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十八章 独挽狂澜

作者:陈青云

上集书中,白水滩“武候嗣”,丐帮总舵剑拔驽张,一场血劫,即将展开。

“天齐使者司马宏”目射骇人棱芒,有若电炬般直照在丐帮掌门面上。

暴喝声中,六长老之二,双双抢步而出,扑向司马宏。

司马宏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双掌分击而出。

惨号声中,两条人影飞泻而出,酒下一片血雨。

所有在场中的丐帮高手,不由心胆俱寒。

“天齐使者司马宏”举手投足之间,便毁去两个丐帮长老,这种功力,确属核人听闻,准此而论,今日在场的,没有半个是他的敌手。

“南丐”须发怒张,悲壮的向掌门人道:“如果天亡丐帮,人力无法挽回,老化子先走一步!”

声落,迈步出场。

司马宏冷冷的道:“阁下就是丐帮首席长老‘南丐’?”

“不错!”

“以阁下在.丐帮中的地位声望,是否需要考虑一下,本使者给阁下最后一个机会,在未下令血洗总舵之前……”

“南丐”厉声道:“天齐教妄自尊大,条毒武林,末日也不会太远!”

“阁下太不识时务了?”

“废话!”

“天齐使者司马宏”突地仰天一阵狂笑,笑声如百雷齐震

八名天齐剑手,在司马宏笑声起时,各大吼—声。扑向四周的丐帮高手。

一场血劫,终于展开了序幕。

“南丐”怒啸一声,抡掌攻向司马宏。出手就是八掌,这八掌在悲愤填膺之下,挟以毕生功劲而发,锐不可当。

司马宏竟然被迫退了三步之多。

就在‘南丐’八掌攻完的瞬间,司马宏杰杰怪笑—声.出手攻出三招。

惨哼声中,“南丐”口血飞进,踉跄后退。

司马宏期身上步,扬掌……

“敢尔!”

喝话声中,四处老连同掌门人,齐齐扑出,合攻司马宏。

场内外———

暴喝声,

闷哼声,

劲风激撞声,

金铁交鸣声,

惨号声,

交织成了—首疯狂的乐章。

八个天齐剑土,俱具罕绝的身手,剑芒闪处。必有人跟着倒下。

司马宏扬起的手掌就势……划,呼的——掌劈出.—道撼山栗岳的劲气,匝地卷向扑来的四长老和丐帮掌门。

轰然巨震声中,四长老和掌门人被震得倒翻而回。

“南丐”—抹口血,狂吼一声。形阎疯虎般的再度扑上。

“老要饭的,本使者先成全你!”

喝话声中,司马宏招出如电。

又是一声惨哼,“南丐”被击飞丈外。

四长老目眦尽裂,亡命般扑出,四根打狗捧,有如四条搅海孽龙。

司马宏双掌十指箕张,——划一扭,四根打狗棒竟然被他左右各二的抄在手中,一振臂,四长老齐齐发出一声闷哼,撒手踉跄而退。

就在四长老一退之间——

司马宏身形一旋,双掌曲指如钩,罩身抓向丐帮掌门。

眼看丐帮掌门,决然逃不过这闪电一抓……

就在此刻——

一声冰冷的喝声,透过疯狂的厮杀声浪,传人每一个人的耳鼓:

“住手!”

声音不大,但却入耳如割,每一个在场的高手,都感到一阵心悸神摇。

骇电奔雷般的声浪突然而止。

“天齐使者司马宏”心头巨震,霍地收势回身……

一个俊美冷漠的少年,正好与他照面,那冷电般的眼神,使他心神——颤。

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在这突如其来的少年身上,丐帮部份高手,登时面现喜色。

司马宏方才以狂笑之声,传达屠杀的信号,但却不见外围埋伏高手的动静,心中正自狐疑,现在这少年一现身,顿感事态不妙,当下暴喝—声道:“小于报名上来?”

那少年冷笑一声,用手朝近身的一个天齐剑手一指……”

——声惨号,破空而起,红光进现,那剑手仰面裁倒,胸前血泉仍狂喷不止。

司马宏脸色大变.脱口道:“你是冷面人?”

“不错,还算你有见识!”

这突如其来的少年,正是韩尚志。

司马宏眼中凶光一闪,沉喝如雷道:“冷面人,你要趟这场混水?”

“哈哈哈哈,混水,本掌本人正要杀尽你们这批魔崽子!”

“掌门人.嘿嘿!你所掌何门?”

“天南派!”

“嘿嘿嘿嘿,小子,天南派三个字已自武林之中除名了!”

“从武林除名的该是“‘天齐教’而且为时已在不远!”

“痴人说梦!”

“本掌门人今天饶你不死,让你能亲眼看到!”“就凭你,可惜本使者气另小,今天就不放过你:“

韩尚志不屑地冷嗤了一声,撮口一声轻啸。

啸声甫落,只见人影闪幌,来往如梭,顷刻之间,无数的黑衣尸首,叠成了一座小丘。

司马宏一看之下,不由亡魂大冒,其余七剑士,更是魂飞天外。

韩尚志用手一指尸堆道:“司马宏,这是你带来的娄罗吧,你自己数数看,一百二十个,差不差?”

司马宏凶光暴炽,厉声道:“冷面人,本使者要把你挫骨扬灰!”

“凭你还不配!”

原来韩尚志抵达之时,发现丐帮总舵已然被围。于是展开了绝世身手,把围在词外“天齐教”一百二十个高手,悉数点了死穴,然后如夜宵蝙蝠般飞身人嗣,正好逢上各长老和掌门人危机紧迫,当即匆匆地嘱咐了守在词外的丐帮弟子几句,适时现身,所以才会演出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司马宏功败垂成,无法完成使命,而且带来的手下.全军皆墨,不由肝胆慾炸,咬牙切齿的道:“不配你就试试!”

试字方落,呼呼攻出三掌,势如骇电奔雷。

韩尚志不闪不避,双掌迎着来势,缓缓推出。

——声天崩地裂的巨震起处。司马宏蹬蹬退了五个大步。

劲气鼓荡如怒海鲸波,五丈之内的旁立高手,鼻息皆窒,纷纷跌跌撞撞的退了开去,一个个面目失色,七个天齐剑手,更是束棘不已。

所有的在场的丐帮高手,算是开了眼界,昨舌不已。

“南丐”忍不住高喊一声道:“小兄弟,痛快!”

“天齐使者司马宏”脸上唳气全消,代之的是骇极之色,他做梦也估不到对方的功力较之传言中的更可怕,简直已到了不可思议之境,

韩尚志面笼恐怖杀机,向前逼近数步,寒声道:“用你的口,寄语你们教主,不日本人将赴‘连环套’结算总帐,我说过饶你不死,你可以走了”

司马宏岂肯甘心如此退走,暴喝一声道:“冷面人,少发狂言,接招!”

双掌一轮。一口气疾攻八招之多。

招式厉辣奇诡,尽是武林罕见之学,韩尚志不由被迫得了五尺之多。

司马宏得理不止,紧接着又是五招出手。

七个天齐剑手,乘机扬剑出手。

怒喝备处,丐帮高手之中,电疾扑出二十几条人影,分别截住天齐七剑手,混战再度展开。

就在司马宏第五招攻出之际——

韩尚志身形—幌,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斜飘三尺,右手五指一屈一伸。

惨哼随之而起。

司马宏连连倒退,右臂虚软下垂,半边身体,已被鲜血浸透。

韩尚志冷冰冰的道:“司马宏,本人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走吧,迟就不及了!”

司马宏自知耗下去,决难幸免,狠毒的朝韩尚志投了一眼道:“冷面人,后会有期!”

一弹身,倏忽而逝。

场中的七个天齐剑手,见为首的已然离开,那敢恋战,互相打了一个招呼,剑芒打闪,迫退联攻的对手,弹身向屋外射去……”

“你们得留下!”

随着这一声冷喝、刺耳的惨嗥声,连连响起,七条弹起的人影,如被击中的鸟儿似的飞坠下地。.丐帮掌门包超上前来,一抱拳道:“韩掌门人对本帮之赐,本帮将永志不志!”

韩尚志还了一礼道:“掌门人言重了,敌忾同仇,本派也是受害者之一。”

“南丐”的口须上,血痕犹新,摇幌着站起身来,欢然道:“小兄弟,到后面陪我这不成才的老哥哥谈谈,我知道你不耐那些俗礼!”

韩尚志向丐帮掌门告了便,随“南丐”到后殿而去。

这边,各执事人等,忙着传令清理现场。

一场恶风暴雨,算是过去了。

后殿,一间小厢之中,韩尚志与“南丐”相对而坐。

韩尚志划眉一理道:“老哥哥伤势不轻?”

“南丐”哈哈一笑道:“万千之幸,小兄弟拯我丐帮免于土崩瓦解,这些微之伤,算得了什么!”

韩尚志忽地想起几件事来,忙道:“老哥哥。我有些事拜托!”

“哈哈,什么事说吧,即使要我这颗化于头,也可以马上办到!”

“没有这么严重!”

“什么事?”

“丐帮耳目遍天下,我想找几个人!”

“是些什么人,你说说看?””

本门有三位长老,在——次挤战中失散,不落不明……”

“这个……本帮各分舵弟于均有人在此地,我马上找人查询!”

“还有!”

“谁?”

“黑白双妖!”

“南丐”心头一震道:“什么?”

“黑白双妖!”

“失踪已近一甲子的那对魔头?”

“不错!”

“这可就……”

韩尚志立即把收双妖为门下以及双妖出身说了一遍,“南丐”这才恍然,白首连摇道:“丐帮弟子,全力探查就是!”

“还有一件事请教?”

“说吧,别酸溜溜地说什么请教不请教:“

“武林中有一位专门弄毒的叫,万毒祖师’,这人可在人世?”

“你问这干吗?”

“黑白双妖所中的,易形毒果’之毒,普天之下,只有他—人能解!”

南丐’沉吟了半响之后,才道:“可能还在人世!”

“可能?”

“只能这么说,因为算起来这‘万毒祖师’已是百岁开外的人,二十年前、我曾听人说有人发现这老毒物隐居在‘毒池’之中……”

“毒池?”

“你没有听说过这地方?”

“没有!”

“这‘毒池’方圆不过半亩,位置在大谅山黑谷之中,池水天生含有剧毒,人畜稍沾即死,话虽如此,我老化子也没有亲眼看过,实情如何,不得而如!”

韩尚志骇然道:“万毒祖师纵使万毒不侵,也不能住在池水中呀?”

“有人见他入池而没,究竟是什么回事,我老化子无法回答你。”

“江湖中有个‘毒君余化’,不知是否‘万毒祖师’的传人?”

“不是!”

“不是?”

“余化原来只是个江湖无名小卒,二十年前,不知在何处获得了一部毒经,而博得了毒君之号,虽名毒君,但成名之后,却无甚大恶:“

“他已投入‘天齐教’下!”

“这不足为奇,‘天齐教’主,要遂其君临天下的野心,尽量罗网三山五好奇才异能之辈,充实他的力量,目前武林中除了各大门派之外,唯—没有被该教吞并的,只剩下本帮而已!”

韩尚志冷笑一声道:“天齐教的末日不会太远的!”

“如让该教羽翼丰满,整座武林将全部改观!”

“末见得!”

“小兄弟,你太自负了?”

韩尚志不禁面孔一热,“南丐”,似已觉察,接着又道:“小兄弟,俗语说独木难支大厦,目前最上之策是小兄急速赴天南,清理门户,接掌天南—派,—方面可以挽救许多不愿附逆的忠贞门人,另一方面,这是—股极大的力量,可以有助于摧毁‘天齐教’,本帮全力支援你的行动!”

韩尚志不由自主而震,老哥哥的话,深深地订入了他的心坎,不错,如果让韦逸民例行逆施,一些忠贞门人,势将难以存话,天南一派的元气,可能由此而夺丧,但他想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不禁眉锋一皱道:“老哥哥的话不错,但目前有困难!”

“南丐”一拍胸脯道:“什么困难,你说……”

“第一、知道我确实身份的,只有进中原的本派,‘元老院’十大长老之中的五位长老,但五长老已有两位不幸丧生,另三位下落不明。第二、掌门信符‘恶鬼珠牌’已落入,天齐教’之手,就无法取信于本派弟子!”

“南丐”面色一沉道:“这是件难事,要想由‘天齐教’取回‘恶鬼珠牌’,不是件易事?而且……”

“怎么样?

“天南现任临时掌门韦逸民,既然已经投入该教,把‘幻魔宫’改成了‘天齐教’,这信符可能已落人韦逸民之手,那样他可更有效的统驭门下?”

韩尚志闻言色道:“那确有可能,该牌是本门圣物,持牌人便是至尊,这……问题相当严重!”

“小兄弟稍安毋躁,等我问问看!”

说着,一击掌。

一个中年丐者,应声而入。“长老有何谕命?”

“传我谕命,立即命值日弟子查询是否有各舵弟子得悉天南‘幻魔宫’三位长老的行踪去迹,速来禀报!”

“遵法谕!”

中年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独挽狂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