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 二 章 一把魔剑

作者:雪雁

冬天,白昼本来就短,天黑得特别快,何况值此大雪纷飞之时。

此刻,虽然只是黄昏时分,但在此绝无人迹的冰天雪野里,虽然视野宽阔,仍然有昏暗的感觉,镇山关南方的玄真道观就座落在这片雪野里。

玄真观本是镇山关附近唯一的一座道观,香火鼎盛。但三年前,因观内道人恃技强抢妇女而被一位时人呼之为雪侠的异人所灭,自此,观中便再也无人主持了,虽然年久失修但仍能遮风避雨。

雪侠因经年身着白衣,腰佩白剑,而却无人见到过其真面目,如空飘白雪,只能见其形人手即化而无法见其真迹一般,故时人皆以雪侠呼之而不知其名。

此时,意外的,玄真观竟然有了人迹,不但有人,而且还灯火齐明,好似举办什么大典似的。

道观之中,人影穿插,川流不息,内殿、外殿、客舍、厨厕而内,甚至三清法像身前身后,都有人在持灯探照,显然,他们是在寻找什么。

正殿上,有两个老者分坐在三清前面油漆已剥落的大供桌两侧,看样子,是这些人的领袖。

左侧一个,年约五旬上下,紫脸膛,阔刀眉,金鱼眼,狮鼻海口,chún角下撇,弯成弧形,充分地流露出一股阴沉煞气。右手边的桌子平放着一对包金钢锏。

右侧一人,年在六旬上下,苍发苍胡,鹰鼻鹞眼,灰白惨惨的一张脸,令人望之生畏,此人腰间绕着——柄银链软柄枪。

由两人中间供桌上烧了近三分之一的红烛推断,这些人到此显然已是有了相当长的时间了。

紫脸老者四周环顾了那群忙碌的手下好一阵子,有点不耐地道:“莫非那小子把剑带在身上不成?”

白脸老者断然摇摇头道:“三尺长剑不是随处可藏的东西,凤城坐地虎既然亲眼看到他进镇时没有带它,绝错不了!”

紫脸老者双眉一攒,思索了一阵道:“这道观中上上下下的几乎找遍了,怎么会找不到呢?说不定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这时,四名寻找的黑衣汉子已有七八个回到大殿上来了,白脸老者望了他们一眼,沉思了一阵,答非所问地道:“不可能有人捷足先登,这一点我倒不怀疑,不过,有一点我一直想不通。”

紫脸老者心头一动道:“你的意思可是奇怪他为什么把一件武林中视为奇珍的寒玉绞血剑不带在身上?”

白脸者者凝重地点点头道:“寒玉绞血剑出在盛唐之期,寒如玄冰,断颈凝血,向有魔剑之称,这小于绝不会不知道,怎么会不带在身上呢?这不是透着邪门吗?”

老者猜测似地道:“会不会是假的?”

白脸老者先是心中一动,接着摇摇头道:“不可能,你想想,他如果带柄伪造的神兵之器,除了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外,会有什么好处呢?”

这时大殿上聚集的人更多,一个个弄得灰头土脸,但却一无所获。

紫脸老者有点不安地摸摸桌上的那对包金钢锏道:“你可记得江湖上传说中的魔剑持有人是谁吗?如果那剑是他亲手交给他的,那……”

白脸老者一笑打断他的话道:“嘿嘿,金兄,你想到哪里去了,怎么连南北都不分呢,太虚老人百年之前隐于南海,这里是关外呀,怎么跟他扯到一块去了呢?”

紫脸老者凝重地道:“我总觉得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连,假使那剑是真剑的话。”

此刻,大部分的帮众都集结在大殿上下,白脸老者站起身来,望着紫脸老者道:“金兄,这里既然找不到,看来咱们只好亲自去找那小子叫他自己说放在哪里了。嘿嘿,但愿咱派去招待他的那两批弟兄不要摆平了他。”

紫脸老者站起来抓起双锏,沉声道:“说不定他们正在拼斗中呢!”

白脸老者一笑道:“假使白虎鞭葛老三没动手的话,或许他此时正在拼斗中,说不定凤城坐地虎在店中已摆平了他呢!”向四周打量了一眼,沉声道:“招呼大家一声,咱们走啦。”话落抬脚领先向大门走去。

不过才踏出一步,突然,道观门口响起一个平静但却比地上白雪更冰冷的声音道:“各位,你们就这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礼数上,不觉得少了些什么吗?”

白脸老者先是一怔,接着白脸一沉,飞身一跃,掠出正殿大门,落身殿外长廊之下,目光迅捷地向观门望去。

一个俊逸出尘的白衣少年斜倚着山门,正悠闲无比地站在那里,星月中透射出的两道似能望穿宇宙的冷冽扫光言正盯在者者惊异的白脸上,那目光,令人触之生寒。

这时,大殿中的人群全都涌了出来,黑压压地布满了整个正殿的长廊下。

白脸老者定了定神,冷声道:“阁下是谁?”

白衣少年仍然斜倚在山门框上,冷漠地道:“你那得力的手下没向你描述过我?”

紫脸老者阔刀眉攒动了一阵,冷声说道:“这么说来,你正是老夫想找的人了,年轻人你该有个名字才是。”

白衣少年悠闲地上下打量了紫脸老者一阵,淡然一笑道:“两位方才说的那位白虎鞭与他的手下,也曾这么问过,但等知道了之后,他可又后悔了。”

白脸老者阴惨惨的一张白脸一变,冷声道:“小子,是他们认得你;因此,他们放过了你,是吗?”

白衣少年轻轻的嗤笑了一声,淡淡地摇摇头,以近似怜悯声音道:“朋友,很可惜,他们使你失望了,因为,那放与不放的大权不是操在他手中,而是操在我手里。”话落把袍袖遮住的左臂抬了起来,手中竟然提着一柄烂银白虎鞭。

白衣少年望着那些惊讶得近乎吃惊的表情,缓慢地道:“因此,他把这个,他的命与他手下的命,都交给了在下,你们还想知道我是谁吗?”顺手把白虎鞭抛在雪地之上。

两个老者心神不定地互望了一眼,白脸老者冷冷地道:“真人面前,少说假话,小子,报上名来吧!”

白衣少年冰冷冷的目光突然盯住在那张阴惨惨的白脸上,阴沉地道:“寒松龄。”

两个老者心头同时为之一震,紫脸老者冷声道:“那画中的孩童就是你了?”

白衣少年轻蔑地扫了二人一眼道:“如果寒某人说两位要问这个,你们的分量还不够的话,两位作何想法?”

当着这许多手下,两张老脸实在挂不住,紫脸老者金鱼眼中凶光一闪,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寒松龄,老夫自然有法子叫你说出来,你相信吗?不过,现在老夫还不想那么做。当然,寒松龄,那得看你合作与否了。”

寒松龄毫不动容地笑了笑道:“尊驾指的是那柄寒玉绞血剑?”

紫脸老者冷笑道:“老夫二人的话你都听到了,那倒可以少费点chún舌了。”

寒松龄悠闲地笑了笑道:“寒玉绞血剑还有个不怎么好听的别名,叫魔剑,两位要这柄剑不觉得太冒险了吗?”

白脸老者冷声喝道:“寒松龄,少费活,老夫耐性一向不好,要怎么了断,你还是明说了吧。”

寒松龄缓缓站直了身子,冷漠的俊脸上,突然笼罩上一片浓浓的寒霜,冷冽地道:“寒某人很想把它送给各位,但是,只怕各位消受不起。”

寒松龄抬头看看山门上那块灰尘密布的巨匾,双肩微微一晃,白影一闪,等众人再看清他的身子时,他手中已多了一柄通体洁白欺雪的三尺长剑。

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这柄武林中人一直视为神兵的奇珍上,虽然,谁也没有真的见过寒玉绞血剑,但是,当他们的目光一接触到那柄剑时,都不期然地感觉到一股若有似无的砭骨寒意从那洁白冰冷的白玉剑鞘上透射出来。

剑长足有三尺,自护手至剑鞘末端,全是白色。剑柄握在寒松龄手中,但由指缝间露出的部分,仍可闪看到是白色的。剑柄之后。拖着两条鲜红如血的长穗,与剑身相映,恰成强烈的对比。

两个老者互望了一眼,有些后悔当时没想到那匾下可以藏剑,紫脸老者目光再转回到寒松龄手中的剑上,冷笑一声道:“寒松龄,老夫虽然没见过寒玉绞血剑,但老夫却相信你手持的,一定是真的。”

寒松龄不置可否笑了笑,说道:“尊驾真好眼力啊!”

白脸老者冷冷地道:“年轻朋友,这用不着什么眼力,因为,那剑鞘上的那五个字,绝非今人之手笔可比。”

寒松龄淡漠地点点头道:“尊驾的推测很有道理,现在,各位一定很后悔当时没有在那块匾上动动脑筋是吗?”

白脸老者看了寒松龄一阵,突然大笑道:“哈哈……寒朋友,你替老夫等找出来,与老夫自己找出来,又有什么区别呢?”

寒松龄打量了白脸老者一眼,朗声笑了笑道:“各位一定认定了寒某人会双手送上是吧?”

白脸老者老脸一沉冷声道:“年轻人,老夫相信你是个伶俐人,因此,老夫以为你不会不识时务。”

寒松龄冷笑了一声道:“寒某人确实有意交各位做几个好朋友,只是,此剑向有魔剑之称,寒某怕一个弄不好,反而害了各位,那就不好了。”

白脸老者老脸一沉,冷笑道:“寒松龄,你把老夫等看成什么样的人了?”

寒松龄淡淡地笑了笑道:“扫云鞭韦山与双绝锏龙江的确算得上是关外一流的武林人物,只不过……”

白脸老者扫云鞭韦山冷声截住寒松龄的话道:“寒朋友,老夫以为你既然知道了,那就够了。”大步走了下来。

直到扫云鞭韦山在他身前六尺左右处停住脚步,寒松龄才道:寒某的话还没说完呢,不过,那是两位自己那么想而已。”

摇手止住扫云鞭韦山冲口慾出的话,继续道:“不过,尊驾既然有勇气走下来,寒松龄如果连个尝试的机会也不给尊驾,今后江湖同道未免要说寒某太小器了。”

话落星目中杀机一闪,冰冷地道:“韦朋友,寒某预备将这柄剑抛上去,如果你能接到就是你的。如果你接不到,朋友,寒某恐怕要对不起你了。”

话,说得虽然狂妄,但久经阵仗的扫云鞭爷山心头却暗自一震,他相信寒松龄初出江湖眼眶太高了,但是,同样的,他这么说,一定会有点拿得出来的东西,否则他不敢如此夸大。

探手腰间,一抽一拉,“啪”的一声掣下围在腰间的那柄长鞭,冷冷地道:“寒朋友,如果你真那么做了,老夫相信你定会后悔。”

剑尖缓缓指向空中,寒松龄俊脸上的淡漠神色突然改成森森煞气,冰冷地道:“韦朋友,寒某却以为你会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你看清楚了。”

“了”字才出口,在铮然一声剑簧轻响声中,寒松龄右臂向上一扬,一道白光冲天飞起,二三十丈之高。

紫脸老者双绝锏龙江见状飞起纵落扫云鞭韦山身侧,以低沉急促的声音道:“韦兄你注意上面,我监视着他。”

这一着想得的确颇周到,扫云鞭除去了被偷袭的挂虑,全神贯注在头上的夜空中,目注那柄自三十丈高空中开始下降的神兵。

寒松龄俊脸上虽然布满了森森杀机,但却没有一点紧张之色,盯视着扫云鞭韦山的拖在地上的鞭梢,并没有注意空中,这倒使双绝锏觉得十分意外。

由三十丈到二十丈,仍在继续向下急速地降落着,扫云鞭右手紧了紧,长鞭不自觉地向上抬了抬。

就在长剑降到约十五六丈的时候,扫云鞭突然沉声喝道:“盯住他。”

喝声中,长鞭一带,人已凌空跃起。

双绝锏龙江下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缠住寒松龄使他无法分身去抢剑,事实上,就是扫云鞭不吩咐,他也知道怎么做的。

因此,在扫云鞭身子才一动,他已飞身扑向寒松龄处了。

双足才一着地,双锏已同时扬起,一招“双龙出洞”才展出来,突觉双眼一花,面前已失去了寒松龄的踪迹。

煞住锏势,双绝锏猛然抬头望向空中,恰见一只巨大无比的白色鹦鹉抓脱了白色剑鞘,一柄冷芒刺眼,寒气逼人的白剑,正好落入凌空直上的寒松龄手中。

见到白鹦鹉与寒松龄轻灵曼妙,迅捷如电的身法,双绝锏龙江脑海中突然浮出一个可怕的人物,不由自主地脱口叫道:“啊,太虚步.太虚老人。”

满以为双绝锏龙江已缠住了寒松龄,寒剑一定可以到手了,因此,扫云鞭无暇注意别的,看准了方位,长鞭直向剑柄卷过去。

就在鞭梢将要触及剑触一刹那,扫云鞭突然看到一只手轻巧地接住了剑柄,高度比他的鞭梢高出不到两寸,接着,他看清了人与鸟,脑海中也同时浮出了一个可怕的老人。

扫云鞭似乎知道情况不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一把魔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