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二十六章 报血仇顽凶投首授

作者:陈青云

韩尚志大感骇然,“翠花仙子”何以知道自己倾心爱着东方慧,而且知道东方慧已死,她认识自己,也不过是大半天的时间。

丁红继续又道:“吴小眉是你的妻子,但我知道你并不真的爱她!”

韩尚志更加震惊莫名,再退了一个大步道:“谁说我不爱她?”

丁红冷冷的道:“你爱她是属于道义上的,因为她是你的未婚妻,而且是令堂主婚,对吗,如果你否认,那是你自己欺骗自己!”

每一句话,都结结实实的敲击在韩尚志的心上,使他不自觉的冒了一身冷汗。

“你……你凭什么说这样话?”

“凭事实!”

“你说这些话的目的何在?”

“因为我爱你!”

这女子说话的大胆,使韩尚志大感窘迫,“翠花仙子”并非不美,她姿容并不亚于吴小眉,但美不一定联结着爱,何况韩尚志是个冷做成性的人,他的全部感情,已付给了东方慧,此生,他不会再爱任何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美绝天人的慕容黛,尚且不能使他屈服,丁红自然更谈不上了。

“你有我?”

“是的!”

“可是丁姑娘知道在下如何想法?”

丁红——撇嘴道:“你不会爱我,是吗?”

“丁姑娘说得正对!”

“那没有关系,我有权得提出一个条件,你亲口答应的。现在吴小眉已平安回到你的身边,你不会食言而肥吧?”

韩尚志一颗心猛向下沉,一付无可奈何的神气道:“难道丁姑娘以这作为条件?”

“也许是也许不是,你先说算不算数?”

“大丈夫出言,如白染皂,当然算数!”

“你认为我会爱你吗?”

这句反问的话,又使韩尚志一怔,他无法想像对方到底是存的什么心思。

丁红狂妄一阵娇笑道:“韩尚志,你放心,我丁红还不至于向你乞讨爱情,男女爱悦,顺乎自然,发自心、并非是强迫或乞讨所能得到的,一个懂得爱的人,不需要这种变了质的爱……

韩尚志心时—一松道:“足见丁姑娘见识超人一等!”

“我不接受你这句谈词。”

“丁姑娘请说出条件吧,在下不能久候!”

这时,一条纤纤人影,从另一边俏然退开。

丁红面色一肃道:“我的条件不苛……”

“请讲?”

“取消你以家母所作的诺言!”

韩尚志惑然道:“为什么?”

“我目前不想见她,也不想回去。”

“办不到!”

丁红粉腮一寒道:“这是条件,你说过大丈夫一言如白染皂,难道你要反悔?”

“正因为如此,在下不能对令堂失信!”

“我不管!”

“丁姑娘可提任何条件,但这一点办不到!”

“你一定要送我回去?”

“当然!”

“如果我说不呢?”

“这个却由不得姑娘你了,为了对令堂的诺言,在下只好得罪!”

“难道你要动手擒我回去?”

韩尚志声音骤寒道:“如果丁姑娘不肯自动回山的话,在下会这样做的!”

丁红粉腮大变,怒声道:“韩尚志。你别欺人太甚?”

“这并非欺负姑娘!”

“最好是各走各路,这是条件!”

“在下说过办不到!”

“哼!”

冷哼声中,丁红娇躯一弹,向林内猛泻而去,这—弹之势,堪称快逾随风.但她快,韩尚志更快,只一闪便截在她的头里。

“韩尚志,你真的要动手?”

“必要时会的!”

“好就现在吧,不必到必要时了!”

喝话声中,纤掌—‘划,斜斜击向了韩尚忘.这看似平谈的一击中藏奇奥变化,从出掌到掌影划及对方的电光石火之间,已连变了三种不同招式。

丁红说干就干,的确是想不到的事。

韩尚志多少有些不愿动手的成份,当下连退了三个大步。

丁红一击落空,招式立变,再度罩身击向了韩尚志!势如骇电奔雷。

韩尚志一式“魔魔掌法”之中的守势,封死门户,丁红虽说掌法玄奥奇诡,但却攻不进去,芳心一凛之下,招式再变……

就在她换招的间不容发的空隙里,韩尚志攻出了一招“魔王叩朗”,这一招在“魔魔掌法”攻式三绝招之中,是最凌厉的一招。

“砰!”挟以一声轻哼,丁红娇躯一幌,弹退八尺之外。

韩尚志剑眉一蹙道:“丁姑娘,听在下相劝,还是回去的好?”

丁红紧咬香chún,怒声道:“不!”

“如此在下得罪了!”

身形一欺,双掌曲指如钩,闪电扣向对方腕脉,这一扣之势,快如电光石火。

丁红身手确非等闲,振腕之间,避过了扣击之势,反击了三掌。

韩尚志的厉害杀着,不敢施展,怕的是伤了对方,他之所以出手,实在是情非得已,但,如果不施杀手,一时之间奈何不了对方……

就在丁红三掌反击之下,韩尚志下意识的弹身闪避。

红影一闪,丁红再次企图脱身遁走。

“你走不了的!”

韩尚志冷喝一声,又弹身截住在她的前面。

丁红厉喝一声道:“韩尚志,你欺人太甚!”

呼的一掌,击向了韩尚志当胸。

韩尚志把心一横,念动之下,“须弥神功”遍布周身……

“砰!”挟以一声惊叫。

丁红一掌印正韩尚志前胸,他虽仗着神功护体,但仍被打得气翻血涌,眼冒金星,而丁红的右腕,却被他扣在手中。

“放手?”

“办不到!”

丁红右腕被扣,左掌横拍对方面门,咫尺之隔,当发即至。

韩尚志一偏头,扣住对方的手用力一紧,丁红闷哼一声,垂下手去,但眼中那一股愤恨怨毒之气,令人不寒而栗。

她何以抵死不肯回山,实在使人想之不透。

韩尚志心念一转,伸手点了她的穴道,正待出声招呼“黑白双妖”……

一个森冷的声音,倏告传来:

“冷面人,你意慾何为?”

随着话声,三丈之外,鬼魅般的现出一条人影。

韩尚志不由怦然心惊,目光扫处,只见这现身的赫然是一个年在三十上下,英俊潇洒的白衣人,唯——美中不足的是眉宇之间,险惊之色太重。

白衣人目光一扫被点了穴道的丁红,面上骤涌杀机,寒声道:“放了她!”

韩尚志冷冷的道:“阁下何方高人?”

“我要你放了她!”

“凭什么?”

“凭她是我的爱人!”

“韩尚志不由心头一震,道:“丁红是你的爱人?”

“不错!”

“可是我不能把她交给你!”

白衣人向前跨了三个大步,道:“你准备把她怎么样?”

“交给她的母亲!”

白衣人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冷笑一声道:“鬼话,放了她!”

“办不到!”

“你找死!”

喝话声中,白衣人身形一幌,捷逾鬼魅的欺到韩尚志身前,伸手便点……

韩尚志手中还扣着穴道被封的丁红,当然无法闪让回身,左掌一圈,奇铄至极的反击对方点来的手腕……

白衣人心头一凛,收势后退了三步。

两条人影,电泻人场。

来的,正是“黑白双妖”。

韩尚志—一振腕,把丁红抛给“白妖冯瑛英”,道:“看住她!”

“白妖”伸手一接……

白衣人疾逾星火的扑了过去,伸手抓向半空的丁红。

“滚回去!”

“黑妖”从旁呼的劈出一股如山劲道。

“砰!”白衣人倒翻落回原地,“白妖”已把丁红接到了手中。

白衣人目中喷火,切齿道:“韩尚志,我誓不与你甘休!”

韩尚志依然冷若冰霜的道:“阁下真的是她的爱人?”

“谁说不是?”

“阁下总有个名姓吧?”

“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如此阁下请便!”

“放了她!”

“阁下既是她的爱人,可以到苍山雪洞,她母亲那里去找她!”

“不行!”

韩尚志冷哼了一声道:“那阁下准备怎么办?”

白衣人搜的抽出一柄精光闪闪的短剑,一抖腕,剑芒暴涨三尺,厉声道:“手下见真章!”

“凭你?”

“怎么样?”

“还不配!”

白衣人暴喝一声,手中短剑,寒芒暴涨五尺……

“黑妖沈家骐”身形一欺,道:“掌门人请退下!”

白衣人怒哼一声,手中剑幻成一片森森光幕,罩向了“黑妖”。

“黑妖”一闪身横移八尺,脱出剑幕之外,呼呼连劈三掌。

白衣人剑势—收,一扬手,短剑脱手飞出,穿过“黑妖”排出劲气,射向当胸,脱手飞剑,快逾电光石火,“黑妖”功力再高,也无法躲过这出人意料的奇袭……

“锵!”的一声脆响,剑光划了一道半弧,又回到白衣人手中。

原来韩尚志见对方剑术内力匀臻上乘,是以全神倾注,白衣人掷剑投射之际,极快的射出了—一缕指风,千钧一发之间,把飞剑震了开去。

“黑妖”倒是出了一身冷汗。

韩尚志一挥手道:“你退下,由我解决!”

“黑妖”汕汕地退了开去。

白衣人骇然望了韩尚志一眼,便下搭话,仗剑飞扑……

韩尚志已动了真怒,“须弥神功”挟以十成功劲,冲着对方的身形劈出。

白朦朦的劲气卷处,传出一声闷哼,白衣人倒泻两丈之外。

也就在白衣人被震飞的同时,一缕白光,射向了韩尚志当胸。

原来白衣人已在扑身之际,掷出了飞剑。

韩尚志正值吐劲之际,一见剑光袭至,不禁寒气在冒,尽力一扭身……

一阵剧痛攻心,左臂已被飞剑扎穿,登时血流如注,忙自闭穴止血。

飞剑之柄系以极勒的幼丝掣住,射出之后,又自飞回。

白衣人受伤不重,身形方一沾地,又一跃而起。

韩尚志可就动了杀机,一式“浮光掠影”闪到对方身侧,呼呼劈出五掌,这五掌不但快逾电闪,而且挟十二成劲力而发,势如轰雷骇电。

就在韩尚志五掌出手之后,白衣人惨哼一声,血箭乱喷,身形飞栽而出,砰的一声摔落三丈之外,倒地不起。

韩尚志杀机不涡,一弹身到了对方身前,扬掌下击……

这一掌击实,白衣人势非变成肉酱不可。

就在此刻——

一道排出掌力,卷向了韩尚志。

韩尚志骇然收势一退一看,发掌阻止自己的,竞然是那神秘的蒙面女子。

蒙面女子会突然出身阻止向白衣人下手,的确出乎韩尚志的意料之外。

当下,韩尚志余怒未息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蒙面人冷冷的道:“你曾受过丁红母女的好处,岂能杀死她的爱人!”

这话说得韩尚志下意识的退了一个大步。

的确,他不该杀死这白衣人,彼此之间根本没有深仇大恨呀。

倏地——

韩尚志发觉怎么不见吴小眉的身影,惶急的四处一扫,不由脱口道:“噫!她到那儿去了?”

蒙面人接口道:“你在问吴小眉?”

“是的!她……”

“她走了!”

韩尚志心头猛地一震,栗声道:“她走了?”

“不错,很抱歉,我尽了全部力量,无法把她留下!”

“她上哪儿去了?”

“谁知道!”

韩尚志身形一弹……”

“掌门人!”

“黑妖”恭敬的唤了一声,走了过来,韩尚志一收势,道:“什么事?”

“这里有吴姑娘的字条!”

说着双手递了过去。

韩尚志已意识到必有不寻常的变故发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一颗心也跟着抨抨乱跳起来。

他从“黑妖”手中接过的,是一幅折叠好的罗袖,显然是从身上撕下来暂代纸笺,上面字迹潦草,是用木岩写的,这代表了她留这幅字时心情定很杂乱。

韩尚志持字幅的手,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他闭上眼,定了定神,才看了下去……

上面写着:

“志哥:

我走了请恕我不别而行!”

有生之日,我爱着你,我将把这爱一直带进坟墓,如果说死后有知的话,我仍然一样的爱你。

爱,是牺牲,真正的爱,不必要获得相对的代价,就是说不管你爱不爱我,我总是爱你的,这是我的初恋,也是最后一次,我完全奉献给了你。

我与你已经有了夫妇之名,将来死后,也是韩家的鬼。

我们的结合,是一种错误,这一点我想你不会否认。

正如丁红姑娘所说,男女爱悦,顺乎自然,发自内心,并非是强迫和乞讨所能得到的。这也说明了强迫或和乞求得到的爱情,不是真正的爱情,那对爱情是一种讽刺,而其结果将是痛苦终生,基于比,所以我走了!”

“志哥!我知你会悲伤,你会难过,因为你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但,请你不要自责,这完全是我的意思,这样我们的心将彼此得到平安。

临别依依,今后天涯愿常相伴。

妹小眉留”

韩尚志像一下于跌入冰窖里,全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报血仇顽凶投首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