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十五章 卧虎山庄

作者:陈青云

吴小眉悠悠醒觉之际,只觉手脚被缚,仰面朝天而卧,不能转动,凉意袭体。

秀眸张处,不由羞愤慾死,她竟然被赤身露体的缚在—个木架之上。那黑袍老者,望着自己不住的狞笑。

旁边。蹲踞着一对小牛般的大巨獒,双爪抓地,喉问发生咕咕异响。

她想张口,但却说不出话来,知已被点了哑穴。

她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事,她所不敢想像的惨无人道的事。

她愿意死,立即结束生命,但她无法办到,全身穴道已半数被点,任她功高绝世,也无法挽回这可怖的噩运。

黑袍老者阴残至极的一笑道:“贱人,老夫是卧虎山庄庄主郝通天.你记住了,老夫要为两个儿子报仇!”

吴小眉有口难言。空自目眦慾裂。

郝通天继续又道:“贱人,你以美色诱杀我两子,现在,嘿嘿嘿嘿,要你现眼现报,这一对獒犬你看到了,你将从这对雄獒的身上,得到生理上最大的满足,人兽相交,哈哈哈哈!”

吴小眉闻言之下,不由得魂飞魄散,这真是世间最残忍的事,一个黄花闺女,失身于狗,脑内嗡的一声,急气攻心,登时昏死过去。郝通天狞笑—声,伸指点了她的“天殷穴”。

吴小眉再度醒转,芳心破碎,肝肠寸断,泪水,从眼角流向鬃边……

郝通天接着说道:“贱婢,听着,你除了接受这报应外,别无他途可走,这一对雄獒会满足你,然后,你成为他们口中的美食,形神皆灭,哈哈哈哈……”

吴小眉求生不能,慾死不得,眼看就要遭受此间最惨酷的凌虐,先被异类姦婬,然后被零撕碎嚼而死。

泪水,像泉水般源源涌出,打湿了她蓬乱的乌丝。她在咀嚼着“报应”两个字的滋味:她后悔了。她想,这真是报应,而且来得很快。

但.不管如何,她是—个黄花闺女,她具有震世骇俗的身手,她不怕死,她觉得死是唯一的解脱,可是,她怎能在这种惨绝人寰的凌虐下死去!

如果她不是舆因爱成仇的意中人挤斗,两败俱伤,再因一时大意而中了狗爪剧毒,以她的身手,江湖中亦难逢敌手、何惧乎区区獒犬。

一个人在绝望之际,会有种种幻想。

她希望能发生奇迹,能避免这酷毒的刑法,她愿意从此舍身空门,永绝尘寰。

她的本性是善良的,因为一念之差,而遭此茶毒!

卧虎庄主郝通天充满兽性的哭声,像一柄柄的利剑,在她的身上凌迟碎剐……

两只獒犬,似乎是不止一次经过这种场合,双目赤红,闪射异样光芒,频频以爪叩地,一不稍瞬的望着吴小眉赤躶的胴体,喉间咕咕作声……

掉转笔尖——且说韩尚志与吴小眉一场拼斗,业已身受重伤,是故行动十分缓慢。半个时辰之后、估计行程不及五里,但他所要去的那云雾谷,已然隐约在望。

他与吴小眉之间,虽说没有情的存在,但友谊是有的,他为她的作为而感伤,他作梦也估不到端庄娴淑的吴小眉,会变成了这么样一个人。

吴小眉的话,曾使他抨然心动,然而那只是刹那的现象。

爱是无法勉强的,他的心里,没有爱的丝绪是属于她的。

他只感到婉借。

一阵讽然风声,传自身后。

韩尚志不由心头一震,他此刻身负重伤,如果来者是敌……

心念之中,回过身去,—个蒙面女子,已俏生生的站在面前。

来的,赫然是“有心人”。

韩尚志一怔神道:“姑娘要到那里去?”

“找你!”

“找在下?”

“呢!”

“有什么事吗?”

“吴小眉姑娘已落入‘卧虎山庄’庄主郝通天之手!”

韩尚志微微一惊,道:“以她的身手,会吗?那这郝通天的功力……”

“她中了巨獒爪毒,以致失手被擒!”

“哦!”

“你对她的生死,无动于衷?”

“她杀了郝通天的两子‘金剑双英’,难道不许别人报仇?”“郝通天父子恶声四播,杀之倒是大快人心!”

“姑娘知道她杀人的动机吗?‘金剑双英’该杀,其他的呢?”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杀人?”

“丧心病狂!”

“有心人”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你这是由衷之言?”

韩尚志诧然道:“姑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小眉杀人,你应该负一半的责任!”

韩尚志俊面一变,道:“为什么?”

“她为你而杀人!”

“为我?”

“不错,冷面人,你不必明知故问,难道你还不了解她杀人的动机?”

“在下不解!”

“如此说来,你是不会去救她的了?”

韩尚志冷冷一笑道:“救她,在下曾当面对她说过,下次见面时我会杀她!”

“你凭什么要杀她?”

“因为她滥杀无辜!”

“她杀人你难辞其咎!”.

“姑娘何不明说?”

“因为你伤了她的心。”

“我!伤了她的心?”

“不错!”

“什么地方伤了她的心?”

“你真的要我说出来?”

“姑娘无妨说说看!”

“当初你被‘鬼堡主人’劈落江心,随波逐流,她救了你的性命,并且把你安置在她的闺榻之上,调养了三天……”“在下有恩必报,并未忘怀?”

“这并非报恩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一个大闺女,把一个陌生少年,安置在闺房之中,不避瓜李之嫌,她的存心是什么?你不会毫无所觉吧?”

韩尚志不由一皱眉,他并非毫无所觉,而是他不愿意去考虑这问题。

“有心人”接着又道:“吴小眉曾经在她亡父之前自誓非你不嫁!”

“那是她自己的问题!”

“有心人”语音之中,微带温怒的道:“当然,唯其你是‘冷面人’,所以才会说出这等冷酷无情的话,你不会忘记旅室求医,你抱持过她,而且同处一室……”

“在下怀感恩之心救她,难道错了?”

“你没有错,但一个与人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难道可以再嫁她人?”

“江湖儿女,何须拘这小节?”

“那是因人而异,吴小眉死心眼在乎这小节,又当如何?”

这种话分明近于强词夺理,韩尚志为之啼笑皆非。

“有心人”振振有词的又道:“吴小眉并不见得配不上你,她祖父‘不老先生’,武林前辈奇人,亲口提出婚约,想不到你竟断然拒绝,这对于她是如何大的打击,而且,她对你已是芳心早许,在这种种原因之下,她才走上了近于疯狂的歧途,你说,你是否有部分责任?”

“姑娘的意思是要强迫我去爱她?”

“她一点也不值得你爱?她的痴情一丝一毫也不能感动你的心?”

韩尚志不由默然。

前此的一段时期中,在人的意识里,对女人有强烈的憎恨,东方慧与他之间的一段奇妙的感情,打开了他的心扉,他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他的感情,在微妙结合下,献给了她。

对于吴小眉,虽然他不以对其他女人的同样态度对待她,但也谈不上爱。

现在,他的脑海里从吴小眉救他时起,直到半个时辰前分手为止的往事,一幕一幕的重温了一遍。

天下的任何事情,当你专心去体察时,会发现许多平时被忽略了的地方。

他不否认吴小眉的人才武功、俱属上乘。

尤其,她的一片痴情,经“有心人”一提,顿从若隐若现而趋于明朗化。

一丝歉疚之念。油然而生。

但,随即被另—个念头所取代,当下冷冷的道,“姑娘大概还记得东方慧其人吧?”

“有心人”似乎一震,道:“记得,怎么样?”

“不瞒姑娘说,在下的一颗心,已被她带走!”

“家母曾经忠告你,你与东方慧之间如果勉强结合,将会发生悲剧!”

韩尚志惨然一笑道:“悲剧也许已经形成,但在下并不后悔!”

“已经形成,什么意思?”.

韩尚志犹豫了片刻,终于据实说道:“在下与‘血骷髅’有不共戴天之仇、因江湖又出现了一个‘血骷髅’,一真一假,不知谁是真正的仇家、遂与东方慧相约,由她回‘鬼堡’察明真相,如果在下的仇家不是‘鬼堡主人’,她便出堡相见,如果是的话……”

韩尚志话锋一顿、面现怆然之色。

“有心人”轻声一笑道:“怎么样?”

“她结束自己的生命!”

“所以你认为她已经死了?”

“是的!”

“她决不会死!”

韩尚志不由—震,付道:“有心人母女,行事神鬼莫测,她说这话,必有所本,决非信口开河!”当下讶异万分的道:“姑娘为什么断定她决不会死?”

“这个……暂难相告,反正你有‘鬼堡’之行,届时一切自知,不过我再忠告你一次,希望你慧剑斩情丝,收拾起对东方慧的爱,否则悲剧势所难免。”

韩尚志一怔神之后,苦笑一声道:“情和仇固然是两个极端,但仍然可以并存,真正的爱,不在形式上的结合!”

“问题不在这里!”

“那就是说另有原因而导致悲剧?”

“不错!”

“这话令在下莫测高深?”

“有一天你会知道的,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并非故作神秘,现在言归正传,你应该立即去援救吴小眉姑娘!迟恐生变!”

“姑娘既然发现她被‘卧虎山庄’所擒,为何不把她救下来,而要……”

“这当然有原因!”

“愿闻其样?”

“卧虎山庄饲有无数藏边巨獒,爪牙均含剧毒,你本身具有克毒之能,所以此事别人不易办到!”

其实“有心人”是受了她母亲‘失魂人’指示,故意作了这样的安排,不然郝通天挟吴小眉返庄之时,所带獒犬已死亡殆尽,凭“有心人”的身手,要救下吴小眉,并不是办不到的事,何必多费周章。

韩尚志低头沉思了片刻道:“恕在下无能为力!”

“你不愿意救她?”

“我不能去救一个有杀人狂的凶手!”

“以后她不会再杀人了、这个我可以担保!”

“可是……”

“怎么样?”

“在下身负重伤,恐怕……”

“这容易之极,我这里有本门灵丹。效验如神,以你的功力根基而论,服下之后,半盏茶的时间,足可恢复全部功力!”

说着,不待韩尚志答话,忙取了一粒龙眼大的葯丸,递了过去。

韩尚志无可奈何的接到手里,道:“看在贤母女的份上,在下走上一遭!”

随说随把葯丸纳入口中,就道旁树后盘膝跌坐,运功疗伤。

这葯丸果然不同凡响,较之“混世魔王”所练的“归元金丹”略无逊色。

半盏热茶工夫,韩尚志神采焕发,—跃而起。

“有心人”指点了“卧虎山庄”的位置所在之后,道:“救人如救火,你可以走了,我们或许会再见!”

说完自顾自的飘身而去。

韩尚志摇头一声叹息,也弹身奔向“卧虎山庄”。

卧虎山庄———

松柏成林,房舍连绵鳞次椭比,四周围以三丈高的石墙,房舍之后靠围墙的地方,两栋黑黝黝的石屋,前后重叠,每一栋石屋,各开了四道门,巨锁加栓。

其中,第一排石屋第三道门虚掩,传出阵阵阴残的笑声。

这时,一个壮汉,匆匆来到第三道屋门之前,以手三叩门环,道:“启凛庄主,冷面人到访,来意似乎不善:“

伊呀一声,屋门开启,出现一个面目狞恶的黑袍老者。

他,正是“卧虎山庄”庄主郝通天。

屋内,吴小眉已濒临千钓一发之际,郝通天正要指挥巨獒对她施暴,经这壮汉一禀,急把狗拴好,现身出来。

“你说什么?”

“冷面人来访!”

“冷面人?”

“不错!”

“来意如何?”

“要见庄主面谈!”

郝通天老脸数变,他估不透这小煞星来访的目的何在,彼此既无恩怨,亦无瓜葛,心念几转之后,阴残的—笑道:“中堂秘室加强备用!”

那壮汉恭应一声,自去办理。

郝通天回顾缚在木架上的吴小眉道:“贱婢,容你再自在—刻!”

说完反手锁门,迳自走向前院客厅。

吴小眉穴道被制,但听觉未失,一听冷面人来庄,芳心在绝望之中,露出了一线曙光,心付:“他莫非为自己而来?但想到自己此刻赤身露体的狼狈状况时,不由羞愤填膺,恨不能就此死去,也强煞出乘露丑。

一时之间,心如油煎。

郝通天一脚踏近大厅,果见一个俊美冷漠的少年,负手而立,四日交投下,使他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那眼神,使人不敢逼视,当下强打一个哈哈,抱拳道:“少侠就是名动武林的冷面人?”

韩尚志冷冷的道:“不敢正是在下!”

“请坐奉茶!”

“不必了,阁下就是郝庄主?”

“老夫是,少侠光降临庄有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卧虎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