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二十三章 雪洞求丹

作者:陈青云

苍山,位在洱海之滨,半山以上,雪锁冰封。

韩尚志冒着砭骨奇寒,在皑皑白雪之中奔驰。

他还有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之内。他不但要找到“神州一丑”求取“续命金丹”,而且还要赶返“舍身岩”,否则的话,吴小眉势将玉项香消。

慕容黛告诉他,“神州一丑”住在苍山雪洞,不言可喻,雪洞必然,是在冰雪之中。

他遍搜每一处可疑的地方,但,毫无蛛丝马迹可循。

苍山选题数百里,一日半日之间,要想每一个角落都搜遍,事实上决不可能,如果误了限期,“续命金丹”即使到手,已失去了价值。

焦灼、彷徨,紧随着他。

在一定限期之内,要寻找一个绝迹江湖的人,确实是件非常杏茫的事。

韩尚志心里也明白此行成功的希望极小,但他不能放弃这几乎等于零的希望,他不能眼看着未婚妻吴小眉不治而亡。

正当韩尚志彷徨无主之际——

一阵隆隆之声,倏然传来,那声音像是发自地底,声音愈来愈大,像是千雷齐发,万马奔腾,接着,整个雪地动荡摇幌起来。

韩尚志不由亡魂大冒。

阵阵白雾,冲天而起,轰隆之声,震耳慾聋。

“雪崩!”

韩尚志惊叫一声,身形疾弹而起。

就当他身形弹起的刹那,原来立足之处,已迅快的陷落了下去。

整个山域都在动荡,像是宇宙末日的来临,任你功力通天,也没有你逃生之处,韩尚志像围场中的小兽,盲目的跳掷飞腾

冰雪封盖之下,整个的山域,已失去他的原形,根本无法判别安全地带。

地形山貌,迅速的在改变……

足足半个时辰,那可怕的雪崩才逐渐静止下来。

韩尚志深深吸了一口气,庆幸没有被死神搜去。

雪壳剥落,有的地方,已现出它原来的形貌。

迎面一堵石壁之上,现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韩尚志不由心中一动,暗付,莫非这就是“雪洞”?

他上山之后,未发现任何洞穴,若非雪崩,洞口也不会现出来,他即使找上一世,也未必能找得出来。

心念之中,他毫不犹豫的向那洞口射去。

洞口虚悬壁间,距地约四十丈高下,韩尚志三个闪身,居然到了洞口,这一刻他反而迟疑起来了!

这会是“雪洞”吗?

“神州一丑”是否真的隐身其中?”

她肯赐给自己“续命金丹”吗?

据慕容黛所说:“神州一丑”怪僻绝伦,究竟怪到什么程度?”

一阵思索之后,心想,自己是求人而来,应当以礼求见。

心念之中,对着洞里道:“晚辈韩尚志求见!”

连叫三遗,除了洞壁回音之外,任什么反应也没有。

韩尚志大是惑然,难道是个空洞,但既然来了,总得要探个明白,于是他举步向里走去。

走了不及十来步,已到了洞底,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根本是五丈不到的一个死洞,因洞道呈弧形弯人,所以人在洞口,看不出这洞的深浅。

突然,洞底壁上—样东西,吸住了他的视线。

那是一幅女人画像,长约四尺,宽在两尺之外。

这荒洞之中,竟然镶嵌着一幅女人画像,这确实是件耐人寻味的事。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走近那幅画像。

画像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女,画得栩栩如生,虽然是画的,但却因人遐思,足见画这像的人手艺之高,像是绘在一块纯白的大理石上,石却嵌在岩壁之中。

这当然不是偶然的事,但他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空洞!

美女像!

这真是不可思议的怪事。

正当韩尚志对着美女像出神之际,一个阴森冰寒的声音倏告响起:“娃儿,你主意打错了!”

韩尚志陡然一震,旋身看处,竟然不见半丝人影,不由大感骇然,凭自己的功力,竟无法发现对方的人影,这发话的人功力确属惊人。

“嘿嘿嘿嘿!”

又是一阵刺耳怪笑。

韩尚志不由毛发俱竖,这时,他面对洞口方向,而身后已是洞壁,这声音何所自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便是发声的是个女人。

“娃儿,嘿嘿嘿嘿:你可以选择一样死法!”

这次,他听得清清楚楚,声音发自身后,缓缓回过身形,神目如电,紧紧盯视着那美女画像,他判断洞里还有洞,关键在于这幅画,口中冷冷的道:“尊驾到底说些什么,在下一点也不懂?”

“娃儿,狡辩无益,你算死定了!”

韩尚志不由怒意横生,冷冷一哼道:“尊驾难道见不得人,何必藏头露尾!”

“你只敢再放半个屁,老身立刻毙了你!”

“办得到吗?”

“那你无妨试试看!”

就在此刻——洞口突然传来一声阴恻恻的冷笑。

笑声未落,一个毛茸茸的怪人,已走人洞中……

韩尚志大是骇然,来人须发虬结在一块,身上反穿着一袭皮袍,腰间系一条草绳,远远望去,全身上下尽是茸茸白毛。

怪人乍见韩尚志,似乎很感意外,愕然止住脚步,朝韩尚志周身上下打量了片刻,自言自语的道:“这丑婆子竟然收了这么个好小于,怪事!”

丑婆子三字入耳,韩尚志不由心中一动,如果这怪人所指的是这怪洞的主人,那很可能刚才发话而不现形的女人,就是自己要找的“神州一丑”,心念及此,精神为之一振……怪老者阴阴的道:“小子,丑婆子是你什么人。”“丑婆子?”“别跟我老人家装蒜,快说!”“你先报名出来?”“杰杰杰杰2小子,你要老夫报名?”“不错!”“哼:听着,老夫‘北极老人’!”“北极老人?”“不错!”“第一次听到!”“好哇,小子,你少狂,丑婆子是你什么人?”“谁是丑婆子?”“小子,我老人家没有这份耐心,叫‘神州一丑’滚出来!”韩尚志一颗心不禁怦怦而跳,自己的猜想不错,这洞的主就是“神州一丑”,真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但这洞深不及五丈,眼前除了自己,和这不速而至的“北老人”,就是那幅大理石面上的画像,唯一的解释是这洞还有洞,以方才那神秘的发话人出声不现形的情况来,眼前的切,必入“神州一丑”之目无疑,只不知“北极老人”的意何在。

当下冷冷的道:“阁下是寻仇还是报怨?”“北极老人”双眼一瞪,道:“小子,你胡说八道!”“那阁下来势汹汹,所为何事?”“没有你小子问话的余地!”

韩尚志一摆手道:“如此请!”“什么?”

“请滚出洞去!”

“好哇,小子,若非看在丑婆子份上,我老人家就先毙了你!”

“在下不承这个倩!”

韩尚志口里答话,心中却奇诧不已,“北极老人”与“神州一丑”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看样子对方来意不恶,但又气势汹汹。

“哼,我老人家就不信这个邪,看你得了丑婆于多少真传,接掌!”

冷哼声中,呼的一掌击向了韩尚志,这一掌不但快逾电闪,而且奇幻莫测。

韩尚志一式“浮光掠影”,轻轻避开对方的一击,一招“魔王叩厥”,反击回去。

“北极老人”骇然暴退一丈,道“住手!”

“阁下有何话说?”

“你不是丑婆子的门下!”

“在下可没说过这句话,是阁下自己胡猜的!”

“你是谁?”

“天南幻魔宫掌门韩尚志!”

“北极老人”再退数尺,惊骇之倩益于言表。

“什么,你是天南派掌门人?”

“不错!”

“到此何为?”

“对不起,请阁下先说明来意!”

“这个……老夫不能告诉你!”

“那我们彼此彼此!”

“不行!”

“为什么不行?”

“老夫有权问你!”

“凭什么?”

“凭与丑婆子的关系!”

“什么样的关系?”

“这个……你不必问。”

“那在下的事阁下也最好免开尊口。”

“北极老人”怔了半响,突地大喝一声道:“小子,你与老夫滚出去!”

韩尚志不屑的道:“如果不呢!”

“老夫出手无情!”

“凭你恐怕还不能请我出洞?”

“那你就试试看!”

看字方落,双掌已疾推而出。

韩尚志举掌缓缓相迎,一蓬朦朦白气,应掌而发。

震耳慾聋的巨响声中,整个石洞都幌荡起来,石屑粉落如雨,韩尚志仍凝立原地不动,“北极老人”却踉跄退了五个大步,他这一退,已退到转弯之处,如果韩尚志跟踪发掌,他非被卷出洞外不可。

“北极老人”须发蓬飞,眼中俱是骇色,他做梦也估不到这二十不到的少年人,会有这般盖古凌今的功力。

就在此刻——

洞中那不知何来的声音,挨告响起:“娃儿,你来此做什么?”

韩尚志恭谨的道:“求见一位武林前辈!”

“谁?”

“如晚辈所猜不错,老前辈就是晚辈要求见的人!”

“你知道老身是谁?”

“神州一丑!”

韩尚志口里说话,两双眼睛却在竭力搜索这声音的来源,居然被他发现了其中奥妙,那美女画像的两只眼睛,竟然会隐隐放射异光,这证明发话的人,正隐身在画像之后,那块大理石必是腹洞的枢扭无疑。

“娃儿,你猜对了……”

“老前辈可否……”

“慢着……你先把那老鬼赶出洞外,再说你的来意不迟!”

“尊命!”

韩尚志一回身,朝“北极老人”身前走去……

“北极老人”大声叫道:“丑婆子,我在山中冰冻了整五年,今天若非雪崩,还找不到这捞什子雪洞,你一点不念结发之情?”

韩尚志身形不由一窒,原来他们是一对夫妇,“北极老人”居然在苍山冰雪之中寻了她五年,这话听来令人难以置信,不知这对怪夫妇闹是什么别扭?

“神州一丑”竟然丝毫不为这句话所动,冷冰冰的道:“娃儿,我数到五,如果你还不能把他赶出去,你就上路吧!”

“一!”

“二!”

“三!”

韩尚志心念疾转,自己是有求于她而来,未婚妻吴小眉活命要紧……

心念之中,双掌贯足“须弥神功”,呼的一掌,朝“北极老人”劈去。

洞径狭窄,跟本没有闪躲的余地,而且“须弥神功”乃上古绝学,威力之强,骇人听闻。

“小子,你敢助纣……”

以下的话,被呼轰的劲气之声所掩,“北极老人”蹬蹬退了数步,身形未稳,韩尚志第二掌又告劈出“北极老人”再退……

不多不少,正好王掌,“北极老人”朝洞口飞泻出去。

韩尚志心知以“北极老人”的功力而论,决不至被摔死,所以也没看下文,转身……“别动!”

韩尚志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神州一丑”已到了自己身后。

“说出你的来意?”

“在下想求一粒‘续命金丹’!”

“什么,你再说一遍?”

“在下希望老前辈赐给一粒‘续命金丹’!”

“哈哈哈哈,娃儿,‘续命金丹’老身毕生只炼制了三颗,已用去了两颗,现下只剽最后一颗,你想老身能结你吗?”

韩尚志不由心中一凉,道:“老前辈不肯见赐?”

“当然!”

韩尚志暗付,吴小眉的命不能不救,说什么也要把‘续命金丹’弄到手。“在下愿意以任何条件交换!”

“任何条件?”

“是的!”

“即使是你的生命?”

韩尚志一咬牙道:“不错!”

“你志在必得?”

“是的!”

“作何用途?”

“救人!”

“什么样的人?”

“在下未过门的妻子!”

“神州一丑”冷冷一笑道:“如果你为了‘续命金丹’而丢了性命,救活未婚妻你有何意义呢?”

韩尚志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冷颤;难道对方真的要以自己的生命来交换不成?但话已出口,焉能反悔,当下坦然道:“生命的意义并不能被死所否定!”

“如此说来,你是愿意以生命来交换的了?”

“是的,不过……”

“怎么样?”

“晚辈尚有许多非了不可的事待了,一年之后才能践约!”

“那,续命金丹’待你一年之后来践约时再拿去!”

韩尚志被这句话激得火高千丈,陡地回转身去,一看,不由“呀!”的一声惊叫。

面对的,是一个奇丑绝伦的老太婆,丑怪之状,令人不寒而栗,脸上堆堆累累,五官难辨,满头白发,散披而下,只有一双眼睛,是唯一完整的一个器官。

“神州一丑”目暴寒光,紧紧罩定了韩尚志,久久才道:“娃儿,我丑吗?”

韩尚志不由一怔,随即点了点头道:“不错,很丑,不过“不过怎么样?”

“一个人的外表,并不能代表真正的美丑!”

“你是说内在美丑,也就是灵魂的善恶?”

“是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雪洞求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