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二十章 改邪归正

作者:雪雁

鲜血在寒松龄右臂、背后、胸前各处不停地向外流着,一身白衣刹那间全变成了红色,使人无法看出他伤得有多重。

第一个倒下去的,就是寒松龄。

深沉绝望地嗯了一声,雪侠白凤仪娇躯突然一软,昏倒在驭凤圣女樊梅芳怀中。

心中也觉得像是突然失去了什么,有些激动地紧搂着女儿的身体,樊梅芳喃喃自语道:“我做错了什么了吗?我做错了什么了吗?”

樊梅芳才说完,五个汉子中的老二,首先悄然无声地向前仆倒在雪地上,接着其他几个人也相继向前仆倒下去,以满身是血的寒松龄为中心,成辐射的形状,铺成了这幅惨烈的图形。

五个人倒在地上,谁也没有动过,显然,寒松龄取的全是他们的致命要害。

脸色铁青而僵木,乾坤一乞睁大了眼睛痴呆地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寒松龄,骇惧地自语道:“他真能做得到?”

心中似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恨意,望着乾坤一乞,樊梅芳冰冷地道:“老要饭的,你可记得方才你说过什么吗?”

乾坤一乞木然地点点头,道:“夫人,我记得。”

樊梅芳道:“你不觉得后悔?”

乾坤一乞摇着头道:“不,夫人,老要饭的我并不后悔,万般皆天定,半点不由人,老要饭的一生投机,但却没占到半点投机的便宜。”

樊梅芳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化子,也许此刻你心中仍存有投机的想法!”

乾坤一乞道:“夫人是说老要饭的,仍打着逃脱的主意?”

樊梅芳道:“你可以否认,但我仍会防着你的。”

乾坤一乞道:“夫人,假使令嫒未曾昏迷,老要饭的深信脱身不易,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老要饭的要脱身,夫人,你绝留不住我,只是,老要饭的突然不想那么做了。”

樊梅芳道:“老化子,是什么想法改变了你?”

乾坤一乞道:“我自己也说不上来,也许,寒松龄坚毅的信心,使我觉得这世上已没有我立足之地了。”

樊梅芳盯着乾坤一乞那张像突然之间老了十年的油脸道:“你怕他仍活着?”

乾坤一乞道:“事实上他的确仍活着,夫人,你心里很矛盾,因此,你一直不敢看他,也不知道他仍活着。”

乾坤一乞没有说错,樊梅芳心中显得很矛盾,她担心寒松龄会有生命之险,却又怕他活着伤了自己的尊严。

此刻,樊梅芳心中仍有这种想法,但目光却已不由自主的向寒松龄扫去。

他,寒松龄,的确仍活着。

虚脱加上外伤内伤,使寒松龄因脱力而倒了下去,此时,他正缓慢而吃力地撑起了身子,慢慢地站了起来,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勉强而吃力。

把寒剑重归鞘中,他看也没看旁立的那三个活人,迈步迟缓地向归途走去。

乾坤一乞长笑了一声道:“哈哈……寒盟主,老要饭的得恭喜你仍然活着,对吗?”

停下脚步,寒松龄冷漠地道:“我活着对你十分不利。”

乾坤一乞笑道:“那当然,那当然,不过,寒盟主,咱们实话实说,你绝走不回去。”

寒松龄道:“你仍想留下我?”

乾坤一乞道:“寒盟主,老要饭的不用留你,你自己也知道,你绝走不完这条寒冷绵长的路,你身上的内外伤及这凄冷的夜凤会吞噬了你。”

寒松龄冷漠地道:“那是我自己的事。”话落又待迈步。

乾坤一乞急声道:“寒盟主,老要饭的想再留你一步。”

寒松龄道:“尊驾还有没说完的话吗?”

乾坤一乞郑重地道:“老要饭的想请你带一样东西回去,虽然,你不一定能回得去,但老要饭的我已有言在先了。”

心头微微一动,寒松龄望着乾坤一乞,冷漠地道:“朋友,可是带着你颈上的人头?”

乾坤一乞点点头,道:“是的,寒盟主。”

寒松龄道:“老化子,这句话能出自你口中,寒松龄实在觉得很意外,不过,我很明白你此时的处境,朋友,你不愧是个明眼人。”

乾坤一乞道:“你是说老要饭的自知逃不出樊梅芳掌握才那么做的?”

寒松龄道:“老化子,除此之外,寒某想不出什么理由会迫使你像你们这种人把自己的命往别人手中送。”

乾坤一乞凝重地道:“寒盟主,你没说错,事实上,不只像老要饭的这一类人惜命,任何人都惜命,看看樊梅芳手中的雪侠,你会知道老化子我有没有逃命的机会。”

目光从乾坤一乞脸上转到樊梅芳身上,寒松龄看到了昏迷在母亲怀中的白凤仪,他虽然不知道她是何时昏迷的,但却知道她的昏迷是为了自己,因此,他心中又加上一重无法消除的沉重压力。

缓慢地把目光由白凤仪脸上收回来,重新落在乾坤一乞身上,寒松龄道:“朋友,你说的或许有理。”

乾坤一乞道:“那你可知道是什么力量,使老要饭的连保命求生的那点信心都没有了吗?”

寒松龄道:“朋友,你想告诉寒某什么?”

乾坤一乞凝重无比地道:“寒盟主,是你,是你逼得老要饭的觉得这世间,连一寸立锥之地都没有了。”

微微一怔,寒松龄道:“你知道我此刻的情况。”

乾坤一乞道:“老要饭的方才也自以为知道你的情况,人力难与天争,老要饭的已全无信心了。”

寒松龄道:“除死众难,朋友,你不想试试?”

乾坤一乞道:“我没有机会试。”

樊梅芳道:“是的,老化子,你没有机会此刻去试,但是你逃过今日,以后会有机会的。”

乾坤一乞道:“寒盟主,你听到了吧?”

寒松龄道:“你担心寒某脱过今夜之危?”

乾坤一乞郑重地道:“不错,寒盟主,只要你度过今夜这一关?老化子将走投无路。”

体内、体外的重创,已使寒松龄觉得有些难以支持下去,冷漠地笑了笑道:“也可能你是白担心了,老化子。”话落转身迈起艰难的步伐,向雪野走去。

樊梅芳想上前阻他,但她只走了两步,便被心中的另一种意念克制住了。

乾坤一乞却忍不住开口道:“寒盟主,你不等着看看老化子的下场吗?”

寒松龄冷漠地道:“老化子,下场是你自己选择的,与寒某无关,我看你怎地?”

乾坤一乞一怔道:“你不希望减少了老化子这么一个敌人?”

寒松龄道:“老化子,说实在的,如果寒松龄能度过今夜的难关,你的死活,对碧血盟来说,全无足轻重,如果寒某活不过今夜,你就算死了,碧血盟也绝难与三佛台对抗,你该明白寒某话中之意才是。”话落再次举步向前走去。

这次,谁也没有再阻止他。

目送寒松龄的背影缓慢地消失于雪野中后,乾坤一乞突然长叹一声道:“夫人,你仍然坚持要老要饭的命吗?”

樊梅芳道:“你舍不得了?”

乾坤一乞有点苍凉地道:“夫人,老要饭的一生投机,最后,仍不免走上这条绝路,这一生,我虽然没做过什么大的伤天害理之事,但心中却无一日不在盘算一己的私利,直到今日,利与名我全没得到,但却突然醒悟了,老化子的确不想此刻就死,不过,却不是为了惜命,而是想做点真正的顺天应人之事。”

有点惊异地望着乾坤一乞,樊梅芳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化子,你可知道你自己有多大年纪了?”

乾坤一乞庄重地道:“夫人,人总有彻悟之时。”

樊梅芳道:“是谁使你彻悟的?寒松龄?”

乾坤一乞道:“不错,夫人,是寒松龄。”

樊梅芳怀疑地道:“以他的年龄,老化子,你被他整个改变了,不觉得难堪?”

乾坤一乞道:“有志不在年高,夫人,老化子觉得没有什么难堪的。”

樊梅芳怀中的白凤仪动了一下,似乎已清醒过来了。

凄惋、幽怨地轻叹了一声,白凤仪困倦地睁开那双黯然、忧愁的失神美目,茫然地遥望漆黑的、酷寒的雪野,似要看穿这漆黑如墨的夜幕另一边,是否还有她日夕期盼着的春天。

樊梅芳关切白凤仪焦急地道:“仪儿,仪几,你觉得好底了吗?”

白凤仪道:“娘,我很好。”

声音像是来自一个无人的世界,虽然平和,但却使人觉得陌生,樊梅芳叫道:“仪儿,仪儿,你到底怎么了?”

白凤仪道:“我很好。”

焦急、惊恐与沉痛,但是,樊梅芳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旁观者清,乾坤一乞却知道说什么能拉回这个伤心少女的心境,以低沉的声音道:“姑娘,寒松龄没有死。”

娇躯突然一震,白凤仪缓慢地转向乾坤一乞,以怀疑的目光凝视着他的双目。

樊梅芳突然明白过来,忙道:“仪儿,他真的没有死,真的。”

目光从乾坤一乞脸上,转到雪地上的尸体上,那里的确没有寒松龄,事实证明了他们所说的,但却解不掉白凤仪芳心上的忧愁,她知道寒松龄走得绝不会太容易。

乾坤一乞接着又道:“不过,他虽然没有死,但是,我猜他绝无法回到他自己的人那边去。”

白凤仪道:“是的,他绝对回不去,否则,你们不会放他走的。”

樊梅芳急声道:“仪儿,娘并不希望他死,真的,我已完全明白事实的真相了。”

轻轻地咳了一声,白凤仪道:“娘,也许女儿不该那么说。”随着嘴chún的启动,鲜红的血,顺着嘴角滴落在雪侠洁白的胸襟上。

樊梅芳站在爱女身边,被女儿的头挡住视线,看不到,对面的乾坤一乞却看得十分真切。

乾坤一乞急声道:“姑娘,哀莫大于心死,事情还没有到那步田地,姑娘,我们仍能补救得来。”

樊梅芳脸色一变道:“老化子,你说这些难听的话,居心何在?”

乾坤一乞沉声道:“夫人,你似乎仍然不了解令媛此时的心情。”

樊梅芳道:“你了解?”

乾坤一乞庄重地道:“知女莫若母,夫人,我老化子当然更不了解,不过,老化子却看到了事实。”

雪侠闻言急忙抬袖擦拭嘴角上的血,这个举动却引起了驭凤圣女的注意。

她看到了女儿胸前的血。

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无比,紧紧地搂着爱女,她急忙地叫道:“仪儿,仪儿,你怎么了?”

摇摇头,白凤仪道:“我很好,真的很好。”

泪珠突然挂满了驭凤圣女的面颊,急迫关注地连连追问着,但她所得到的回答,却永远都是那空洞的三个字——我很好。

长叹了一声,乾坤一乞道:“夫人,此刻不是追问的时候,我们得该有所行动了。”

樊梅芳惶恐地道:“行动,什么行动?”

乾坤一乞道:“找到寒松龄。”

樊梅芳忧心忡忡地道:“雪野辽阔,夜幕黑如墨,我们到哪里去找他呢?”

乾坤一乞道:“夫人,沿着他留下的血迹,我们很容易找到他的。”

樊梅芳突然问道:“你也去?”

乾坤一乞笑笑道:“只要夫人用得着我,老化子很愿意去。”

樊梅芳道:“老化子,也许你真变了。”

乾坤一乞怆然一笑道:“也许太晚了!”

樊梅芳真诚地道:“老化子,不晚,绝不会晚。”

乾坤一乞道:“谢谢你,夫人。”话落转身大步向前走去,一面沉重地道:“夫人,姑娘,咱们走吧,但愿不会太晚,否则,老化子在行将就木之年,将铸下人生第一桩错事。”

血滴在雪地上,非常明显,因此,他们并没有花多大力气,就在五十丈不到的距离内找到了寒松龄倒卧在雪地上的寒松龄。

三个人全都怔住了,也许,在他们潜意识的想像中,这个冷漠而坚毅的少年人,永远都不该如此出人意料之外静悄悄地倒卧在这寂寞的雪地上。

白凤仪挣出母亲的怀抱,移步缓慢地向倒卧在雪地上的寒松龄走过去,一双美目茫然而显得十分空洞地凝视在寒松龄身上,就像是她突然觉得这个谜一样的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变得陌生?白凤仪在寒松龄身边蹲下,伸出颤抖而又冰冷的玉手,拾起寒松龄埋在雪中的那只右手,木然自语道:“寒公子,一向生龙活虎的你,何以会突然变得如此,敌对的那些人,都说你太残酷了,而我却觉得你太仁慈了,不是吗?要不然,就凭这么几个跳梁小丑,他们又怎能奈何得了你?”

樊梅芳当然听得出女儿话中有埋怨自己恩将仇报之意,她心中虽然觉得女儿不该这么说,但事实上,她的确那么做了,向且,完全做错了。

她,现在能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改邪归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