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十七章 大荒神尼

作者:陈青云

“黑白双妖”也是数十年前的风云人物,对于“佛珠令主”大荒山无住庵“大荒神尼”当然不会陌生、现在听说要上大荒山,心中感到极度的不安,但韩尚志是他俩应誓追随的主人,又不敢追问原因,只好闷声不响的跟着疾驰。

不管有路无路,认定北方飞奔。

王人都具惊世骇俗的身手,奔行起来,直似三缕谈烟。

两个时辰之后,进入山区。

越过数重峻岭之后,只见群峰拱环之中,一座秃峰呈现眼帘。

除了峰顶有数点绿色丛聚之外,全山堆堆累累,尽是巨石馋岩。

韩尚志一刹身形,遥指那秃蜂道:

“想来这必是大荒山了?”

“黑妖”接口道:“掌门人没有来过?

“没有,这是头一遭!”

“弟子昔年曾从此路过,这正是大荒山!”

“白妖”胆怯怯的道:“请问掌门人来这里办什么事?”

“找—个人!”

“找人?”

“不错!”

“越过这山脊,距峰脚两里之外,就是禁区,武林人从不敢涉足轻犯!”

韩尚志知双妖心意,冷冷一笑道:“你们胆怯了!”

“黑妖”急道:“弟子既然应誓追随掌门人,赴汤蹈火.生死不辞,岂敢露怯!”

韩尚志端详了遥遥的秃蜂几眼,道:“你俩在此守候,我一个人上峰!”

双妖齐声道:“弟子不愿稍离掌门人!”

“去办这事,用不着你俩!”

“白妖”道:“掌门人单身涉险.弟子难以心安?”

“这不是涉险,既非寻仇,亦非报怨!”

“但‘大荒神尼’生性怪僻,犯她禁区,唯恐……”

“这个你们放心,我自有分寸!”

“黑妖”诚谨的道:“可否由弟子两遥遥尾随,以遇必要之时可以策应?”

“用不着!”

“但……”

“你俩在此守候,无论如何不许妄动,这是命令!”

“黑白双妖”唯唯躬身,不敢再说。

韩尚志见他俩的态度。心中反觉不忍,和声道:“你们只管安心,不会出意外的!”

说着展开身形,向秃峰驰去。

表面上韩尚志平静如恒,但心中却不免暗自嘀咕,毕竟他所闯的是被武林人视为禁区的所在,而且此行是否能完成“不老先生”之托,使吴小眉回心转意,甚难逆料,据“不老先生”说吴小眉已在淹门外跪求了三天三夜,显见她行心之坚。

见了她,又如何开口劝说呢?

韩尚志一颗心巳开始跳荡。

刚刚登上秃峰不到十文,只见一块馋岩之上,端坐着一淄衣老尼,闭目垂帘,法相庄严,像一尊石雕的神像。

韩尚志止住身形,一愕带道:“难道这老尼就是‘大荒神尼’?”

心念之中,抱拳一礼道:“请问老前辈是否大……”

“那是家师!”

轻轻的四个字,入耳惊心,显见这老尼的功力造诣已相当骇人。

韩尚志一窒又道:“请问法号上下?”

那老尼连眼都不抬一下,语冷如冰的道:“出家人不与俗家人通名道号!”

韩尚妮不由心中微谩,但他忍住了,“不老先生”再三嘱咐要他不可恃强,以免误事,何况他此来目的只是劝使吴小眉回头而已,当下又道:“在下有事求见神尼?”

“家师六十年来,已不见任何人!”

韩尚志不由暗哼了一声,心想,分明“不老先生”已见过“大荒神尼”,不然他怎会说已关照神尼拒予剃渡的话,六十年不见人,分明是欺人之谈,但他也不便说破,话锋一转道:“在下受人之托,来贵庵找一个人?”

那老尼依然神色不动的冷声答道:“此间向例不许生人涉足!”

“在下此来是寻一个人。”

“施主最好立即回头!”

“出家人方便为怀,怎的拒人千里之外?”

“请立即离开!”

韩尚志以更冷的声音道:“在下受人重托而来,岂能就此回头?”

“施主还是及早回头为妙:“

“如果在下说不呢?”

老尼白眉微掀,冷哼了一声道:“贫尼生平第一次见识到有人胆敢在大荒山圣地撒野!”

韩尚志冷傲之性已发,回敬了一声冷哼道:“在下以礼相求,见到所寻之人,立即下山?”

“办不到!”

“如此莫怪在下无礼?”

“施主准备怎么样?”

“上山寻人!”

“难道要贫尼动手相请?”

“在下一向有进无退!”

“那你就闯闯看?”

“如此得罪了!”

话落,韩尚志纵身便往上……”

老尼举袖一拂,一道罡风,朝韩尚志罩身压下,劲道之强,令人咋舌。

韩尚志纵起的身形,被迫回原地,暗付,观其徒可见其师,这“大荒神尼”的功力,定是罕绝武林。

“心念末已,只听那老尼轻喝一声:“滚:“

大袖飘拂,又是一道罡风迎面卷来,势道何止千钧。

韩尚志微微一晒,意动功生,“须弥神功”登时流布全身。

“波!”

—声巨响过外,韩尚志身形稳若盘石,那反震之力,却把盘坐石上的老尼,震得向后一仰。

惊“噫!”声中,老尼长身而起,双目睁处,精光如电,迫视在韩尚志身上,满面惊怪之色,她似乎做梦也估不到这年青后生,竟有如此骇人的功力。

韩尚志冷冷的道:“请大师父行个方便?”

老尼沉声道:“办不到?”

“那在下只好自行上山了?”

“你敢?”

“还有什么不敢!”

韩尚志功集全身,挪步上闯……

老尼双袖交挥,如剪是风,如狂涛胶卷出,激得山石纷滚疾射。

韩尚志的进势,再度被阻。

“大师父一定不许在下登山?”

“不许,而且还要问你一个闯山之罪”

韩尚志不由气往上冲,双掌……扬,呼呼劈出两掌,这两掌挟六成“须弥神功”而发潜劲如山。

老尼怒哼一声,挥掌疾迎……

“波!波!”两声如雷暴震,那老尼身形连连幌动,终于立脚不住,退下大石,就在老尼被震下大石的同时,韩尚志—弹身,飞射到十丈之外,再一跃,又上了十余丈!

“鼠子尔敢!”

喝话声中,又是……个老尼阻住去路。

那身后的老尼,只在转眼之间,已不知去向。

韩尚志一打量这阻路的老尼,眉毛灰白,年纪似乎比刚才石上的一个要年青些,但也在六十过外七十不到之间。

灰眉老尼面罩寒霜,冷冷的道:“施主艺业不凡?”

“这倒不敢当此谬赞!”

“施主可知道擅闯大荒山的后果?”

“什么后果?”

“死!”

韩尚志剑眉一挑道:“这却唬不倒在下,不过在下受人重托。以礼求见。”

“大荒山不许任何人涉足!”

“在下不达目的恕不能回头!”

“那你就闯闯看?”

“如此得罪了!”

身形一闪,捷逾鬼魅的从斜里向上纵去。

他快那老尼也不慢,一闪身,又截在头里,连攻三掌,这三掌快如闪电,挟以触肤如割的罡风,势如骇电奔雷。

韩尚志心头一凛,闪身避过,借闪身之势,反手拍出一掌。

灰眉老尼身形微幌,不但轻易的避开了这一掌,左手五指如钩,疾扣韩尚志的腕脉,右手拂向韩尚志胸前各大要穴。

出手之快,招式之奇,武林中诚不多见。

韩尚志一翻掌,改劈为拿,反抓对方手腕,左掌一圈,封住门户。

变式之速,骇人听闻。

灰眉老尼招出无功,收势疾退三步,呼的又是一掌攻出。

韩尚志挥掌直迎。

隆然巨震声中,双方各退了一个大步。

韩尚志心内暗惊,对方竟然接下了自己六成神功的一掌。

更惊的是那灰眉老尼,因为这一掌她已用了十成功劲,可能,像这样的高手,是她生平罕遇的。.

双方同时一怔。

灰眉老尼,面色——沉,宽大的僧衣,无风自鼓,眼中神光暴射,双掌缓缓上提。

韩尚志不由暗地心惊,不知对方施什么怪功。当下也把

“须弥神功”提聚到八成,蓄势而待。

灰肩老尼双掌平胸之后,霍地平推而出,一般撼山栗岳的罡劲,应掌而发。

韩尚志凝重的双推掌,发出八成“须弥神功”。

一声地动山摇的巨震中,挟以一声闷哼。灰眉老尼连退五步,面色灰败,气喘如牛,额际汗珠滚滚而落。

韩尚志也感到……阵心悸神摇,退了一个大步。

灰眉老尼略事喘息之后,蓦一咬牙,旋自疾进,双掌缓缓划出。

这一划之势,看似缓慢,但却快极,而且部位角度,大异武林常轨,使人招架封栏俱感无从,掌间透出的是气,丝丝有声。

韩尚志被迫得连连后退。

这种掌法,可以说集奇诡之大成。

蜂间交手,四处都是累累巨石,馋馋怪岩。

灰眉老尼攻击如长江大河,滔滔滚滚,绵绵不断。

韩尚志这时已退到一堵苍岩之前,退无可退,他知道不出杀手还击,今天根本就上不了峰,对方仅是两个门人,还有神尼尚未现身……”

心念动处,冷喝一声:“在下得罪了!”

一招“魔王叩阙”以十成功劲施出。他自练成了“须弥神功”之后,虽然是从前的老招式,但此际施出,威力可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惨哼声中,灰眉老尼踉踉跄跄的退到一丈之外,口角鲜血长流。

韩尚志呆了一呆,弹身韩峰顶扑去。

顾盼之间,已来到距峰顶不及百丈之处,几株苍松掩映之中,露出一段石墙。

韩尚志精神大振,身形一紧……

要然—一—

—条灰影,划空疾射而来,人影未至,劲风已排空涌到。

韩尚志不由大吃—惊,他看出这灰影的功力,犹在先前两个老尼之上,身形一折,凌空划了一个曼妙的孤形,落下地来。

灰影随之而落,赫然是——个独臂老尼。

韩尚志正待开口.独臂老尼已冷声发话道:“施主自恃艺业,擅闯我大荒山,伤我两个同门……”

“在下以礼求见,被迫出手!”

“六十年来,大荒山没有踏过生人的脚步。”

“在下受人重托,来此寻人。”

“不管你来意如何,你已干犯了本庵禁例。”

韩尚志冷笑一声道:“大师准备如何对付在下?”

独臂老尼经面色一沉道:“拿下你听候庵主发落!”

“恐怕办不到?”

“你无妨试试!”

试字余音末落,五爪已抓至面门。

韩尚志心头大凛,急偏身闪避,毫厘之关,几乎躲不过这一抓。

独臂老尼一爪抓空,原式不变,改爪为掌,印向韩尚志当胸,变式之速,令人昨舌,韩尚志心知已无法避过这一掌,念动之中“须弥神功”立起妙用。

“砰!”

韩尚志硬承了对方一掌,连退了三个大步,逆血几乎夺喉而出,眼前金星乱冒。

独臂老尼被护身神功震得手腕如折,蹬蹬蹬退到作八尺之外,满面骇然之色。除师父之外,这是他生平仅见的高手。更骇异的是对方年龄看来二十不到,以这样的年纪,而具这高的身手,确实是武林史上的奇迹。

这一掌,打得韩尚志动了真火,双掌一扬,“须弥神功”摇摇拍出。

独臂神尼心神一凛,独臂连圈。

这一个照面,没有半丝声息。

韩尚志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己所发八成功劲的一掌,竟然被对方轻轻卸去,一咬牙,双掌再度扬起,把“须弥神功”凝足十成,俊面之上现出一片异彩。

独臂神尼心内清楚,她用了十二成的“贝叶神气”,才把对方的掌力卸去,但那潜劲,已使她惊出一身冷汗只是韩尚没有觉察而已。

就在韩尚蓄劲待发之际一一

突然,—个清朗的声音,遥遥传来:

“妙玄,速退,这是‘须弥神功’你接不下!”

韩尚志徒然一震,心知这发话的必是‘无住庵’主“大荒神尼”无疑,听声音其人可能还在寺中,奇怪她何以能——语道破自己的武功灰历?莫非她已练成了“天眼通”?

那被称做“妙玄”的独臂老尼,老脸大变,瞥了韩尚志一眼,一转身从乱石之间隐去无踪。

韩尚志立时运起内力,凝声向峰顶方向道:“晚辈有事冒冲老前辈,请原谅2”

“报出你师承门派?”

“晚辈韩尚志,天南掌门:“

“什么,你是天南‘幻魔宫’的掌门?”

“是的!”

“嗯……到此何为?”

“受人之托,到宝庵来找一个人!”

“找谁?”

“一个叫吴小眉的姑娘。”

“你受何人之托?”

“不老先生!”

“你就是冷面人韩尚志?”

韩尚志又是一惊,骇然道:“不错,正是晚辈:“

“闯峰之罪看在‘不老先生’份上,不予追究,你下山去吧!”

韩尚志闻言之下,心火候起,强捺住性子道:“在下已述明来意?”“大荒神尼”的声音变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大荒神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