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十六章 黑白双妖

作者:陈青云

韩尚志越过“生死界”碑,已然—丈有多,但却毫无异状发生。

十几个“天齐教”高手。面上齐露茫然不解之色。

“死亡谷”被日为武林绝地,“生死界”划分生死,多少年来,所有越过“生死界”的人,没有半个生还。

现在“冷面人”越界丈徐,竟然平安无事,的确令人费解。

韩尚志在对方收势后退之际,浑然不觉的又向后退了数步,及至发现对方的神色有异,才意识到自己踏入绝地之中,登时混身汗毛直竖,背脊发冷,但久久之后,了无异状,骇凛又变作了惊诧。

两个“天齐使者”枉具超绝的身手,面对咫尺的目的物,无汁可施,他俩不敢闯过生死界限。

使者之—的“闪电手西门雷”惑然至极的向另一使者“追魂判杨庸”道:“杨兄,这事透着蹊跷!”

“追魂判杨庸”道:“什么蹊跷?”

“这小子越过‘生死界’,竟然行所无事……”

“莫非传言不实?”

“闪电手西门雷”抓耳搔腮的思索了一阵,道:“杨兄,我们如果就此退身,是否算得抗命?”

“这个……当然:“

“那我们只有和这小于耗下去?”

“目前只有如此,一方面请示教主!”

“闪电手西门雷”点了点头,唤过两名黑衣壮汉,嘱咐了几句,两壮汉躬身应诺,弹身向谷外奔去。

韩尚志对于对方的举动,完全人目,他知道他们不敢越界进迫,听话风“天齐教主”似乎也亲自出动。

从两个使者的身手判断,“天齐教主”的功力,定然已达不可思议之境。想来自己上次闯“连环套”援手吴小眉时,那被称为教主的蒙面人,可能也是该教十大使者之一乔装,至于“天齐教主”为什么要用替身,就非局外人所能预测了。

奇怪的是“天齐教”似乎在全力对付自己,连教主也亲自出动,足见事态相当不寻常,这又为了什么呢?

“追魂判杨庸”突地沉声喝道“小子,你敢过来决一死战?”

韩尚志知道对方不敢越过“生死界”,想激自己过去,至于自己何以越界之后,会安然无事却无法付度了,当下冷笑了—声道:“杨庸,你们何不过来?”

“追魂判杨庸”和“闪电手西门雷”面上顿现尴尬之色,跃跃慾试的想扑过左,但看了一眼“生死界”那三个刺目大字,再一扫盒地中的森森白骨,不觉又气馁下来。

韩尚志心念一转道:“自己既是为了要一探‘死亡谷’之秘而来,何必和对方久耗?”心念之中,冷冷的道:“列位,在下失陪了,要动手的话,将来有的是机会!”

说完,掉转身躯,大步向盆地之内走去。

顾盼之间,已到了盆地中央,仍不见有什么异事发生,虽然紧张的心情已经放宽,但好奇之心却更炽热。

“小子,别走:“

“追魂判杨庸”求功心切,见对方直入盆地,安然无恙,遂地起了侥幸之心,弹身向韩尚志身后追来。

韩尚志闻声转面,蓄势而待。

两起两落,“迫魂判杨庸”已逼近身前不及十丈之处。

就在“追魂判”第三次腾身之际——

一声凄厉的惨哼,震得四山齐应。

“追魂判杨庸”腾起的身形,如中箭的鸟儿似的飞坠下地。

死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追魂判杨庸”丧失了生命,没有人知道他突然丧生的原因,连近在咫尺的韩尚志在内。

“天齐教”众高手,一个个亡魂大冒,面如土色。

韩尚志也为之心头巨震,额角渗汗。

他亲眼看到了“追魂判杨庸”突然丧命,但却无法知道对方致死之由。

一时之间,他楞住了。

呆望着“追魂判杨庸”的尸体出神。

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

蓦然——

一个惊心动魄惨绝场面,出现眼前。

“追魂杨庸”的尸体,在这不大的工夫中,已溶化殆尽,白骨骤现。

韩尚志几乎惊叫出声,浑身起栗,这确实是恒古未闻的怪事,半盏茶时间不到,一个超群拔尖的高手,变成了一具白骨骷髅。

如非目睹,谁敢相信这是事实。

人,随死随化为白骨骷髅。

久久之后,惊魂甫定,转头向里一看,盆地尽头,是一座隆起的小丘,稀疏的点缀着几株撑天巨树,小丘之后,是插天高峰,上丰下锐,高入云表。

略一瞻顾之后,弹身便朝那座小丘奔去。

登上小丘,行未数丈,突地大惊止步。

只见两株相对的巨树之下,一黑一白两个怪物,互相对峙,那黑的通体膝黑,白的白得像一个雪人,一样的长发纷披。

定睛仔细再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两个怪物,赫然是一黑一白两个怪人,面对面盘膝而坐,四掌遥遥平伸隔空相对,两人之间的距离,约在三丈之间。

韩尚志怔住了一——

这是什么回事?看样子两人似在比挤内力,又似在练一种武功。

他真不敢相信天底下会有这样的怪人,黑的一个皮肤黑如墨染,再加上一袭黑袍,从头到脚,全是黑的,白的那一个白得像一具僵尸,连头发都是白的,偏又穿着白衫,黑白相映,十分刺目。

这会是人吗?

也许是山魄木客一类的鬼怪?

想到鬼怪,韩尚志全身起了一阵寒栗。

久久,两个怪人毫无动静。

难道是两具僵尸,或是一对石雕的怪像?

本来已经够恐怖的“死亡谷”,因这两个怪人的发现,而更添了一种神秘的气氛。

终于——

韩尚志几经踌躇之后,举步欺向两个怪人,双掌蓄势,以防两怪人暴起突袭,但他的心是忐忑的……

就在距两怪人三丈之处,韩尚志的身形,被一股无形的劲气所阻。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这分明是一种至高的护身罡气,既能逼人于三丈之外不能近身,那这两个怪人的功力,确实已到了骇人的地步。

两个怪人,依然不言不动,连闭着的眼都不曾睁开一下,如以是气逼人三丈之外这一份身手看来,当然不会不发觉有人近身。

韩尚志运足功劲,举步向劲气圈内逼去……

蓦地——

两个怪人,同时放下伸的手掌,睁开眼来。

四道锐利的目光,射向了韩尚志。

韩尚志身具近二百年功力,但在对方一看之下,仍不禁心头‘凛,止住脚步,也以电炬般的眼神,回敬过去。

两个怪人,缓缓站起身来。

韩尚志这才看清是一男一女,男的黑发黑肤黑袍,活像一段烧焦了木头,女的白发白肤白衣,像积了雪的树干。

丑怪之状,令人不寒而栗。

韩尚志纵说艺高胆大,也不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难道这—黑一白两个怪物,就是“死亡谷”之主?”

两个怪人互相点了点头,突地朝韩尚志面前一跪,齐称:

“黑白双妖叩见主人!”

韩尚志惊诧到无以复加,蹬蹬蹬退了五个大步,说不出话来。

一黑一白两个怪人,竟然会向他下拜,而且大称主人,这真是无法思议的怪事。

两怪人再次道:“黑白双妖叩见主人!”

韩尚志这下可听清楚了,这两个怪人,竟然是江湖传言中,数十年前如县花一现般出现江湖,随即又失踪的“黑白双妖”。

“黑白双妖”出现江湖的时间极短,但所造成的血劫,却在武林人心目中投下了一个无法磨灭的恐怖回忆。

想不到这两个怪物,竟然还在人间。

韩尚志满头雾水。张口结舌的道:“主人?……我……”

“白妖”恭谨的道:“是的,主人!”

韩尚志再退了一个大步,茫然的道:“这话从何说起?”

“黑妖”接过去道:“能越‘生死界’渡‘死亡地带’。到此的第—人,便是我师兄妹的主人!”

“你俩是师兄妹?”

“是的!”

“为什么要让到此的第—个人为主人?”

“因为为能平安到此的人,必有超凡入圣的功力,同时可以使我师兄妹脱困,五十年来,主人您是第—个到死亡谷底的入!”

“哦!如此说来,你们是被困在此的?”

“不错!”

“困了五十年?”

“是的!”

“被谁所困?”

“鬼堡之主!”

韩尚志徒然一震,道:“什么?你们被‘鬼堡主人’困在‘死广谷?”

“是的!”

“两位请起来说话!”

“白妖”白眉一场道:“主人己答应我师兄妹所请?”

韩尚志沉吟不决的道:“这个……”

“黑妖”接口道:“我师兄妹引颔而待,已经五十个寒曙!”

由于“黑白双妖”过去的为人,使韩尚志踌躇不决,这两个都天魔头,魔然要让他作主人,的确是匪夷所思的事,当下反问道:“你们的目的是要我带你们出谷?”

“是的!”

“你俩准知我能带体俩出谷?”

“这个……不管如何,这是我师兄妹五十年前的誓言,认您为主人,终生听候差遣,至于带不带出‘死亡谷’,全凭主人之意!”

“这是誓言?”

“是的!”

“势在必行?”

“永无更改!”

“好,我答应!”

“请主人赐知尊号?”

“天南‘幻魔宫’未来掌门帝君‘冷面人’韩尚志!”

“黑白双妖”以首触地,然后双双起立。

韩尚志满腹疑虑,但不知该从何问起。

“黑白双娇”五十年前,被“鬼堡主人”因在“死亡谷”,而据江湖传言,“血骷髅”出现江湖,仅三十年,从他的女儿东方慧的年龄来推测,“血骷髅”的年龄当在六十过外,七十不到之间,难道能在五十年前,降服得了名丧江湖的“黑白双妖”?

心念之中,郑重的问道:“你俩被困是在五十年前?”

“白妖”抢先答道:“是的,主人2”

“被‘鬼堡主人’所困?”

“是的!”

“鬼堡主人的外号是否是‘血骷髅?”

双妖同时一怔,这是由“白妖”回道:“血骷髅?这个却从未听过!”

韩尚志剑眉一蹩道:“困你们的‘鬼堡主人’是何名号?”

“我师兄妹仅知他叫‘鬼堡主人’其余的却一概不知!”

“这就难怪了,你俩出谷之后,是否准备向‘鬼堡主人’报仇?”

“黑白双妖”同时退了一步,惊然道:“这个不敢!”

韩尚志一愕道:“不敢,为什么?”

“黑妖”低首道:“他老人家点化我师兄妹,免坠万劫不复之境,报恩之不暇,焉敢索仇!”

“你俩刚才说,是被‘鬼堡主人’困在此地?”

“不错,但这是他老人家的美意!”

“美意,此话怎谓?”

“他老人家要我俩在谷中思过反省,还传武功!”

韩尚志面色一变道:“如此说来,你们是“鬼堡”门下?”

“不是!”

“不是?”

“不是,他老人家仅指点几件江湖失传武技,并非“鬼堡”本门武学!”

韩尚志沉声道:“本人与‘鬼堡主人’有不共戴天之仇

双妖同声惊呼道:“这不可能!”

韩尚志心中不由一震,道:“为什么不可能?”

“白妖”道:“他老人家年已百岁开外,而且闭关已五十年,主人的年纪看来不到二十,这仇……从何结起?”

“什么,‘鬼保主人’闭关已五十寒曙?”

“不错!”

“你何从知晓?”

“他老人家就在此谷之中!”

韩尚志一连退了三个大步,骇怪无比的道:“鬼堡主人就在这‘死亡谷’中?”

“是的,他老人家也可算是此谷之主!”

“那目今江湖中的‘鬼堡主人’……”

“可能是再传或第三传的‘鬼堡主人’!”

“哦!”

韩尚志这才明白这‘鬼堡主人’不是好‘鬼堡主人’,但这‘鬼堡主人’何以会离开‘鬼堡’而潜居“死亡谷”中,就令人费解了,不管如何,对方是一脉相连,仍然是自己仇家的一份子……

思念未已,只见“黑妖”—曲膝道:“主人与他老人家的传人有仇?”

“不错,现在的鬼堡主人外号‘血骷髅’!”

“我师兄妹誓言在先,先死追随主人,并以主人之令是从,但对于‘鬼堡传人’……小的二人不敢……”

韩尚志冷冷一笑道:“起来,这报仇之事,本人决不假手他人……”

“谢主人恩典!”

“不过,你二人当初发誓的动机何在?”

“白妖”肃然道:“说来话长,请主人先移驾到小的们居处,然后再详细奉禀!”

韩尚志略一思索之后。道:“好,带路!”

“白妖”恭诺一声,当先朝小丘后的峭壁走去。

“黑妖”则紧随韩尚志身后。

顾盼之间,来到一个洞穴之前,“白妖”侧身相请,韩尚志沉声道:“鬼堡主人,也在这石窟之中?”

“白妖”朝峭壁半腰一指道:“他老人闭关在岩壁之间,已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黑白双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