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一章 白骨堆中话血劫

作者:陈青云

没有星星!

没有月亮!

夜空,一锭墨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阵隐隐的雷声过后,接着是一道耀目难睁的闪电,给这漆黑的大地,带来了刹那的光明!

风,呼啸着掠过原野,带起一片沙沙之声。

就当闪电乍明的刹那——

照见了一条荒芜的乡村道上,一个臃肿的黑影,健步如飞。

闪电再亮——原来那臃肿的黑影,是两个身影的重叠,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背上背着一个中年男子,那少年丰神似玉,而那中年似乎带着重病,奄奄一息,骨瘦形消。

“爹,看样子要有暴风雨了。”那少年喃喃的说着。

他背上的中年人,哼了一声道:“是的,这是个好时辰。”

“什么,好时辰?”

“不错!”

“孩儿不懂?”

“等到了地头,你就明白了!”

“为什么要拣这么坏的时候出门,您的病……”

“孩子,等会你就明白了,快走!”

雷声震耳慾聋的霹雷过处,电光一闪,豆大的雨滴,洒了下来!

“爹,我们寻个地方避雨?”

“不,快走!”

“可是,您是有病……”

“就是因为我……的病……唉!孩子,别多说了!”

“到韩庄还有多远?”

“快了!转过山环……”

雷声隆隆!

电光闪闪!

狂风接着猛雨,疯狂的袭击着大地,像是宇宙的末日来临,只有在电光一闪之中,可以看见父子俩在泥泞中一颠一跛的艰难的向前移动。

转过山环,一簇黑朦朦的庄院,隐约呈现!

“到了……孩……子……”

少年人加快脚步,奔向庄门。

刚到门口,那少年似已筋疲力尽,放下那中年人,颓废的倚门坐了下来。

电光闪照中,映出一道破旧腐朽的庄门,蛛网层封。

“爹,这是一所废庄?”

“昭!”

“不错吧?”

“不……错……”

中年人,软瘫在地上,头歪在一边,口里急剧的喘息。

“爹……您……您……怎么了?”

“孩……子……进……去……”

“爹!你该先憩……”

“进去!”

中年人,眼中忽射异光,脸孔一阵抽搐,费力地喝了一声。

少年人,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抱起他爹,踏进庄门。

风雨渐止,雷声停息。少年人怀着满腹的疑虑和不安拂草拔涉,慢慢向里淌进,他不明白,他爹爹为什么不顾重病在身,要他在暴风雨之夕,来到这所废庄。

阴森恐怖的阴影,紧压在少年人的心头。

风吹朽腐的窗棂,不时发出咯咯咯咯的怪声,那些廊柱、屋角、蓬篙,在暗影中,变成了幢幢鬼影。

“爹……”

“你怕是……不是……孩子?”

“不……我不怕!”

乌云渐散,月亮从云隙里探出头来,掺淡的月光,照着这鬼城似的废庄。

突然——

少年的脚,绊住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不由惊呼出声,全身毛发逆立。

那是一具白骨骷髅。

接着——草丛中、屋角、廊沿……

两具一

三具一

四具一

全是森森白骨。

少年人止住脚步,浑身颤抖,牙齿打战。

暗夜!

荒庄!

白骨!

加以东飘西荡的阴磷鬼火,构成一幅极为恐怖的画面。

“爹!为什么……”

“不……要问……进那……居中的……大厅!”

少年显得有些趔趄不前,他不敢想像那大厅之内又是什么一种惨象,他心中有——百个疑问,但一时间说不出口,下意识中,他感到今夜的事,决不寻常。爹爹决不会无缘无故地要他冒着午夜的暴风雨,来在这白骨如林的荒庄里。

那中年人一阵呛咳之后,厉声道:“快……进厅?否则……你将埋根千古!”

少年人悚然而震,茫然的“昭!”了声,举步入厅。

厅中,蛛丝密布,霉气扑鼻,积尘盈寸。

在淡淡的月光映照下,显得鬼气森森,令人不寒而栗。

又是一具馋馋白骨,横陈厅中。

那少年忍不住又惊“哦!”了一声。

“放我……下来!”

少年依命把中年人轻轻放落,回首望处,他呆了,像置身一场恶梦之中。

他第一次看到慈祥的爹爹,脸上出现这种骇人的表情。

“爹……你……”

“我不是……你……爹!”

少年骇然退了一个大步,他想,爹爹可能神志不清了。

“孩子,把那半只……雪参……给我……”

少年惘然的从杯中取出一个小包,打开来,递与那中年人。中年人放入口中,一阵咀嚼,咽了下去,不多时,精神大见振奋。

“爹,我早就劝您把这半枝雪参食了,也许你的病不至于……”

中年人面上肌肉,不停的抽搐,翻身朝那白骨骷髅,拜了三拜。少年愈看愈觉茫然,也愈感骇然。

中年人拜罢之后,枯涩的眼中,已挂下了雨行清泪。

“爹……”

“我不是你爹!”

“您老人家……”

“现在注意听着!”

少年人骇然至极的望着中年人,俊面一片铁青。

“我是你师叔毒龙手张霖!”

少年人心头一震,颤声道:“爹……”

中年人变睛一瞪,打断了少年的话头,道:“我是你师叔毒龙手张霖!”

“师——叔?”

“不错!”

“如此说来,侄儿不姓张?”

“你姓韩!”

少年身躯不由的一晃,这:“姓韩!”

“不错,姓韩,你记住,你的名字是韩尚志!”

“韩尚志?”

“呢,父亲叫韩世伟,也就是我的二师哥!”

一片不祥的阴影,立时笼上韩尚志的心头,使他连打了两个寒噤,栗声道:“家父……”

“毒龙手张霖”面目惨厉的朝厅中的白骨一指道:“这就是二师兄的遗骨!”

韩尚志宛若被焦雷轰顶,惨呼一声:“爸!”扑向那具枯骨,登时晕绝。

“毒龙手张霖”费力的伸出手指,点了他数处穴道。

韩尚志又告悠悠醒转,朝父亲的遗骨拜了几拜,凄厉的道:“师叔,这里就是我的家?”

“不错!”

“这满庄白骨……”

“全是家人庄丁,不下二百口之多!”

“仇家是谁?”

“你先听我说,十五年前的重阳日,我带着你师弟来访你父亲,那时你才三岁,你师弟和你同年,少你两个月,师兄弟正叙阔别之际,奇祸从天而降,二师兄把你掷给我,道:师弟,请保韩氏一脉!……”韩尚志目毗慾裂,钢牙咬碎。

“毒龙手张霖”继续道:“那时,我已决心一死,但你父严词托孤,我接受了,在千钧一发之际,我抱着你跃入庭中的古井……”

“师弟呢?”

“他……他……代替你死了!”韩尚志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血龙手张霖”瞥了他一眼,又道:“当我带着你爬出古井,全庄已是……不留半个活口!”

韩尚志大叫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夺口而出,身形摇摇慾倒。

“我妈呢?”

“毒龙手张霖”咬牙切齿的道:“你妈?”

韩尚志心里抨然一震道:“我妈怎么了?”

“你妈叫‘赛嫦娥王翠英’,十五年前武林中第一美人!”

“她没有死?”

“没有!”

“为什么?”

“这是一个谜,她是当日唯一的活人!”

“她呢?”

“孩子,不必问了!”

韩尚志木然的摇摇头道:“不,我要知道!”

“她嫁人了!”

韩尚志全身一麻,道:“我妈嫁人了?”

“不错!”

“她知道我还在世上?”

“知道!”

“她不来找我?”

“我曾带你找过她,我俩险些丧命她手,她声言如果再次碰上,定取我俩的性命,逼得我十五年不敢露面江湖!”

韩尚志狂叫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有这么一个毒如蛇蝎的母亲,“砰!”他再也站立不住,一屁股跌坐地上。

“她不打算为全家报仇?”

“连亲生儿子都不要了,还谈什么报仇!”

“有一天,我……我要杀她!”

“什么,你要杀你母亲?”

韩尚志双手掩面,嘶声嚎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天啊!”

“孩子你总算成人了,格于誓言,我不能把本身所学传给你,这十五年来,你已扎稳了内功根基,只要遇到明师,不难大成,现在,你可以走了!”

韩尚志一抹泪痕,骇然道:“师叔,你说什么?”

“我要你离开!”

“要我离开?”

“不错!”

“师叔您呢?”

“我偷生了十五年,完成二师兄所托,现在我该追随二师兄去了!”

韩尚志双膝着地,爬到“毒龙手张霖”身前,悲声道:“师叔,您……”

“孩子,这是师门家法,你不懂!”

“不!师叔,您不能……”

“孩子,这是命!”

“侄儿完全不懂?”

“你毋须要懂。”

“师叔舍子生命,恩育十五年的大恩,侄儿粉身难报……”

“废话!”

“我决不能让您……”

“你要我做师门叛逆?”

“师叔总是要说出原因?”

“不能,这是师门戒令!”

韩尚志愈听愈茫然,他半句也听不懂师叔的话。

“师叔,仇是谁?”

“不必问了!”

“呢!”

“为什么?难道……”

“毒龙手张霖”双目电张,厉声道:“记住:第一,不许对任何人提及身世来历,第二,不许埋遗骨,第三,不许报仇!”

韩尚志悲声道:“师叔,您在说什么?”

“这是严令,不许违背……”

“师叔,您的神智……”

“胡说,我好端端的!”

“为什么不许报仇?”

“不要问为什么,你父泉下有知,必然首肯我的说法!”

“侄儿请问师门?”

“往者已矣,你不知道最好!”

“请问我的那蛇蝎其心的母亲改嫁了谁?”

“天齐教主!”

“天齐教主!”

“不错!”

“天齐教主是什么样的人?”

“这问题恐怕很少人能回答你,天齐教主是当今第一大教,傲视整座武林!”

“师叔,侄儿一直不曾您谈及师叔母等……”

“毒龙手张霖”眼中掠过一抹怨毒之色,随即又变黯然,道:“和你家遭遇一样!就在我离家后的第三天!”

韩尚志哀伤过度,心神已呈麻痹状态,闻言之下,只微微的一震,他无法想像师叔“毒龙手张霖”对他所说的一切,这些话,既不近情,更不合理。

为什么韩张两家全遭血洗,而他不许报仇,不许收骨?

师叔口口声声说师命,那代表了什么,难道这血案与上一代的师门有关?

师叔为什么不肯说出师门?

十多年来,一直以父子相称,稳居僻怀……

心念未已,只听“毒龙手张霖”悲呼一声:“师父,弟子偷生十五年,今日才能全师命!”

“卟!”的一声血光进现。

“毒龙手张霖”已自碎天灵。

韩尚志木然的看着这一幕,没有泪,也没有声,仿佛一切都已离他而远去,他自己也不再属于自己,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灰暗、阴森!

他像是置身另一个世界之中,虚无、飘渺。

张师叔自绝了,说是全师命,为什么?

不许道身世!

不许收埋骸骨!

不许报仇!

为什么?为什么?这是百古未有的惨案呀!

夜尽了!

天明了!

一抹阳光,从窗棂照进厅堂,照在新尸和旧骨上,韩尚志从极度痛苦的情态中苏醒过来,惨酷的现实,又啃啮着他的心灵。

突然——他看到厅壁上有一个红色的暗影,似绘着什么标记,当下用手一拂拭,登时为之一窒,壁上绘着一个血红的骷髅头。

这“血骷髅”代表着什么?”

是仇家的标记!还是父亲生前绘上去的?他无法了解。

“我要报仇!”

“我要查明真相!”

他歇斯底里的狂喊着冲出庄门。

他像游魂似的踯躅在道上。

他做梦也估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一个惨绝人寰的身世。

他想到惨死的全家,在记忆中,连父母的影子都没有,张师叔舍子救了自己,十五年扶养,这恩德,永远也无法报了。

母亲——赛嫦娥王翠英,张师叔说她是武林第一美人,然而,她也是天下最毒的妇人,她竟然连亲生子都不承认,置血仇于不顾,去改嫁他人。

他的心一阵剧痛;他感觉到灵魂蒙羞,因为有这个母亲。

一夜之间,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恨、仇、怨、愤,混入了他的血液,注满了他的心灵。

俊美的面上,涂抹了一层阴冷之色,使人望而生畏。

眼中,尽是恨的光芒。

他像幽灵般的走着!走着!

突然——一声娇斥,响在耳边:

“喂,你这人走路不长眼吗?”

韩尚志如梦方醒般的抬头一看,两个丫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白骨堆中话血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