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十一章 荒城孤剑

作者:雪雁

那是一张落漠而孤做的面孔,那种孤傲的神气,就由那两道浓浓的眉毛及那微微下撇的chún角,样子便完全刻划出来了。如再加上他那双大部分时间都看着高处的眸子,那神气就更显得目空一切了。

缓慢地站起身子,黑衣武生探手摸摸挂在腰间的一柄金柄银白剑鞘的长剑,然后,缓缓地抬动脚步向丘下走来。

阴沉地扫了寒松龄一眼,毒竹君冷笑道:“寒松龄,可要老夫把此人给你引见吗?”

冷漠地哼了一声,寒松龄道:“尊驾大可不必费那番心思,不过,寒某人事先要先警告朋友你一声,如果二位打算仗着他挡过今天这一阵,哼哼,只怕二位要大失所望了。”

毒竹君冰冷地一笑道:“寒松龄,你会这么说,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

寒松龄冷笑道:“尊驾方才不是高呼过‘荒城孤剑,四个字吗?”

毒竹君道:“是叫过,寒松龄,老夫的意思是说,你只知道四个字而已,但却不知道这四个字代表的是什么。”

冷然一笑,寒松龄道:“三佛台前的一个活动工具而已。”

突然,一个低沉而雄浑的声音道:“不错,在下此刻确实算得上是一个活动工具。朋友,你,就是寒松龄吗?”

早就知道他已走到现场了,寒松龄却一直视如无睹,闻言转向黑衣武生荒城孤剑,冷冷地道:“不错,在下正是姓寒的。”

荒喊孤剑冷冷地道:“寒松龄,你知道他们把我这个工具运到这里来的目的吗?”

寒松龄道:“期望你能取下寒某颈上人头。”

荒城孤剑点点头道:“不错,寒松龄,你全说对了,对一个供人应用的工具,你没有什么可以多说的了,请!”话落向前迈去。

寒松龄才走了两步,突听雷电追魂大声道:“盟主,本座已请准了这头一阵了,此人就交与本座吧。”

寒松龄一怔,脱口道:“但是他不是那……”

没等寒松龄把话说完,雷电追魂已抢口截住道:“盟主,你知道此人的武功底细吗?”

又是一怔,寒松龄道:“不知道。”

雷电追魂笑笑道:“难道说就只为了那四个字就把他的本事与身价全抬高了不成?”

这句话就真个把寒松龄问住了,心说:“是啊,难道就只为了‘荒城孤剑’这么四个字,就必须把他的身分抬到桃花神之上吗?”心念及此,不由开口道:“说得也是,不过,还以小心为宜。”

雷电追魂应道:“本座遵命。”话落向右横跨出两步,正面向着荒城孤剑道:“咱们谁先动手?”

淡淡地扫了雷电追魂一眼,荒城孤剑漫不经心地道:“我找的不是你,你最好还是让开点。”

自出道至今雷电追魂还没被人如此轻视过,脸色一沉,怒声道:“要与咱们盟主交手不难,但是,得先通过我这一关。”

荒城孤剑沉声地道:“我再说一遍,我找的不是你。”

抖动了一下手中长鞭、雷电追魂低沉地道:“朋友,别逼我说出不好听的来,准备动手吧。”

一直望着山头的眼睛,突然盯在雷电追魂脸上,由那两道冷电冰刃般的目光,可以看得出他已经恼怒了。

以更低沉,更缓慢的声音,荒城孤剑道:“你与我没有什么关连,我无心伤你,因此,我耐着性子再说一遍,我找的不是你。”

一旁的桃花神忍不住插口道:“燕老弟,有些人认准了鬼门关是无法拉回来的,你还是成全了他吧。”

头也没回,荒城孤剑冰冷地道:“别与我称兄道弟,我没有你们这些朋友。”

桃花神脸色一寒,毒竹君忙插口道:“燕大侠,不管怎么说,你我现在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俗语说,刀口向着别人,我们最好别自伤了和气。”

冷冷地笑了一声,荒城孤剑冰冷地问道:“有一天,如果我能把刀口转过来,你该知道我会向着谁?”

桃花神冷笑道:“你自己说呢?”

荒城孤剑冰冷而深沉地道:“你们!”

桃花神忍无可忍,冷然一笑道:“燕行云,你别给脸不要,硬要别人给你好看,说句不好听的,现在你得听咱们的。”

倏然转过身去,以冷电般的目光盯着桃花神,荒城孤剑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凭你?”

桃花神怒极狂笑一声道:“哈哈……不错,凭老夫我,你要怎样?”

一看苗头不对,毒竹君忙打圆场道:“好了,好了,燕大侠,何必呢?”

荒城孤剑冷冷地道:“你少开口。”

老脸一沉,毒竹君干笑两声,道:“燕大侠,你是个孝子,我看,咱们还是办正经事要紧,对吗?”

心头猛然一震,荒城孤剑燕行云的一腔怒气虽然更浓了,但却已失去了发作的勇气了,狠狠地转过身子,对雷电追魂冷声道:“让开!”

雷电追魂冷笑道:“在下是否让开,全看你分量够不够了。”

深深地吸了口冷气,荒城孤剑道:“你先攻吧。”话落人却凝立原地不动,没有丝毫戒备的神态。

毒竹君抬臂示意身后的徒众向下退了四五丈,然后与桃花神两人也跟着退了下去。

荒城孤剑的神态严重地伤害了雷电追魂的自尊心,冷冷地哼了一声,大步向荒城孤剑燕行云走过去。

寒松龄回头向忆兰道:“姑娘,把那匣子交给我。”

忆兰急步走上来,把匣子交给寒松龄。

在荒城孤剑正对面七尺左右的地方停住脚步,雷电追魂轻轻一抖手中墨黑的长鞭,激起一声脆响,左手不由自主地缓缓伸向腰间的惊电剑,两道流露着怒火的冰冷目光,紧紧盯在荒城孤剑那张极其落漠、孤独的方形脸上。

谁也没有再开口,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对峙着。

除了偶而响起的北凤轻啸声之外,四周是一片令人难堪,也令人心荒的宁静。

摹地响起一声春雷似的呼喝,“铛”的一声轻响,带来漫天飞舞的黑色鞭影,飘忽迷离,状似乌云四合,使人难以分辨出鞭影起源于咽哩,但却很容易看出这片漫天鞭影笼罩的目的物,荒城孤剑燕行云。

落漠的面孔微微一变,荒城孤剑双臂倏然一沉,轻如鸿毛般的随着罩过来的鞭影左右一阵摆动,突然化成一道黑影,激射出雷电追魂长鞭笼罩的范围,落在雷电追魂右们炳丈以外的雪地上。

脸色同时一变,毒竹君与桃流神不由自主地彼此对望了一眼这虽然仅只是两人起手的第一个照面,但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却都是令人吃惊。尤其,荒城孤剑那副能随着鞭影飘动,轻巧犹如蝙蝠般的怪异身法,的确使人难以估计他轻功的造诣高到了什么程度。

满以为自己这凶猛迅捷的攻击,必会使对手失去反手的机会,却没想到对方竟会如此轻巧地避了过去,雷电追魂心头大大地震动了一下,急功躁进的念头也跟着打消过去了。

带动长鞭,倏然转向荒城孤剑,雷电追魂再次起步走向对方。

急步走到寒松龄身侧,白凤公主不安地道:“松龄,你看如何?”

寒松龄凝重地道:“快剑必须配以快捷的身法,此人轻功非常人能比,他虽然还没用剑,但从他的身法上,不难看得出他的身手,云大哥八成抵不住他。”白凤公主焦虑地道:“那……那可怎么办呢?”

寒松龄满有自信地道:“云大哥虽然不—定能抵得住他,他也无法一击取胜云大哥,这段时间,足够我们出手救应了。”

白凤公主仍然不放心地道:“我还是担心云大哥,因为,那人的身法,实在足使人难以捉摸。”

再次重又停在荒城孤剑前面七尺左右了。

扫了雷电追魂一眼,荒城孤剑以那种不急不徐的声音道:“朋友,燕行云一向行事,少有二次重复的机会,我已让了你一次了。”

冷嗤了一声,雷电追魂道:“敌对相搏,刀兵相向,燕朋友,你少说那个‘让’字。”

脸色微微一沉,荒城孤剑冷笑道:“朋友,有些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就属于那一类人。”

右臂一抖,雷电追魂冷喝一声道:“你说对了,接着。”

鞭影在喝声中洒出,快捷威猛虽然并不亚于第一次攻击,但却留下了变招再攻的余劲。

方脸突然一寒,身子快速地一侧,一闪穿人鞭影中,荒城孤剑仍然没有拔剑。

荒城孤剑能轻易地穿进鞭影中,虽然使雷电追魂大感惊异,但却并不迟疑,左手向腰间一按,已抓在惊电剑柄上了。

暗自提了口真气,寒松龄把功力凝聚在右臂上,自语道:“就要分出胜负来了。”

雷电追魂左手一抓着剑柄,右手墨鞭跟着运劲一抖,洒出一片浓密的鞭幕,由外向内,包抄进来,显然是要逼使对方靠向身边。

荒城孤剑见状微微一动,人也不由自主地奔向雷电追魂,伸手去点雷电追魂右边的rǔ根穴。

冷哼声中,雷电追魂右手倏然向外一挥,一道银芒闪电般奔向荒城孤的剑咽喉,心说:“你完了。”

银芒倏然一闪,等雷电追魂看清那不是来自惊电剑上的光芒时,银芒已到达胸口了。

急收惊电剑,反手一撩,“当”,的一声脆响声中,雷电追魂只觉胸口一连轻震,本能地向后侧射出一丈多远。

荒城孤剑冷冷地道:“朋友,这是我给你的警告。”

雷电追魂这一抬头,只见荒城孤剑仍站在原处,雷电追在剑鞘中,拔剑、出剑到回剑鞘,这一切,都竟然没看见,再低头看看胸口,玉面顿时红如喷血。

一个大又划破了胸衣,直达肌肤,这两剑,他实在想不通他是怎么划下来的。

雷电追魂的左手短剑,一向有惊电剑之称,谁也难以相信他引以为傲的快剑,此时竟然会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

毒竹君与桃花神脸色全部为之骇然大变,彼此对望了一眼暗自庆幸没惹翻这个冷傲的剑手。

“嘿嘿”干笑了一阵,毒竹君道:“燕大侠快剑一出。果然惊天动地,真是名不虚传,佩服,佩服。”话声已谦恭得多了。

寒松龄闻言心头一动,急步向雷电追魂走过去。

毒竹君此言一出,雷电追魂脸上便更挂不住了,冷哼连声,道:哼哼,燕朋友,云某人已说过,你少说那个让字,今天,你我之中,总有一个得躺下来。”

荒城孤剑冷冷地道:“躺下来的,一定是你,而且,用不了太多时间。”

雷电追魂冷笑一声,才待出手,突听寒松龄的声音起自身后道:“云大哥,请住手。”声落人已走到雷电追魂身边。

雷电追魂正在气头上,闻言脸色一沉,道:“胜负未能分出之前,本座没有理由退下来。”

寒松龄道:“他找的是我。”

雷电追魂固执地道:“但他还没有闯过我这一关,”

“怎么样才算闯过了?”声音有些变了。

雷电追魂听得出来,但却依然固执己见,抗声道:“本座还有一口气在,他就不算闯过去了。”话落就要动手。

俊脸微微一变,寒松龄道:“住手!”

雷电追魂倏然转过身来,冷声道:“为什么?”

寒松龄沉声缓慢地道:“不必为什么?我叫你住手。”

“以盟主的身分?”

庄严而凝重地,寒松龄道:“是的,以盟主的身分!”

一看情形不对,四绝书生飞身跃落雷电追魂身侧,急声道:“云大哥,你就让开吧。”

用力摔开四绝书生抓在右臂的手,雷电追魂伤感地道:“宫老二,你就看准了他行我不行吗?”

星眸深处掠过一丝难以言喻的痛苦,寒松龄默不作声。

四绝书生目光迅速地在寒松龄脸上打了个转,玉面一变,冷声道:“云大哥,咱们既然各有己见,当初还要结什么盟;要什么盟主呢?咱们三人之中,以你年纪最大,兄弟不便多言,你请!”话落转身走了回去。

雷电追魂虽然生性急躁,但却非不识大体的人,四绝书生的话震醒了他那颗气昏了的心,也使他明白了自己说了些什么令人寒心的话,惭愧而沉痛地长叹一声,道:“我错了。”

没有勇气再看寒松龄那张平静得出奇的俊脸,转身低头退了回去。

这里,只剩下寒松龄与荒城孤剑在这种令人难堪的寂静中对峙着。

深深地吸人一口冰冷的寒气,寒松龄起步向前迈进了三尺,侍匣的左手一抖,嘶的一声抓落石匣上的布结,石匣平落在雪地上。

冷冽的北凤吹掀开覆在匣上的布,青灰色的石匣,豁然出现在荒城孤剑的面前。

目光一接触到石匣,荒城孤剑全身猛然为之一震,一张脸,也变得十分苍白。

作梦也没想到落到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荒城孤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