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剑魔星》

第09章

作者:雪雁

云红如血,霞布满天,一团团、一片片、鹅毛般的雪花,在天边红云的照耀下,轻飘缓慢地降落大地,层层叠叠,绵绵密密地罩住了大地,严冬给大地带来的枯寂荒芜景象,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这层纯净洁白的外衣一丝不露地全罩住了。

美与丑,脏与净,宏传与简陋,庄严与污浊,一概失去了他们本来的面貌,这虽然只是暂时的,但又何尝不是象征着上天对大地的一切都是公正无私的?

衰微了两年多的燕家庄,自燕翎雕灭了太阳庄之后,声威重又建立了起来,虽然这里重新整建出的广大围墙庭院,院内的山榭亭台已完全被大雪埋没了,但连日来出入于此地的口外大小各帮派的首脑人物,已可完全证明燕家庄的声威较之往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在温暖宽敞的大厅中,“樵霸”与“幻狐”刚送走了第一批今天前来送年礼的贺客,闲散地坐在两张大的太师椅上,目光漫无目的在浓雪飘飞的庭院内打转。

“喂,樵夫,这三个月来,你觉得这种日子怎么样?”

眼睛仍然盯着大院中飘动着的密密的雪片,“樵霸‘’柴洪毫不考虑地道:”无所事事,闲得发慌,这种日子,对咱们来说,他娘的一无是处。“

“幻狐”笑道:“喂,老樵夫,给你享清福,你他娘的还埋怨啊?”

猛然扭头,“樵霸”柴洪的目光暴烈地盯在“幻狐”边汉云脸上,道:“滚你娘的个球去吧,你看俺可是有那种享清福的命吗?”

“幻狐”边汉云笑道:“咦,樵夫,你别对俺冒火啊,又不是俺把你留下来的,闷得发慌,你该去找咱们当家的谈谈啊。”

一提起“当家的”三个字,“樵霸”立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似地软下来了,无可奈何地耸耸肩:“猴头,咱们头儿这许久没等到他们五个混蛋东西的消息,心情正在烦着,谁敢问他?”

“幻狐”边汉云脸色立时一整,道:“说起来也的确邪门得令人担心,咱们回来已经三个多月了,以他俩的脚程,按说纵然是天涯海角,也该赶回来了啊。”

“樵霸”柴洪大眼一翻,道:“谁说不是吗?他们心中如果还存着有‘邪剑七星’这个名号,就不该他娘的一点消息也没有啊,除非他们五个全死光了,否则,等见了面,老子非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五个五八羔子不可。”

“幻狐”边汉云正色道:“对这五个不知轻重的东西是该教训,头儿对咱们如何,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们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他娘的都白活了不成?想当年……”

猛然站了起来,“樵霸”柴洪沉喝道:“你他娘的别想当年了好不好?提起当年,老子心里就觉愧疚,那时,要不是燕当家以命相搏,咱们七星早他娘的尸骨俱灰了,身中七掌,换来了他们七条命,咱们又报答过他点什么?燕家庄两年之前,在咱们眼睁睁的情况下瓦于巴震宇之手,咱们七星有谁为此送掉命没有?

两年之后,燕家庄重又站了起来,咱们七星又出过多少力?如今,旧威已复,他们又,何尝有过一星半点消息?亏得头儿还有那份心情去担心他们的安危,我这师兄都感得汗颜无地自容了,说句不够手足情份的话,俺倒希望他们全死绝了!“

说着,说着,“樵霸”柴洪脸上就见了泪珠了!

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幻狐”边汉云道:“大哥,也望以你为首,咱们上面虽然还有当家的,但你也有权管管他们,你虽然不该真的叫他们死,但教训教训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事。”

“樵霸”柴洪气极冷笑一声道:“教训?俺有什么资格教训他们,他们一个个智谋武功全都比俺这个做哥哥的强出许多,俺有什么资格教训他们?”

“幻狐”边汉云和而理智地道:“大哥别说气话,怎么说,你都是咱们七星之首,你有权啊,也应该啊。”

“幻狐”边汉云极少叫“樵霸”柴洪“大哥”,但他口中一叫这两个字时,说话的神态就完全由嘻笑之色变成侍奉者的恭敬神态了!

这时,大厅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着青衣的壮汉,恭敬地直立在门口,双目低垂,沉声道:“启禀二位大爷,方才第一道大门门口的老孙使人传报进来,说门口有两个女子及两个男子求见。”

“幻狐”边汉云道:“他们拜山的贴子呢?”

青衣壮汉道:“他们说没有。”

浓眉一皱,“樵霸”柴洪道:“没有,他们可认得当家的?”

青衣汉子道:“老孙派来的人说,其中有个带刀留有山羊胡子的老者说,他在大草原上与大当家的有点交情。”

“樵霸”柴洪自语道:“大草原上?喂,老孙可认得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吗?”

青衣汉子道:“老孙说他们之中有一个很像四当家的,不过,他的脸被白布遮了一半,老孙不敢确定,其中有一个女子,似是完全不会武功,老孙只报了这些。”

“幻狐”边汉云道:“老四?像老四?……”

“樵霸”柴洪沉声道:“除了他们四个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青衣汉子道:“没有。”

黑脸一沉,“樵霸”柴洪道:“传令下去,列队迎客。”

青衣汉子恭身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幻狐”边汉云不安地道:“要不要先禀报当家的一声?”

“樵霸‘’柴洪沉着脸道:”不必了,如果来人之中没有老四,再禀报当家的也不迟。“

对“樵霸‘’柴洪的性子,”幻狐“边汉云了如指掌,心头微微一沉,道:”大哥,事情总有个是非曲直,大哥不可冒昧行事,兄弟终究是兄弟。“

不耐烦地一咧嘴,“樵霸”柴洪道:“俺知道,你唠叨什么?”

一见苗头不对,“幻狐”边汉云转身就要往外走。

“站住!”

陪着笑脸,‘’幻狐“边汉云道:”大哥,我出去解个手。“

双目精光如电般地盯着“幻狐”边汉云,“樵霸”道:“你不是要去禀告当家的吧?”

“幻狐”边汉云忙否认道:“没有的话,没有的话。”

黑脸一寒,“樵霸‘’柴洪道:”那你就忍一忍吧,老六,等他们来了之后,你再去不迟,那边坐坐。“

尽管心急如焚,但此时“樵霸”柴洪在气头上,“幻狐”边汉云也不敢中逞强,如坐针毡般地坐在那边,心里直祈祷着来的不是老四。

从第一道门进到大厅,有着——段相当长的距离,“幻狐”边汉云直觉得像是坐了半年,才听到大院挡住厅门的影壁之外有了人语声。

心头一惊,“幻狐”边汉云扭头向厅外望了出去。

首先映入眼睑的是个紫衣女子。

粉脸如霞,眉目清新,袅娜的玲珑身段,转移慢行的步伐,步步都使人有一种不带人间火气的感觉,尤其在她那种脸蛋上所散发出的那种有智慧而平和的笑容,足能使任何人?肖除一切人间烦恼。

紧跟在那紫衣少女身后,是个青衣少女,她脸上虽然没有紫衣少女那种清丽脱俗、超凡仙子般的气息,但却另有一种艳丽动人的气质,柳眉、杏眼、桃腮小嘴,也足可列入美女之群。

在两个女子身后出现的,一个是着白袍,白巾蒙面,只露出两道剑眉及一双虎目的三十左右的青年,此人腰间挂着一对九节紫金鞭,单凭他的身材与那对兵器,大厅内的“幻狐”边汉云就觉得心直往下沉了,他,果然正是老四,“双头龙”齐云飞。

走在“双头龙”齐如飞身后的是个灰袍背插大刀的老者,“幻狐”边汉云也认得此人——“天王刀”海清。

在四人进厅之前,大厅内进来四个青衣汉子,各按自己的方位站着,等候吩咐。

目不转睛地盯着四人走进大厅,“樵霸”柴洪站起身来。

“柴洪不知是海老驾临,有失远迎,敬请海涵。”

在七星之首“樵霸”柴洪面前,“天王刀”海清也不敢卖老托大,急忙还礼笑道:“不敢,不敢,燕家庄声威重振,是当今口外第一大庄,老夫久慾前来致贺,怎奈俗事缠绕,不能分身,今天适逢机会,路遇这三位遭了点麻烦而一路护送至此,来得鲁莽,还请紫当家的原谅。”

“樵霸”柴洪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海老言重了,这两位姑娘是……”说话间,看也没看“双头龙”齐如飞一眼。

“天王刀”海清打个哈哈,道:“这位紫衣姑娘,江湖人称之为‘天魁女”凤如仪,凤姑娘……“

“幻狐”边汉云脸色一变,脱口道:“被誉为武林文武双才女中的‘天魁女’凤如仪凤姑娘的就是这位姑娘?”

“天王刀”海清笑道:“正是她,边大侠。”话落一指青衣少女,道:“这位姑娘人称‘青凤’殷玉霞。”

“幻狐”边汉云脸色又是一变,脱口道:“四凤之一的‘青凤’殷姑娘?”

“天王刀”海清道:“正是。”

心神一直不宁,“樵霸”柴洪没声道:“来人哪,看座,看茶。”

四个青衣汉子急忙在八仙桌旁拉开四张太师椅,让四人分别坐了下来,然后端上四杯茶。

目光在四人脸上打了个转,“樵霸”柴洪开门见山地道:“海老不远千里,光临本庄,不知有何见教?”

“天王刀”海清早就看出“樵霸”柴洪脸色不对了,他心中也猜到了些许,看了“双头龙”齐如飞一眼,目光又转到紫衣少女脸上,道:“老夫已经说过,我是一路护送他们三位来的,柴当家的请教错了。”

环眼转到紫衣少女——“天魁女”凤如仪脸上,“樵霸”柴洪以目代口,没有再问。

笑着,紫衣少女道:“我们是向燕当家的讨公道来的。”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樵霸”柴洪道:“讨公道计到燕家庄里来了,凤姑娘,你把燕家庄看成什么地方了?”

“天魁女”凤如仪平和地笑道:“这里会是什么地方?听柴当家的你的口气,好像‘燕家庄’就是什么龙潭虎穴那么危险似的?”

“天魁女”凤如仪平和的笑容,使任何人都无法暴言相向,“樵霸”柴洪右手紧紧地抓住手中瓷杯,道:“凤姑娘,燕家庄虽然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也不是任人登门相欺的地方,讨公道,风姑娘,你找错地方了。”

‘’天魁女“风如仪道:”双肩背个理字,天下去得,柴当家的,目前燕家庄虽然是口外第一霸主,但燕家庄却并非是没有是非黑白的地方,江湖传言,尽管如此,风如仪讨公道讨上了门,并非表示没把燕家庄的霸主之尊放在眼内,事实恰恰相反,就因为这里有是非、有黑白,有理可讲,所以,我们来了。“

“天魁女”凤如仪理正辞严的一番话,登时*得“樵霸”柴洪无言以对。

“幻狐”边汉云道:“风姑娘号称天下第一文武双才奇女子,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但不知姑娘今天要讨的是什么公道?”

目光在两人脸上扫射一圈,“天魁女”凤如仪道:“两位做得了主吗?”

“樵霸”柴洪冷笑道:“燕家庄上有当家的,按说我俩主不了大事,但是,今天情况不同,俺柴洪以项上人头相交,也要主这件事,凤姑娘请说。”

笑容一收,“天魁女”凤如仪道:“好,两位听着,‘双头龙’齐如飞可是贵庄的人吗?”

“樵霸”柴洪脸一沉,道:“慢着,两年之前,他确是本庄的要人之一,但两年之后的今天,可就难说了,凤姑娘,俺得先问问他才能答复你。”话落不等“天魁女”凤如仪开口,目光突然转向“双头龙”齐如飞道:“老四,把面罩拿下来吧!”

“双头龙”齐如飞扬目中惊色一闪,缓慢地伸手解下面罩,低声叫道:“大哥。”

强忍住心头的激动,“樵霸”柴洪道:“老四,燕家庄失而复得的经过你知不知道?”

摇摇头,“双头龙”齐如飞道:“小弟不知。”

“樵霸”柴洪又道:“那么燕家庄重逢之后的消息你知道不?

老四,自家兄弟,俺完全相信你,你说知道就是知道,你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当然,你知与不知的后果,你是明白的。“

尽管室内气冷如冰,“双头龙”齐如飞脸上仍然突然间汗下如雨,深深地连吸了好几口气,他才道:‘大哥,我知道。“

“樵霸”柴洪道:“多久之前知道的?那时你人在哪里?关内?口夕卜?”

“双头龙”齐如飞道:“两个月前,那时小弟在口外。”

砰然一声,“樵霸”柴洪手中的茶杯碎成几片片,茶水合着他手中刺破流出的鲜血,在桌面上洒了一滩。

眼睛仍然盯着“双头龙”齐如飞,“樵霸”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剑魔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