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十八章 情孽缠身

作者:雪雁

拉着白凤公主的手,寒松龄使尽全身功力,飘凤惊电般地顺着女儿河向下游急驰。

白凤公主一边跟着寒松龄急驰,一边不安地问道:“松龄,你可知道万里鹏他们栖身处吗?”

寒松龄道:“我没有详细问,据他们说就在女儿河边附近,我想只要沿河而下,我们可以听到声音的。”

白凤公主道:“现在我们距凤栖镇已经没有多远了,怎么竟连一点动静也听不到呢?”

寒松龄道:“我也奇怪着,咱们快点。”

白凤公主向前一指道:“你看,凤栖镇就在前面不到一里地了,我们只怕走过头了吧。”

寒松龄急声道:“对,可能是走过头了,我们回去看看。”话落也没征求白凤公主的意见,急急转身,才待飞身向前驰去,突见前面四五十丈处有两条人影正向上游走去。

俊脸上喜色一闪,寒松龄道:“前面是阴阳判阮瑜,他一定知道他们的栖身处。”

只有两三个起落,寒松龄落身在阴阳判身后,开声叫道:“阮前辈。”

几乎是在寒松龄开口的同时,阴阳判警觉地倏然转过身来,他一见寒松龄满身是血,先是一怔,等看清楚了那些血不是他自己身上流出来的,才缓和了下来,安祥地道:“寒少侠,是你。”

阴阳判身边的那个女子,这时也转身了过来,她是凤君仪,猛然间看到了寒松龄全身是血,忍不住脱口惊叫道:“你伤了?”

只有三个字,但这三个字所代表的,却是她此时此刻芳心中的整个情绪,惊慌、关怀、痛惜,还多少含有些责备之意——责备一个自己关怀的人不应该那么粗心大意地疏于防备。

这一切,在凤君仪来说,原本并不希望在寒松龄面前流露出来,她曾经计划将这一切常埋心底,只有在这种预料不到的突然情况下,她关心则乱,才会失去按制。

友善中带有些许迷茫,白凤公主以询问的目光望着凤君仪道:“姑娘,你姓凤是吗?”

从白凤公主毫不忧虑的粉脸上,凤君仪知道自己看错了而替寒松龄白担了一份心事,刹那间,粉脸上恢复了原有的平静与落寞,她回答道:“是的,白凤公主,我是凤君仪。”

白凤公主一怔,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白凤?”

笑笑,凤君仪道:“当今武林第一美女,任何人第一眼都会看得出你是白凤公主,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是吗?”

白凤公主脸儿一红,道:“凤姑娘说笑了,其实,白凤与凤姑娘你比,可就差得太远了。”

美目迅捷地在寒松龄脸上扫了一督,凤君仪除了看到他脸上充分流露出的焦急之状外,什么也没看到,失望地道:“公主,你在取笑我了,凤君仪蒲柳之姿,哪堪与公主你的国色天香相比。”

阴阳判阮瑜心中暗叹一声,忖道:“只有爱能拆除一个人心中无法变迁的成见,凤君仪几时承认不如人了?看来她真的变了。”

寒松龄此时心中只惦念着飞鹏帮全帮人的安危,无心去留意凤君仪与阴阳判二人的神情,凤君仪的话才说完,他就急急地问道:“阮前辈,可知道飞鹏帮的人住扎的地方?”

阴阳判一怔,道:“知道啊,我们刚……”

凤君仪忙道:“阮前辈,寒少侠是问你知不知道。”

深知凤君仪此刻心中的痛苦,阴阳判神情显得十分暗淡,低声叫道:“君仪。”

淡淡地笑笑,凤君仪道:“阮前辈,寒少侠心急如焚,你该快点告诉他才是。”

女儿家特有的细心,使白凤公主觉得凤君仪好似在掩盖着什么,她直觉地感觉到与寒松龄有关,但却又无法从她那种坦然的神色中找出正确而肯定的答案。

寒松龄此刻当然注意不到这些,他只急着要知道,那些人此刻的住处与他们的安危。

目光从凤君仪平静地的脸上转到寒松龄焦的不安的脸上,突然间,阴阳判阮瑜觉得很不公平,他了解凤君仪此时枯木死水般的心情,也了解此刻寒松龄全然不知的心境,不禁有些愤怒地道:“寒盟主,除了飞鹏帮之外,你心中还有没有别人的存在?你说说看。”

既觉得意外,又觉得茫然,寒松龄道:“阮前辈此话怎讲?”

阴阳判冷声道:“寒盟主,你是真不位还是装糊涂?”

寒松龄凝重地道:“阮前辈,救人急如救火。阮前辈有话请明白地说出来,寒松龄洗耳恭听。”

阴阳判道:“寒盟主,老夫相信以你的功力,你的确有救那些人的能力,但是,时间上,却不容许你拖这许久,现在你才要去,你以为还来得及吗?”

寒松龄不安地道:“你是说他们全遭了三佛台的毒手了?”

阴阳判冷笑一声道:“他们命大,还没遭到毒手,但却不是他们靠他们自身的力量自保的,有人暗伸援手,把他们从虎口中救了出来。”

寒松龄心中一松,道:“阮前辈,是谁救了他们?你?”

阴阳判道:“寒盟主,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老夫如果有力敌二大金刚的道行,还用得着去求人吗?”

寒松龄强压下心中的不快,淡淡地道:“想必阮前辈知道那人是谁了?”

阴阳判冷声道:“不错,老夫的确知道她是谁,你可想知道?”

寒松龄道:“不错,寒松龄是想知道。”

阴阳判道:“感激她替你救了这许多手下的人?”

寒松龄冷冷地道:“阮前辈,寒松龄对你的话想提点改正意见,也希望阮前辈日后能记清楚,他们并不是寒某的人,阮前辈,你我有很多不同之点,其中最主要的是你能超然地站在世情之外,而寒松龄却庸俗地在红尘浊流中打滚,既无法顾到深陷于红尘中的双足,也无法撇开世俗的善恶不管,因此,我急于要救他们,因为他们与我存有相同的意志,套句俗话,这叫物以类聚。”

阴阳判冷声道:“你是说老夫善恶不分。”

俊脸一沉,寒松龄道:“阮前辈,你今天情绪不好?”

阴阳判冷铁道:“在见到你之前,老夫情绪一直很好。”

寒松龄冰冷地道:“阮前辈,我们的话是越说越不投机了?”

阴阳判冷笑道:“寒松龄,不投机你又能把老夫怎样了”

寒松龄冷声道:“阮前辈对在下似乎有什么成见?”

“成见?”阴阳判冷冷地道:“何只是成见,寒松龄,老夫此刻简直恨不得让你尝尝我手中的这对铁笔。”

粉脸变得十分苍白,凤君仪凄声道:“阮前辈,你叫君仪为难,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但是,别人又何尝会知道呢?”话含有双重之意,不知内情者绝无法听出。

阴阳判一怔,心想:“是啊,寒松龄与她见面时根本就没说上几句话,又怎会知道她对他存有倾慕之意呢?”

没有再理会沉思中的阴阳判,凤君仪向着寒松龄道:“沿着这个方向向前走,四十丈左右处有一块低地,那里有座破旧的河神庙,你要找的人,他们就在那里。”

寒松龄此时正在恼怒之中,闻言谈谈一笑道:“多谢凤姑娘指点,寒松盼告辞了。”话落一拉白凤公主,转身慾行。

自一开始,白凤公主就觉得事情含有令人费解玄机,现在,虽然她还无法找出确切的答案,但已感觉出这件事与寒松龄、凤君仪有关,因此,她也想把事情弄明白了再走。

美目望着寒松龄,白凤公主道:“松龄,阮前辈不是说他们的危机已经度过了吗,我们又何必急着去呢?”

寒松龄道:“留在这里干什么?”

白凤公主含有深意地望了凤君仪一眼道:“大家心平气和地谈谈,不是可以解除了不少误会吗?当然,我是说我们之间假使有什么误会存在的话。”

阴阳判这时也后悔方才的话说得过火了些,闻言忙道:“公主,你是个聪明人。”

凤君仪却摇头道:“公主,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误会,就算有的话,也已无关紧要了。”

白凤公主一怔道:“凤姑娘,你话中含有白凤无法解开的玄机,白凤有个感觉想直说出来,说错了,请凤姑娘不要见怪,凤姑娘,我总觉得你在逃避着什么。”

凤君仪芳心暗自一震道:“你看我像在逃避什么吗?”

白凤公主深深看了凤君仪一眼道:“是的,凤姑娘,我的确有那种感觉,难道我猜错了不成?”

思考了一阵子,凤君仪摇摇头道:“不,公主,你没有猜错,我是在逃避,也许,我只是在逃避自己。”

白凤公主不解地道:“逃避自己?凤姑娘,任何事情都可以逃避,但是,谁能逃避得了自己呢?”

凤君仪沉重地道:“是的,谁也逃避不了自己,公主,我们此去还得走上一段遥远的路,我们想告辞了。”

白凤公主道:“凤姑娘打算再回静心坪?”

凤君仪道:“也有可能。”

阴阳判道:“凤姑娘,你知道我们不会。”

截住阴阳判未了的话,凤君仪道:“阮前辈,万事皆天定,半点不由人,你何必定要说些伤彼此感情的话?”

觉得有些鼻酸,阴阳判长叹一声,道:“姑娘,感情、感情,唉,谁不珍惜感情,谁能排遣感情?你记得你常念的一首词吗,‘奈何遣情情更多’!”

笑笑,那笑意有些凄凉,凤君仪黯然地道:“阮前辈,你说到哪儿去了,走吧。”话落当先转过娇躯,沿河向上游走去。

阴阳判大声叫道:“凤姑娘,老夫觉得这样很不公平。”

凤君仪没有回答,继续向前走着。

白凤公主也开声呼唤着,凤君仪依然听而不闻地向前走着。

无法使凤君仪回头,白凤公主转向阴阳判阮瑜道:“阮前辈,凤姑娘是怎么了?她好像很孤独。”

几乎要想哭了,阴阳判道:“是的,公主,她很孤独,唉,‘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愁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隔个窗儿滴到天明。’公主,这些,也许可以描绘出她日后的处境,唉,老夫得找她去了……告辞了。”话落不等白凤公主开口,转身径向凤君仪追去。

看看脸色凝重的寒松龄,白凤公主道:“松龄,阮老前辈的话好像还没有说完。”

迟缓地点点头,寒松龄道:“是的,白凤,他是没有说完,事实上,他也不能说完。”

白凤公主道:“你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

声音变得迟缓而遥远,寒松龄道:“但愿我什么都不知道,白凤,不要再问了,我们走吧。”话落转身向方才凤君仪指的方向走去。

白凤公主觉得寒松龄好像又添了一份心事,但她没有再问下去。

两人在沉默中向前走了四十几丈,果然到了一处低地边缘。

低地约有半亩方圆,椭圆形状。一座占地二十几丈的大山神庙,在低地对面与二人立足处相向的高地上,乍看起来,低地倒像庙前面的一个池塘。

低地上,此时正有四五十个人在那里东奔西闯地走动着,但却总是转圈子,始终走不出去。

除了那些走动的人外,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三四十具尸体。

那些死尸,仰面朝上的,有些人胸前绣有一个巨大的飞鹏,显然是飞鹏帮的弟子帮众。

高地上也有,其数绝不比低地上少,显而易见的,这里曾有过一次激战。

破山神庙前,有些飞鹏帮的弟子在那里来回走动着,监视着低地上的人,除了这些之外,便是一片寂静。

白凤公主向下看了好一阵子,才道:“那些人好像被一种奇阵困住了。”

寒松龄点点头道:“那些人中,有四大金刚中的灵心金刚武思远。”

白凤公主一怔道:“武思远不是通晓阵法吗?”

寒松龄道:“那摆阵的人,比他棋高一着。”

白凤公主芳心突然一动道:“松龄,你看会不会是凤君仪?”

寒松龄肯定地道:“是她。”

白凤公主好像突然之间,什么都明白了,惶急不安地道:“松龄,快,我们现在还来得及去把她追回来。”

寒松龄摇摇头道:“在未到此之前,我就知道却敌解围的是她了,白凤,不用追去了。”

白凤公主急声道:“为什么呢?我们不是正需要她这种人才吗,万一她被三佛台的人得去了,对我们不是大大的不利吗?三佛台所惧的,就是你跟才女凤君仪啊。”

寒松龄摇摇头道:“白凤,她绝不可能回头的。”

白凤公主道:“你怎么知道?”

寒松龄笑笑道:“我虽然与她相处时间很短,没说上几句话,但我知道她是哪种人,白凤,那是一种话既出口,便永不收回的人。”

白凤公主郑重地道:“有时候是会变的。”

“但她不是那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情孽缠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