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十章 步步惊魂

作者:陈青云

就在“封锁谷道”的命令下达之后,—缕红光,冲天而起。

这是“天齐教主”中,紧急戒备的讯号。

所有在场的“天齐教主”高手,纷纷弹身从不同谷道奔去。

韩尚志挟着吴小眉,展开“浮光掠影”身法,向谷外飞射。

刚刚奔出三重谷道,突然一声悠长的哨声过处,搜!搜!之声盈耳而来,密如飞蝗的利箭,从不同方向洒射而来。

韩尚志身形顿时受阻,左臂挟紧吴小眉,右掌圈出层层劲波,扫拨密如雨丝的利箭、转眼之间。近身四围的地上,坠箭堆积盈尺。

但,箭雨方兴未艾,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韩尚志又顾及怕流矢伤着吴小眉,所以倍感吃力。

如果箭雨不停,单靠掌风扫拨,铁铸的金刚也难长久支持。

谷道两侧,夹壁如削,高及云表,而且上面尽是埋伏。插翅也飞不上去。

韩尚志陷在箭阵之中,小步难移,而且掌不停挥,半盏荼时间不到,已然额角见汗,兼之他受伤之后,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更谈不上疗伤,是以真力渐感不济。

正当危机紧迫之际,朵朵火花,漫空而来,代替了箭雨。

韩尚志亡魂以冒,暗道—声:“火箭!”

在掌风漫卷之中。火箭—时自不能近身,但却引燃了四周堆聚的坠箭,刹那之间,上下左有,烈焰熊熊,变成了—片火花。

韩尚志一看情势不对,迫得他聚集所有功力。疾抡猛圈、身形朝火势不及之外,电闪疾飘,—连数纵,被他闪进了—条岔道之中。

身人岔道,箭雨立停。

韩尚志连越数条岔道,身后火光已不复见。

深深地喘了—口气,放下挟在胁下的吴小眉。情状狼狈到了极点。

“连环套”天生奇险,谷道千歧百岔,再加上在人工布置,如不明出入正道,任何功力通天,也只有困死一途。

韩尚志人谷之时,对“失魂人”所赠的谷道图,仅熟记出人的正道,如果要判明此刻的位置和出路,势非再研判谷道图不可。

目前,第一要务,当然是先替吴小眉疗伤。

而他自己,目前也亟需调息一番,如果此刻再遇袭击的话,后果实在堪虞。

嘤咛一声,吴小眉舒拳伸腿、醒了过来,韩尚志喜之不胜,急道:“姑娘伤势如何?”

吴小眉其实早已醒来,为了多一刻享受个郎温存,赖着不睁眼,她在韩尚志全力应付箭阵之际,已然偷偷地服了三粒治伤灵丹。

她的祖父“不老先生”功参造化,所练灵丹堪称圣品,不需盏茶时间,她已复原如初,韩尚志当然做梦也不猜不到女子的微妙心机。同时,他懒得去想。

吴小眉闻言之下,盈盈起立,淡淡的一‘笑道:“料无大碍,韩少侠你呢?”

“在下……也没有什么!”

“哦!这里有家祖父所赐丹九,韩少侠无妨吃上两粒!”

说着掏出两粒碧绿芳香的豆大丸子,递与韩尚志。

韩尚志本待不接,但念及此刻尚在虎口之中,恢复功力最为紧要,只好勉强接了过来,纳入口中,道:“在下就此谢过!”

吴小眉秀眉一挑道:“韩少侠舍生人死,救小妹危难,区区葯丸,称谢岂非太过!”

灵丹妙葯,果然不同凡响,顿时齿颊生香,丹田之中,冲起一股热流。

韩尚志目前功力,在武林中,已属拔尖之流,调息运动,可以不拘形式,当即微合双目,就站立之势,运起功来,以导葯力渗透。

吴小眉默默地注视着这芳心暗许的人,粉腮之上,阴晴不定的一再变幻。

工夫不大。韩尚志功力尽复,伤痛全消,睁开眼来,惑然的向吴小眉道:“令祖父为什么让姑娘一人涉险!”

吴小眉恨恨的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做子女的责有应份!”

“可是……如果令祖父随来的话……”

“家祖父已然封剑归隐,此次为了先父之事,不得已重踏红尘,他老人家已把功力赐给小妹过半,用意就是要小妹手刃亲仇!”

“彩蝶李芸香已经伏尸……”

“不错,但祸首应是天齐教主!”

韩尚志慨然一叹道:“想不到天齐教主的功力高到这等地步,武林中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真是一点不错!”

吴小眉秀眉聚煞,香chún一咬道:“我会再来!”话锋一顿之后,接着又道:“哦!韩少侠此来的目的是……”

“在下得‘失魂人’前辈告警,赶来助姑娘一臂之力!”

吴小眉又“哦!”了一声,道:“失魂人是位什么样的人?”

“这个,在下也不清楚,是一位神秘的武林前辈!”

“还有、韩少侠的……呢!那位……”

“谁?”

“夫人!”

“在下还没有结婚!”

吴小眉酸溜溜的道:“那位自称‘未亡人’的东方慧姑娘?”

韩尚志像被蜂蛰了一下,身躯一颤,凄然道:“她走了!”

“为什么?”

“这个、请姑娘不要再提!”

“你伤心?”

“吴姑娘,目前我们仍在虎口之中?”

吴小眉神情一路。道:“韩少侠、我们闯!”

突然一一

一个阴侧测的声音道:“闯?嘿嘿嘿嘿,连环套中,还不曾有人活着出去过!”

韩尚志吴小眉同时一震,游目四扫之下,却又不见人影,韩尚志迅速的从怀中取出谷道图,看了几眼之后,道:“吴姑娘随我来:“

身形一弹,向左侧的一个谷射去……

“冷面人,谷道已全部封锁,你插翅难飞!”

韩尚志这一着本是诱敌之计,对方这一发话,他已发现对方隐身之处,身形半空一折、足尖猛点谷壁,斜斜拔起十丈高下!

神日就空—掠,已发现另一面谷壁之上,有—个小洞。

身形一折,如巧燕投帘,向那半壁上的洞穴射去。

“轰!”一道劲风,延洞口涌出;击向凌空而来的韩尚志。

韩尚志身悬半空,还击已是不易,一个云里翻、就势划了半个圆弧,第二次再扑向洞穴,双手笔直前伸,数缕指风,从指尖逼出,激射向入口。

又是一道强猛劲气,从洞口飞卷而出,接着传出一声惨叫。

韩尚志一口真气已竭,一个倒翻,落回谷道之中,但那洞中发掌的人,也同时伤在“洞金指”之下。

就在韩尚志落回地面的瞬间,一阵“呼轰”!之声,震耳而来。

吴小眉惊叫一声:

“水!”

数丈高的浪头,沿谷道汹涌卷来。

韩尚志灵机”动,急道:“吴姑娘,上岩壁!”

当先拔起身形,向适才发现的那洞穴落去。

吴小眉也跟踪而上。

眨眼工夫、谷道已水深数丈。

两人同时抹了一把冷汗,如果不是发觉这半壁洞穴,势非被水淹死不可。

洞穴不大,仅可容两人并排而行,靠里五尺之外,—具尸体倒卧在血泊之中。

显然是方才被韩尚志指风所毁的那发话之人。

韩尚志展目细察这洞穴,往里深不见底,心念数转之后,顿悟不久前被箭阵所困,必是所有的岩壁,都被凿空,那些桩卡,隐匿其中,这种部署,确实巧夺天工,当下向吴小眉道:“吴姑娘,我们沿洞径找出路。”

吴小眉一点头道:“好!”

韩尚志在前,吴小眉随后,沿洞经淌去,两人功力非凡,对漆黑的洞径视如白昼。

走不多远,忽听一阵脚步杂踏之声,自远而近。

两人不约而同的把身形朗洞壁—贴……

步声渐近,六条人影,匆匆向这边奔来,当先—人,手中执着—文火炬。

韩尚志单掌微扬,—股劲风,轻掠而出,火炬应势而灭,六个天齐教徒,齐齐发出一声惊“噫!”

两人身形猛窜,扑向来人,卟!卟!连声、悉数被点了死穴。

两人继续前进,七转八折之后,忽地眼前一亮,只见洞径仍往内延伸,但侧面却露出一个穴口,一条人影,斜倚穴口。

韩尚志伸指轻弹,那人只惨哼得半声,立时气绝。

吴小眉轻声道:“韩少侠这洞径似乎直通往里,我们愈发深入了?”

韩尚志点了点头,探头穴口外望,下面是被水淹没的谷道,正对面,谷壁之间,又是一个穴口,仍然有一人隐伏贮守,略一思付之后,道:“吴姑娘,我们飞渡谷道,到对面的洞文,如在下推断不错,整座‘连环套’谷壁之间,都有洞穴暗道,我们循此出谷。”

吴小眉对韩尚志的身手机智,无限钦服,臻首连点道:“好,就这么办!”

岩壁对峙,中间相隔仅五丈左右。

韩尚志回头向吴小眉悄声道:“吴姑娘,要快!”

快字出口,人已飞射向对面洞穴、快得犹如电光一闪。

穴口隐伏的暗桩,只觉眼前一花,边转念头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点了死穴。

吴小眉跟踪而至。

果然正如韩尚志所料,谷壁中空,峰峰相对,中断之处,必有穴口相对,有的洞径,每隔数步,便开有一个小孔,对谷道中的情况,了如指掌。

两人都有上乘身手,一路穿穴飞渡,韩尚志手持“谷道图”前导,沿暗道所有埋伏的卡哨,没有半个幸免。

连越数穴之后。谷中已不见水迹,谅来放水灌谷,只限于某几条谷道。

顾盼之间,已来到正道的上方。

谷道愈来愈宽。

突然一—

哨声此起彼落,韩尚志和吴小眉的行迹,已落入对方眼中。

眼前,是谷道交会之点,中空近亩,除了飞落谷道之中向外闯,别无路走。

韩尚志剑眉一紧,沉声道:“我们下去吧!”

两条人影,如陨星般泻落谷道交会处的广场之中。

就在韩尚志和吴小眉身形甫一着地之际——

四周的谷道口,突地冒起一阵白雾,徐徐上升。

吴小眉骇然道:“韩少侠,那是什么?”

韩尚志惑然的摇了摇了头,道:“不知道,管它,我们闯!”

闯字方才出口,迎面的谷道之中,一条人影,从白雾之中幽灵般的现身出来,赫然是一个面无血色,身穿黑袍,僵尸般的怪老者。

韩尚志不由脱口道:“怎么这老毒物也投入‘天齐教’下?”

吴小眉一怔道:“老毒物,他是谁?”

“毒君余化!”

“哦!这老毒物现身,事情可就辣手了?”

就在这转眼工夫,白雾已把所有的谷道口全部封堵。

毒君余化在距两人五丈之处,停往身形,阴侧侧的一笑道:“冷面人,你和这女娃儿已成了翁中之鳖!”说着向四周一指又道:“蚀骨香雾,神仙也难越雷池一步,不如乖乖地束手受缚,免遭身化脓水之惨!”

吴小眉娇斥一声:“老毒物,姑娘先毙了你!”

娇躯一挪,正等弹身扑……

韩尚志横臂一隔道:“姑娘且慢!”

“为什么?”

“这怪物全身是毒,沾不得!”

“难道我们真的要束手待毙不成?”

“由我来!”

“难道你有制毒之道?”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在下和他交过手,还能应付一下!”

上次夺宝之战,韩尚志曾受“毒君余化”掌击,事后并无什么异样,心中顿悟自己自经“地脉灵泉”脱胎换骨之后,本身已具抗毒之力,但,他想尽管想,却没有十分把握,现在势处燃眉,只好勉力一试。

话声中,身形懊地前飘两丈,劈出一道如山劲气。

“毒君余化”冷笑一声,晃身避过这骇人的一击,双掌就晃身之势,斜里拍出。

韩尚志成竹在胸,立即闭气封穴,双掌俊收又放,收发之间,快得犹如一瞬,正好迎上对方拍来的掌风。

“波!”的一声巨响,“毒君余化”当场震退三步。

韩尚志但觉对方掌风触体,有一种麻痒之感,前事可凭,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旋身疾进,右手一抬“魔掌降龙”,左手骈指如戟,“洞金指”破空射出。

两种绝学同施,这种身手,武林罕闻空睹。

“毒君余化”可识得厉害,登时寒气大冒,身形电闪向侧方疾掠。

这闪身之势,快逾电掣,但仍差了韩尚志一筹,洞金裂石的指风虽已避过,但玄奥凌厉的“魔掌降龙”,却逃不开,右臂一紧,已被抓个结实。韩尚志一把抓住对方手臂,掌指立时感到灼炙难当、宛如抓在一块烧红了的烙铁之上,不自禁的振腕松手!

闷哼声中,“毒君余化”被这一震一摔,身躯飞泻而出、“砰!”的一声,跌落三丈之外。

韩尚志骇凛的检视手掌,幸而完好如初,方始松了一口气。

“老毒物,留下命来再走不迟!”

娇喝声中,吴小眉如脱弩之箭般射向起身慾循的“毒君余化”。

韩尚志心里一震,暗道一声“不好”,出手阻止已是不及,遑然惊叫道:“姑娘不可……”

惊呼之声未已,吴小眉已出手攻向“毒君余化”。

惨哼起处,吴小眉“砰!”的仰面栽倒。

“毒君余化”已飞快的弹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步步惊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