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二十二章 舍身岩头飘血雨

作者:陈青云

东方慧悲极而歇斯底里的狂笑起来。

“失魂人”蹬蹬蹬蹬迟了三个大步.低唤道:“妹妹!妹妹,你怎么了?”

“我?哈哈哈……”

“妹妹!你要理智一点,韩尚志可能马上就回转来!”

东方慧止住了疯狂的笑声、以—种断人肝肠声音道:“我,怎么办、没有他,生命对我还有什么意义?……”

“失魂人”又凄然的唤了一声:“妹妹!”

突然,东方慧看来有些狂乱的眼芒,直勾勾地迫视在“失魂人”的蒙面巾上,娇躯前挪数步,谙哑声音道:“前辈……”

“叫我’—声姐姐足够!”

“姐姐?不,令援‘有心人’的年龄,可能还比我大,怎能……”

“可是令尊的辈份年纪在我之上!”

“姐姐……”

“你有什么话,说吧?”

“请转告韩尚志别以我为念!”

“什么,你要离开他!”

“难道不有比这更好的方式?”

“他会受不了,不能操之过急!”

“与他在—起,难道我又能受得了?”

“妹妹,你……准备上那儿去?”

东方慧玉牙紧咬,好半晌才道:“我自己会有打算……”

呛咳声中,樱口半张,吐出一口鲜血。

“失魂人”惊叫一声,一把搂住了她,喃喃的道:“难道是我错了?”

东方慧挣出“失魂人”的怀抱,幽幽的道:“谁也没有错,这是命运!”

“失魂人”若有所感的道:“命运!是的,当我们的遭遇或行为,无法解释,既定的事实无法推翻时,我们只好称他作命运!”

东方慧此刻芳心如死,自然不会去体察“失魂人”的语言,话题一转道:“姐姐,你与‘鬼堡’是不是有关系?”

“失魂人”显然震惊的退了一步道:“你问这个干吗?”

“我要知道!”

“不错,关系极深!”

“什么样的关系?”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我最后一个要求!”

“什么?”

“我要知道您的真面目!”

“妹妹!我只好让你失望了,这办不到!”

“姐姐,你一向在暗中照顾着志哥哥的吧?”

“失魂人”声音微颤的道:“是的!”

“以后也是?”

“当然!”

“姐姐,我……该走了!”说完,猛一跺脚,狂奔而去。

“失魂人”呆住了,她没有出声止住她,也没有追去,望着她逐渐消失的背景,沉痛无比的喃喃自语道:“多情自古空遗恨,好梦由来最易醒,这真的是命运吗?抑或是我太自私了……可怜的孩子,祝福你,希望时间能治愈你心灵创伤。”

破空之声传处,一条人影从道旁林中疾泻而出。

“慧妹!”

“这人影,正是被一声叹息引走的韩尚志,他追赶那白色人影一程之后,忽失对方踪迹,想起东方慧还在官道相候,只好废然折返,尚不及分辨道中人影,脱口叫了一声“慧妹”,语方出口,已觉不对,不由又“噫!”了一声。

“失魂人”转身面对韩尚志。

“前辈,是您!”

“孩子!”

“慧妹……”

“孩子,你应该称她师姑!”

这句话像一把利刃,直插在韩尚志的心上,是的,她是他师姑,他的慧妹在真相揭露的那一刹那、已离他而远去,像雨中的一颗水泡消失了。‘他感到手足发麻,全身冰冷。

他决心要扭转命运的安排,恩仇了了之后,他要和她避开这尘世……

“失魂人”又幽幽的道:“孩子,她走了!”

韩尚志不由心头一震,惶惑的道:“她走了,上那儿去?”

“孩子,别问她去那里,她这做法是对的,她应该离开你,否则后果……”

“不!”

韩尚志大叫一声,弹身就要……“孩子,听我说!”

这话似有无比的威严,韩尚志不期然的止住身形,“失魂人”移身近前,用手轻轻抚着韩尚志的肩背,像慈母般的道:“孩子,她是你师姑,你父亲的同门师妹,你不能抛弃常伦,爱,并不一定要占有,你想那后果多么可怕,你不愿见她毁灭吧?孩子,你要做的事太多,暂时忘了这件事吧!现在,到林中去,我有些话该告诉你!”

韩尚志木然的随着“失魂人”进入林中,拣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停下身来。

“孩子,你已经去过‘鬼堡’?”

韩尚志心不在焉的道:“是的!”

“你明白了一切?”

“是的!”

“天高海深的血仇,是否可以使你暂时抛开儿女私情?”

这句话犹如当头捧喝,韩尚志神志为之一清,一丝惭愧的影子,掠过他的俊面,扫除了他的忧伤,头一低,道:“晚辈承教!”

倏地——

无数疑问,涌上韩尚志的心田,能在此刻碰上“失魂人”,确实是件意想不到的事,他需要从这神秘莫测的人口里,解开久悬心中的许多的结。

千头万绪,从何说起?

但,他想先听听“失魂人”有些什么话要向自己说。

“前辈有什么指示?”

“孩子,你认识一个穿红衣的绝色妇人?”

韩尚志不由怦然心动,“失魂人”何以要问起这尴尬的问题,但他对“失魂人”敬之如母,如非“失魂人”母女,他一百个也死光了,决对不能活到现在,他不想欺瞒对方,当下红着脸道:“是的:“

“你知道她是谁?”

“她叫慕容黛,‘夺魂仙姬’之徒!”

“你知道她年纪多大?”

“这个……总在二十……”

“孩子,她最少在四十过外,二十年前,江湖中出了一个绝代人物,所有的年轻高手,为之疯狂,被人称为‘蜂后’的就是她!”

韩尚志骇然迟了一个大步,“蜂后”之名他曾略有所闻,想不到就是和自己姐弟相称的慕容黛,如此说来,她是个人尽可夫的烂污人女人……“失魂人”接着又道:“也很美很美,世无其匹,对吗?”

韩尚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无法否认,慕容黛的确美赛天仙,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恐怕也无法抗拒她的诱惑。

“她骗我!”韩尚志在心里大叫了一声,她说她是一个不幸的女子,哼!

他想到自己险些与她做下不可告人之事,不由冒出了一身冷汗。

“孩子,你知道她的过去吗?”

“这个……”

“她下嫁天主教主,不久之后,又离开他!”

提到“天主教主余丙南”,韩尚志不由热血沸腾,他联想到失志改嫁的母亲“赛嫦娥王翠英”,也想到张师叔的遗孤,现为少教主的张少坤,当下恨恨的道:“前辈,不要再提这些了!”

“失魂人”点了点头道:“孩子,希望你不要做出糊涂事来?”

“晚辈知道!”

“你现在行止为何?”

“赴长沙城外邢家集,探查大师伯邢世杰的下落!”

失魂人一震道“赴邢家集?”

“是的!”

“不必去了!”

“为什么?”

“邢家庄已在十几年前化为废墟!”

韩尚志大感骇然,“失魂人”似乎无事不知,她既这样说,事情当然不会假,但她怎会知道的呢?当下激动的道:“前辈是否知道我大师伯邢世杰的行踪?”

“知道!”

“请指示他……”

“你目前还不宜找他!”

“为什么?”

“时机未至!”

又是一个谜,“失魂人”对许多事都讳莫如深,恨得韩尚志牙痒痒的,但他莫奈其何,脱口道:“前辈何以这般神秘?”

“孩子,事逼如此,不得不然。”

“比如说我有许多问题请教,您仍然不会回答我?”

“那得看是什么问题!”

“前辈的身份?”

“距你知道的时间不远了!”

“韩张两家数百口血案的真相?”

“一样,快揭晓了!”

“我张师叔何以会自杀?为什么不许索仇?所谓全师命是什么意思?因为事实上凶手并非‘鬼堡主人’而他却……”

“够了,孩子,一句话,你很快就会知道!”

蓦在此刻——

一条纤纤人影,穿林而入。

韩尚志心头一震,候地回身,双掌蓄势待发,一看,赫然是“有心人”。

“有心人”匆匆瞥了韩尚志一眼,趋近“失魂人”一阵唏嘘耳语。

“失魂人”语音突颤的道:“事情真的是这样?”

“有心人”惶急的道:“是的!”

“这……这……万一她出了差错……”说着,转向韩尚志道:“孩子,立刻赶到‘舍身岩’,要快,切不可耽搁……”

韩尚志惑然道:“舍身岩?”

“不错!‘八义帮’总舵,事情你到那时自然知道,走吧!”

韩尚志这一惊直是非同小可,“八义帮”早已冰消瓦解,现在重新开帮立舵,当然是未婚妻吴小眉重整祖业,看样子,必是发生了不寻掌的大事,当下也不逞细问,施了一礼,道:“晚辈遵命!”

“记住,要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晚辈记住了!”

韩尚志满头玄雾,疾奔出林,挤命猛赶。

第二天,近午时分,韩尚志来到距‘舍身岩’不及五里之处。

突然——

一条红影,飞泻身前,韩尚志急刹身形,一看,赫然是美绝天人的红衣少妇慕容黛,慕容黛会在此地现身,大出韩尚志意料之外。

“弟弟!”

声如rǔ莺试啼,动人之极。

韩尚志一颗心不由怦怦而跳,他本想应她—声姐姐,但忽然想起“失魂人”对自己说过的话,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轻轻的“呢!”了一声。

慕容黛讶然道:“弟弟,你怎么了?”

韩尚志把眼光放低,不敢正视对方,那照人的容光,绝世的风姿,具有一种任何人不能抗拒的魅力,他要保持决心,只有不正视对方,当下冷冷的道:“没有什么,我有急事待办!口里答着,心里却想着,为什么这样美丽的躯壳,会有一个污秽的灵魂?”

“什么事这样急?”

“现在无暇相告,对不起,我要走了!”

说着,猛一弹身……

红影一幌,慕容黛又扑拦身前。

“弟弟,你要赴舍身岩?”

韩尚志一愕道:“是的!”

“好极了,我也是到‘舍身岩’,有话停会再谈!”

韩尚志剑眉一蹩,时间不许他细想,也不许他询根究底,吴小眉终竟是他的未婚妻,“失魂人”一再叮嘱的话,使他悬心吊胆,急急的再度弹身上道。

慕容黛与他并肩而驰。

顾盼之间,已来到“舍身岩”下,二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横阵山口。

慕容黛粉腮一变道:“不好,我们可能迟了一步!”

韩尚志俊面大变,一颗心几乎跳出腔子来,到这时他才发觉自己是深深地爱着吴小眉的,虽然他的感情已全部给了东方慧,但吴小眉在他心中,仍占有一席之地。

“我们快!”

进入山口、沿着登山小径、星飞九射的奔向岩顶。

暴喝与惨嗥之声,阵阵传来。

两人来到岩顶牌楼之前,挤战的声音更加清晰了。

牌楼之内,靠近大门影壁之前,又是十多具血肉狼藉的尸体。

“什么人?”

随着喝话之声,四个黑衣劲装汉子、从大门之内现身出来。

韩尚志冷喝一声道:“你们是帮内弟兄,还是……”

慕容黛接口道“怎么你不是为此而来?他们是‘天齐教’属下……”

“天齐教”三字入耳,韩尚志杀机陡炽,“八义帮”毁于“天齐教”,如今吴小眉在废墟中重整基业,他们仍不放过,“失魂人”原来是要自己赶来援手未婚妻。

四个“天齐教”高手,齐齐惊呼了一声:“冷面人:“,

转身就朝里奔去,口中胡哨连连。

韩尚志杀机冲胸,一个飞身,紧随四壮汉身后奔入,手指弹处,“洞金指”风已激射出。

四声惨号,几乎是同时发出,四壮汉被指风穿背透胸,仆卧血泊之中。

韩尚志略不稍停,朝暴喝声所传之处仆去……

风声疯然之中,数条人影,从内向外疾射,正好与韩尚志照面。

韩尚志冷哼一声,正诗出掌……

惨号之声响起一片,扑出的人影、纷纷坠地而亡、竟然有七人之多,韩尚志不期然的回头一看,身后是慕容黛,粉腮之上,杀机隐隐。

“聚义厅”前,尸体狼藉,血腥刺鼻。

场中央,一个被头散发的女子,全身血泪,远远望去、像是一个血人,正在与两个襟绣日月星辰图案的老者,作殊死之斗。

场的四周,围了一圈人墙,人数不下百人之多,全属“天齐教”下。

看样子,企图东山再起的“八义帮”,已惨遭血流。

正在交手的,赫然是帮主吴小眉和两个“天齐使者”。

吴小眉这时已成强弩之末,险象环生,只是—股恨毒之气在支持着她。

暴喝之声传处,吴小眉蹬蹬蹬退了五个大步,樱口一张。鲜血狂喷而出,一付染遍鲜血的娇躯,呈摇摇慾倒之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舍身岩头飘血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