带忧色,道:“太阳庄的人。”

燕翎雕道:“能肯定?”

飞凤女肯定地道:“这附近百里之内,只有太阳庄有马车。”

“樵霸”柴洪忍不住又道:“这他娘的又是一种不同凡响的特权。”

走了三丈左右,众人在拐角处的路旁的松树下停了下来,这时隆隆的车轮滚动之声及“得得”的马蹄奔驰之声已清晰可辨。?樵霸“柴洪一肚子闷气一直未曾发泄出来,闻声不由自主地开口道:”这么个急法,是在奔他娘的哪一门子的丧?“

“樵霸”柴洪话声才落,突然有一个雄浑低沉的震耳声音叫道:“夫人,有什么事等庄主回来再商量,你与小姐这么一走,属下我可怎么向庄主交待呢?”

闻声众人的目光全向十丈外的另一个山路拐角望去,但见山路空旷,一无所见。

马车仍在急促的奔驰着,全无减速的征象。

目光转到飞凤女的脸上,燕翎雕道:“姑娘能否猜得出车上的人?”

摇摇头,飞凤女道:“这个我就不敢说了,也许是巴震宇的原配及他的女儿。”

燕翎雕一怔,道:“他的原配,她为什么要逃?”

粉脸微微一红,飞风女道:“因为巴震宇宠信一个江湖上以阴毒出名的女人,这女人吞不下她们母女。”

“幻狐”边汉云道:“这个女人是谁?”

飞风女道:“‘九尾狐’花玉器。”

燕翎雕,柴洪及边汉云,都忍不住脱口道:“是她?”

飞风女点点头,道:“是她,不过,车上坐的是不是巴震宇的原配,这可就不敢肯定了。”

这时,上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沉喝道:“夫人与小姐如果再不停下来,可莫怪属下要以下犯上了。”

燕翎雕低沉地自语道:“以下犯上,没错,准是她们母女了。”

“樵霸”柴洪道:“头儿,咱们怎么办?”

就在这时,拐角的背面突的响起一阵急促的煞车声以及奔马骤然受阻的嘶叫声,一紧手中赤铜扁担,“樵霸”柴洪焦急地道:“头儿,如何?”

急速的马蹄奔腾声一停,车轮的雷鸣般的辘辘的响声也跟着消失,松林立时变成一片死寂。

“樵霸”柴洪脸色突然一紧,焦灼地道:“头儿,快,他们追上了!”

燕翎雕摇摇头道:“没有这么快。”

燕翎雕话才说完,转角处突然响起一个清脆而焦灼的少女声音叫道:“你,你是谁?快放开我们。”

一个带有童音的少女声音道:“你们母女逃不掉的,既然逃不掉,何不跟他们拚一拚?”

原先的少女叫道:“你到底是谁?”

童音少女的话刚停,一个低沉的声音已跟着传来,森冷地道:“夫人,小姐,请回庄吧。”

话声中虽然带有一个“请”字,但语气却是一口命令的森冷声。

少女冰冷地道:“岳松华,假使你心目中还有你所称的‘夫人’与‘小姐’,那么今天的事,你就站在一边,别多管闲事,如果你只是嘴皮上的客气话,那就拿出手段来吧,我们既然硬冲了出来,绝无软着回去的可能。”

岳松华冷然道:“小姐,天大的事,都得等老庄主回来之后才能解决,本座无权决定,因此,‘夫人’与‘小姐’都必须回去。”

少女冷声喝问道:“岳松华,方才我说的你听到了没有?”

岳松华断然答道:“夫人与小姐回庄乃是势在必行之事,如果小姐决意要独断独行,本座有旨命在身,说不得要强请二位回庄了。”话落一顿,威胁道:“小姐,你的武功是我们三个副庄主调教出来的,因此,你绝不是我岳松华的对手,小姐,动起手来,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还请小姐三思而行。”

小女冷冷地一笑道:“姓岳的,你既然狗仗人势,目无尊长,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留我们母女你认为是势在必行,离开太阳庄,我们母女也认为势在必行,我们无法谈扰,那只有各行其事了。”

岳松华大笑道:“哈哈…小姐,你说得也是,本座替你牵马。”

侧脸望着燕翎雕,“樵霸”柴洪道:“头儿,我们过去看看如何?”

燕翎雕点点头,凝重地道:“可以,但是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暂时不要露面。”话落转身牵马走向松林深处,不大工夫,空手走了回来,道:“我们走吧。”

藉着两旁的松林掩蔽,几个人转过了山拐角,眼前景象,正如他们想象中的一般。

一辆双马拉的华丽马车停在路当中,两匹马的两侧站着一红一绿两个眉目如画的十四五岁的少女,马车驾驶坐上,坐着一个身着紫衣,脸色铁青的少女,手中握着一把驾驶马车的软长皮鞭。虽然是在盛怒之下,但那弯曲的柳眉,秋水般的明眸,仍然有着令人目玄神摇的娇艳,明丽之感。

一个年约五旬上下,紫黑色脸膛,眉浓如墨,眼神如鹰,狮鼻海口,留有五柳长髯的青袍老者,此时正缓步向马车前的两匹马走去,此人背上交叉又斜插着两柄粗如儿臂髯九节银鞭,行动稳如山岳,自有一股凌人威仪。

马车后面约两丈左右处,并排站着两个灰衣汉子,胸口仍自起伏不定,显见这一路急赶,这两个人觉得颇为吃力。

青袍老者在马车前头的五尺处停住脚步,面向着身前不到两尺处的马颈项,眼睛余光,恰好可以看到驾驶座上紫衣少士的举动。

虚伪地笑了笑,青袍老者道广两位小姑娘,没你们的事了。“

红衣少女偏着头道:“本来就没有我们的事嘛。”

青袍老者道:“那你们退开去吧。”

红衣少女望了绿衣少女一眼,道:“妹妹,听到没有,他叫我们退到一边去。”

绿衣少女哼了一声,道:“说得倒容易,人命关天,万一这两匹马犯了性子像方才一样的狂奔急驰,一下予冲出路外,冲到松树上,岂不要出人命?这年头,虽说人命不值钱,但咱们姊妹俩既然碰上了,又岂能见死不救,姊姊,你说是吗?”

红衣少女还没来得及答话,青袍老者已抢口道:“两位小姑娘不用担心,老夫是来专程接她们回庄的。”

绿衣少女道:“你们的庄子在山下?”

青袍老者有点不耐烦地道:“你们没看见我们是打哪里来的吗?”

眨眨明亮的大眼睛,红衣少女道:“大爷,你身法快得像阵风似的,等我们看到你时,你已经站在车后面了,因此,我们也弄不明白你是打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青袍老者脸膛一沉,喝道:“越说越不像话了,什么‘钻’出来的,大爷我是从太阳庄上来的,太阳庄就在上面。”话落向山上指了指。

绿衣少女故作茫然地道:“大爷,接人都是迎面接,你们怎么却从后面来呢?那不成了追人了?”

脸色倏然一寒,青袍老者冷冷地道:“你们两个丫头是诚心搅和来的,是不是?”

红衣少女缩缩脖子道:“怎么大爷,你要发火了严绿衣少女伸伸舌头道:”大爷,你脸色本来就‘暗’,这一发火,怎么连印堂都黑了?“

红衣少女瞪了绿衣少女一眼,道:“妹妹,你怎么可以说人家印堂黑呢?人只有快要死的时候印堂才发黑,真是的,话也不会说。”

青袍老者听出二女话不对头,精目中煞气一闪,冷冷地道:“敢情你们两个丫头是找茬来的,哼哼,就凭你们两个胎毛未曾脱尽的东西,找茬居然找到你家大爷头上来了,你们可是以为自己成了火候了?”

绿衣少女眨眨眼睛:“大爷,你口气可很惊人,你是谁啊?”

青袍老者冷森森地道:“太阳庄第三副庄主,‘鹰眼神”岳松华就是老夫。“

绿衣少女重复了一遍,道:“‘鹰眼神’?这个名字好熟,姊姊,我们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吧?‘’绿衣少女笑道:”哎呀!妹妹,你是怎么啦?你忘了小姐平日用来打猎的三只大狗中有一只名叫‘鹰眼神’,不是吗?‘,绿衣少女少忙:“啊,什么,那中紫脸青毛的三号狗。,,’鹰眼神”岳松华老脸一变,满脸怒气虽然更加增加三分,便神态却已凝重多了!

‘鹰眼神“岳松华是老江湖,他一看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