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二十二章 夜探宝宫

作者:雪雁

烛光闪动着,明亮的光芒照在小室四周低垂的紫绒窗帘上,辉映出一片淡淡的、暗暗的紫色光芒,这种光辉本来能使人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只是,那种藏不住的凄清淡凉的气氛、景象,却把这片人为的暖意全掩去了。

看看那红蜡连绵不干的蜡泪,一行行、一滴滴的垂挂在蜡身上。

听听室外那呼呼的凄切寒风扫过了屋顶的单调声音,那时断时续、如位如诉地吹拍着。

而这间精洁、雅静的小室内,除了全身几乎全都裹伤的白布内的寒松龄孤伶伶的、如同被世人遗忘了般的躺在那里之外,这小室内,竟没有半个陪伴他的人。

这一切,除了深深地刻划出单调、凄凉之外,还能代表什么?夜,是很深了。

偶而,小室门外会响起几声缓慢、单调的脚步声。但那声音,在黑夜中,沉重得听起来活像是踩在人心上似的,使人有一种被压迫、被禁锢而却又无法挣脱的感觉。

寒松龄知道那是北海神龙故意留在室外佯做监视自己的手下,他们不敢打瞌睡。

寒松龄知道他们在等待什么,因为,他自己也在等待着什么。

等待的时光总是不易度过的,尤其,在这等寒冽凄清的冬夜里。

突然,小室外缓慢、低沉胸脚步声变得轻快而急促起来,然后,停下来了。

停下的位置,寒松龄估计是在楼梯口,这是自北海神龙走后第一次发生的突然变化。

寒松龄知道室外守卫的人所等待的人来了,那也正是他所等待的。

红润的俊脸,突然间变得苍白如纸,寒松龄好像突然受了极重的内伤似的。

门外,一个低沉的声音急促地道:“叶浩,白老头这上半夜里,有没有派人来探视过?”

另一个声音道:“启禀二位堂主,他没有派人来探视过。”

先前说话的人道:“他临走的时候有没有交待什么?”

叶浩道:“启禀……”

“不用那么罗嗦,直接了当地说就是了,咱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叶浩连声应道:“是是……”话落稍微一停,道:“帮主交待说,寒松龄虽非本帮之大敌,但对本帮日后在中原的发展,可能有所阻碍,因此,严格地叮嘱属下等务必小心看守,不要被他们的人救去。”

先前的人阴沉地冷哼了一声道:“他的伤势如何?”

叶浩肯定地道:“很重。”

“嗯”了一声,那人突然道:“老二,咱们进去看看,见机而行。”

门,无声无息地被人推开了,北海派的两个堂主,坦然地跨步走了进来。

寒松龄以冷漠而低沉的声音道:“我早就算到二位会再来的。”

两张老脸同时浮上了戒惧之色,直到他们看清寒松龄的脸色时,那种惊惧才退了下去。

右边白面无血色的老者,冷笑一声道:“你还算到了什么,寒盟主。”

轻蔑地冷哼了一声,寒松龄道:“吃里爬外,武林之中,以二位这种行为,最为人所不齿。”

左边黄脸膛儿的老者冷笑道:“寒盟主,你这是在教训我们?”

冷冷笑了一声,寒松龄道:“戴秀雨,你想想看,像你们这种人,还有可教训的价值吗?”

冷笑一声,白面老者道:“寒盟主,你倒挺有知人之能的嘛!”

寒松龄冷冷地道:“哼,过奖,过奖,寒某虽愚,还不至于愚到像姓白的一样的不识忠姦。”

白面老者嘿嘿冷笑一声道:“你没有告诉白老头你心中的想法?”

猜不透对方活中之意,寒松龄不敢明朗的开口,只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白面老者会错了意,以为寒松龄正在后悔没有把今夜要发生的事告诉北海神龙,宽心得意地笑了一声道:“寒盟主,看来你是失着了。”

寒松龄冷笑一声道:“郝世杰,寒某虽与白老儿站在敌对立场,但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二位如果敢对寒某有什么超越常轨的行动,白老儿只怕也放不过你们。”

戴季雨冷笑一声道:“寒盟主,就算我们今夜不对你有什么越轨行动,日后白老头也照样的放不过咱们弟兄。因此,嘿嘿,寒盟主,我看你就别再动那恐吓的伎俩了,你还是乖乖地认命,跟咱们兄弟走吧。”

苍白的俊脸故作惊愕的一变,寒松龄道:“走?到哪儿去?”

郝世杰姦险地笑道:“去会会你的一个老朋友。”

寒松龄道:“二位有话何不明说?”

戴季雨阴沉的一笑道:“寒盟主,送你进关内,你不是一心一意地想着要进关内去吗?”

怔忡了好一阵子,好像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平复了内心的激动似的,寒松龄道:“把寒某送交给三佛台?”

郝世杰道:“还是寒盟主脑筋灵活。”

寒松龄道:“二位可以获得什么代价?”

戴季雨道:“三佛台派白面修罗及三尺金童在摩天岭探紫金的事你听过吧?寒盟主,你的身价,可抵三车万两装载的紫金,这是武林中数百年来最高的价钱,寒盟主,你该为此而觉得骄傲,咱们兄弟嘛,名利双收,也为此觉得意呢!”

寒松龄道:“如果二位将寒某送回碧血盟,寒某可以给二位更高的代价。”

摇着头,戴秀雨道:“老夫相信你是出得起更高的价钱,但是,寒盟主,那只是利,老夫还要名。”

寒松龄道:“二位还要什么样的名?”

郝世杰道:“寒盟主,当今之世,能令三佛台上下不安的只有你寒松龄,因此,老夫兄弟三人所要的名,寒盟主出不起的。”

寒松龄冰冷地笑了一声道:“名利熏昏了二位的心智,也将夺去二位的性命。”

戴季雨冷冷地道:“寒盟主,你说得或许不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兄弟二人,为财为名而死,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只是,这些你只怕都看不到了。”话落一顿道:“老大,咱们得上路了。”

郝世杰道:“夜长梦多,咱们是该走了。”话落转向寒松龄,阴沉地道:“寒盟主,你被人背进白云山庄,也得由人背着才能出去吧?”

寒松龄道:“二位若提着寒某的项上人头走,不要更方便些吗?”

言下之意,无异是在告诉二人,他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戴季雨放心地点点头道:“他们说,最好是能把活的带去,寒盟主,因为你亲手杀了三佛中的老三。”

郝世赤低声道:“老二,咱们得走了,你背着寒盟主,嘿嘿,可别弄痛了他,他全身是伤。”

法华寺位于临榆镇近郊,建筑宏伟,占地数十亩,堪称山海关附近数镇之中建筑最具规模的大寺庙。

初升的旭日,照在雪封冰盖的屋脊上,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小山。

山门紧闭着,任何人都会以为此时庙内的和尚还没有起身,这座大庙,自从换了个精海怪似的明通和尚之后,便停了作早课的常规,更由于常有进庙朝奉的美女失踪,这里也减少了进香的善男信女了。

法华寺,外观是个佛门圣地,里面可就不同了,明通带来了一切富贾豪门应有的设备,宽敞的大雄宝殿已成了他会朋宴客的大厅堂。

此刻,大厅上的景色就是如此。

明通和尚高踞在主位上,他是个眉浓如墨、环眼带煞、塌鼻血盆口、满脸横肉的大和尚,身高足有九尺以上,腰粗似桶,满身除了煞气、凶残的气息之外,找不出一点出家人的祥和慈善。

客位上,坐着北海派的两个堂主,一脸谄媚恭敬之色。

横里坐着两个陪客的人,明通和尚右手边坐的是个身高看来不满三尺,满头黄发凌乱。目活如猴,颊瘦如削的一个年在五十上下的小老头,单由那份长相,武林中人任谁都能一眼认出他就是凶残、狠毒出了名的三尺金童何飞明通和尚左手边坐着一个白净面皮、剑眉朗目、鼻直口方的三十上下的青年,此人全身白色衣袍,脸色冷漠肃煞,给人一种高雅冷做的感觉,他,就是白面修罗阎海云。

大殿四周,还摆了另外四张大八仙桌,围坐着三四十个老少不等的江湖客,人虽然不少,但却鸦雀无声,显出一片严肃气氛。

明通和尚看看对面坐着的两个北海派的堂主,伸手抓起面前的大酒杯,起身高举过顶,以粗暴震人耳膜的声音道:“两位堂主,连夜劳顿,将本派重犯亲送上门,实在不巧得很。二位佛爷正好有事要在总坛会商,不克亲来接待,面陈谢意,酒家代表二位佛爷,借一杯薄酒,先陈谢意,干!”话落仰颈一饮而尽。

慌慌张张的双双站起来,郝世杰连声道:“大师言重了,我兄弟二人不敢当,来,老二,咱们也干了。”话落与戴季雨双双一饮而尽。

明通和尚伸手抓过酒壶亲自过去替郝世杰及戴季雨倒满两杯,然后走回原位,把自己杯中的酒也倒满,高声道:“众家弟兄们,来,这一杯让我们大家来敬敬我们恭候已久的碧血盟寒大盟主!”

话落转身面向大雄宝殿上奉的三尊大佛像,寒松龄就被安置在居中那尊高有两丈的坐佛怀中。

大殿上响起一片喧哗,所有的酒杯,都向着背依在大佛臂弯中,满身裹满了白布的寒松龄。

手,有点控制不住地抖动着,白面修罗阎海云冷漠的脸上闪动着无比的激动表情,时间虽然极其短暂,但却没逃过明通和尚的两眼。

明通和尚仰颈饮完杯中的酒,面向着寒松龄道:“寒盟主,你可认得洒家吗?”

寒松龄冰冷地道:“明通,说别人,寒某可能认不得,提起你,寒某清楚得很。”

明通哈哈大笑了一阵。道:“寒盔主,听说你很有两根硬骨头,从不向强敌低头,今天,该也不会例外才是。”

寒松龄冷漠地道:“尊驾以为寒某想恭维你?”

明通和尚道:“怎么,莫非你还有比恭维更好听的话?寒盟主,你说说看。”

寒松龄道:“昔日江湖上有个姦婬、掳掠、狼心狗肺的东西,绰号人称为洪荒遗枭黄尚清的畜牲,朋友,你跟他是知心之交吧?”

老脸一变,明通和尚猛然向前跨出一步,右掌本能地扬了起来,但却没有拍出去,深吸了一口寒气,生硬而缓慢地道:“年轻人,你知道是洒家?”

寒松龄道:“否则,寒某也不会那么问了。”

明通道:“寒松龄,此时此地,这些话你实在不该说。”

寒松龄道:“朋友,你以为寒某该说些什么?”

明通和尚阴森森地道:“也许,你什么也不该说,年轻人,那样你也许会死得干脆些,”话落一顿,阴冷地道:“现在,嘿嘿,可就不同了。”

毫无惧意地冷笑了一声,寒松龄道:“千死万死,总是一死,会有什么不同的?”

明通和尚大笑道:“哈哈,年轻人,你可是想见识见识?”

冷冷地笑了一声,寒松龄没有开口。

双臂向上一伸,止住大殿上的喧哗声,明通和尚沉声宣布道:“众家兄弟,饮酒作乐,自古皆然,今天我们同乐于此,自该有点乐事做做才是,现在,大家先坐下来。”

大殿上喧哗声立停,众人相继坐下。

向四周扫了一眼,明通和尚道:“咱们学武的人,任何乐趣自然离不开武功,今天,当然也免不了用武功,现在,咱们就以寒盟主做为判决人,借他的身体,给我们一个一较长短的机会,大家以为如何?”

大殿上立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白面修罗阎海云脸色又是一变。

三尺金童突然站起身来,道:“大和尚,谁先动手?”

明通和尚道:“何兄以为呢?”

有意无意地扫了白面修罗阎海云一眼,三尺金童何飞道:“咱们是客随主便,听您的了。”

明通和尚突然转向白面修罗阎海云道:“阎兄以为呢?”

白面修罗阎海云一怔,脱口道:“大师何事?”

明通和尚道:“咱们方才所说的,阎兄莫非没有留意?”

白面修罗阎海云的确没有留意,白净的脸上,立时一变,忙道:“小弟全听到了。”

明通和尚温和地道:“那么何兄弟的说法,阎兄可同意吗?’,白面修罗阎海云实在不知道他们方才说了些什么,胡乱地道:“兄弟完全同意。”

盯着白面修罗,明通和尚道:“阎兄,听说寒盟主与你谊属同门,他不但是太虚老人一系所传下来的寒剑门中的传人,而且还是已故三佛的记名弟子。”

白面修罗阎海云强压着心中起伏的波澜,以低沉的声音道:“这个兄弟知道,莫非大师以为兄弟存有二心吗?”

明通和尚道:“洒家怎敢,不过,哈哈……”

白面修罗阎海云脸色一变道:“大师的话还没说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夜探宝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