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十三章 艰难唯一死

作者:陈青云

且说,韩志尚脱出“血骷髅”的挟持,向无底深谷跃下,一个身形,如期星般投入那弥漫谷内的雾气之中。

这一刻,他的心境反而是平静的。

决心寻死的人,不会觉得死的可怕。

他为了让自己的生命和身怀的两样武林异宝,不落入“血骷髅”的手中,他毅然的作了这个决定。

不久之后,他感觉到全身一震。似乎落在一种软绵绵的东西上,身形被抛弹而起,再度下落之时。他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悠悠醒转、但觉全身骨痛如折,四肢面骸,宛若被拆散了—般,半丝气力都没有。

氲氤雾气,使他伸手不见五指。

他不知此刻置身何处,但一个感觉使他惊喜慾狂,他没有死。

用手触摸之下,他判断自己落在一片虬结的滕殿之上。至于这滕萝是在壁问,抑是谷底。就无由想像了。

如果不是巧极的落在滕萝之上,此刻必然已是纷骨碎身了。

明明是死而不死,这是奇迹、他仍保有他自己的生命。

于是—一—

恩、怨、情、纷至踏来,齐涌心头……

目前,他仍需要做的是调息疗伤,然后,再寻出路。

他咬紧牙关、撑持着坐起身形、闭口垂帘、定神内视,运起微弱的残余真气,逼至“尾闾”经“贤关”“夹背”“双关”“天柱”直达“泥丸宫”然后,由正面下降、过”神庭”,渡“鹊桥”,经“十二座楼”“降宫”“黄庭”“气海”回至“丹田”。

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

真元重生,热流如注。

—百周天之后、入了人我两忘之境。

绝谷之中,无昼无夜,尽是雾气迷茫。

韩尚志功圆果满,但觉神清气朗,真力充沛,蓦一睁眼,景物依稀可辨,自己果然是置身在一片藤萝之上,向上看去,隐约中是无尽的笋岩峭壁,向下望去,五丈之下,就是谷地,石笋如林,像一把把倒插的巨剑。

登时不自禁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如非落在滕萝之顶,焉有命在。

突然——

一个哀怨清丽的面庞,浮现脑海。

她是吴小眉。

韩尚志想起自己被“血骷髅”挟持前的一刹那,吴小眉被击飞的情景,不由长叹一声,喃喃自语道:“她因我而死,我杀了他!……无法偿还的债!”

他滴下了两点英雄之泪。

他在悼念一个爱他而不被他接受,最后为他而死的人一吴小眉。

他想,她是世间最不幸的人!

我会为她报仇,但,报仇,能使她的灵魂安息吗?

他陷入一片愧疚凄苦的情绪中。

就在此刻——

身侧倏地传来一声“嘤咛!”的哼痛声,是发自女人之口。

韩尚志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身边还会有人。

难道她是与自己同一命运的人?

难道自己的性命是她所救?

难道……

他无法去想像这件事。

俊目扫去,三丈之外,倒挂着一个细巧的身影,下半身被滕萝缠住,上半身虚悬在空中,那身影一阵蠕动,又是一声凄哼,“沙!”身形下滑半尺。

韩尚志不逞想及其他,飘身过去.把那女子提了上来,仍旧放在滕萝殿上。

当那女子的面容,映入他的服帘……

他惊呼一声,全身如触电似的一震!

那女子赫然是东方慧。

东方慧竟然会倒挂在这绝望之上。真是匪夷所思的事。

韩尚志一招抱起了她,揽在自己怀中,口里唤道,“慧妹!慧妹!……”

东方慧缓缓睁开眼来,茫然的,又似激奇的迫视在韩尚志的脸上,她似乎无法确定跟前的情景,是真是幻,久久,才梦亿般的道:“志哥哥!”

“慧妹!”

“你真的是志哥哥!”

韩尚志爱怜的点了点头,道:“慧妹,是真的,你……

东方慧粉面之上,绽开了两朵笑花,但却是凄然的,像自语般的道:“地狱阴司,并不如想像的可怕,虽然凄冷阴森,但

韩尚志惑然不解的道:“慧妹,你说什么?”

“我说阴间并不可怕,因为有你与我同在……”

“阴间?什么意思?”

东方慧仍自顾自的道:“在阳世,我们不能做我们愿做的事,死了,那些阻隔随着消失,志哥哥,你说是吗?”

韩尚志睁大服睛茫然至极的道:“慧妹,谁死了?”

“你,我!”

韩尚志方始恍然,紧紧一搂东方慧的娇躯道:“慧妹,我们没有死,我们还活着!”

“什么,我们没有死?”

“真的没有,慧妹,别太紧张……”

“我们,没有死?”

“难道你不相信?”

东方慧秀眸一闭,泪水扑簌簌流了下来。

韩尚志更是不解,讶异至极的道:“慧妹,你怎么反而伤心起来了?”

“志哥,我们会没有死!”

“什么,你希望死?”

“是的!”

韩尚志全身一藏,激动的道:“为什么?”

“活着,我们无法结合,死了,我们可以永远厮守!”

“慧妹,你……”

“志哥,我父亲是你的血海仇人,我能阻止你不报仇吗?但我又能看着你给‘鬼堡’添上血腥吗?志哥,命运之神的安排太残酷了……”

韩尚志默然无语,的确,情仇二者不能兼顾。

东方慧缓缓睁开眼来,—副带雨梨花之容,凄然慾绝的又道:“志哥,记得你吻了我,我们离开了,我怀着空虚的满足,想一个人去人迹不至的地方,寻求解脱,然而,我没有勇气,我又回头,我……希望死在你的面前,用你的手亲自掩埋我

韩尚志全身—阵*挛,哑声道:“慧妹,你为什么要那样想……哦!你怎么会落到这绝谷中来?”

“我要追随你!”

“哦:慧妹,你……你……”

“志哥,我亲眼看着你从家父的挟持下脱身跃落……”

“家父?”

“是的,我一直尾随在后,我无法救……”

“那不是你父亲!”东方慧骇然道:“不是我父亲?”

“不错!”

“那他是谁?”

“假‘血骷髅’!”

东方慧—扭身,离开韩尚志的怀抱,骇异至极的道:“假‘血骷髅’?”

“是的!”

“可是看起来……”

“装束体态,以至于武功,都是一样,令人真伪难辨!”

“那你又如何能……”

“为兄我曾到‘鬼堡’与令尊交过手,在功力火候上,分出了真假,同时他也自承是冒令尊的名号!”

“是的,我也感觉非常奇怪。家父在我未出世前,已经自誓永不离‘鬼堡’半步,怎的又自毁誓言,重出江湖,原来有人假冒!”

“令尊什么自誓不出江湖?”“这个……这个……”东方慧眼圈一红,拉下去道:“志哥原谅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堡规不许泄露有关“鬼堡”只字于江湖。

“关于假‘血骷髅’出现江湖一事,令尊是否知情?”

“不会知道!”

“你断言如此?”

“是的,‘鬼堡’已与江湖隔绝,除了我飘流在外,但我也是初闻!”

韩尚志面色陡然沉凝起来,他在思付真假“血骷髅”和家门血仇之谜,到底谁是凶手?

如果说东方慧所言属实,真的“鬼堡主人”与十余年不履江湖,那凶手可能会是假“血骷髅”,但据江湖传言,假“血骷髅”现身是最近的事,这就令人莫测了!

真“血骷髅”誓绝江湖是在韩尚志血案之前,抑或后呢?

据慧妹说,她父亲誓绝江湖是她末出世之前,以她的年龄而论,她父亲自闭堡中,已近二十年,而韩庄血案距今是六年不到。

“失魂人”一再要自己重访“鬼堡”,道出身世、难道有什么重大的关系在内?

“志哥,你在想什么?”

“我……我在想谁是我真正的仇人!”

东方慧一怔之后,面上掠过一抹异样的光彩,道:“志哥,告诉我你的身世!”

韩尚志面色一黯道:“慧妹,为什么?”

“我要证明!”

“证明什么?”

“谁是你的仇家!”

“如何证明?”

“我回堡去问我爹爹!”

韩尚志登时激动起来,一颗心在疾剧的跳动,不错,这是一个好办法,由东方慧去证明,但如果事实证明是她的父亲所为呢?她将何以相处?

心念几转之后,道:“慧妹,如果……如果……”

“事实证明是令尊呢?”

“这个……”东方慧苦笑一声,咬紧牙关道:“志哥,如果不是,那是天从人愿,如果是的话,我……”

“你怎么样?”

“我初衷不变,接受命运的安排!”

韩尚志钢牙一咬:“慧妹、你对为兄情如海,义如山,但父仇不共戴天,我不能不报,如果命运的安排,确是如此的话,为兄的报仇之后,一死以酬知己!”

“志哥,你……你不能这样……”

东方慧扑倒韩尚志身上,哀哀痛哭起来。

这是不幸的一对,情被仇所隔断。

韩尚志对女人深恶痛绝,然而对这位结拜的异姓手足,却难自己,她的海样深情,如山高义,唤起了他本性中的爱,消除了他下意识中对女人的恨!

哭声凄切,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空谷杜鹃,一声声催人热泪。

韩尚志举目迷蒙的雾空,他没有半句话以慰红颜知己。

久久,东方慧止住悲声,泪眼婆婆的道:“志哥,说出你的身世吧。”

韩尚志咬紧牙关道:“慧妹,你只要问令尊十五年前,韩张两家二百余口惨遭屠杀的血案,是否他所为,这就够了!”

东方慧花容惨淡,臻首微点道:“好,志哥,出谷之后,请你在江边我们结拜的地方等候回音!如果两日之内,不见我出堡的话……”

“怎么样?”

“我……我或许已不在人世,你照你的意思做吧!”

“慧妹!”

韩尚志忍不住掉下泪来,一时心痛如剖,但,他能说什么呢?他不能因为爱她而置血海深仇于不顾。

“志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来的终归要来,我们先设法离开这地方!”

“好吧!慧妹,你从这高的地方跃下,可伤着那里?”

“没有!”

“那就好!”

两人从滕萝顶上,飘落石笋林中,十丈之外,便是如茵草地,略一辨认方向,就向谷口方向趟去。

他俩死中得活,绝地重逢,然而,他们的心情是沉重的,他们担忧着那可怕的未来,残酷的现实,安排这么一条恐怖的人生道路让他们去走。

顾盼之间,两人已奔行了约莫五里左右,雾气渐收,山石花木,浴林在一片银辉之中,这时正是明月当头的子夜。

两人又默默地奔行了一程,山势豁然开朗,已然到了谷外。

韩尚志忽地一收势道:“慧妹,我想到白天的斗场去看看!”

“看什么?”

“去找一个人的尸体,她为了我而丧生在假‘血骷髅”手下!”

“谁?”

“吴小眉姑娘!”

“你说那在‘连环套’外的山岗上,要毁你墓的那女子!”

“不错!”

“不用去了!”

“为什么?”

“她没有死,我曾眼见她离开,不过伤势相当严重就是!”

韩尚志沉重地吐了一口气道:“我对她万分歉疚!”

东方慧黯然一笑道:“志哥,吴姑娘对你一往情深……”

“慧妹,别说这些,我还要到前面渡口柳林之内看看!”

东方慧默然跟着他驰向柳林。

韩尚志来到护法牟三酉一行,被“阴煞”击毙之处,果见一堆新土,隆起在柳林之中,这证明了五长老已照自己的吩咐把尸体掩埋,但五长老人呢?此地距斗场并不太远,他们如果不逢意外,绝对会寻了来!不由大感惶惑。

“志哥,这是什么?”

“坟墓!”

“本门叛徒!”

“本门?志哥的师门……”

韩尚志简略的把经过一说东方慧不由慨叹道:“如此说来,志哥已是天南‘幻魔宫”的未来主人了?”

“慧妹,师命难违,不然为兄的岂愿去惹这麻烦:我们紧赶一程吧!”

两人展开上乘身法,昼夜兼程而行。

第三天晨曦初吐,两人已来到“鬼堡”之前的江滩。

浪花,冲击着礁岩,岩上,矗立着那代表着恐怖和死亡的“鬼堡”。

两人飞身登上了那方他们定盟的巨石!

曾几何时,两人都经历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变故,抚今思者,使人有如梦之感。

“志哥,记得我俩在此义结金兰……”

“慧妹,那是永远也不会忘怀的!”

“现在我要回堡……”

“我在此等你,两天,慧妹,依你说过的话我等你两天!”

“也许只需个把时辰,或更短的时间!”

“总之我等你两天!希望……希望你我仍在这石头上见面!”

“是的,志哥,但愿如此!我……”

东方慧语不成声,掩面弹身而去。

韩尚志望着她的背影,逐渐远去,模糊,消失在“鬼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艰难唯一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