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8章

作者:雪雁

马车在太阳庄第一道大门前的一对巨大石狮子前面停了下来,因为有两个守门武士看到后面跟随的人不是原先的人马,出来盘问。

神态悠闲地坐在驾驶台上,燕翎雕的目光向四周打量着。

现在的太阳庄较之两年前他所见的太阳庄完全不同了,高及两丈的圈子,如厚实的城墙般地把太阳庄团团围了起来,由门上写的“南门”两个字,他知道这座城堡似的庄院共有四个大门,如果再加上一道护城河,太阳庄的气魄,便完全像一座孤立的城堡了。

点了点头,燕翎雕阴冷地道:“好气魄啊,好气魄。”

“喂,朋友,你是哪条线上的?怎么驾着我们二***车回来了?”

说话的是走上来的一个黑衣武士。

目光依然盯在圈子上来回走动着的那些武士身上,燕翎雕道:“要问我等是哪条线上的朋友,阁下你份量太轻了些,逝世个能主事的出来吧。”

黑衣武士脸色一沉,冷声道:“那你报个名上来。”

收回目光,燕翎雕在那黑衣武士的黄脸下扫了一瞥道:“燕翎雕。”

听是听清楚了,但却仍然不由自主地脱口又问了一遍。

“什么?你是谁?”

策马走上一步,“樵霸”柴洪大声道:“他娘的,你小子是吓疯了还是耳聋了?他是‘邪剑魔星’燕翎雕,你家大爷我是”樵霸‘,柴洪。“

因受惊过度而张大丁嘴,黑衣武士一双耗子般的眼睛左右停地在燕翎雕及“樵霸”柴洪脸上流动着,人也不停地向后退着,直退了七八步,才猛然转身奔进大门,紧接着大门便砰然一声关了起来。

圈子上人如流水般地集结过来,密密地排成一排,张弓搭箭的对准圈子下的等人。

向上望了一眼,“樵霸”柴洪神色自若地道:“看样子他们是要作城堡保卫战了?”

“幻狐”边汉云道:“那我们怎么办?”

“樵霸”柴洪道:“把那婆娘拉出来做挡箭牌不就可以进去了吗?”

“幻狐”边汉云道:“那多不光彩?”

“樵霸”柴洪一瞪眼,道:“光彩?哼,这年头光彩有什么用?

一个不小心,被利箭穿成了蜂子窝,那可就‘光彩’得大了。“

“幻狐”边汉云冷声道:“樵夫,俺不跟你吵,咱们问问头儿,就知道了。”话落转向燕翎雕道:“头儿,你看怎么办?”

燕翎雕道:“等他们主事的人出来再做决定。”

燕翎雕没有说错,不大工夫,关闭的大门重又启开,一个身高不满五尺,两臂长过膝盖的灰衣老者单枪匹马地缓步走了出来。

此人眉淡而短,双目圆而大,塌鼻薄chún,使人一见就会想到猿猴。

在马车前七八尺处,矮老者停了下来,朝驾驶座上的燕翎雕一抱拳,道:“老夫战云山拜见燕当家的。”

起身抱拳还礼,燕翎雕道:“战朋友太客气了,不敢当。”

向马车打量了一阵,战云山道:“燕当家的此来是……”底下的话他没有接着说完,因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淡淡地,燕翎雕道:“燕某特地护头贵庄二夫人回庄来了。”

老脸突然一变,战云山脱口道:“她怎么样了?”

燕翎雕道:“尊二夫人一切都很好。”

战云山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冷声道:“燕当家的,说说你的目的吧。”

燕翎雕道:“战朋友,你做得了主?”

战云山冷声道:“老夫还知道权衡轻重。”

燕翎雕笑道:“以你‘飞猿’在武林的招牌,燕某确信你知道权衡轻重,不过,这件事关系重大,只怕……”

“飞猿”战云山冷笑道:“燕当家的过奖了,我‘飞猿’战某人与你‘邪剑魔星’相比,不过是荧光对皓月而已,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目下太阳庄既然由我出面,我自然能作得了主,燕当家的有什么条件,请说出来吧。”

脸色一整,燕翎雕道:“燕某想请贵庄放一个人。”

“飞猿”战云山一怔道:“本庄并没有扣留你燕当家的人。”

燕翎雕道:“并非我的人。”

“飞猿”战云山道:“那么是谁?”

燕翎雕道:“望月山庄的主人。”

“飞猿”战云山一怔,脱口而出,道:“飞狐?”

燕翎雕笑道:“尊驾既然知道他是‘飞狐’,那就更好办了。”

“飞猿”战云山知道自己方才失言了,但话已出口,已经无法追回,忙道:“他与燕当家的你,有什么关连?”

冷漠地笑笑,燕翎雕道:“战朋友,咱们是交易,交易只论是否值得,其他的都不在你我谈论的范围之内吧?”

似一副沉重的担子压在“飞猿”战云山的心头上,他知道“九尾狐‘在巴震宇心目中的重要性,因此,每一句话他都得慎重考虑,但考虑归考虑,他却又考虑不出个结果来,就目下的情况,他虽然是”太阳庄“地位最高的人,但实际上,他仍然作不了主。

目注燕翎雕,“飞猿”战云山迟疑地道:“换他?”

燕翎雕冷漠地道:“如果尊驾作得了主的话,燕某确实有此一想。”

又考虑了一阵,“飞猿”战云山道:“我得先看看庄主二夫人。”

朗朗一笑,燕翎雕道:“可以。”话落沉声道:“把你们夫人扶出来。”

车门推开,“九尾狐”在两个完全不会武功的使女扶持之下走下马车。

淡淡地,燕翎雕道:“还满意吗?”

“飞猿”向前走近了三尺,道:“燕当家的,你有没有伤到她?”

燕翎雕深沉地笑道:“尊驾不相信……”

突然飞身扑向“九尾狐”,“飞猿”战云山仗着自己独特的轻功,满以为可以立个大功,使太阳庄巴震宇刮目相看,哪知事实并没有想像那般美好。

“飞猿”战云山眼看着燕翎雕也似地自空中飘落,那速度看起来并不快,但他却始终无法超前半步,因此,他双足才一沾地,那柄人人望而生畏的“邪剑”已抵住他咽喉上了。

“好身法,燕翎雕。”

声音来自背后八尺左右处,雄浑、沉稳,声音虽然不高,却有一股慑人的庄严威仪。

突然收剑入鞘,燕翎雕缓缓转过身来,冷冰冰地咧嘴一笑道:“巴震宇,久违了。”

不错,来人正是太阳庄庄主,“太阳叟”巴震宇。

发白如雪,银髯拂胸,霜眉浓密,呈关刀形,双目冷芒如电,狮鼻海口,一身白衣人,凌然而立,自有一股慑人威仪。

平和、沉稳地笑了笑,巴震宇道:“燕翎雕,你这一计用得确实高明,老夫自主栽在你手中了。”

淡淡地,燕翎雕道:“巴震宇,彼此,彼此,燕翎雕没想到你会回来的这般快法,如果燕某人不是路遇尊二夫人,只怕此刻得认栽的是燕某人。”

“太阳叟”巴震宇冷然一笑,道:“燕翎雕,你是真没想到老夫会沿路打听你的消息,还是有意吊才夫的胃口?”

燕翎雕确实没想到巴震宇的眼线遍布的问题,如果他早考虑到这个问题,也许还不敢贸然前来呢!

心中暗自叫了声侥幸,燕翎雕道:“燕某确实把你遍布口外的那些眼线给忘记了,如果燕某早想到他们,那巴震宇,你能这么早回来,燕某就不会觉得惊奇了。”话落一顿道:“巴震宇,你还有随行的那位三庄主及回家中的二象呢?”

“太阳叟”巴震宇冷笑一声,道:“难得你燕翎雕对本庄的事竟会这么不清楚,他们就快来了。”

“幻狐”边汉云插口道:“巴震字,你一个人匆匆忙忙地赶来,莫非是有了什么预见了?”

看也没有看“幻狐”边汉云,“太阳叟”巴震宇冷声道:“称名道姓,你份量还不够,燕翎雕,你是算旧帐来的吧?”

“幻狐”边汉云脸色一变,冷哼一声,就要扑过去。

“汉云,站住。”话落冷冷一笑,道:“巴震宇,你我的旧帐当然要算,不过,在结那笔旧帐之前,燕某想先声明一件事,你我之间的事,是你太阳庄与我们邪剑七星间的事,咱们谁也用不着强迫外人出面,对吗?”

“太阳叟”巴震宇道:“你指的是‘飞狐’?”

燕翎雕道:“是他。”

阴沉地冷笑了一声,“太阳叟”巴震宇道:“假使他本人愿意为本庄效力呢?”

燕翎雕冷笑道:“这么说你姓巴的是要依势凌人了?”

“太阳叟”巴震宇狂笑道:“哈哈……燕翎雕,我姓巴的目前有这能力,而你却没有,你想我的算盘会照看你想的那么打吗?‘,点点头,燕翎雕道:”好,姓巴的,姓燕的今天既然敢来找你笋帐,就已经把这些都考虑到了。“话落一顿道:”这些咱们暂且撇开不谈,巴震宇,我要你放一个人。“

“太阳叟”巴震宇平和的道:“谁?”

燕翎雕道:“望月山庄的庄主。”

“太阳叟”巴震宇道:“叫他‘飞狐’不是更明白些吗?”

燕翎雕冷笑道:“你是放不放?巴震宇?”

“太阳叟”巴震宇道:“听你的口气,好像我是非放人不可了?

燕翎雕你依仗的是什么?“

燕翎雕冷笑道:“巴震宇,你没看见我依仗的是什么吗?”

就在这时,“飞猿”战云山突然闷声中响地出手拍向燕翎雕背后。

倏然向前斜跨出一步,燕翎雕一把扣住“飞猿‘’战云山右手腕脉,目注巴震宇冷冷地道:”巴震宇,你迟迟未作决定,就是等待令属下的这一着吗?“

燕翎雕超越常情的听力,使“太阳叟”巴震宇大吃一惊!阴冷的目光凝视了燕翎雕良久,才道:“顶尖高手燕翎雕。好听力,好听力,‘飞猿’战云山的内功修为在江湖上虽然算木上什么,但他的轻功与身手,当今武林中堪与之相比的还没有几个,没想到以他的稳健身手,突起发难,竟然也没有逃过你的手心,你灵敏的听力,的确令人佩服之至。”

“太阳叟”巴震宇的话,有一半是故意卖弄豪放,有一半则是真个心中有些胆寒。

冷漠地笑了一声,燕翎雕道:“巴震宇,姓燕的今天来你太阳庄,是算旧帐来的,并不是来听你赞美的,一次生,二次熟,你我是老相识了,这些不谈也罢。”

笑容突然一收,脸上却没有流露出愠怒之色,“太阳叟”巴震宇道:“很对,那你说我们该谈什么呢?燕翎雕!”

冷冷地,燕翎雕道:“摆在眼前的第一桩事是,你看我应该怎么打发你这个手下?”

“太阳叟”巴震宇道:“‘飞猿’战云山?”

‘燕翎雕道:“不错,是他。”

“太阳叟”巴震宇的目光在“飞猿”战云山焦灼、惶恐而且带有乞求神色的脸上停了一下,泰然地一下道:“燕翎雕,你看着办吧。”

脸上神色生硬而带煞气,燕翎雕道:“还给你如何?”

“太阳叟”巴震宇冷静道:“尸体?”

扣住“飞猿”腕脉的左手突然往前一送,“飞猿”战云山一个瘦小的身体对准“太阳叟”巴震宇冲了过去,去势快捷如电。

“太阳叟”巴震宇的目光被“飞猿”战云山一挡,无法完全看清楚燕翎雕的举动,只隐约地看到燕翎雕持剑的右臂动了一下,耳边便传来燕翎雕的声音叫道:“接住。”

只当是燕翎雕已在“飞猿”战云山背上施了手脚,“太阳叟”

巴震宇眸子中杀机一闪,右臂一扬,一道罡猛无伦的掌风对准“飞猿”战云山的胸口拍了出去。

燕翎雕扣住“飞猿”战云山的腕脉,使他无法提聚真力,手松开时,“飞猿”被抛了出去,足不着地,身子也无法控制,因此,眼睁睁地往巴震宇凶猛的掌风上撞了过去。

只惊骇无比地叫出了“庄主……”两个字,“飞猿”底下未完的话便被“砰然”一声大震切断了。

飞驰的身子在空中略微一停,突然向后倒飞出五尺多远,仰面跌在地上,挣了两挣,便已七孔流血而死。

看出没看地上的“飞猿”一眼,“太阳叟”巴震宇泰然一笑,道:“燕翎雕,老夫的处置你可满意吗?”

冷冷地,燕翎雕笑道:“巴震宇,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处置,因此,燕某人把战云山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你。”

炯炯如电的目光盯在燕翎雕脸上,“太阳叟”巴震宇怀疑地问道:“燕翎雕你是说你没动他?”

淡淡地笑了笑,燕翎雕突然沉声道:“老柴,把飞猿的尸体翻过来给巴庄主看看。”

“樵霸”柴洪应了一声,奔上两步,把“飞猿”翻成面下背上的姿势,伸手撕开他背上的衣服,“飞猿”战云山瘦骨嶙峋的背脊豁然展现在“太阳叟”巴震宇面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