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九章 波诡云诵

作者:陈青云

对这种使人功力换散的怪功,韩尚志并不陌生,第一次,他初闯“连环套”,眼前的这位少教主施出,他曾在刹那之间失去功力,但稍瞬即复,第二次,他的功力已增加了一倍,“鬼堡主人”施展同一怪功。使他真气全散,第三次,假“血骷髅”施展出来,也使他功力不聚,但仅是刹那的现象,现在,少教主第四次施展,他在毫无防备之下只感到真气微泄而已。

这证明了天齐少教主的功力,已不足影响他,而他自己,当然是前后判若两人。

若非天齐少教主这一岔,黄衣护法决接不下韩尚志这全力一击。

韩尚志一退之下,右掌连震,层层劲波,暴卷狂伸,涌向天齐少教主,左手五指暴弹,五楼洞金裂石的指风,激射向黄衣护法。

一招分攻两个一流高手。

“波!波!”连响声中,天齐少教主双掌力封,竟然挡不住对方单掌吐出的劲道,被震得连连倒退。

黄衣护法在韩尚志弹指之间,已疾闪飘开数尺,避过了骇人的指风。

韩尚志在震退少教主的电光石火之间,俊地双掌一收一放,掌指齐施,全力攻向黄衣护法。

他的目的是先毁去黄衣护法,再收拾天齐少教主。

这双管齐下的一击,快逾电闪,黄衣护法避无可避……

刺耳的惨嗥声,又告嘶空而起。

黄衣护法,胸前血喷如泉,砰然栽倒。

天齐少教主亡魂丧胆,一转身,正待……

韩尚志一晃身,横拦对方身前。’

天齐少教主惊怖至极的退了三步,栗声道:“冷面人,你想怎么样?”

“我想杀你!”

你字出口,“魔魔掌法”之中的功势已连施三招。

天齐少教主踉跄退了八步,毫无还手之力。

韩尚志面上充满恐怖杀机,那神情,使人不寒而栗,冷酷无既的道:“小子,我一招之内,要你伏尸当场!”

天齐少教主被迫无奈,顿生拼命之心,暴喝声中,弹身飞扑。

韩尚志身形捷比鬼魅的一划,道一声:“着:’’

天齐少教主全身一震,左腕被扣,劲道全失,一双手掌按住天灵之上,暗道一声:“我命休矣”,双眼一闭。

韩尚志按在对天方灵上的手,只须一吐劲,对方登时就得脑血飞溅。

“小子,天齐教与‘鬼堡’有何渊源?”

天齐少教主,睁开双目,怨毒而又惊悸的瞪着韩尚志,半晌才道:“你说什么?”

“鬼堡与天齐教有什么渊源?”

“这话从何说起?”

“你小子的功力,与‘鬼堡主人’如出一辙!”

“天下武功,万流同归,何谓如一辙?”

“如此说来,与‘鬼堡’无关?”

“无何奉告!”

“好级,现在你安心瞑目吧!”

蓦在此刻——

一声娇喝,倏告传来:

“韩尚志,你不能伤他:“

韩尚志闻言一惊,收回将吐的劲道。

一个蒙面少女,俏生生的站在一丈之外,韩尚志不由脱口道了一声:“有心人!”

现身阻韩尚志向天齐少教主下杀手的,正是神秘的“有心人”。

“姑娘别来无恙?”

“托福!”

“姑娘刚才说什么?”

“你不能杀他!”“为什么不能杀他!”

“你会悔恨终生!”

这句不着边际,令人莫测的话,使韩尚志大感愕然,杀了天齐少教主自己会悔恨终生,这话从何说起?心念一转之后,若有所悟的道:“姑娘的意思是说他的母亲……”

“住口!”

“有心人”立即出声止住韩尚志以下的话。

天齐少教主惑然的看着“有心人”迷茫不已,她为什么要救自己?

韩尚志更加狐疑不已,诧然道:“姑娘最好把话说明?”

“有心人”幽幽的道:“你放了他!”

“为什么?”

“你放开他!”

“这个……恐怕要违尊命了!”

“你一定要杀他?”

“不错!”

“那你得先胜过我!”

韩尚志一怔道:“姑娘为了他不惜和在下交手?”

“哦!”

“可是在下怎么向姑娘无礼呢,贤母女对在下恩同再造!!”

“不必说那些话,你要杀他,也许你要先毁了我才能办到!”

韩尚志大是骇然,试探着道:“我杀他易于反掌,只消吐劲

有心人“惶然道:“韩尚志如果你敢下手,你我之间只能一个活着离开!”

“真的有这么严重?”

“我告诉你,没有转环的余地!”

韩尚志冷傲绝伦,从不向任何人低头,但,对于“有心人”,他犹豫了,本来,他尽可一下震死天齐教主,然后再向“有心人”分解,但是“有心人”坚决的口吻;使他意识到后果的可怕!

忽然,他想到一个可能,莫非“有心人”爱上了天齐少教?

最感意外的要算天齐少教主,他自分必死,却平空钻出个“有心人”来硬岔一枝。

“有心人”再次发话道:“你放了他!”

这话,像是命令,使人没有思索的余地。

韩尚志终于松开了手,退后数步。

天齐少教主宛若鬼门关里逃生,转面向“有心人”一揖道:“余少坤谢过姑娘援手之德!”

韩尚志心中一动道,他叫余少坤,那天齐教教主是姓余了!

“有心人”一摆手道:“余少教主,不必言谢了,你走吧!”

余少坤道:“请问姑娘芳名?”

“有心人!”

“这……”

“今日之事,不必放在心上,你请吧!”

余少坤体体地回过身来,阴阴地望了韩尚志一眼道:“冷面人,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韩尚志不屑地哼了一声,杀气盎然的道:“余少坤,我警告你,先师的坟墓如被动一草一木天齐教将遭血洗!”

余少坤口里哼了一声,恨恨的道:“冷面人,咱们走着瞧!”

声落,弹身飞射而去,眨眼无踪。

就在余少坤身形消失之后,“有心人”莲步轻移,走到那方墓石之前,皓腕一伸,就向墓碑之上抹去!

韩尚志不由心头巨震,晃身上前,伸手一隔,骇然道:“姑娘要做什么。”

“把你的姓名抹去!”

“为什么?”

“你忘记冷面人韩尚志已经死了,山岗上还有坟墓,你现在的身份是病神,魔中之魔的传人!”

韩尚志微微一笑道:“大丈夫立身处世,何必藏头露尾!”

“你与‘天齐教’已势同水火,现在又毁了教中两个黄衣护法,该教岂肯与你善罢甘休,这后果你……”

韩尚志傲然道:“在下何惧之有!”

“天齐教高手如云,领袖江湖中各大小帮派,教主功力无边……”

“姑娘美意,在下十分感激,但在下不愿再藏头掩面!”

“家母赠你入皮面具,要你改容换貌。其中含有深意?”

韩尚志不由心中一动,道:“请道其详?”

“有心人”声音中充满黯然的意味道:“这些事将来你会全部明白的、总之这是家母的一番若心!”

韩尚志对“有心人”母女的处处神秘,事事莫测,感到极大的不耐,但他又无可如何下,当下一指墓碑道:“弟子为师父刻碑勒石,岂能不留名姓?”

“何不留待以后?”

在下不愿毁去这碑!”

“天齐教禁区之内,你能安心令师遗骨不被侵犯?”

韩尚志双目倏现煞光,沉声道:“在下有言在先,先师坟墓如被动一草一木,‘连环套’中将是尸山血海,鸡犬不留!”

“血洗‘天齐教,凭你一人之力?”:

“姑娘不妨拭目以待!”

“有心人”沉默了半晌道:“你的作为,使家母非常失望。”

韩尚志歉然道:“在下负疚良深!”

“有心人”突然垂下了手,退了—步道:“你坚持要留名?”

“在下十分抱歉,请贤母女鉴谅:“

“令师‘魔中之魔’确是天南‘幻魔宫’之主?”

“这个无庸置疑,先师还遗有信物!”

“哦!那你已是天南一脉了?”

“是的!”

“有心人”头向四方一转,似在查察附近有没有人隐身,然后放低了声音:“你丢失了一件武林至宝?”

韩尚志点点头:“不错,姑娘怎知此事?”

“知道这事的不止我一人!”

“在下誓必要寻回!”

“可是你不是对方之敌。”

“姑娘指的是……”

“当然是假‘血骷髅’!”

“这却未见得?”

“你分明不是对方敌手。”

“此一时彼一时!”

“你有制胜之道?”

“也许!”

“真的?”

“在下没有说空话的必要!”

就在此刻一一

一阵极轻微的破风之声传处,一条身影,以极快的身法,从十丈之外,一掠而过,错非是韩尚志和“有心人”这等功力,换了旁人。真还不易觉察。

“有心人”匆匆的道:“我该走了,再见!”

见字余音未散,人已飞纵而逝。

韩尚志心中一动,这疾掠而过的身影是谁?为什么“有心人”匆匆离去?

心念之中,不遑多想,疾弹身朝方才那人影消失的方向追去,他的目的,是希望能藉此找出些“有心人”母女的来历线索,以解心中不断增加的疑云。“有心人”显然余言未尽,似乎还有话要对自己说,却因这神秘人影的惊鸿一现,而使她匆匆离去、这中间定有蹊跷。韩尚志全力展开“浮光掠影”身法,快得如—抹淡烟。

树林尽处,跟界—阔,数十丈外,一条纤纤人影,直奔左首的山岗而去。

韩尚志在逼近对方身后二十丈左右距离时,放缓身形,和对方保持同样速度,双方在同一速度飞驰之下、就能清楚的打量对方。

这身影,并不陌生,但从背景判断,韩尚志’一时认不出来。

盏茶工夫之后,己然奔行了近二十里地面。

眼前岗岭罗列。

韩尚志心中暗自纳罕,这看似熟悉的身影、竟然直奔自己的假墓所在之地。

那人影似乎不曾发觉被人跟踪、迳直驰上山岗。

奇怪,那人影果然在韩尚志的假墓之前,停下娇躯。

韩岗志则远在十丈之外,在一棵石笋之后,隐住身形。

那女子莫地回营。朝韩尚志隐身的方向,发出一声冷笑。

韩尚志不禁一怔,难道她发觉自己跟踪,同时,他看出了这女子正是吴小眉。

吴小眉何以会来到此间。令人费解。

韩尚志奇诧已极的注视着吴小眉,看她将要做些什么。

吴小在墓前痴立了半晌之后,突地举掌向坟墓劈去。

这动作使韩尚志惊讶万分,但他并不打算出声阻止,因为那墓根本是假的。只是吴小眉毁墓的动机何在,他无从想像。

吴小眉巴巴地赶来毁这假墓,令人莫测高深。

就在吴小眉掌力乍吐之际,一声娇喝,从身侧响起:

“住手!”

吴小眉芳心一震,硬生生把掌力撤回,飘退五尺。

坟墓之后,冒起一人美如天仙的少女。

韩尚志一颗心不由狂跳起来,那少女正是“鬼堡’之内,偷放自己的‘未亡人”。

吴小眉看清现身的少女之后,讶然道:“姑娘是谁?”

“你先报名?”

“我叫吴小眉!”

“我叫吴小眉!”

“吴小眉?”

“不错!”

“你为何要毁这坟墓?:“

那种刁蛮的说话态度,使吴小眉怒意倏起,秀眉一挑道:“你还不会报名?”

“姑娘我叫未亡人:“

“未亡人?”

“昭!”

“未亡人,你是一个寡妇?”

“未亡人”粉面一变道:“你说话客气些!”

吴小眉冷冷一笑道:“你自报名为未亡人,难道我说错了?”“我问你为什么要毁去这座坟墓?”

“我高兴,哈哈哈哈!”“你高兴难道墓中人与你有什么过不去?”

“你猜对了!”

“他与你有仇?”

“他?他是谁?”

“冷面人韩尚志!”

吴小眉登时前仰后合的狂笑起来。

隐在一旁韩尚志,连眼睛都直了,他像丈八金刚,摸不着

“未亡人”杏目一睁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吴小眉一敛笑声道:“你管我笑不笑,我觉得好笑就笑!”

“我偏不许你笑!”

“凭什么?”

“凭你想毁墓一点。我就可以杀你!”

“大言不惭!”

“那就你试试看?”

“未亡人”一闪身,到了墓前,与吴小眉成了对面之势,双掌随着劈出,这出手之势,既诡且辣。

韩尚志又是一怔,“未亡人”原先的身手,敌不过天南“幻魔宫”的四个青衣侍卫,现在由她出手之势看来,功力竟然高了一倍有余。

吴小眉冷哼一声,娇躯划处,避过对方凌厉的一击,反身攻出三招。

三招出手、“未亡人”被迫退了三步。

两人一来一往,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

只打得砂尘滚滚,草伏木偃。

双方出手,都是奇绝武林之学,韩尚志看得咋舌不已,这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波诡云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