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 一 章 三 幅 画

作者:雪雁

寒风冷例,拂面如刀,白雪如银,漫漫千里。秋,给大地带来的遍地黄叶枯草,而今,已全被这冬季的白雪收拾而去。

镇山关,就座落在这个白色的世界里,因为刚好在高耸人云的摩天岭下,而成了来往客旅的驻脚重地,这里,有近千户的人家,在关外,也算得上是一个大镇集了。

大雪,虽然已经停了,但是,灰蒙低沉的天空,飘浮紧密的彤云,却显示出随时都有再飘雪的可能,久走关外的客旅都有经验,虽然归心似箭,却也不敢贸然踏上征途,这倒给客栈带来了生意。

向山客栈是这里最大的一座客栈,由于屋外寒风砭骨,此时虽非进食时间,店内依然挤满了浅酌闲聊的商旅。

店内的人虽然不少,但需求却不多,因此,小二们大都闲着。

突然,厚重的门帘闪动了一下,室外透进的亮光,使台前的小二们知道有客人进来,散立在柜台前的三四个小二,全都轻身迎向门口,嘴全都张开了,但却没有喊出他们惯用迎客的语句来,因为,他们的习惯,全被同一个念头所打断了:“这人好俊逸。”

一张俊脸,白里透红,双眉斜飞人鬓,目如晴空寒星,直鼻通梁,chún红如丹,二十上下的年龄,虽然超过观音大士座下的金童年岁,但却只有金童才能形容出他那飘逸出尘的脱俗气质。

缓慢地向店内扫视了一遍,少年和缓地道:“可有坐处?”

一语惊醒了沉迷中的小二们,一个三十上下的小二,忙上前一步,连声道:“有有有,公子爷,你这边走。”转身向内领路。

穿过嘈杂的人丛,在南边一张临窗口的地方找到一张空桌,小二陪着笑脸道:“公子爷,这边清冷点,您……您请多包涵。”话落向少年身上打量了一眼,心中又是一愕,暗自后悔不该带他到这个临窗口的地方来,敢情少年只穿了一袭单薄的白衣。

坐了下来,白衣少年淡淡地道:“不要紧。”小二又是一怔,暗忖道:“世上莫非真有不怕冷的人不成?”心念风车似的一转,忙着道:“是是。”

自衣少年从身上摸出一锭五两来重的金块,在桌上一放,道:“来点可口的就是了,要快,送来之后,我还有话向你。”

眼睛盯着金块,小二慌不迭地道:“是是是,小的立刻给您送来。”话落,半走半跑地向厨房内奔去。

的确够快的,不到盏茶工夫,小二已率人端上了一盘全鸡、鲜鲤、鱼翅与一壶陈年的好酒,将杯筷摆好之后;小二陪着笑脸道:“其它的随后就送上来,公子爷,你先将就着吃点吧。”

白衣少年淡淡地道:“其它的不送来也不,要紧了,这些已够了。”

小二一呆,道:“但是,公子爷,小的已经……”

少年淡淡地笑了笑,道:“我付帐的钱就是这些,不曾短少。”话落指指桌上的金块。

呆呆地望着少年的那张俊脸,小二暗忖道:“他虽然是个男子,笑起来却是恁般迷人,只可惜笑得太短了。”一边转着念头,一边忙应道:“是是,公子爷,大多了。”

白衣少年指指对面的椅子,“你请坐。”

小二恭敬地道:“小的不敢,公子爷,你有话尽管吩咐,不管死活,小的一定会替您办好的。”

白衣少年淡淡地道:“你坐下,我才好说话。”

小二犹豫了一下,拉开椅子,告罪道:“小的放肆了。”话落坐了下来。

白衣少年缓慢地探手入怀,小心地掏出一卷画来,递给店小二,道:“在贵客栈中,你可曾见过与这张类似的画?”

小二惊悸地盯着少年递过来的那卷纸,短促地道:“画?’’伸手接了过来。

才一展开,小二立时惊骇道:“公……公子爷,你……你是从哪里拿来的?快……快请收起来。”急急地送了过来,一面不停地回头四顾看,好像怕什么人看到。

白衣少年俊脸上掠过一丝激动的表情,沉沉地道:“照此看来,你过去曾经见过与这幅类似的画了?”

小二霍然站了起来,急声道:“公子爷,请你收回去吧,小……”

小的还得去照顾其他的客……客人。”

白衣少年探手人怀,又摸出同样大小的一块黄金往桌上一敢,道:“小二,把详细情形告诉我,这个就是你的了。”

小二看见那锭金子,抬起来的脚又放了下来,咽了两大口唾沫,终于下定子决心,说道:“公子爷,小的就为你豁出这条命吧。”

重又坐了下来。

白衣少年把画收入怀中,然后把那锭金子放到小二前面,道:“你先把这个收起来再说吧。”

小二把金子拿在手中一试,忙收入怀中,恭恭敬敬地道:“小的一家老小的生计,算是有着落了,小的就是为了您而送了命,也没有什么牵挂的了。”

白衣少年淡淡地道:“你怕本地那些不成器的东西?”倒了一杯酒,开始用菜。

小二不同意地摇摇头,道:“公子爷,他们那些人全都是些亡命之徒,不怕王法,拿杀人当儿戏,我们一般百姓谁敢惹上他们呢?”

白衣少年抬头看看小二道:“江湖上尽多游侠,他们自然会收拾这些不怕王法的东西,你怕什么?”

小二叹了口气,道:“唉,公子爷,你可别小看他们,他们之中有很多是武功非常了不起的高手呢!就拿上次来说吧,一个功夫十分扎实的大侠,他也拿出与您今天拿的同一类一张画,结果,还不是把命送在店外大路上了,所以,公子爷,你这张画可千万别再拿出来亮相了。”

少年仍然低头吃着东西,道:“你从头说吧。”

小二干咳了两声道:“唉。由画而闹出人命的事,我再也忘不了,是发生在三年前的八月初五,一个老年商人,在这里拿出一张画给他的同伴看……”

白衣少年抬头问道:“那画上画的什么?你可曾看见?”

小二点点头,道:“那时我正好在那里服侍他们,因此,我全看到了。”停了停又道:“那张画画的好像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厅,在正面靠墙的地方画着三座大莲台,莲台上却没有佛像,在那三座莲台下,画着……画着……”

白衣少年放下了筷子,沉声道:“画着什么?”

小二惨然地摇摇头,道:“唉!哪虽然是一张画,但却画得太逼真了,逼真得使人看到那幅画就像身历其境似的,想起来,实在太凄惨了。”他同情地摇摇头,继续道:“三座莲台之下,并排跪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夫妇,两人身们跪着二女一男三个孩子。五人胸口上各插着一柄长剑,各自手提着剑柄,看样于是被迫自尽的,血流遍地,惨不忍睹。在五人身后,大厅人口处,呆立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好像也是那对中年夫妇的一个孩子,刚从外面回来,那触目的景象,,把他吓得呆了。”

白衣少年星目中透视出惨淡的光芒,原本红润的俊脸也显得十分苍白,直到小二再发出一声叹息,他才惊觉地敛去了流露出的神情。

白衣少年压制着激动,缓缓道:“第二张呢?画的什么?”

小二看看白衣少年道:“公子爷,你继续吃嘛。

自衣少年淡淡地道:“够了,说下去吧。”

小二迷惑地扫了白衣少年一眼,继续道:“那第二张画出现在隔壁的镇山老店中,那张画就是我所说的那个大侠拿到镇上来的,经过一番打斗之后,他们没有拾回去,所以我看到了。”

“那张画上画的景物也很惨……”白衣少年生硬地接口道:“在旷野里,三个蒙面人,杀害了两个白发老者,还有—个白发老者肋下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闯出了重围,是不是?”

小二一愣,道:“公子爷,还有一样东西也在画上,你忘了说了。”

白衣少年沉声道:“三佛台。”

小二不解地否认道:“不是,是三座莲台。”

白衣少年冰冷地道:“小二,那就是三佛台。”

小二打了个寒噤,暗道:“我的老天爷,声音冷得简直像能冻死人似的,这位公子爷的一切行动,好像古怪得使人无从捉摸。”心里虽在转着念头,嘴里却忙应道:“是的,是三佛台。”

白衣少年又问道:“小二,那第三张画上画的是什么?”

小二忙道:“公子爷,第三张就是你方才拿给我看的那一张啊,那画上的老道士过去也许曾到过我们店中,那些山跟那条结了冰的河。也好像在哪儿见过,老道士背的孩子与以前我所见的那两张画上画的是同一个人,只是憔悴了很多而已。”

这时,又送上来几个莱,白衣少年却没有举筷子,自言自语似地道:“那条河叫寒水江。”

小二惊异地道:“寒水江?你是说渊泻于长白天池的寒水江。”

白衣少年点点头道:“不错,就是那里。”

小二怀疑地望着白衣少年,道:“你怎么能看得出是那里?”

白衣少年淡淡地道:“我曾到过那里!”

小二笑了笑,道:“公子爷,你真会说笑话,寒水江已经快到天池了,不要说冬天,就是夏天,你一个读书人也无法上去啊!”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个蛮横而响亮的声音,道:“各位暂时请不要离开位置,兄弟们要找一位朋友,还希望……嘿嘿,各位合作。”

店内立时起了一阵騒乱,但没有一个敢擅自离开座位。

小二脸色一白,头也没敢回,颤声道:“公子爷,你……你千万别说小的也见过那张画……否则,小的知情不报,绝无生机,公子爷,你……你千万开恩。”不等白衣少年开口,已急急离位而去。

抬头向人口望去,只见那里并排站着三个身着重裘的汉子。

中间一个,年约五旬上下,左颊有一个紫刀疤,由腮直到耳根,青惨惨的一张脸,令人望之生畏。左右两个汉子,年纪也都在三旬以上,右边的手握着一柄厚背鬼头刀,左边一个拿着一柄十三节的竹节钢鞭。

疤面老者向四周扫了一眼,便径直向大厅中央一张桌子处走过去,两个汉子紧跟在他身后。

停在一张红漆大八仙桌子前面,然后,拉开一张椅子,疤面老者面对着同桌神色显得非常局促不安的一老二少坐了下来,凝视着对面那个身着狐裘的老者,咧嘴皮笑肉不笑地道:“老儿,听说你身上有一幅山水人物画?”

老者心中虽然知道对方不是好路数,但却还沉着气,温和地笑了笑,道:“这位老哥,老汉好像从来没见过你。”

疤面老者疤脸一板一沉声道:“老夫不是来与你话家常,见没见过都是一样,你还没回答老夫的问话。”

老者右侧一个三十上下的汉子,霍然站起身来,沉声道:“老丈,我父子三人可都是安善良民,你要寻短处,可就找错了人。”

歪着头,斜眼瞟了那汉子一眼,疤面老者阴侧恻地笑了笑道:“这么说,我们三个倒变成不安份的人了,喂,年轻人,老夫不与你计较,回答我,你们身上可是有一幅画,画的是一个老道士背着一个小孩子?”

年轻汉子冷笑一声,道:“有又怎么样?花钱买来的,又不是抢的。”

疤面老者嗯了一声,点着头道:“这年头,有钱人的日子就是好过,要什么都可以用钱买到,喂,年轻人,那幅画是谁卖给你的?”

年轻汉子冷笑一声,道:“这可忘记了。”

疤面老者嗯了一声,回头望着身后两个大汉道:“你们俩听到没有,他说忘记了,你们想个什么法子看看,他能不能想起来。”

两个汉子彼此对望了一眼,持鬼头刀的汉子阴冷笑道:“兄弟,他说他忘了,准没有错,好在同来的有三个,他忘了,一定有一个记得的。”话落两人已走到那汉子身后。

年轻汉于一把推开椅子,猛一作势,就要转身,但身子还没转过去,两臂已被身后的两个汉子抓住了,不由厉声道:“哈,反了,反了,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打算抢啊?”

持刀汉子阴笑道:“朋友,我还当你是真有两下子呢!却原来只有几斤蛮力而已,既然你记不起那卖画的人是谁,爷儿们懒得与你罗嗦……你就静下来想想吧。”话落扬手一掌“叭”的一声,拍在那年轻汉子的玉枕穴上,接着两人同一松手,年轻汉子立时瘫痪在地上,气绝身亡。

老者离座蹲了下来,探手一摸,发现气息已断,立时疯了似的跳起来,大喊道:“啊,打杀人了,店家,店家。”

两个汉子一左一右抓住老者,桌子左侧的年轻汉子一见这些人打死了哥哥,又抓住了父亲,立时就动了拼命之力,霍然站起身来,才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三 幅 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