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作者:雪雁
《玄门剑侠传》第 一 章 三 幅 画
正文预览:

寒风冷例,拂面如刀,白雪如银,漫漫千里。秋,给大地带来的遍地黄叶枯草,而今,已全被这冬季的白雪收拾而去。镇山关,就座落在这个白色的世界里,因为刚好在高耸人云的摩天岭下,而成了来往客旅的驻脚重地,这里,有近千户的人家,在关外,也算得上是一个大镇集了。大雪,虽然已经停了,但是,灰蒙低沉的天空,飘浮紧密的彤云,却显示出随时都有再飘雪的可能,久走关外的客旅都有经验,虽然归心似箭,却也不敢贸然踏上征途,这倒给客栈带来了生意。向山客……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二 章 一把魔剑
正文预览:

冬天,白昼本来就短,天黑得特别快,何况值此大雪纷飞之时。此刻,虽然只是黄昏时分,但在此绝无人迹的冰天雪野里,虽然视野宽阔,仍然有昏暗的感觉,镇山关南方的玄真道观就座落在这片雪野里。玄真观本是镇山关附近唯一的一座道观,香火鼎盛。但三年前,因观内道人恃技强抢妇女而被一位时人呼之为雪侠的异人所灭,自此,观中便再也无人主持了,虽然年久失修但仍能遮风避雨。雪侠因经年身着白衣,腰佩白剑,而却无人见到过其真面目,如空飘白雪,只能见其形……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三 章 玄阴洞探秘
正文预览:

天色才亮,寒松龄已经到了北峰下的一个小小的猎人居住的村子里,找人问明了玄阴洞地位置,便毫不停留的走进了山区。摩天岭,对寒松龄而言。无一处不是陌生之地,虽然皑皑白雪与嵯峨险峻的奇峰怪石,触目与长白山的寒冬无异,但在长白山天池一带的任一处地方,他都能一眼分辨出来,而这里所见的尽是首次人目的。雪,又开始下了,灰蒙蒙的,像鹅毛一般,随着刺骨的寒风飘拂流旋,昏暗寂静如人混沌世界一般。在峰下,虽然那些忠厚朴实的猎人曾一再描绘玄阴洞周……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四 章 冷潭生死关
正文预览:

时近黄昏,雪不但没有停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了,站在摩天岭白云峰上向下望,但见天壤相连,白茫茫的一片,难辨村镇旷野,就是山中较浅的低地峰谷,此刻也几乎快被填平了。登上白云峰,寒松龄仔细地寻找了一阵,才算找到了音梦谷的正确位置。若在无雪的日子里,他只要望一眼,就可以找到那里,虽然,他过去从未到过这里,他对那个他慾寻找的谷地,在耳熟能详的情况下,他早已在脑海中描绘出一幅完整的图形了。谷中高耸的石柱如林,两壁山崖,高齐峰顶,崖上……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五 章 音梦谷风云
正文预览:

音梦谷参天的崖顶,不但连日来的大雪全停了,就连漫天的阴沉也已完全扫清。皓月的白光,本就有阴冷的感觉,此时再与漫山遍谷的白雪相映,虽然明亮犹如白昼,只是那种冷冽的白芒却足以使身历其境的认,打心底深处觉得发冷。白天,溶化的雪水,入夜结成一层薄冰覆盖在积雪的表面上,洁白虽然如旧,但已没有初落下时那么松软自然了,尤其冬雪时的那股严寒,使人格外容易体会得出,积雪上的这层薄冰带来的巨大转变。接云的崖壁,洁白的冰雪以及那凄清冰冷的月光……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六 章 公主纯情恋
正文预览:

寒松龄离开了公主的居处,叫下停在松树上的鹦鹉便大步向音梦谷走去。到达下院,他回头向崖上白凤公主居处的四周谨慎仔细地扫了一眼,断定无人留在那里之后。才大步向谷中走去。一踏上谷地,寒松龄就发觉气氛完全不同了,凭直觉他能觉察到四周没有任何人存在。他穿过石林,大步走向谷中唯一的通道。天上已浮现一丝初现的晨曦,夜,显然就快要过去了。寒松龄一踏上谷中通道,就发现一丈之外有两个劲装黑衣大汉守在那里,那两个人,……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七 章 翻天玉狐
正文预览:

夜黑如墨,寒凤怒吼,摩天岭南峰就高耸在墨黑寒冽的夜幕里,地上纤尘不染的积雪,反映出一丝丝微弱的光芒,凭借着这点微弱的光芒,依稀可以看到雪地上此时正有四条人影在飞驰着,方向是朝着松海洞劲凤吹动他们的衣袍飘舞生响,冷凤雪野高峰上,使人睹状有高处不胜寒之感,这四个人,就是寒松龄与白凤公主以及忆兰姐妹。距松海洞最多不超过百丈了,但凄凄黑夜之中,寒松龄却听不出一丝异响,这使他多少有些焦急起来,他,相信他们不会猜到他要来,因为,没有—个人曾通知过他到这里来,当然,他们也不可能猜他……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八 章 孔雀真人之死
正文预览:

就在那些剑尖将要碰到四绝书生的身子刹那间,一道冷森刺骨的寒芒,急驰如电般地平贴着四绝书生的胸腹平扫出去。挣挣一阵脆响才过,那片急压而下的剑幕便突然消失了。四绝书生微微一怔,立时跃身站起,目光一扫,只见翻天玉狐正自满脸狐疑地站在身前八尺以外,自己身侧不远处,岸然站着手持玉剑的寒松龄,但是,那剑上却仍封着剑鞘。那边,鬼火直等到飘浮的飞雪落尽,才发现寒松龄不但没有站在原地,甚至还把四绝书生救了出来,再转眼向雪地上一看,竟没找到……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九 章 将计就计
正文预览:

洞外,晨曦此时已悄悄地铺上雪地。寒松龄就那么不言不动地坐在那里,由四更起直到天亮,一直没开口,谁也猜不透他此时心中在想些什么。白凤公主好几次想开口问他饿不饿,但话到嘴边,便又咽了回去,寒松龄专神一致沉思神态,使她鼓不起开口的勇气。这时;通往内洞的通道上,传来一阵浊重的脚步声,显然,那人有意让他俩知道此刻有人来了。白凤公主目光自然地转向洞口,寒松龄却仍然在沉思着,好似根本就没听到。……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 十 章 毒竹君与桃花神
正文预览:

四绝书生脑筋比雷电追魂灵活,向雷电追魂使了个眼色,然后向寒松龄走了两步,干咳—声,道:“盟主,易居贤追卜天仁去了,要不要本座或云大哥去一个人看看”淡漠地摇摇头,寒松龄道:“不必了,我看易居贤会回来的。”僵局一打开,雷电追魂就觉得有话说了,抢口道:“会不会被那家伙溜掉”看看四绝书生,寒松龄突然深沉地道:“我想他们不会让他活着。”雷电追魂一怔道:“他们他们是谁”四绝书生……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一章 荒城孤剑
正文预览:

那是一张落漠而孤做的面孔,那种孤傲的神气,就由那两道浓浓的眉毛及那微微下撇的角,样子便完全刻划出来了。如再加上他那双大部分时间都看着高处的眸子,那神气就更显得目空一切了。缓慢地站起身子,黑衣武生探手摸摸挂在腰间的一柄金柄银白剑鞘的长剑,然后,缓缓地抬动脚步向丘下走来。阴沉地扫了寒松龄一眼,毒竹君冷笑道:“寒松龄,可要老夫把此人给你引见吗”冷漠地哼了一声,寒松龄道:“尊驾大可不必费那番心思,不过,寒某人事先要先警……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二章 鸿 门 宴
正文预览:

随着白凤公主体力恢复的情况,众人的行动由慢变快,清晨才降临不久,镇山关的景象己清晰可见了。山君易居贤靠近寒松龄身侧,指着前面十几丈外的一片松林道:“穿过那片松林,赵宗源的隐贤庄就可以看到了。”寒松龄点头道:“多亏前辈指引了。”山君忙道:“这是什么话,寒公子大客气了。”四绝书生此时突然插口道:“盟主,前面有人过来了。”众人目光全部向松林望过去,果见一个身披重裘,猎人模样的汉子……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三章 血染翠松园
正文预览:

冷冽、寒森的剑光一闪,三人围坐的那张桌子便完全被罩,住了,出手快捷、怪异,荒城之剑,确有动人心魄的威力。完全没想到荒城孤剑会突然插手。寒松龄俊脸上浮现的那丝惊容还未消失,便又突然掠上一抹更深更浓的惊讶与惶恐,右手闪电般抓向寒剑剑柄,左手也紧;巨着托向桌子的底面,同时沉声道:“别碰它们。”悟本那张老脸上也掠过一丝惊色,他,并不担心燕行云能阻住那些飞钱,而是震惊手他出手的快捷怪异。寒松龄的低沉而带着焦急的声音才一入耳,燕行云……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四章 照 日 掌
正文预览:

赵宗源雄霸关外,三佛台能放心让他独挡一面,自然有他超乎常人的武功与判断力,否则,三佛台人才如云,他赵宗源又岂能登得上这关外首屈一指的统领宝座。声一入耳,人已警觉了,赵宗源急如狂凤暴雨般的攻击招式略微一变,似慾易成守式。这轻微的变动,任谁也看不出有丝毫间隙,就连赵宗源自己也不相信会留下一丝一点与敌可乘之机的间隙。然而,事情就是那等的不可思议。一片红云,猩红如血,夺目刺眼的红云,就那么如同无法阻止的气流似的渗进了他密密层层的……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五章 群雄会聚凤栖镇
正文预览:

三骑壮马,十二只铁蹄踏在雪封冰冻的阳关古道上,发出清脆的“得得”声,为这冰封死寂,似是亘古以来都无行人的古道上,带来了不少生气。马鼻中喷气如雾,似乎刚刚奔驰了一段不近的路程。马背上的两男一女,虽无蒙蒙凤尘的困卷之态,却也多少显得有些劳累之状了。一个背负古剑身穿劲装的三十上下的黑衣人,首先打破沉寂,开口道:“方才农庄上的老者说,他那里距女儿河约有五十里左右,咱们奔驰了这一阵子,也该差不多了才是,怎么还没望见女儿河呢”……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六章 武林玉女
正文预览:

掌是递出去了,但接触到的却不是对手的身体,而是一道像是空气突然凝结起来的冰冷的冰墙。手中才有那种感觉,眼前突然幻起一片红艳艳的血网,直袭双目。原想利用近距离攻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却没想到反被对手用上这种效果。张大了嘴,阴寒山才叫出“彤云……”两个字,一阵攻心剧痛下,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大吼一声,阴寒山身子负痛向后一仰,四平八稳地平跌在地上。—声大吼过处,周围突然—片死寂,无数眼……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七章 斩四刀诛三佛
正文预览:

挣扎着慢慢地爬到老树根下,然后,再扶着老树干,缓慢地挣了起来,突然跌身背靠在树干上,五毒金刚用涣散的目光盯着寒松龄,道:“寒松龄,你……你没占到任何便宜。”寒松龄笑笑道:“郝朋友,比之你,如何”五毒金刚挥袖一抹嘴边的血道:“你目前比我或许好些,但是,你死得绝不会比我轻松。”寒松龄道:“郝朋友,你是说你不行了”五毒金刚郝寿山道:“不错,老夫此刻内腑已碎,绝无活命可能,但是,老夫却没有赔本。”……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八章 情孽缠身
正文预览:

拉着白凤公主的手,寒松龄使尽全身功力,飘凤惊电般地顺着女儿河向下游急驰。白凤公主一边跟着寒松龄急驰,一边不安地问道:“松龄,你可知道万里鹏他们栖身处吗”寒松龄道:“我没有详细问,据他们说就在女儿河边附近,我想只要沿河而下,我们可以听到声音的。”白凤公主道:“现在我们距凤栖镇已经没有多远了,怎么竟连一点动静也听不到呢”寒松龄道:“我也奇怪着,咱们快点。”白凤公主向前一指道……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十九章 落凤台之约
正文预览:

浓云满天,星光全无半点,夜幕黑如漆,对面不易见物。飒飒的劲凤,层层细剥着广阔平野上的白云,如层层随凤飘舞的薄纱,轻飞漫舞中,与人一种刺肤彻骨的凄冷酷寒之意。迎着当头寒凤,承受着扑面的飞云,寒松龄风驰电掣地向女儿河东北方的落凤台奔驰着。白天,在女儿桥桥头上,他曾详细地看过方向,预测过距离,但为了谨慎起见,他仍然提前了些时间动身。以他的目力,虽然仍难看清十丈以外的景物,但高耸如落凤台般的巨大形体,他却……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二十章 改邪归正
正文预览:

鲜血在寒松龄右臂、背后、胸前各处不停地向外流着,一身白衣刹那间全变成了红色,使人无法看出他伤得有多重。第一个倒下去的,就是寒松龄。深沉绝望地嗯了一声,雪侠白凤仪娇躯突然一软,昏倒在驭凤圣女樊梅芳怀中。心中也觉得像是突然失去了什么,有些激动地紧搂着女儿的身体,樊梅芳喃喃自语道:“我做错了什么了吗我做错了什么了吗”樊梅芳才说完,五个汉子中的老二,首先悄然无声地向前仆倒在雪地上,接着其他几个人也相继……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二十一章 灵葯奇术
正文预览:

白雪反映着天边的曙光,大地又渐渐呈现了银白,夜,又将消失了。一声沉闷的叹息声中,寒松龄睁开了双目,虽然,他脸色仍然显得有些苍白,但已不似先前那么吓人了。首先映人他眼帘的是盘膝坐在他面前的樊梅芳,她的脸色十分苍白,汗下如雨,然后,他又看到了两侧扶着他的白凤公主与白凤仪。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演变成这种形势。凝视着樊梅芳,寒松龄道:“夫人,是你救了我但是,为什么”……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二十二章 夜探宝宫
正文预览:

烛光闪动着,明亮的光芒照在小室四周低垂的紫绒窗帘上,辉映出一片淡淡的、暗暗的紫色光芒,这种光辉本来能使人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只是,那种藏不住的凄清淡凉的气氛、景象,却把这片人为的暖意全掩去了。看看那红蜡连绵不干的蜡泪,一行行、一滴滴的垂挂在蜡身上。听听室外那呼呼的凄切寒风扫过了屋顶的单调声音,那时断时续、如位如诉地吹拍着。而这间精洁、雅静的小室内,除了全身几乎全都裹伤的白布内的寒松龄孤伶伶的、如同被世人遗忘了般的躺在那里之……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二十三章 情海难填
正文预览:

一口未吐出的怨气,支持着郝世杰即将涣散的气血,他猛然翻身挺坐起来,血丝密布的双目,紧紧地盯着明通和尚,道:“明通和尚,六十年江湖,你白闯了,你睁开两眼,看看大佛像下的寒松龄吧”明通和尚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他知道自己动作再快,也绝不可能快得使寒松龄连一点反扑、救援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目下寒松龄却仍然安闲、悠雅地站在大佛像下。目光真的向寒松龄扫了过去,明通和尚看到的是一张带着淡淡的笑意的面孔。那种笑,只适合于对朋友,绝不……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二十四章 铁血君王
正文预览:

寒松龄肃穆地道:“是的,唯一的,我们俩人之中,总得有一个离开你才行。”粉脸一变,白凤公主道:“我说过,松龄,生与死,我们都在一起。”寒松龄沉重地叹了口气,凝视着白凤公主道:“因此,我才说他死是唯一的解决方法,因为,你死了他绝不会活着,与其三个人都死了,当然不如只死一个的好。”白凤公主安慰地道:“松龄,只要你不怪我,我就放心了。”恰在这时,雷电追魂云飞龙、四绝书生宫寄霞及忆兰、忆莲姊妹等四人,先后走……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第二十五章 一剑定山河
正文预览:

众人悲痛地掩埋了真一道人。寒松龄把一指龙凤剑剑还给了铁血君王,二人因真一道人而握手言和。寒松龄的内外伤都不很重,熬葯、调息了一番之后,便恢复了个差不多。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凄凉酸楚的痛苦、悲哀、怨恨的哭泣之声突然传人在场众人的耳中,声音像是来自四面八方,使人觉得好像苍天之下的人都在这一刹那间遇上了他们生平最伤心的事,而齐声痛哭起来。法华寺这一段时间之内所发生的一切,本就使得每个人都觉得心上沉甸甸的像被压上了一块重石,闷得心……

在线阅读
玄门剑侠传电子书下载

《玄门剑侠传》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