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二十五章 闯谷

作者:陈青云

一个全身皆绿的二十许丽人,从‘连环套’口,姗姗步出,韩尚志惊“哦!”一声,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他看这女子,极为眼熟,可是就想不起在那儿见过。

但,对方既属“天齐教”下,就是自己的敌人,他懒得再去多想。

绿衣女目光一扫地上的尸体,若无其事的向韩尚志一笑道:“你就是‘冷面人’?”

“啊!”

“果然名符其实!”

韩尚志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举步便闯……

“慢着!”

绿衣女娇声一喝,翠袖挥处,一道其强无比的劲风。突然卷出,韩尚志被震得一个踉跄,暗付,这女子身手不弱。

“冷面人,你来此何为?”

韩尚志冷冰至极的道:“杀人!”

“哟,好大口气,杀谁呀?”

“教主以下,都是被杀的对象!”

“白妖冯瑛英”即以“传音入密”之法向韩尚志道:“禀掌门,这绿衣女是日前释出‘鬼堡’众人之中的一人,功力不弱!”

绿衣女依旧笑吟吟的道:“冷面人,你不问问姑娘我是谁?”

韩尚志不屑的道:“问不了这许多,凡属‘天齐教’下,一个也别想活!”

“如此说来,姑娘我也是被杀者之一罗?”

“当然!”

绿衣女粉腮一寒道:“冷面人,你少狂,这头一关你就闻不了!”

韩尚志冷哼一声,猛然挥掌,直劈过去,势若骇电奔雷.

绿衣女铁掌一扬,硬封硬架。

砰然巨响声中,绿衣女娇躯幌了两幌,仍立原地不动,韩尚志心头为之一凛,暗付,这女子内力相当深厚。

心念之中,‘须弥神功’立即提聚,更不打话,举掌推出,

白色劲气卷处,绿衣女芳心一震,但她仍出掌硬封……

巨响挟以闷哼,同时传出,绿衣女连退了八步之多,口角沁出了两缕鲜血。

韩尚志满怀怨毒而来,下手岂能容情,身形一欺,一掌拍向对方面门,这一击可说快逾电闪。

绿衣女弹身避了开去,她这闪身之法,却也快捷得相当惊人。

韩尚志冷冷一喝道:“再接我一掌试试,如能不死,你就算活定了!”

绿衣女杏目喷火道:“冷面人,我‘翠花仙子丁红’怕了你就不姓丁!”

韩尚志一听对方报出名号,硬生生把击出的掌力收回,骇然道:“你就是丁红?”心中暗付,怪不得眼熟,原来她就是苍山雪洞中那大理石画像的女子。

“不错,怎么样?”

“令堂是‘神州一丑’?”

“翠花仙子丁红”粉面一变,讶然道:“噫,你怎么知道?’

蓦在此刻——

三条影狂泻而来。韩尚志俊面一变,回头“黑白双妖”道:“你们要找的人来了,你俩全力对付他,我替你们除去他的门下!”

来的正是“混世魔王”和“阴阳双煞”。

“黑白双妖”一弹身截在“混世魔王”身前,双双暴喝一声道:“纳命来!”

“混世魔王”嘿嘿一笑道:“rǔ臭儿,鬼叫些什么!”

说着,目光一扫现场,然后转到韩尚志的身上。

“翠花仙子丁红”却怔住了,一方面,她迷于韩尚志的绝世丰采,另一方面,她惑于对方的神情态度,难道他与自己的母亲有什么渊源不成?”

“黑妖沈家骐”厉声道:“混世魔王”,‘天一门’遗孤找你算帐来了!”

“混世魔王”老脸大变,骇然退了一个大步。

“黑白双妖”目含怨毒,脸笼杀机,举步便上……

“阴阳双煞”从左右闪身出来,黑衣女高无春接住“阳煞高士奇”,韩尚志一弹身截住了“阴煞莫秀英”。

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杀,展开了序幕。

“黑白双妖”志切灭派之仇,出手俱是杀着,与“混世魔王”打得难解难分。

高元春对“阳煞”却是势均力敌。

韩尚志对“阴煞莫秀英”却就游刃有余了,三个照面之下,迫得“阴煞”毫无还手之力。

“翠花仙子丁红”几度想出手,又止住了……

一声刺耳的惨号传处,“阴煞莫秀英”被韩尚志的“须弥神功”震得口吐鲜血,踉跄退了一丈之多,娇躯摇摇慾倒。

韩尚志一咬牙道:“阴煞,记得上次我说过,再见面之时,我会杀你!”

“阴煞莫秀英”杏眼科露一片怨毒之色,栗声道:“冷面人,你恐怕办不到!”

话声中,娇躯猛弹,疾扑韩尚志,双手幻成漫天爪影,凌厉无前的当头罩落。

“阴煞莫秀英”爪指上的功夫,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也难当其一抓,这一舍命相挤,其势确非等闲,韩尚志当堂被迫退了三个大步。

另一边,高元春与阳煞仍然打得难解难分。

“黑白双妖”与“混世魔王”双方都舍命而搏,看样子,一时之间,分不出生死。

韩尚志杀机大识,他是要进“连环套”找“天齐教主余丙南”索讨血仇,岂能在此久耗,心念之中,冷喝一声,“魔魔掌法”攻势三绝招候告出手。

招式之中,已含蕴了“须弥神功”,别说是“阴煞莫秀英”接不起,就是她师父“混世魔王”也无法承当。

一声惨呼起虚,“阴煞”的娇躯疾泻而出。

“阳煞高士奇”“阴煞”的惨呼声惊得一个怔神。

高手过招,切忌分神,尤其是双方功力悬殊不大的场合下。

黑衣女高元春当然不会放弃这机会,回环八掌,如电闪般击出。

“砰!”挟以一声闷哼,“阳煞”口血飞溅,暴退了十来步。

“黑折双妖”与“混世魔王”之战,是不死不休,搏战之惨烈,武林罕见。

韩尚志一弹身,到了“阴煞莫秀英”身前,手起一掌……

“阴煞莫秀英”受伤极重,只有限目待死的份儿。

候地——

韩尚志收回了下击的掌势,摇头一叹,转身向套内奔去。

他之所以能练成“须弥神功”,全赖“阴煞”给他的另一支‘佛手宝笈’,虽然是赌约赢的,但,这份人情依然不能抹煞,所以他对她下不了手。

就在韩尚志弹身一奔之际,一条人影猝然截住去路。

“冷面人,你与我站住!”

韩尚志刹住身形,一看,截住自己的赫然是“翠花仙子丁红”暗道:“我竟忘了,应该对她有所交代,以完成对“神州一丑”的诺言。

“翠花仙子丁红”已抢先发话道:“冷面人,你认识家母?”

“不错,而且在下对令堂还有个诺言!”

“什么诺言?”

“找到你,然后带你回去!”

“丁红粉腮一变道:“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

“当然!”

“为了你的下落,令尊在江湖中奔驰了五年,令堂与令尊反目……”

“真的吗?”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为了诺言,我非把你送交令堂不可!”

“你为什么会有这诺言?”

“因为我曾经向令堂求到一粒‘续命金丹’所以……”

丁红一撇嘴道:“所以就要效这个劳?”

“姑娘说对了!”

“可是我不能现在回去!”

“为什么?”

“我被囚于‘鬼堡’石屋,整整十年,是‘天齐教主’救我出困,目前我必须还他这笔人情,同时,所有被囚的同难,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什么目标?”

“摧毁鬼堡!”

韩尚志不由怦然心震,想不到从“鬼堡”脱因的一干魔头,全都被“天齐教主”利用上,“鬼堡”方面,有母亲。师祖与小师叔,防守当不致成问题,只是自己寻仇。无疑的将遭受更大的阻力。

当下冷冷的道:“鬼堡将永远屹立武林!”

丁红不屑的一嗤道:“做梦!”

韩尚志俊面一寒道:“若不是我受了诺言的束缚,你现在就免不了一死!”

丁红粉腮大变道:“冷面人,这一关你就通不过!”

韩尚志心想,且先报了仇,然后再把你擒回苍山雪洞也不迟。

心念之中,大喝一声道:“闪开!”

“且慢!”

“你还有话说?”

“你要我妈的‘续命金丹’何用?”

“救人!”

“什么样的人?”

韩尚志大感不耐的道:“一个女人,叫吴小眉,明日吧?”

“吴小眉?”

“不错!”

“现在用不着了!”

韩尚志骇然道:“什么。你认识她?”

“喂!”

“她现在什么地方?”

“你想知道?”韩尚志颤抖着声音道:“是的!”

“翠花仙子丁红”略一思索之后,道:“她是你什么人?”

“未婚妻!”

“翠花仙子丁红”粉腮又是一变,韩尚志迫不及待的道:“请告诉在下,她怎么样?”

“告诉你可以,不过……”

“不过怎样?”

“有条件!”

据“美髯客范江”死前透露,吴小眉已死于“蜂后慕容黛”之手,而现在丁红却说出这等话来,令韩尚志惊震迷茫不已。

“什么条件,你说吧!”

翠花仙子丁红沉吟片刻,神秘的一笑道:“话可以先告诉你,条件以后再谈,你只要记住欠我一条件就行了!”

韩尚志略不踌躇的道:“好,你说吧!”

“吴小眉现在‘天齐教’掌握之下……”

韩尚志这一震委实非同小可,栗声道:“她没有死?”

“不错,所以我说‘续命金丹’已没有用了!”

“不可能,她……怎么会不死呢?”

“什么,难道她非死不可?”

“我和她分手时,她的生命靠‘紫元丹’维持,可活七天

“这就不得而知,反正现在她还活着就是!”

韩尚志心念疾转,如此说来,慕容黛是被冤枉了,“美髯客范江”由爱生妒,由妒生恨,而诬栽她这一脏……

他感到由衷的愧疚,慕容黛曾救过他两次命,为了一时不察,反脸成仇,他几乎杀了她,这打击对于她可说相当不小,不由脱口道:“我对不起她!”

“翠花仙子丁红”一怔道:“你对不起谁?”

“这个在下没有答复你的必要!”

说完,正待弹身……

丁红玉掌一扬,道:“冷面人,姑娘我职责所在,此刻我们仍是敌人!”

“不错!”

韩尚志暴喝一声,一连劈出三掌,如涛劲气,波波相连,丁红被迫退了八步之多,就在她一退之间,韩尚志已捷若鬼魅般的飘入谷道:

丁红面上掠过一丝难以觉察的微笑,大喝一声,纵身追去。

四个老者,一字式横排谷道之中。

韩尚志满怀杀念,索仇而来,见四老者阻路,半言不发,就飞奔之势,直撞过去,刺耳锐啸声中,“洞金指”已激射而出。

暴喝起处,四老者各劈出一掌,劲势之强,有如裂岸狂涛。

惨啤候传,血光迸现,四老者之一,胸背洞穿,横尸就地,但韩尚志也同时被对方强劲的掌风迫落地面。

风声疯然之中,又有数条人影,飞泻落在进谷的一端,把韩尚志堵在居中。

一声震耳的狂啤,由谷外遥遥传来。

韩尚志心里暗道:“黑白双妖”得手了。

“翠花仙子丁红”追踪而至,与众高手站在一起。

韩尚志所猜不错,“混世魔王”已死在“黑白双妖”之手。

“黑白双妖”双双朝南一跪,祝祷道:“师父在天有灵,弟子已杀却最后一个仇人。”

说毕,站起身来,目光骤然落在伏尸而恸的“阴阳双煞”身上。

黑衣女高元春上前两步,向“黑白双妖”道:“放过他俩吧!”

高元春是韩尚志的师姐,双妖自然因屋及乌,敬之三分。

“白妖冯瑛英”惑然道:“为什么?”

“如果双煞该死,你们掌门人早已下手,他此举必有用意!”

其实,韩尚志放过“阴煞”乃是因为“佛手宝笈”的关系。

“白妖”点了点头,退后两步。

“阴阳双煞”伤势极重,此刻,勉强挣扎着全力抬起“混世魔王”的尸体……

“慢着!”喝语声中,一条红影泻落当场。

她,正是慕容黛。

慕容黛美目一扫“阴阳双煞”道:“把尸体交给我!”

慕容黛去而复返,索取“混世魔王”的尸体,的确使在场的人大大吃惊。

“阳煞高土奇”咬牙道:“为什么要把家师遗体交给你?”

“这是你师父生平大愿:“

“生平大愿?”

“不错,他生前我曾答应过他,他死后可以和先师合葬一处!”

“令先师是‘夺魂仙姬’?”

“不错!”

“家师的遗体是否就……”

“我现下还有事未了,两位可带令师遗体,先赴点苍山白云窝,我随后就到!”

“阴阳又煞”点了点头,瞒珊离去。

数十人影,从谷内蜂涌而出。

“黑白双妖”互望一眼,迎了上去,他俩奉掌门人韩尚志之命,守堵谷口,不许放活口离开。

惨嗥之声,在双妖扑近人群之际,破空而起。

高元春倏地走向慕容黛道:“慕容姐姐,小妹谨代师弟向你致歉!”

“为什么?”

“吴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闯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