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剑侠传》

第 七 章 翻天玉狐

作者:雪雁

夜黑如墨,寒凤怒吼,摩天岭南峰就高耸在墨黑寒冽的夜幕里,地上纤尘不染的积雪,反映出一丝丝微弱的光芒,凭借着这点微弱的光芒,依稀可以看到雪地上此时正有四条人影在飞驰着,方向是朝着松海洞劲凤吹动他们的衣袍飘舞生响,冷凤雪野高峰上,使人睹状有高处不胜寒之感,这四个人,就是寒松龄与白凤公主以及忆兰姐妹。

距松海洞最多不超过百丈了,但凄凄黑夜之中,寒松龄却听不出一丝异响,这使他多少有些焦急起来,他,相信他们不会猜到他要来,因为,没有—个人曾通知过他到这里来,当然,他们也不可能猜他真会碰到浪子。

这些,既然都不可能,这静,似乎就显得太不寻常了。

寒松龄心中正在猜测着对方可能安排下怎么样的阵仗,突然,前面二十丈左右处、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叫道:“什么人?”

寒松龄闻声心头一沉,猛可里停住脚步,集中目力向前望去,但却看不到二—卜丈外,这使他心头又为之一震,对方能看到他,而自己却看不到对方,这是证明那人功力将远在他之上。

寒松龄略略迟疑了一下,才待开口,突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你又是什么人?”

寒松龄闻声不山一喜,自语道:“雷电迫魂云飞龙。”

寒松龄身边的白凤公主轻声道:“你认得他?”

寒松龄道:“嗯,他是三佛台创始人的后人,我在进音梦谷之前也与他接过头了。”

白凤公主接着又问道:“前面说话的那个人你可认得?”

寒松龄摇摇头道:“不认得,可能是三星帮的眼线。”

白凤公主心头一紧道:“那我们是不是要去帮帮他呢?”

原先发问的那个声音又道:“前面那位朋友,问话答话有个先后,朋友,你是哪条线上的?”

雷电追魂云飞龙冷笑道:“什么线上的绳上的,摩天岭又不是你家的私产,你可以来少爷我就不能来吗?”

对方也毫不客气地冷笑道:“朋友,看来你是存心趟浑水来的了?三星帮的哥们可不是怕事的。”

雷电追魂正色道:“各位是三星帮的?”

原先说话的人,气焰万丈地冷笑道:“正是,朋友,看起来两位中没有寒松龄在内,因此,我劝两位最好还是识点务的好。”

寒松龄闻言一怔,暗忖道:“两位?莫非那另外一人是四绝书生宫寄霞?”心念一动,低声道:“咱们再向前走走。”话落当先向前走去,三女紧跟在他身后。

寒松龄才刚动身,前面一个清朗的声音已开口道:“识时务进为俊杰,至理也,至理也。”

三星帮的那人道:“这位朋友说得极是,很对不住,两位请转头吧。”

那清朗的声音又慢条斯理地道:“猛虎不吃回头之食,好马不吃回头之草,回转者,难以哉。”

此时,寒松龄等人已向前移近了六七丈,寒松龄已可以看清前面十二三丈的人物了。

那说话之人,一身玄色儒生衣,质地与剪裁具属上品,手上拿着一柄清理书尘的拂尘,长有三尺,根根白丝,欺霜赛雪,虽然看不清面貌,但只由他颈项间的肤色,寒松龄猜测其年龄当在二十以上。

儒生身侧站着手握长鞭,腰插短剑的雷电追魂云飞龙。在两人对面,一字排开立着五个灰袍汉子,正中间一人,年约四十上下,一双蛇眼,满脸横肉,状甚狰狞残暴。

蛇眼汉子狞笑一声道:“你是四绝书生宫寄霞?”

儒生一挥拂尘,朗笑道:“哈哈……天下该屠该绝之徒,比比皆是,何独,”我寒某四绝之多?实乃大不平也?”

蛇眼汉子冷笑道:“姓宫的,不必咬文嚼字,今天你们如果真是冲着爷们来的,长话短说,爷们接着就是了。”

雷电追魂冷笑道:“蛇眼蛟,你这算是叫阵吗?”

蛇眼蛟冷森森地露齿一笑道:“就算是本香主叫阵,你姓云的又待怎的?”

侧脸望望四绝书生,雷电追魂笑道:“兄弟,听到了没有,这位朋友眼睛长高了,居然看不清咱们了。”

四绝书生摇头晃脑地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蛇鼠之辈,亦能壮大,真是悲哉,悲哉!”

蛇眼蚊冷笑一声道:“姓宫的,有种的,你出来,少卖弄口舌之能。”

雷电追魂闻言笑道:“兄弟,叫你了。”

四绝书生宫寄霞一摇三摆的大步走到蛇眼蚊面前站住,道:“小生在此恭聆教言,阁下请!”

蛇眼蛟只听过四绝书生之名而未听过此人武功如何,见他年纪轻轻,心中并无畏怯之念,冷笑一声道:“何只教言,老子还要教训教训你这瞎眼穷酸呢。”

话才说完,左臂一抬,对准四绝书生门面就是一掌,右手五指弯曲,暗中捣向四绝书生小腹。

距离近在咫尺,蛇眼蛟出手很快,发招又突然,几乎动手,招便递到了。

寒松龄见状一愣,心头不由为之一震。

就在寒松龄—怔之际,突见四绝书生上身一晃,拂尘向上一挥,人却仍然站在那里不动。

蛇眼蚊猛可里颤动了一下,双臂就那么生硬的僵在那里了。

寒松龄暗自点了点头,忍不住低声自语道:“好身手,好身手。”

白凤公主轻声问道:“松龄,那个使鞭人的身手比之他如何?”

寒松龄道:“伯仲之间。”

白凤公主心中暗喜,轻声道:“松龄,日后我们与他俩联手,三佛台,高手再多,咱们也用不着怕他们了。”

寒松龄摇摇头,凝重地道:“你低估了三佛台的实力了,三佛台既能统领今日武林,势力由中原伸展到关外,绝非偶然的事,三山五岳,谁能肯定有多少奇人异士。”

白凤公主一怔道:“你怕?”

寒松龄豪迈地轻笑一声道:“我怕我还找他们吗?”

白凤公主又道:“你是说没有必胜的把握是吗?”

转脸望着白凤公主,寒松龄道:“是的,我没有把握,你怕吗?”

白凤公主轻松亲切地笑‘了笑道:“你不怕,我会怕吗?”

寒松龄笑了笑,没再开口。

周围四个三星帮的汉子等了许久,见蛇眼蚊双掌就那么一直贴着四绝书生的衣服,始终没有再往前推动,都迷惑地瞪大了眼睛,突然,其中一个猜测道:“莫非香主被制住了!”

四绝书生闻言大笑道:“哈哈……孟子曰:‘善战者,服上刑。”’话落手中拂尘猛烈一挥,吱的一声扫在蛇眼蚊颈上,血光一闪,蛇眼蚊那颗头颅已滚落地上,喷洒的血滴落下之前,四绝书生已退回雷电追魂身边!

剩下的四个大汉见状先是一怔,接着大吼声中,一齐飞身跃向二人。

雷电追魂云飞龙冷喝一声道:“兄弟,这次该我了!”声落右手一抖,那柄油黑的长鞭已抖了出去。

四绝书生没有开口,人却没闲着,双肩一晃,早已扑了出去。

“啪啪”两声脆响才起,两声惨号已凌空向左右两侧飞射出去,直落向摩天岭南峰两侧峰下,惨厉的号叫声,在黑夜之门一中,显得格外刺耳。

雷电追魂霎问放倒两个,右手一振,长鞭向左一偏,突然发现另外两个已倒在四绝书生脚边了,急忙抖手收回招式道:“兄弟,你这是怎么说的?”

四绝书生转身笑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啊。”

雷电追魂又好气又好笑地道:“吃东西时,就没见你少吃些,那底下的一句怎么你就不说了。”

四绝书生正容道:“世间万事一理通,既有弟子服其劳之说.兄弟怎敢让兄长口齿多劳动呢?”

雷电追魂摇摇头道:“咱们俩说不通,日后会见盟主时,但愿你也那么服其劳。”

四绝书生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雷电追魂一呆道:“什么?你那种服其劳是专对我的?”

四绝书生道:“从一而终,是为忠臣烈士也。”

雷电追魂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道:“兄弟,碰上你,我真是倒霉定了,行了,现在咱们不说这些了,你点子多,想想下一步怎么走法?”

四绝书生道:“你我虽非主客,亦属贵客,此去无多路,必有主人倒履相迎也。”

雷电追魂点点头,移步向前走去,一面道:“兄弟,说话说简单点,别那么酸气冲天,叫人听了发闷行不行了”

四绝书生道:“兄长之言,敢不从命。”

雷电追魂咧咧嘴道:“够了,够了,兄弟,我服了你了,少来两句吧。”

白凤公主与忆兰姊妹自从两人对话开始,便一直都在笑,直待两人住了口,白凤公主才收住笑容道:“这位书生说话可真能令人喷饭,松龄,你可知道他的名字?”

寒松龄道:“他叫宫寄霞,也是三佛台创始人的后人,咱们也得跟上去了。”话落当先向前走去。

走了几步,白凤公主好像突然又想到了问题;开声道:“松龄,云飞龙所指的盟主,是不是就是你?”

寒松龄一怔道:“你怎么会想到是我?”

白凤公主道:“你曾与云少侠见过面,而盟主二字又是他说的,他的语气中不是很明白的显示出四绝书生并没有见过盟主吗?而你也没见过他呀!”

云飞龙曾与我比试过,那时,我并不知道他是三佛台创始者的后人。”

白凤公主心思灵巧,闻言立时明白过来,道:“你胜过他,因此,你是盟主?”

寒松龄道:“但我没有跟宫寄霞比过。”

白凤公主道:“那时你尚未进冷潭谷,武功却超过云飞龙了,此时宫寄霞又怎会是你的对手呢?”

寒忪龄道:“但我觉得还是由三佛台创始者的后人为盟主较合理些,因此,我想让宫寄霞当盟主。”

白凤公主不解地道:“为什么?只为了他是三佛台创始者的后人吗?”

寒松龄深深地叹了口气,沉重地道:“假使没有三佛台的三位创始人以性命相换,寒家己绝了后了。”

白凤公主闻言一怔道:“你是他们救的?他们舍命救你一定有原因,是吗?”

寒松龄沉重地道:“你要知道?”

白凤公主轻声道:“你现在心情不好,又何必再提那些呢?日后,我想我会知道的。”

寒松龄轻轻地嗯了一声,没再开口。

两人身后一丈外的忆兰姊妹互望了一眼,忆莲轻声道:“姊姊,你有没有看出来,公主变了很多。”

忆兰一怔,轻声道:“公主怎么变了。”

忆莲道:“公主的性情。”

“性情?”

忆莲轻声道:“过去在音梦谷中,公主从未迁就过别人是吗?现在,她好像处处都在迁就寒公子。”

忆莲被妹妹这么一提,好像突然发现了似的轻轻地拍手道:“是啊,真想不到。”

亿莲笑道:“其实,我早就想到了,只是,我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互相了解了。”

亿兰道:“这样最好了,也省得我们操心,说实在的,也只有寒公子能配得上咱们公主。”

忆莲轻嗯了一声,还没开口,突听前面十五六丈外响起一个沉浑的声音道:“两位可来得真快啊?”两人前面的寒松龄突然停止脚步,冷声道:“是三星帮主!”

只听四绝书生朗声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在此荒山野岭之中,巧遇三星帮之主大驾,诚所谓幸会也。”

三星照命沈殿臣冷笑一声道:“四绝书生,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二位既然摆平了老夫五个手下,必是冲着我三星帮来的无疑了,老夫此来,可不是什么巧相逢。”

雷电追魂冷笑道:“那么沈帮主此来是准备替贵帮五位兄弟讨债来的了?”

三星照命冷然一笑道:“两位既然登上了摩天岭南峰,必定是为松海洞之事而来的了,冤有头,债有主,那笔帐,老夫当然要算,不过,却并不急在一时,假使两位有那份兴致的话,老夫愿先领二位到松海洞一游。”

四绝书生与雷电追魂闻言心头一震,三星帮主成了引路使者,那么,他后面潜伏着的人该是什么身分呢?四绝书生冷笑道:“阁下贵为一帮之主,竟成了引路使者,不才等何幸,获此殊荣,惭哉愧哉。”

三星照命冷冰冰地道:“三位意下如何,何不直言,老夫不想与二位斗口。”

彼此互望了一眼,雷电追魂冷冷一笑道:“任阁下布下天罗地网,我也要一闯。”

三星照命冷冷地笑了一声,转向四绝书生道:“宫大侠怎么说?”

四绝书生冷冷地道:“既来之,则安之。大驾至诚相请,不才何德何能。敢不从命。”

三星照命狞笑一声道:“这么说两位都答应了。”

雷电追魂冷声道:“沈帮主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翻天玉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玄门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