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 三 章 玄阴洞探秘

作者:雪雁

天色才亮,寒松龄已经到了北峰下的一个小小的猎人居住的村子里,找人问明了玄阴洞地位置,便毫不停留的走进了山区。

摩天岭,对寒松龄而言。无一处不是陌生之地,虽然皑皑白雪与嵯峨险峻的奇峰怪石,触目与长白山的寒冬无异,但在长白山天池一带的任一处地方,他都能一眼分辨出来,而这里所见的尽是首次人目的。

雪,又开始下了,灰蒙蒙的,像鹅毛一般,随着刺骨的寒风飘拂流旋,昏暗寂静如人混沌世界一般。

在峰下,虽然那些忠厚朴实的猎人曾一再描绘玄阴洞周围的特征,在这白雪弥漫的劲风飞雪中,对初上摩天岭的寒松龄而言,那些特征却极不容易找到。

为了证实应天僧齐海生的话,也为了自己日后的主要计划,寒松龄不得不耐心寻找,工作虽然艰苦,但却总比他日后生活在敌友不分的环境下要好得多。

灰暗的天空,虽然辨不出太阳的位置,但由天色的明暗估计,此时该已是下午了,寒松龄仍在绕着北峰,一层层的旋上升着,这样盘旋寻找,虽然慢,但他却认为这个方法最可靠。

突然,寒松龄肩头上的雪儿振翅冲天而起,贴着高崖笔飞上去二十几丈高,停在一块斜伸向外的覆雪石崖上,拍着翅膀道:“小龄,小龄,这里可以避雪。”

寒松龄心头一动,身子一矮,双腿猛一用劲,沿着峭立的石崖飞身冲到了雪儿身边,游目一望,心间不由一喜,嘉许地看看地上的白鹦鹉,道:“雪儿,还是你行,这里正是他们所说的玄阴洞了。”

洞在崖壁之中,深约两丈,高有一丈,洞内蝠粪满地,显然已无人来过了,洞顶数丈处就是峰顶了。

跨过洞前足有七八丈方圆的平坦雪地,寒松龄进入洞中,拂去一圆石柱上的灰尘蝠粪坐下,望着外面飞扬的大雪,自语道:“看来得在这里等上一阵子了。”

寒松龄话才说完,峰顶上突然传来一阵极轻微的响起,声音虽然不大,但却瞒不过寒松龄灵敏的耳朵。

寒松龄俊脸微微一变,有点诧异地自语道:“难道他们这么快就赶到了。这一路上,我怎么会看不到他们呢?”

脚尖踏在雪地上的响声越来越明显了,由那些杂乱声响晰,来的是似乎不在少数。

突然,洞口两侧响起两声轻微的落地声,接着,一个沉的声音道:“三清道人,我等奉了关外逸臾赵宗源前辈之命,来请道长人会。”

星眸一转,寒松龄闪身躲入右侧一处凹陷的洞壁沟中,并没有回话。

洞口两个人,等了一阵不见回答,右侧一人探头向内打量了一眼,接着踱到洞口,大声道:“我说玄阴洞不会有人居住,你们来看,这里面除了蝙蝠粪之外,还有什么呢?”

洞口空地上立时又飞跃下来五六个人,这些人个个以灰巾蒙着面,但由头发色泽仍可判断出他们的年龄。

这时,一个银发老者向洞内打量了一眼,疑惑不定地道:“石静泉与马骏骐都亲耳听到寒松龄说那病道士就住在这里,怎会找不到人呢?难道说那小子刚出道就会知道我们的秘密吗?”

一个灰发细眼的老者接口道:“石静泉办事一向缜密,绝不会听错,照此看来那寒松龄一定也被人蒙骗了。”

银发老者精目中寒光一闪,沉声道:“你以为寒松龄仍然会来?”

灰发老者冷然一笑道:“我相信一个初出道的毛孩子,身在四面楚歌的环境中,非找朋友不可,石、马二人均未露出痕迹来,我相信绝不至于怀疑他俩,一个三星帮,就足够引去他所有的注意力了。

白发老者赞同的嗯了一声,点头道:“这推测不无道理,咱们既然找不到三清道人,能将寒松龄带回去也好,据石静泉说,此人身怀百年之前太虚老人的冷剑七绝式,见面时,最好别与他弄翻脸。”

这时,一个黑发蒙面人接口道:“无影刀说此人生性冷傲,好似无意加盟,万一他不跟我们走,又怎么办呢?”

白发老者阴沉地冷笑一声道:“在他未见到三清道人之前,他绝不可能知道底细,此处一落空,相信他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他了,到时,我相信他不会拒绝跟我们走的。”

黑发蒙面人道:“就算他跟我们走,日后三清道人知道他已在江湖现身,必然出来找,他们一碰面……”

未等他把话说完,白发老者已抢口大笑道:“哈哈……你以为三清道人会见到他吗?哈哈……他只要一加盟,那就正好符合了一石双鸟之计了。”

灰发老者仍然没有自信地道:“听石静泉说,他可能要进音梦谷,如果他真要进音梦谷的话,我们何不来个借刀杀人之计,岂不省去了很多麻烦。”

白发老者摇摇头,深沉地道:“不见他的尸体。中原武林绝不会放心的。不怕—万,就怕万一,要是他进了音梦谷,不但不死,反而跟音梦谷拉上了交情,那时事情可就真的难办了。”

灰发老者不服地道:“自从三年前音梦谷之名传出之后,进谷的人何只数十,其中奇人异士不乏人在,但却从未听说有人离开那里活着出来过。”

白发老者沉声道:“白凤公主年事极轻,不管怎么厉害,终究是个少女,你别忘了那些见过寒松龄的人,对他容貌的形容。”

灰发老者依然不服地道:“血手金童冷壁辉的容貌如何?他花了多少心力,可曾获得那雪侠的青睐?世间美女,并不一定全钟意于美貌男子。”

黑发人此时插口道:“林兄最好不要随便批评冷副盟主。”

灰发老者冷冷—笑道:“兄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哪敢批评。”

白发老者不满地冷笑一声道:“林兄以为如今该怎么办呢?”

灰发老者精臼中冷光一闪,冰冷地道:“易大哥负责指挥全局,这是赵盟主的命令。”

白发老者冷声说道:“兄弟要留在这里等候寒松龄,各位以为不妥的,现在可以走,易某人无意拿旨令压人。”

黑发蒙面人首先道:“兄弟愿留下。”

其他人见状也都表示愿意留下,灰发老者见状一笑道:“兄弟如不留下来,倒叫众兄弟说我怕死了,易大哥,下一步呢?”

白发老者冷冷一笑道:“此地风雪极大,我们到洞中去等吧!”

伸手向洞口一摆,道:“各位请……”

当他目光随着手势向洞内扫去时,底下的话便说不上来了。

洞内正中央的那根圆柱上,此时,正坐着一个神态冷峻悠闲的白衣少年一一寒松龄。

白发老者把让客的手式向上一抬,变成阻拦手式,冷冷地盯着洞中的寒松龄道:“年轻人,你是谁?”

寒松龄冷漠地笑了笑道:“在下是谁,对于各位来说,重要吗?”

白发老者闻言,就知来者不善,精眸中冷芒一闪,冷笑道:“说得是,那么,年轻人,你来做什么?”

寒松龄俊脸—亡的笑容缓缓收丁起来,冰冷地道:“在下在这里等人!”

白发老者心头一动,语气立时缓和了许多,笑了笑道:“你等的是孔雀真人,是吗?”

寒松龄俊脸上的冰冷神色,并没有因白发老者的语气更改而变换,仍然那么冷冷的,说道:“那是各位要找的人,不是吗?”

灰发老者插口道:“年轻人,难道他不是你要找的人吗?”

寒松龄道:“如果要找他,在下不会到此地来。”

白发老者心头又是一动,语气更加温和,缓声笑道:“这么说,年轻人,你是知道要找孔雀真人应该到哪里去找了,只是,老夫不明白,你到这里来等谁?”

寒松龄道:“在下确实知道该到哪里去找他,至于在下所要等的人,各位应该知道。”

寒松龄不着边际的话使白发老者脸色又为之一变,只是,隔着那层灰巾,谁也看不见而已,白发老者重新上下打量了寒松龄一眼,道:“年轻人,你话何不说得豪爽点,免得大家费心机多思量。”

寒松龄冰冷地笑了笑道:“那么在下就是在等各位吧!”

白发老者先是一怔,突然大笑道:“哈哈……年轻人,老夫见的人虽然多,但却不记得在什么地方曾见过你,而且,老夫也不打算交你这个年轻朋友。”话落向身边众人扫了一眼道:“各位可有意交这个年轻朋友吗?”

周围立时响起一声大笑。

寒松龄淡淡地笑了笑,直等他们笑声全停了,才缓慢的道:“在下以为这不像个好笑的话,不是吗?交朋友虽然可凭自己选择,但是,假使是敌人的,谁有权来选择呢?各位以为对吗?”缓缓探手到坐下的圆柱后面,拿出了寒玉绞血剑,在寒松龄亮出剑的同时,身后白影一闪,他肩头上落下了那只巨大的白鹦鹉。

六七个蒙面人眸了中同时闪射出骇异的光芒,显然,他们之中,谁也没想到他们要等的人已先在他们这里等着他们了。

白发老者错愕了半晌,才道:“你是寒松龄?”

寒松龄以一种使人无法描绘的怪异目光盯着白发老者,冰冷地道:“尊驾可是仍想请寒某加盟?”

白发老者和缓的语气突然一变,冰冷地道:“寒松龄,你的语气中告诉我,你自己一定不愿意去,但是。老夫一向不轻易决定一件事情,要是决定了,就绝不更改。”

寒松龄仍然盯着白发老者,道:“因此,不管寒某是否愿意,也一定得去是吗?”

白发老者冷声道:“正是那么说的,寒松龄。”

寒松龄冷声朗笑了一阵,道:“这就是邀请吗?”

白发老者会意地冷笑了一声道:“寒松龄,你要老夫怎么个邀请呢?”

寒松龄依然悠闲地坐在那里道:“像寒松龄这类的朋友,尊驾过去都是怎么邀请的呢?”

白发老者长笑了一声道:“哈哈……寒松龄,老夫一向不亏待朋友。”转向右侧,向两个黑发蒙面人道:“刘家兄弟,你们俩就劳驾去服侍服侍这位年轻客人吧,不能让盟主久等,咱们得上路了。”

被称为刘家兄弟的两个汉子,大步跨了出来,齐声道:“遵命。”

话落傲然无比地大步踱进洞中。

直走到寒松龄身侧三尺左右处,两人才双双停住了脚步,右侧较高的那人,冷冷地道:“寒松龄,我以为你该随我们动身了。”

寒松龄悠闲地抬头望着两人道:“就凭两位这一句话吗?”

左侧较矮的汉子,闻言右臂突然一挥,一掌向寒松龄右侧拍去。

轰然一声大响,石洞中立时沙土飞扬,寒松龄左脚不到半尺的地方,此时多了一个深有半尺,三尺方圆一个深洞。

动也没动一下,寒松龄仍然仰脸望着刘家兄弟。

寒松龄肩头上的白鹦鹉此时却开声叫道:“好掌力啊!好掌力啊!”

寒松龄闻言吃吃地笑了起来,道:“尊驾这一掌还算没白费力气,总还得到了点回声,就为了这点回声,寒某也不好不开腔了,两位朋友,现在有带面巾的必要吗?”

寒松龄的态度与言辞,都使他面前的刘氏兄弟难堪到了极点,几乎是同时。刘氏兄弟冷喝道:“寒松龄,你何不自己来拿下来。”

寒松龄冷芒如电的星目注视着刘氏兄弟,冰冷地道:“假使两位以为划算的话,寒某人随时都可以替两位取下面罩,见见两位那两张见不得人的脸。”

刘氏兄弟,也是久经大敌的人物,闻言并不动怒,各自深吸了口冷气,高个子冷声道:“姓寒的,我们兄弟等着你哪!”

寒松龄阴沉,地冷笑一声,冷冽而缓慢地道:“很好,就是现在吧。’声音虽然慢,动作却快得令人眼花,“吧”字刚出口,刘氏兄弟同时觉得眼前一花,身子毫不思索地同时往两侧一闪,双双扬掌慾劈;应变速度也快得惊人。

两人四只手掌才抬到胸前,两朵飘起的剑穗已同时一闪,插进了两人咽喉中。

四只扬起的巨掌同时反抚向咽喉,惨吼一声,两个摇摇慾倒的身体同时向洞外退去,两块蒙面的灰巾落在寒松龄身前的石地上。

虽然没有恐怖惊心的鲜血,但刘氏兄弟跌跌撞撞退出的身子,却双双倒毙于洞口。

寒松龄向洞外扫了—眼,又坐了下来,鹦鹉依旧停在他肩头上,方才的一切好像根本没有发生似的。

虽然隔着面巾无人能看清洞外那群人的表情?但只注视着刘氏兄弟尸体的那些惊骇目光使人不难想像得出这些人此刻是何等吃惊了。

白发老者把凝注在刘氏兄弟身上的目光,慢慢移向洞内,落在寒松龄那张冷漠得近似残酷的俊脸上,目光中流露着杀机,似却没有说话。

寒松龄淡淡地向洞口那两具尸体扫了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玄阴洞探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