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二十一章 生死不计只缘情

作者:陈青云

“混世魔王”横身一阻慕容黛的身形,道:“我们谈下去,屋内的事不必管!”

慕容黛厉道:“不行!”

“你救不了他?”

“如果‘冷面人’被毁的话,‘天齐教’将付出千倍以上的血的代价!”

这句话充满了恐怖杀机,令人不寒而栗。

他意料中又是有人侵入屋中,韩尚志正在疗伤,任何普通高手,都可制他死命。

说着,娇躯再弹……

“混世魔王”又掌一挥,把慕容黛硬生生地迫回地面,道:“天齐教决不会放过他,凭你决阻止不了,现在……”

慕容黛急怒交进,呼呼拍出两掌,这两掌挟毕身功劲而发,其势足可撼山栗狱,“混世魔王”当堂被逼退了三步。

慕容黛一闪身到了窗前,向屋里一看,呆了……

只见韩尚志仍然端坐床上,顶上白雾缭绕,显然运功已到最紧要关头,靠门边,躺着一具死尸,赫然是随“混世魔王”而来的八老者之一。韩尚志不会出手。

是谁下的手?

就在此刻——

另三个老者,涌到了里屋的门边。

慕容黛半声不吭,抖手就是一把“夺魂针”。

“夺魂针”细如牛毛,上淬奇毒,见血封喉,一发就是数十射而至。

掺号暴起,又是三具死尸。

“混世魔王”也到了慕容黛身后,见状之下、“赫然暴怒,”大喝一声:“迟开!”

手爪一抓一带,慕容黛被扔出一丈之外。

“混世魔王”单掌一扬,从窗口遥击正在运功调息的韩尚志。

突地——

一股回旋劲风,迎着掌风袭来“波!”的一声巨响,“混世魔王”被震得退了一个大步。

这证明了屋中隐有功力超卓的高手。

慕容黛身形着地,一弹,又回到了原地,以背堵住窗口。

“混世魔王”大喝一声:“闪开!”

慕容黛厉声道:“办不到!”

“老夫不愿伤你,你最好立刻离开此地?”

“办不到!”

“混世魔王”双掌一扬,作势要劈向屋墙。

“以‘混世魔王’功力,要毁掉这间土石建造的茅屋,可说不费吹灰之力,屋子一倒,韩尚志焉有命在。

慕容黛芳心大急,抖手就是一把“夺魂针”。

“混世魔王”闪身弹了开出去,刷的一圈而回,欺到了慕容黛身侧,举掌便抓,这一抓之势,凌厉诡辣,世无其匹。

慕容黛迫得离开窗口,横移五尺。

“混世魔王”正要她如此,双掌一收,劈向屋墙。

慕容黛厉叫一声:“你敢!”

双掌挟毕生功力,电闪拍出,人也跟着扑上,这真是挤命之着。

“混世魔王”不得不回掌应攻。

“砰!”的一声暴响,劲气鼓荡如潮之中,双方各退一个大步。

“混世魔王”雷吼道:“丫头,你是‘夺魂仙姬’之徒,我不要和你动手,快滚!”

慕容篱也大声道:“混世魔王,我不许你伤他!”

“老夫职责所在,办不到!”

“那除非你先毁了我,否则你做不到?”

“既然如此,老夫顾不得许多了!”

话声之中,一口气攻出三招十八掌。

慕容黛被迫得再退了下丈之多。

“混世魔王”回身出掌,再度遥击那屋墙。

慕容黛阻止不及,历叫一声:“我与你拼了!”

双掌齐扬,“夺魂针”布成一片针幕,笼罩了五丈宽广的面积,飘洒而去。

“混世魔王”急怒交加,凶残之性大发,双掌连圈,扫开了针幕,身形拔空而起,如巨鹰般凌空扑向慕容黛,左掌就空下击。

慕容黛弹身飘退五尺,举掌上封……

同一时间,“混世魔王”身形就空—拧,右掌斜劈而出。两掌配合得天衣无缝。

闷哼声中,慕容黛娇躯连幌,樱口鲜血长流。

就在两掌回环攻出之后,“混世魔王”落回实地,再度击出一掌。

“砰!”

慕容黛口血飞溅,连退数步,娇躯摇摇慾例,秀目之中所闪射的那股怨毒肃杀之气,使一代魔王也为之心泛寒意。

“混世魔王”嘿的一声长叹道:“罢了,你为什么舍死忘生的护卫他?”

慕容黛咬牙道:“我爱他,你懂吗?爱!”

“混世魔王”似有所感触喃喃的道:“爱?是的,爱……”

慕容黛反而被对方的神态弄得广怔,难道这年近百岁的老魔,也会有一段情海伤心的往事不成?

她想。这也许会关联到已经过世的师父“夺魂仙姬!”

她想发掘这个谜!……

“混世魔王”突地一顿脚道,“好,为了你我放过他,但只此一次!”

慕容黛心内暗道,只一次就够了,如果不是他两度受伤,正在调息,你“混世魔王”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她一颗虚悬的心,算是落了实地,她忘了自己的伤痛,迫问一句道:“这话算数?”

“你把老夫当什么人看待?”

“好,如此请你撤回那剩下的四个天齐爪牙!”

“不必!”

“为什么?”

“屋中分明隐有高手,功力在他们之上,不足为虑!”

慕容黛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思付,这隐在屋中的高手是谁?”

如果不是那隐形人,刚才“混王魔王”隔窗的一击,韩尚志早已完蛋。

她一抹口边的血渍,试探着说道:“我仍然称你一声老前辈,刚才你说为了我而放过他,什么原故?”

“混世魔王”狰狞的老脸,微微抽搐了一下,黯然道:“她生前我已对不起她,她死后,我不能增加她灵魂的不安!”

“她,谁?”

“你师父‘夺魂仙姬’!”

“老前辈与先师是……”

“人死了,一切随时间淹灭,说之无益!”

慕容黛淡淡的道:“可是记忆历久弥新,不会随时间消逝的,是吧?”

“混世魔王”痛苦的哼了一声,黯淡的目芒,在慕容黛面上几绕,道:“你一定要老夫重温一遍痛苦的往事?”

“老前辈不说,晚辈当然无法相强!”

“混世魔王”骤然之间,像是变得十分柔弱,幽幽的道:“六十年前,我为了求得你师父‘夺魂仙姬’之爱,上泰山日观峰,大闹群英会,两招震飞天下第一高手,杀人以百计:终于你师父答应嫁给我,后来……后来……”

慕容篱好奇之念火炽,急着道:“后来怎样?”

“我又失去了她!”

“为什么?”

“混世魔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爱上了另一个女子,我被那女子的鬼域伎俩所迷惑,当我发现那贱人的目的,竟是在盗取我的武功之时,我一怒而杀了她,但,迟了,你师父发誓永不见我!……”

一顿之后,又道:“于是我仟悔,足不踏江湖,希望有一天你师父能回心转意,一年,两年,十年,到现在,行将就木,可是她死了……她死了……我只渴望她说一声原谅也办不到了,我知道,天底下她只爱我一个人,她一样的在孤寂之中,打发了一生,我有太多的仟悔愧疚,然而她死了……”

“混世魔王”老眼之中,竟然淌下了两滴泪珠。

慕容黛不由大受感动,想不到这名震江湖的魔头,竟然是个性情中人,原来他’说为了自己而放过他一次,是这个原因,当下恭敬地道:“老前辈有此存心,先师泉下有知,一定会感到安慰的!”

“你叫什么名字?”

“幕容黛!”

“昭!慕容黛,你师父埋骨何处?”

“点苍山白云窝!”

“点苍山白云窝?”

“是的!”

“混世魔王”思索了片刻之后,论然道,“你不会反对将来老夫的遗骸。与她同葬一穴吧?”

慕容黛默然点了点头

“如此老夫走了!”

“请留步!晚辈还有事请教?”

(混世魔王与夺魂仙姬之间的一段缠绵排恻的故事,不在本书范围,恕不赘述。)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晚辈想请问老前辈何以重出江湖?”

“混世魔王”老脸颊现一片激动之色,沉重的道:“因小徒失陷‘鬼堡’……”

“令徒是……”

“明阳双煞!”

“阴阳双煞?”

“不错、他和她的夫妇,‘阳煞高士奇’十八年前无故失踪,最后‘阴煞莫秀英’探悉她丈夫被囚‘鬼堡’请老夫出山相救

慕容黛面现骇色道:“被囚‘鬼堡’?”

“不错,老夫率同莫秀英直闯‘鬼堡’……”

“哦!传闻中鬼堡之主武功天下无双,后来呢?”

“堡中那劳什子布置,果然厉害,老夫几乎着了道儿。小徒莫秀英又失陷‘鬼堡’,老夫算是阴沟里翻了船……”

“老前辈准备怎么办?”

“踏平‘鬼堡’!”

“哦!还有老前辈何以会加入‘天齐教’任护法?”

“受人之托!”

“受什么人之托?”

“这你毋须知道。”

“晚辈只是好奇!”

“老夫系受‘寰宇一怪’之托……”

慕容黛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寰于一怪”与“混世魔王”是同一时间的人物,这两个魔王,几乎倾覆了整座武林,不由骇然道:“寰宇一怪还在人世?”

“不错,‘寰宇一怪’当年曾豪语要君临天下,却被当时的‘鬼堡之主欧阳明’击伤成残,这志愿要由他的传人完成!”

“他的传人是谁?”

“余丙南!”.·

“天齐教主?”

“一点不错!”

“如此说来,‘天齐教’与‘鬼堡’之间势不两立?”

“你说对了!”.

“老前辈因此之故而不借降抵身份,充任该教护法?”

“可以这么说,因为老夫也是志在毁去‘鬼堡’!”

蓦在此刻——

一个冰寒澈骨的声音,倏告传来:“因人成事,‘混世魔王’不过尔尔!”

“混世魔王”不由怦然心惊,竟然被人欺近身旁而不觉。

幕容黛已惊喜的叫了一声:“弟弟!”

这发话的,正是韩尚志。

“混世魔王”一楞之后,杰杰一声怪笑道:“小子,老夫本待要放过你……”

慕容黛立即截住话题道:“老前辈,你说的话算数,现在可否请您离开?”

韩尚志冷冷的道:“混世魔王,在下感谢你上一次援手之德,今天不和你动手!”

“混世魔王”碧眼一瞪道:“小子,那一次是酬答你对老夫门人莫秀英维护之情,所以老夫出了手,这一点毋须在意,双方早已扯直!”

慕容黛一横身拦在韩尚志身前,道:“老前辈,请!”

“混世魔王”再次扫了韩尚志一眼。转过身去,撮口一啸。韩尚志冷冷的道:“阁下在召唤同道的人?”

“喂!”

“不必了,他们现在不会说话了!”

“混世魔王”咬牙一哼道:“他们都毁在你小子的手下?”

“不错!”

“好,小子,下次碰面之时,当心你的小命!”

“彼此!彼此!”

“混世魔王”恨恨地一跺脚,闪身而逝。

韩尚志这才转向慕容黛道:“姐姐,感谢你生死护卫之德!”

“弟弟,我见到你复原如初,已经够安慰了!”

“姐姐,你受了伤?”

“是的,不重,不要紧!哦!那……”

“什么!”

“你屋里的那人呢?”

“人,谁?”

“不知道,如非是他暗中维护你,我顾此而失彼,你恐怕早遭毒手!”

韩尚志大感骇然,他竟然不知道另外还有人暗中护卫自己,他记得他功毕之际、第一眼看到的是门边的四具尸体,他以为是慕容黛干的,然后,他出屋,发现还有人隐伏屋旁,他以绝高的手法,无声无息的毁了四个老者,之后,他来到现场。

慕容黛这一说,使他骇然不已。

这暗中援手自己的会是谁呢?

心念几转之后,道:“姐姐,会不会是掷笺示警的那人?”

“这极有可能!”

“但他为什么又悄悄地离开了呢?”

“这就是无法想像了!”

韩尚志默然了片刻,摇头一叹道:“我韩尚志欠人的太多了!”

“弟弟,希望你这句话不包含姐姐我在内!”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姐姐为了我,不计生死,我韩尚志至死不忘!”

慕容黛情深无既的婿然一笑道:“弟弟,你只要记住一点,我就很安慰门”

“记住那一点?”

“记住我爱你!”

韩尚志全身为之一颤,他直觉的感到他必须离开她,否则,他将无以自拔,无疑的,他会做出对不起吴小眉和东方慧的事来,同时,他将何以对爱自己如子的“失魂人”交代,他和她曾热烈的拥吻,他和她几乎做出……

心念之中,不由连打了几个寒颤。

一个意念,突涌心头——仇!不共戴天之仇!

这个意念,使他突然刚强起来。

“姐姐,天亮了!”

慕容黛微仰臻首,望着逐渐发白的东方,幽幽的道:“是的,天亮了,我们回屋去吧!”

韩尚志平静的道:“我们该走了!”’

“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生死不计只缘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