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二十章 有情人终成佳偶

作者:陈青云

“万毒祖师”竟然出手把“黑白双妖”劈落“毒池”之中,此举太过出人意料之外,谁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突变。

“黑白双妖”因误食毒果,变了形貌,被困“死亡谷”五十多年,一旦重见天日,求治心切,心怀感激之不暇,那里还会提防,否则以双妖的功力,“万毒祖师”功力再高,也不会—击得手。

就在两声惨号传出之际——

韩尚志面色陡变,大喝一声道:“想不到你这般心狠手辣!”

暴喝声中,出掌攻向了“万毒祖师”。

这一击之势,不但快,而且劲道万钧。

“万毒祖师”划身弹了开去。

韩尚志急怒攻去,一击不中,如影附形般再度挥掌击向“万毒祖师”。

“万毒祖师”冷喝一声:“住手!”

韩尚志不期然的收回了击出的劲道,愤然道:“有何话说?”

“你不是要老夫替他们解毒?”

“可是你却猝下毒手……”

“如你不相信老夫,此时还来得及滚!”

韩尚志转目一瞥之下,只见“黑白双妖”这时已水淋淋的双躺卧池边,口里在狂喘大气,却没有中毒的迹象,立时会过意,一抱拳道:“恕晚辈不察,莽撞出手,请老前辈原谅!”

“这不怪你!”

“万毒祖师”取出另一支小瓶,倒出两粒绿色小九,在双妖口中各放一粒:“大约半个时辰,就可以毒净病除!”

韩尚志歉然的望了“万毒祖师”一眼,不再说话。

盏茶工夫之后,双妖突地双双跃起身形,向一丛矮林奔去,

韩尚志大感骇然,正等……

“万毒祖师”急摇手道:“由他们!”

双妖眨眼之间,隐入树后不见。

韩尚志惊诧万分的道:“老前辈,这是什么回事?”

“葯力生效,留存内腑之毒,必须宣泄!”

韩尚志这才释然,又道:“老前辈把他俩击落池中,何以他俩不见中毒,难道这也是……”

“万毒祖师”略一颔首道:“这叫做以毒攻毒,他俩中毒已在五十年之前,毒力已透达全身经脉五腑,这池水及是天生毒泉所积,剧毒无比,但天下物物相克,老夫以此理,先去其血脉经穴表皮之毒,再服以解毒圣丹,化除内腑之毒……”

“哦!”

“万毒祖师”一顿之后又道:“老夫之所以碎然出手,目的在使他俩在惊怖之中,本能的运起全身功力挣扎,经脉大开,毒势解得更快。”

韩尚志再次施礼道:“晚辈确实鲁莽之至!”

“不知者不罪!”

“天齐教既已生心所谋不遂,要炸毁‘黑谷’,而派出的高手,又仅‘毒君余化’一人生还,恐怕不会就此甘心,老前辈……”

“万毒祖师”哈哈一笑道:“犯我者死,这是老夫一生行事铁则,这‘毒池’仅是老夫居处的门户之一,纵令‘黑谷’全毁,又岂能伤得了老夫分毫!”

韩尚志所得神驰不已,有心要追问下去,又开不了口,只好作罢!

半个时辰,转眼即过。

蓦然——

一对俊美如仙的二十许青年男女,从树后转去,姗姗走向前来。

韩尚志不由大吃一惊,“黑谷”之中,何来这一双俊品人物?

“万毒祖师”目射奇光,迫视在那一双男女身上。

韩尚志.目光触及那一对青年男女的衣衫,不由欢叫一声道:“你们复原了!”

这一对俊秀美艳的男女,正是“黑白双妖”的本来面目。

双妖闻声抢步上前,向韩尚志一跪道:“弟子沈家骐,冯瑛英,叩谢掌门成全之德!”

双妖这一自报姓名,韩尚志才知道“黑妖”叫沈家骐,“白妖”叫冯瑛英。

当下微笑着一摆手道:“请起!”

双妖再转身向“万毒祖师”身前下拜道:“晚辈叩谢再造之思!”

“万毒祖师”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

这一着不但沈家骐和冯瑛英大吃一惊,连韩尚志也惑然不解,“万毒祖师”何以会突然变脸?

韩尚志讶然道:“老前辈有什么不妥?”

“万毒祖师”吹了吹掩口白须,冷冷的道:“老夫能救人,更能杀人!”

“晚辈不明白老前辈言中之意?”

“既求救老夫,胆敢不诚!’

“何处不诚?”

“这两个rǔ臭未干的小儿,是在五十年之前中的毒?”

韩尚志不由莞尔,道:“老前辈听说过“黑白双妖”之名否?”

“呵!曾经听说过,只是未见其人!”

“他俩就是!”

“什么?他们是数十年前一度出现江湖的“黑白双妖”?”

“不错!”

“万毒祖师”意似不信的摇了摇头,道:“他俩难道是长生不老?”

韩尚志轻轻一笑道:‘长生不老未必,但却有驻颜之能:“

“老夫不信?”

于是,韩尚志把双妖的出身经过,以及服了肉芝等情,概略的说了一遍。听得这百岁过外的老毒物不断点头。

“如此说来,他俩是‘天一门’,‘九天一鹗曲元通’的传人?”

“是的!”

“哈哈哈哈,也算是故人之后,起来!”

双妖这才站起身来。

“万毒祖师”感慨的一叹道:“曲元通与老夫曾有数面之雅,想不到‘天一门’这一名词,已变做了陈迹,真是三十年沧海,三十年桑田,你俩是否有意重复‘天一门’?”

黑妖沈家骐恭谨的道:“晚辈师兄妹已投入了天南门下!”

韩尚志目注双妖道:“如果你俩有意恢复门派,本人当竭力赞助?”

双妖感激的望了韩尚志一眼,白妖冯联英道:“门下既已誓愿终生追随掌门人在先,不敢违誓!”

“我特别允许,并非你俩背弃我,不算违誓!”

“这……目前门下不作考虑!”

“好,以后再说吧!”

韩尚志再次把目光投注在这一对劫后重生的情人身上,灵机一动,道:“你俩不是说过,形貌恢复之后,就要完成夙愿吗?”

“白妖冯瑛英”粉面一红,低下头去,芳心卜卜乱跳起来,既羞又喜,她和他苫熬了数十年,多么盼望这一天到来。

如果不是她俩早年服下了武林仙品“内芝”的话,该是鹤发鸡皮的老人了。

“黑妖沈家骐”面孔一热,道:“是的,请掌门人作主!”

韩尚志含笑道:“我目前急于要赴中原!”:

“弟子俩并不急于一时,恭候掌门人返宫!”

“我归期难卜,这样好了!”说至此,把目光向“万毒祖师”一转,接着又道:“老前辈和令先师算是故交,我添为掌门,不若就在此地完成仪式,恭请这主人做证人,未始不是给“黑谷毒池”添上一番武林儿女佳话!”

说完,转向“万毒祖师”道:“晚辈放肆,老前辈是否许可?”

“万毒祖师”哈哈;阵狂笑道:“好……好……毒池佳话,老夫焉有不愿之理!只是有一点特别声明,老夫吝音,恕不把‘毒池洞房’,借充洞房,哈哈哈哈……”

“晚辈等不敢打扰,只在‘毒池’之边,意义更大,解毒复形,全亏这池水呢!”

双妖互望了一眼,这一眼,代表了无限的辛酸,也含着无比的甜蜜。

于是——

韩尚志取出“恶鬼珠牌”高举手中,双妖朝牌下跪,韩尚志说了祝词,算是为他们俩主婚。

双妖又拜了“万毒祖师”。

“万毒祖师”是证人,也充了大媒。

佳礼在顷刻之间完成。

一丝春光,漏进了这豆古幽森的“黑谷。”

韩尚志触景生情,想起被迫订婚的吴小眉,不知将来彼此是什么结果,也想起了唯一的爱人东方慧,自那次江边匆匆被迫分手,不知她目前身处何增,尤其那次见面,东方慧闪烁的言词,更使他一直不能释然于怀……”

悲剧——“失魂人”数度预言他与东方慧结合,将无可避免的发生悲剧,想到“失魂人”言必有中,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颤。

另一个美绝天人的红衣丽影,浮现脑海。

她是自承叫慕容黛的红衣少妇,她的美,堪称人间绝色。

韩尚志不自禁的全身起了一阵燥热,一颗心也随道这意念而怦怦跳动,我不该想她,她曾被那不知名的人骂作不要脸的贱货……

但,红衣少妇的影子,在脑海中却越来越清晰,那赛雪斯霜的肌肤,那肖魂蚀骨的眸光,令人沉醉的笑容,曲线优美的小口,窃宛的身材……尤其那一股少妇特有的,使人无法抗拒的诱惑……

“万毒祖师”又是一阵哈哈宏笑道:“有情人终成佳偶,你俩离奇的遭遇,当为武林留下一段佳话!”

笑声,把韩尚从沉思中唤回。

他为自己的失态,而感到脸红。

“老前辈,晚辈等告辞,成全敝门之德,不敢言报,就此谢过!”

韩尚志说着,深深一礼,双妖也行下礼去。

“万毒祖师”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

三条人影,转眼工夫,来到谷外。

韩尚志忽地想起一件事来,郑重的道:“昔年韦逸民借师祖‘魔中之魔’的面目,上少林盗取‘大般若秘笈’,杀死藏经楼主持僧,这段公案,我曾面允少林‘了弹’和尚,一年之后,对该寺有所交代,现在韦逸民已经伏法,这本‘大般若秘笈’我当时忘了搜查,你俩回宫之后,向屠长老说明经过,火速找寻,派人送到中原丐帮总舵,交丐帮长老‘南丐’转交给我

双妖不胜依依的道:“敬遵令渝,掌门人此去中原,不知是否有弟子俩效劳之处?”

“你俩守护本宫重地,更为重要,我此去了断私人恩怨!”

“黑妖沈家骐”肃容道:“弟子有一个不情之请!”

“昔年师门仇人之中,尚有一人漏网……”

“你是说混世魔王?”

“是的!”

“怎么样?”

“望掌门人俯允弟子俩亲自索仇。”“可以,但目前本宫情势未稳,‘天齐教’随时会派人卷土重临,所以你俩必须暂时守护,时机到时,我会传讯回宫!”

“谢掌门!”

“还有……”

韩尚志顿了一顿,取出“恶鬼珠牌”,递与“黑妖道:“把这牌交—与屠长老,如我一年之内不返,重立掌门!”

“黑白双妖”面色一变,“白妖冯瑛英”颤声道:“掌门人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韩尚志不经意的一笑道:“没有什么,这只是万—之词而已!”

“掌门人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记住‘大般若秘笈’寻获之后,立即派人送到中原!”

“弟子紧记!”

“好,去吧:祝你俩幸福!”

“谢掌门!”

双妖依依不舍的叩别韩尚志,弹身往回疾奔而去。

韩尚志望着双妖的背影,黯然一叹道:“他们毕竟还是幸福的!”

突然——

背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小于,原来你就是‘冷面人’!”

韩尚志慕吃一惊,回身望处,只见一个长须飘拂的黑衣人,站在四丈之外,目光充满恨意的盯住自己,当下冷冷的道:“不错,正是在下,阁下何方高人?”“美髯须客范江!”

“有何指教?”

“我警告你不许和慕容黛来往!”

韩尚志不由一愣,他竞然警告自己不许和红衣少妇慕容黛来往,怪不得声音似曾相识,原来就是在石门集本主庙中,发话辱骂慕容黛的那人,当下冷笑一声说:“阁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美髯客范江”险恻恻地道:“不许你和她来往!”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论年纪她可以做你母亲而有余……”

韩尚志不由气往上冲,大喝一声道:“住口!”

“美髯客范江”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冷面人,如果你不听老夫之言……”

“怎么样?”

“你将噬脐莫及!”

“在下极慾试试?”

“你认识她是谁?”

韩尚志不禁感到一震,是呀,她是谁?什么来路?可是自己对她别无企图,管她是谁,当下冷冷的回道:“难道你阁下认识?”

“当然!”

冷嗤声起,一个带有磁性般的声音道:“范江,你知道我是谁?”

一条纤纤红色人影,如鬼魅船的现身在两人面前。

她———正是美绝天人的慕容黛。

“美髯客范江”面上充满了尴尬之色,他想不到她会突然现身。

慕容黛一双充满了诱惑的眸子,扫向了韩尚志,展颜一笑道:“弟弟,我们又相见!”

韩尚志心里不由一荡,脱口叫了一声:“姐姐!”

他突然感到在慕容黛的面前,他显得那么的软弱,像是另一个自己。

这一声弟弟和姐姐,听在“美髯客范江”的耳里,满不是意思。

“黛妹!……”

慕容黛粉腮一寒,面对范江道:“谁是你的黛妹?”

“美髯客范江”尴尬的一笑道:“黛妹,你……”

“住口!你不是骂我不要脸的贱货吗?”气愤之中,口不择言。

“我已和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有情人终成佳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