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 十 章 毒竹君与桃花神

作者:雪雁

四绝书生脑筋比雷电追魂灵活,向雷电追魂使了个眼色,然后向寒松龄走了两步,干咳—声,道:“盟主,易居贤追卜天仁去了,要不要本座或云大哥去一个人看看?”

淡漠地摇摇头,寒松龄道:“不必了,我看易居贤会回来的。”

僵局一打开,雷电追魂就觉得有话说了,抢口道:“会不会被那家伙溜掉?”

看看四绝书生,寒松龄突然深沉地道:“我想他们不会让他活着。”

雷电追魂一怔道:“他们?他们是谁?”

四绝书生明白了,心说:“他年纪比我轻,看的想的却似乎比我更远,上苍赋与他的大多了。”

寒松龄没有直说,只淡淡地笑道:“我想宫兄已经知道了。”

四绝书生道:“他们是指三佛台的人。”

雷电追魂神色一变,道:“你是说咱们周围始终有他们的人盯梢?”

四绝书生道:“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地盘啊。”

雷电追魂道:“那他们为什么不来找咱们呢?”

四绝书生看着寒松龄道:“他们已来找过了,但却发现硬碰行不通。”

雷电追魂心直口快,脱口道:“那盯着咱们又有什么用呢?不是等于白费时光与人力吗?”

四绝书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目光再次转到寒松龄冷静出奇的俊脸上,似在等候他的答案。

淡淡地,寒松龄道:“起码他们始终知道咱们的动向,一等援手赶到,就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到咱们。”

雷电追魂想了想,突然道:“敌暗我明,这,这可不大好,。盟主,我以为咱们得想个法子。”

四绝书生道:“摆脱他们?”

眸子中杀机一闪;寒松龄道:“没有那个必要。”

此时,那边白凤公主主仆三人已把雪侠的伤包扎好了,忆莲已急步向寒松龄走了过来,使雷电追魂不得已到嘴边的为什么三个字又咽了下去。

走到寒松龄面前,忆莲低声道:“寒公子,那位姑娘说她要单独跟你说几句话。”

寒松龄一怔道:“为什么不告诉白凤呢?”

忆莲轻声道:“不晓得,也许,她不相信公主,不过,公主也希望你不要拒绝她。”

寒松龄猜想得出白凤公主这么说的主要目的在哪里,但然一笑道:“好,我过去。”

寒松龄才走到崖下,白凤公主已向忆兰姊妹使了个眼色,迅捷地退到四绝书生二人附近去了。

彼此对望了一眼,雪侠粉脸红了一红,樱chún启动了一阵子,但却说不出话来。

轻轻地咳了一声,寒松龄开口打破了沉寂,道:“姑娘,你我又重逢了。”

雪侠轻嗯了一声,道:“而且,仍在这座山上,只是,有些事情已有了出人意料之外的变化,是吗?”

寒松龄一怔道:“姑娘指的是哪一方面的变化?”

突然抬头望着寒松龄,雪侠道:“寒大侠,首先我得先恭喜你得了一位艳名动武林的红粉知己,对吗?”

由那双黑白分明的秋水明眸中,寒松龄看到了一种他从未在她眼中看到过的奇异光芒,他说不出那光芒代表的是幽怨还是失意,总之,那光芒流露的时间虽然极其短暂,却使人有无法忘却的感觉。

“寒松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姑娘那‘恭喜’两个字,却用得不恰当。”寒松龄的话没有半点虚假,的确,他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粉脸上的怪异神情突然消失了,雪侠又恢复了原有的调皮本色,笑了笑道:“以后事实总会有个明白的交待的,是吗?寒大侠。”

寒松龄道:“是的。”

雪侠岔开话题,突然问道:“寒大侠,我要单独与你谈谈;你不觉得这举动有些鬼祟吗?”

寒松龄一呆,突然笑道:“姑娘这么说,那两个字便更用不上了。”

粉脸突然一整,雪侠道:“寒大侠,我们总共也没有见几次面,如果我此刻突然提出一个要求,你会答应吗?”

虽然觉得她的言行有时使人穷于应付,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却无法拒绝,只好谨慎地道:“只要寒某力所能及,绝不使姑娘你失望。”

雪侠凝重地道:“对你而言,易如反掌。”

寒松龄道:“姑娘请说!”

盯着寒松龄明亮的眸子,雪侠郑重地问道:“寒松龄,老实说,你原先是不是觉得我有些鬼鬼祟祟的?”

她的话听起来,绝不像认真的话,但她此时的表情,却足令任何人都能看出不是开玩笑的。

寒松龄凝重地道:“姑娘,你叫我怎么回答?”

雪侠道:“简单之至,只说出你当时的感觉就行了。”

寒松龄慎重地道:“你相信?”

雪侠道:“相信一个人并不容易,是吗?但我却这样问你了,寒大侠。”

寒松龄点点头道:“姑娘,寒松龄此刻不是正在单独与你谈吗?”

雪侠脱口道:“也许……”

截住他的话,寒松龄抢口道:“姑娘,如果有也许的成份在的话,在她们离开之前,我会告诉你,你我的话没有什么不可以当着她们的面说的。”

缓慢地把目光从寒松龄脸上移开去,雪侠自语似地道:“是的.你的确可以这么说,也许,我不该多此一问。”话落突然正色道:“寒大侠,你知道我们怎么会又在这座山上相遇吗?”

寒松龄心头突然一震道:“这是第三次。”·雪侠道:“事不过三。”

俊脸更加凝重了,寒松龄道:“与上两次相同?”

雪侠笑道:“事不过三,这是第三次,也应该算没有超过。”

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艳丽逼人的白衣少女,寒松龄不知该说什么了。

雪侠轻轻地问道:“听说过荒城孤剑这个绰号吗?”

“姑娘指的是有惊电剑之誉的荒城孤剑?”

雪侠道:“正是他,你对他还知道些什么?”

俊脸突然一凛,寒松龄道:“荒城荒漠伴日月,孤城孤剑独称王。”

雪侠道:“这两句百年前就流传着了,对最近的,你知道些什么?”

寒松龄道:“二十年以前,中原武林道上,有个少年人听说被荒城城主接进大漠中去了。”

雪侠道:“确实有这回事,不过,那人并不是中原人,而是关外的人,对那人你还知道些什么?”

寒松龄想了想道:“荒城无人去过,但传说中只住一个人,因此称之孤剑,所以,那人必已成为城主了。”

雪侠点点头道:“还有呢?”

寒松龄道:“据说那人是个孝子,母子相依为命,只是,没听说他进大漠时,有没有携母同行?”

轻轻叹息一声,雪侠道:“带去了,因此,现在他把他母亲送回来了,人到临终前,也许都会想到要落叶归根。”

寒松龄一怔道:“你是说他送他母亲的尸骨还乡?”

雪侠道:“不错,只是,他母亲的尸骨并未落叶归根。”

寒松龄有点明白了,脱口问道:“这与寒某有关联吗?”

雪侠道:“尸骨落在三佛台的爪牙手中了。你说过,他是个孝子。”

寒松龄心猛然往下一沉;道:“我明白了。”

深深地凝视了寒松龄一眼,雪侠突然道:“那我走了。”

寒松龄本能地脱口道:“姑娘,你的伤……”

芳心上涌一丝暖意,但未流露出来,雪侠淡然一笑道“皮肉外伤,算不了什么。”’寒松龄道:“这山区中,随时可能再出现三佛台的爪牙,姑娘负伤,身手不便,独自……”

雪侠突然笑道:“你替我担心?”

寒松龄道:“姑娘三次助我,寒某一无所报,姑娘以为寒松龄真的是个……”

再度截住寒松龄的话,雪侠半真半假地道:“寒大侠,说实在的,我如果死在他们手中,比活着对你更有利,我说的是实话,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说过,事不过三,下次相见,你我可能就不会是朋友的立场了。”

寒松龄一怔道:“姑娘……”

雪侠抢口道:“遇见过应天僧齐海生吗?”

—个不祥的念头突然涌上心头,寒松龄急声道:“他与你是一起的?”

仰起粉脸看着凄冷昏黑的夜空,雪侠生硬地道:“你说对了,对了,寒松龄,日后的事实会告诉你,我今天说的全是实话,不要以为我曾给过你什么恩惠,我那么做,对自己这一边有利。”话落,沉重地轻叹一声,笑了笑道:“自古多情空余恨……”话落突然转身,纵身向雪野中飞驰而去,只几个起落便消失于夜幕中。

空洞茫然地站那里,寒松龄面前仿佛还飘动着那张带笑而目中却含着泪珠的艳丽面庞,那是她转身的刹那间留下的。

“自古多情空余恨……”声音,仍在他耳边回荡着。

飞身跃落在寒松龄身侧,白凤公主惊讶地问道:“她怎么走了?”

转脸看看白凤公主,寒松龄想说些什么,但活到嘴边又忍住了,落漠地道:“走了也许好些?”

白凤公主不解地道:“为什么?松龄,为什么?”

思绪乱如麻,寒松龄摇摇头道:“日后你会明白的,白凤,现在不要再问了。”

白凤公主心中暗自打了个解不开的结,但却没有再追问下去,只点点头,道:“这是巧遇?”

寒松龄道:“她是专程来通知我一件事情的。”

这时,雷电追魂、四绝书生及忆兰姊妹都已围了过来,白凤公主一怔道:“通知你,通知你什么事?”

向众人望了一眼,寒松龄道:“听说过荒城孤剑这个名号吗?”

白凤公主主婢三人一脸茫然之色,雷电追魂与四绝书生却勃然色变,四绝书生脱口道:“大漠荒城的荒城孤剑?”

寒松龄道:“正是他。”

四绝书生追问道:“冲着我们来的?”

寒松龄点了点头。

雷电追魂与四绝书生都愣住了,神情显得非常焦虑与不安。

虽然没听说过这个名号,但是,从雷电追魂与四绝书生这两个见面以来,从未流露过惊惧表情的人此刻的神态,白凤公主已完全体会出事态的不寻常了,望着寒松龄,她迫切地问道:“松龄,他是谁?他为什么要找你?”

淡淡地笑了笑,寒松龄道:“他是个以快剑出名的孝子,他要找我,就因为他是个孝子。”

白凤公室不了解这些话,其他的人,也同样的不了解地望着寒松龄。

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寒松龄道:“三佛台的爪牙盗去了他母亲的尸骨。”

四绝书生道:“那咱们怎么应付他呢?”

寒松龄淡然地道:“不必计划什么策略,他怎么来,咱们就怎么挡吧。”

四绝书生道:“与他拼?”

寒松龄点了点头。

白凤公主急声问道:“那人的武功是不是很高?”

四绝书生凝重地道:“对大漠瀚海中无人知其所在的荒城,武林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荒城孤剑独称王。”

雷电追魂此时突然脱口道:“那是百年前的事了,也许目下的荒城剑主根本就不行。”

四绝书生不同意地道:“武林中人一直未能忘却荒城孤剑,绝不是在怀念他们,而是时时警惕着大漠中有个威胁着中原的人。”

雷电追魂仍然不服输地道:“各人智愚不同,我不相信荒城中的人,能代代无敌于天下。”

四绝书生道:“上一代选下一代,芸芸众生之中,何愁找不到上上奇才。”

“荒城孤剑”四个字在各人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也使人觉得气闷、烦躁,雷电追魂涨红着脸道:“你怕了?”

四绝书生也瞪着眼道:“这是什么话?我是就事论事啊!”

雷电追魂还要开口,却被寒松龄截住了,他淡漠平静地道:“不必再争论了,易居贤回来了,大家不要再提方才的事了。”

众人沿着寒松龄注视的方向望去,果然发现二十丈外山君易居贤正飞驰电掣地奔过来,手中却空无一物,这倒使寒松龄觉得十分意外。

转眼间,山君易居贤已停在众人面前,四绝书生道:“易前辈辛苦了。”山君易居贤忙道:“没什么?老夫没收拾下卜运仁。”

雷电追魂心直口快,道:“想不到双星老二的武功竟会比老丈高出如此之多。”话意显然含有不信任的成份。

山君易居贤泰然地笑笑道:“卜运仁的武功算不得什么,老夫之所以没收拾下他,无非是有意要放他一马的。”

四绝书生笑道:“你们原先彼此认识?”

山君易居贤摇摇头道:“老夫从未见过他,老夫放他的原因,是要他把老夫引到他同党那里去。”

雷电追魂道:“易前辈可曾达到目的吗?”

山君易居贤笑道:“卜运仁虽然姦猾,没把老夫引到那里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毒竹君与桃花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