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二十三章 情海难填

作者:雪雁

一口未吐出的怨气,支持着郝世杰即将涣散的气血,他猛然翻身挺坐起来,血丝密布的双目,紧紧地盯着明通和尚,道:“明通和尚,六十年江湖,你白闯了,你睁开两眼,看看大佛像下的寒松龄吧!”

明通和尚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他知道自己动作再快,也绝不可能快得使寒松龄连一点反扑、救援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目下寒松龄却仍然安闲、悠雅地站在大佛像下。

目光真的向寒松龄扫了过去,明通和尚看到的是一张带着淡淡的笑意的面孔。

那种笑,只适合于对朋友,绝不适合于对敌人。

因此,明通和尚觉得很难堪。

他,知道自己在盛怒之下,真的上了寒松龄的当了,但是,当着全殿这许多他平日呼叫,喝此的手下,他无法承认。

明通和尚道:“郝世杰,你的命可真长啊?”

郝世杰吃力地道:“我的命虽然长不了多久了,但却有自信能看你明通和尚在末日到来前的那付德性。”

右掌缓缓扬了起来,明通毒狠地道:“你能?”

寒松龄接了口道:“不错,大师,他能。”

右手突然向前挥了出去,一股凌烈的罡凤,电驰向地上毫无抵抗力的郝世杰。

明通和尚存心要叫寒松龄难堪,出手速度极快,他要叫寒松龄无法救应。

将举在胸前的手掌推出去,原本只是一刹那间的事,但这一刹那之间,大佛像下的寒松龄却已挡在郝世杰面前了,就像他原本就站在那里似的。

砰然一声轻震,明通和尚右臂微微一弯,急忙移步向右跨出尺许,抵过那个动作。

大殿上的人,似乎此时才看清寒松龄已挡在郝世杰面前了,立时响起一片哗然不安的騒动。

显然,寒松龄的身法震动了他们。

由方才对过的一掌,明通和尚心中也有了底了,瞪着寒松龄道:“寒盟主,你好快的身手。”

寒松龄道:“力竭之下,力创两个身列堂主之尊的高手,大和尚,你这洪荒遗叟四字,当之无愧。”

明通和尚冷冷地道:“寒盟主,赞扬敌人,会削弱自己,你不怕自己吃了亏?”

冷然一笑,寒松龄道:“大和尚,咱们是彼此彼此。”

明通和尚冷冷地道:“寒盟主,你我多少有些不同之处,洒家以为你这彼此二字用得不怎么恰当。”

寒松龄道:“不同之处在那里?”

明通和尚冷声道:“洒家以为你能看得出来才是,寒盟主,你不是那种人,需人说明的人。”

寒松龄道:“地盘,人数?”

明通和尚说道:“洒家早就说过,你不是那种事事需人说明的人,果然没有说错。”

寒松龄道:“大和尚,他们济事吗?”

三尺金童何飞忍不住插嘴道:“没试之前,姓寒的,我以为你断语下得太早了。”

目光转向矮小的三尺金童,寒松龄道:“尊驾人小年龄该不小了才是,怎么直到现在,仍然没脱尽稚童气息呢?”

三尺金童何飞大怒,猛上两步道:“姓寒的,你狂你娘的个什么鸟,大爷可没把你当成个人物看待。”

寒松龄平和地嘲弄道:“朋友,咬人的狗,不露齿,狂吠猛吼,朋友,你不是连只好狗的道行都没有了吗?”

身子一矮,三尺金童何飞就要扑向寒松龄。

明通和尚一把抓住三尺金童何飞,沉声道:“二使者,别忙,咱们不急在一时。”

三尺金童何飞并不是不知道寒松龄非自己所能敌,只是在气头上,不得不做个姿态而已,明通和尚一拉,他正好借机下台,冷笑一声道:“大师,姓寒的小子实在欺人太甚了,要非冲着你,今天我何飞第一个就放不过他,哼!”

寒松龄道:“何朋友,这么说,寒某倒是该先谢过你二使者的免杀之恩了?”

三尺金童何飞神气活现地道:“姓寒的,你可别不识抬举,大爷可不含糊你。”

寒松龄俊脸一沉,道:“何二使者,是号人物,你别住龟壳里缩,来来来,在姓寒的手中,你能走出五招去,寒某全听你的。”

寒松龄的话,不但使大殿上所有三佛台的徒众无法相信,即使是白面修罗阎海云,也无法相信。

抓住三尺金童何飞的手松开了,显然,明通和尚是打算叫三尺金童何飞出手了。

三尺金童何飞气极狂笑道:“哈哈,姓寒的,你说话可算数?”

寒松龄道:“何朋友,寒某一向说一不二。”

三尺金童何飞道:“好,咱们废话少说,谁先来?”

恰在此时,大殿外响起荒城孤剑燕行云的声音道:“盟主,君子不斗小人,你可不能失了身份,就把这个娃娃交给我吧。”

大殿上的人,注意力全集中在寒松龄身上,倒把被碧血盟包围的事忘了。

所有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全向大殿门月扫去,荒城孤剑恰在此时,迈步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

有心要叫寒松龄栽在三尺金童何飞手中,明通和尚见状猛一挥手道:“截住他。”

四个黑衣汉子闻声飞身围了起来,四柄寒光闪射的精钢利刀一齐指向荒城孤剑。

停住脚步,荒城孤剑燕行云安闲地向四人脸上扫了一眼,笑道:“四位朋友,刀剑无眼,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看四位的印堂不怎么明亮,趁早,还是退下去的好。”话落又抬步向前走去。

架势一变,四柄刀同时向上一撩,距离指得更近了些。

又停住脚步,荒城孤剑燕行云用慢得出奇的声音道:“四位朋友,你们真不要命了?”话落再度抬步向前走去。

齐吼一声,四柄钢刀同时向前一递。

荒城孤剑手往腰间一伸,寒光如狂凤骤雨般的倏闪、忽逝。

四颗头同时飞起,接着冲天喷起四道血柱,四个无头尸体,颤抖着跌翻大殿上。

老脸骤然一变,明通和尚脱口道:“荒城孤剑燕行云?”

右手扶在早已归入鞘中的剑柄上,荒城孤剑燕行云冰冷地道:“大和尚,难得你这个大名人也认得燕行云这个无名小卒啊。”

心头好似突然又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使人觉得难以负荷,明通和尚突然觉得自己很孤单了。

荒城孤剑抬腿跨过一个仍在颤抖的无头尸体,依然大步向寒松龄走过去。

明通和尚道:“燕行云,你真要趟这趟混水?”

燕行云道:“大和尚,你说呢?”

明通和尚道:“不趟的好。”

荒城孤剑道:“大和尚,你可知道寒盟主是我什么人吗?”

明通和尚道:“他们说,寒松龄与你有主仆关系,但是,以你的能为与名望,洒家难以……”

截住明通未完的话,荒城孤剑道:“大和尚,事实往往使人不易相信,但事实却永远是事实。”

明通和尚脸一沉道:“这么说,你我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荒城孤剑冷冷地道:“这些本来就是白说的啊。”

脸一沉,明通和尚冷声下令道:“围起来。”

大殿外响起雷电追魂燕云飞的声音道:“宫老二,轮到咱们上场了。”

四绝书生的声音道:“在劫者难逃,天数如此,云兄,小弟还以为不会这么快呢!”

殿门口出现了右手握鞭左手握剑的雷电追魂云飞龙,他向后望了一眼道:“宫老二,别装蒜了,再晚上一步,等燕大哥剑再出鞘,你我便只有看着的份儿了。”

人影一闪,雷电追魂身侧出现了四绝书生宫寄霞。

跟在宫寄霞身后,白凤公主及忆兰、忆莲姐妹也同时出现了。

明通和尚把心一横,厉声道:“弟兄们,拼!”

明通和尚一声令下,他手下几上心腹,立刻发声大喊道:“弟兄们,拼啦!”

“要命的,拼啦!”

大殿上每一个三佛台的徒众,心弦本来都已绷得紧紧的了,这么一喊,一股紧张所憋出来冲动慾念,一发不能收拾,刀剑齐动,汹涌如潮水般地向大殿门口冲了过去。

荒城孤剑燕行云人在殿内,首当其冲,但他志不在这些三佛台的手下,见状双腿微微一用力,飞身蹿上大殿的梁上。

一拉雷电追魂,四绝书生急声道:“云大哥,退。”

雷电追魂茫然地道:“退,为什么?”

四绝书生道:“这里施展不开啊!”

看看手中的长鞭,雷电追魂道:“对啊。”声落人已向后倒蹿出去七八尺远处,几乎与四绝书生同时着地。

白凤公主关心着寒松龄的安危,并没有跟着退到院子中,与忆兰姐妹闪身退在门边。

人如潮水般的从大殿中飞冲出来,全都扑向等在院子中的雷电追魂与四绝书生。

长鞭挥舞,如毒龙出海,短剑飘忽,如瑞雪翻飞,横冲直撞,所向披靡,雷电追魂云飞龙,状如虎入羊群,全无阻拦。

四绝书生宫寄霞,拂尘洒出万千钢丝,穿、刺、扫、拍,血随拂尘白丝飞洒,人随掌腿挥处而倒,堪称威凤八面,声震群伦。

白凤公主向院中的二人望了一眼,转向忆兰姐妹道:“你们下去帮帮他俩吧!”

多日的相处,忆兰对雷电追魂云飞龙情有独钟,忆莲与四绝书生也情愫暗生,这些,白凤公主当然看得出来,所以才要她俩下去相助。

二人心中虽然愿意,但是,却不好立刻答应,忆莲道:“公主,你呢!”

白凤公主道:“我得到里面去看看。”

忆兰心直,脱口道:“需不需要我与妹妹……”

急忙插口截住姊姊的话,忆莲道:“公主,我们也进去。”

摇头笑了笑,白凤公主道:“忆莲,你真想进去?”

粉脸儿一红,忆莲道:“公主,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

笑笑,白凤公主道:“就是现在说的啊!”

忆莲还想辩驳,白凤公主道:“好了,不要说了,就算我叫你们俩留下来的吧!”话落就要动身向大殿内走。

忆莲道:“我知道公主为什么要把我与妹妹留下了。”

白凤公主停步道:“知道就好,不用多说了。”

忆莲笑道:“但是,公主,我不说出来,心里很难过。”

白凤公主笑骂道:“偏偏你这丫头的毛病多,那你就说吧。”

忆莲道:“公主要与寒盟主说些知心话,怕我与姊姊跟在身边不方便,所以……”

粉脸一红,白凤公主怒道:“胡说,那你们俩都跟我进去。”

扮了个鬼脸,忆莲一拉亿兰,双双飞身向院中的人群扑下去。

白凤公主摇摇头,自语道:“这鬼丫头的名堂最多,幸亏她遇上的是宫老二,要是云老大遇上她,准对付不了。”自语罢,人已走进大殿中。

大殿内的惨烈景象,使白凤公主大吃一惊。

她,没有想到除了三佛之外,三佛台统治之下,竟然还有武功这么高强的高手。

荒城孤剑燕行云挥剑单斗三尺金童何飞的一对虎头钩,古剑挥洒自如,攻多于守,稳稳地占了上凤。

另一边,寒松龄双掌对明通和尚的双掌,可就无法立刻看出优劣了。

只见人影飘动,掌指翻飞,攻守互见,难以看出谁占上凤。

白面修罗阎云此时已从佛像上跳了下来,正满面焦急地向白凤公主走来。

探手入袖,白凤公主掏出那对雁翎短剑,一双迷人的美目盯着过来的白面修罗阎海云。

在白凤公主面前三尺左右处,白面修罗阎海云停住脚步,庄重地道:“这位姑娘可是江湖盛传中的音梦谷公主,白凤公主吗?”

白凤公主冷冷地道:“我正是,你是谁?”

白面修罗抑制住心中的震荡与浮动,垂着眼睑道:“在下阎海云,算起来,是寒盟主的师兄。”

白凤公主道:“据我所知,寒剑门,目下仍在人世问的,只有松龄一个。”

白凤公主对寒松龄的称呼,使白面修罗本能地产生一股失望的感觉,他道:“公主没说错,在下所指的是,在寒松龄人寒剑门门下之前,家师与家师伯曾认他做了记名弟子。”

白凤公主仍然怀疑地问道:“令师是谁?”

白面修罗道:“家师位列已故三佛中的第三个。”

白凤公主道:“松龄曾对我提过已故三佛中的第三位,有个弟子已投靠了现今窃位的三佛,那人与你是什么关系了”

每当白凤公主提到寒松龄的名字,白面修罗心中就有一种无法抑制的震颤感觉,这种感觉,使他对寒松龄的期待与崇敬一次一次地降低着。

虎目突然凝注在白凤公主,白面修罗突然各非所问地道:“江湖中传言公主是当今宇内的第一美人。”

白凤公主冷冷地道:“我好像并没有与你谈论这些。”

白面修罗道:“寒松龄可曾与你谈及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情海难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