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二章 桃阴深处现魅影

作者:陈青云

百日之期,转眼即过,对“灵龟上人”在灵龟背上所遗的武功,已熟之又熟。

他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对着泉眼上方的石壁,凝视久久,他不知所谓异象是什么回事,他觉得一切的安排都是那么玄妙而神秘。

于是一—

他功集双掌,照着泉眼上方的石壁,呼呼劈出三掌,震耳慾龙的轰轰之声过处,那石壁像闸板也似的下沉,泉眼立时失去了踪影。

韩尚志正自纳罕之际,忽然“锵!”的一声,一块乌光闪亮的东西,从那下沉的壁顶跌落,赫然是一只乌铜铸的手掌,—一张素笺,随之而落。

他惑然不已的拣起素笺一看,登时全身一震,激动的高声唤道:“佛手实笈!佛手……”

他记起师叔“毒龙手张霖”曾对自己提到过这件传诵武林数百年的异实,想不到会在这里发现。

“佛手实发”上载一种盖世武功,叫“须弥神功”少林的“般若神功”亦无法与之抗衡,武林代代相传,但却无人见识过。

他的手开始颤抖,他闭上眼,平静心里的激动。

他想起韩庄白骨如林的那一幕,二百余门人命,再加上师叔“毒龙手张霖”的一家,全都毁于“血骷髅”之手。

这海洋深的仇,天般大的恨,岂能不报:

血骷髅一鬼堡之主,他无法想像对方的武功有多深,因为“南丐”“北僧”都不是他的对手,但如果习成“须弥神掌”!……

他的目光,重新落回那素笺之上。

“佛手实笈,余得之于三十年前,参修之下,竟尔走火入魔,方始悟及此实笈应有左右两面,然为时已晚,余得者为右手,尚有左手不知沉埋何所,此乃余终生憾事,有缘者如能为余竞此志,使双手合壁,练就神功,元敌天下,余不含笑九幽!?

韩尚志心里一凉,这“佛手实笈”既是一对、那另一半却到何处去找?

天地之大,要想寻到另一半实笈,根本就是不能想像的事!

如果寻不到另一只乌铜佛手.那这一只还不是等于废物?

“灵龟上人”一时不察,竟因此而丧生,抱终天之憾。

沉吟良久之后,突地朝那石床沉下的地方’跪,道:“师父,虽然您已出去,但遗功之恩,何能抹灭,弟子有生之年,当竭尽全力,去完成师父的这件心愿,至死方休!”

他立起身来,把那只乌铜佛手纳入怀中,然后走出石室,把那穴口的石板还原,并用掌风推土掩盖了。

回头望处,又是一呆,原来那“地脉灵泉”.已然干枯得点滴无存,剩下了一片洼地,想来是泉眼被封堵了的原故。

他仰望林空的一圈蓝天,像是从一场奇幻的梦境中醒来。

百日之间。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获得了百年功力,和一身绝艺。

首先,他想起那顽皮慧黠的拜弟小叫化东方慧,不知他目前流浪何方,以现在的身手想来足可当他的大哥了!

他傲然的笑了笑。展身出林。

林中,已不再如以前的昏昧,因为他的眼神已能暗中视物,他照着“灵龟上人”的遗笺所示,东行三里,再转向南行四里,果然脱出林莽之外。

越过一片疏林,眼前是一座不及高的山头。

登上山头一看,一面是一个镇集,另一’面.流水滔滔,一座黑黝黝的占堡,矗立江心,那i正是“鬼堡”,震慑着整座武林的“鬼堡”。

韩尚志登时热血沸腾起来,仇恨的火、在心里熊熊燃烧!眼中射出可怕的杀芒。

报仇!

他咬牙切齿的向空一挥拳。

忽地,他发觉自己身上,衣服已成了些披挂着的碎布,形体不蔽,腹中饥肠辘辘,心想,且到前面镇中买套衣服换上,填饱肚子,再回头奔“鬼堡”不迟。

心念之中,飞身下山,向那市集奔去。

蓦地——

破空之声传处,数条人影,迎面飞射而来。

韩尚志的目的是到镇上换衣打尖之后。赴“鬼堡”索仇,对这些人物也懒得理睬,一偏身,打算从旁侧驰过。

“停下!”

来人之中,有人大喝了一声,随着喝声,七条人影,纷泻落地,韩尚志见对方出声喝止自己,只好停住势子,与对方当面而立。

七人之中,有三个老者,四个壮汉,满脸俱是惶恐之色。

双方照面,七人同时轻嘎了一声,可能韩尚志的狼狈样子使他们吃惊不小。

其中一个老者,眉峰一皱道:“哥儿,你受了伤?”

韩尚志冷漠地点了头,那老者又道:“哥儿要上那儿去?”

“镇集!”

“上路不通!”

“为什么?”

那老者面上顿一骇凛之色,道:“别问为什么,听我老人家的话没有错,赶快回头吧!”

韩尚志冷冷的道:“多承指教!”声落,人已在三丈之外。,七人之中的另一个老者道:“这小子既是自愿去送死,还管他则甚,我们走吧,别引火烧身!”

韩尚志已听出对方话中大有蹊跷,但他一方面自传艺业,另一方面脑海里除了向“鬼堡”仇之外,什么也不在意,弹身仍往前奔。

眼前出现一片桃林,时值盛夏,枝浓叶密,由外无法透视,路由林中央穿过。

将及林边,血腥之味扑鼻而来。

韩尚志心头一震,急刹身形,二看,不由一阵毛骨悚然,连打了两个寒噤,只见路上横七竖八的倒卧着数十具尸身,血污狼藉,每一具死尸死状一样,全是被抓碎天灵盖,脑血齐流,厥状令人不忍座睹。

他愕住了!

是什么人以这种残酷的手段杀人?

方才余遇仓皇逃命的三老者四壮汉拦阻自己前进,莫非就指这惨案而言?

他想不出其中究竟。

呆立了一阵之后,迳自穿林而入,一路上,又发现不少死尸,死状和林外所见一样,天灵盖被抓碎。

韩尚志愈看愈惊心,这真是骇人听闻的血劫。

就在此刻——

一条人影从桃林深处,踉跄奔出,韩尚志一看这人,心头又是一震,这不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南丐”吗,看样子他是受了伤。

莫非他也是伤在那以抓碎天灵为杀人手法的人手中。抑或

“南丐”“北僧”名震武林,竟然会戴在这人手里,那这人的功力,就可想而知了,心念一转。迎前数步,一抱拳道:“老前辈请了!”

“南丐’’用目光一打量韩尚志,面上顿现惊疑之色,你道:你……你……”

“在下韩尚志!”

“韩尚志?”

“是的!”

“你与那女魔交过手了?”

韩尚志听得模头不着脑,怔了好一会才道:“女魔!是谁?”

“阴煞莫秀英!”

“阴煞莫秀英?”

“你真的不认识这女魔,那是我老化子错疑,你怎么这等狼狈?”

韩尚志下意识的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他本想说出奔林中的遭遇,心念一转,道,还是以不说为妙,随即尴尬地一笑道:“在下昨夜遇见一群野狼,被弄得不成样子!”

“南丐”双眼一翻道:“小子,真佛面前不用烧假香,狼群虽狠,恐怕奈何不了你,我老化子自信双眼不盲,观你神仪内蕴,修为已非寻常武林道可比?”

韩尚志俊面微红,暗道一声好眼力,口中却冷漠的道:“信与不信在于老前辈!”

“南丐”手中竹节棍一挥道:“好,闲话少说,那女魔说不定会去而复返,你赶快离开这里吧!”

韩尚志泰然道:“阴魔莫秀英,一个女人,到底有多狠?”

“小子,你真不知天高地厚,你看到林内林外的积尸没有?”

“看到了!”

“如果你不想被抓碎天灵的话,最好是赶快离开:“

韩尚志淡淡的一笑道:“在下倒真想见识一下阴魔莫秀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

“南丐”如霜须发一阵掀动,狂笑数声道:“小子,有种,甚合我老化子的脾胃,不过,我告诉你,连我老化子也非其敌!”

“老前辈伤在她的手下?”

“呢!我老化子老运不济,一再的载斛头!”

韩尚志心中一动,知道“南丐”所说的一再,必是指三月前栽在“鬼堡主人”之手,现在又栽在“阴煞”之手而言,当下也不说破,话题一转道:“阴魔莫秀英为什么杀人?”

“南丐”嘿嘿一笑道:“小子,你问对了人,这问题除了我老化子之外,恐怕很少有人能回答你!”

韩尚志好奇之心大炽,精神一振道:“老前辈是唯一知道事实真相的人?”

“话不是这么说,不过我老化子恐怕是能逃出‘阴魔莫秀英’毒手的极少数中一人,所以还能道得出一点端倪!”

“在下请教?”

“好,你我一见投缘,到那边林中,老化子润润喉咙,再讲给你听!”

两人一先一后,穿入桃林深处坐下,“南丐”解下腰间葫芦,口对口咕噜喝了一阵,然后舔chún呕舌道:“这是道地的陈绍,小子,你也来一口!”

说着把酒葫芦递了过去,韩尚志接过来喝了一个大口,连连点头道:“不错,好酒!”

“南丐”接回去喝了个葫底朝天,一抹嘴chún,道:“小子,听仔细了,二十年前,江湖中出现了一对青年男女,男的貌若潘安,女的美赛天仙,但一样的功高莫测,心狠手辣,男的叫‘阳煞高士奇’,女的……”

“女的就是‘阴魔莫秀英’了?”

“不错,你别插口,他二人是一对恩爱夫妻,同时练就了一种极阴的武功叫‘玄阴鬼爪’胆,搅得—片血雨腥风……”

韩尚志忍不住插口道:“若大江湖就无人制得了;阴阳双皱’?”

“可以这么说!”

“血骷髅呢?”

“南丐”一怔神道:“你说是鬼堡之主?”

“是的!”

“血骷髅的真正面目,在武林中是一个谜,不过以老化子推测,‘鬼堡主人血骷髅’的功力,要高出‘阴阳双煞’甚多.他们双方不曾交过手,这问题无从回答,现在你先听我说下。”

韩尚志心中暗道,你和“北僧硬分明被“鬼堡主人”两次扔下堡墙,最后一次进堡之后。狼狈而出,半声不坑的离开,若说连鬼堡主人的面目都不曾看到。岂非是欺人之谈,只怕内中另有文章……”

心念未已,只听“南丐”干咳了—声.继续说道:“双煞的作为,引起了武林公愤,黑白两道三次联手,但结果从自多送人命!”

“老前辈也是其中……”

“没有,我老化子有事没赶上!”

“那就只好听任‘阴阳双煞’肆虐武林的了?”

“十多年前,阳煞突然失踪,据传闻已经被一个神秘的武林前辈除去了,阴煞遍访仇人不着,迁怒所有的武林人物,每年出现一次,每次杀一百人……”

韩尚志不由咋舌道:“如此说来,十年之间。被杀的该有千人了?”

“南丐”叹了一口气道:“这倒没有,这女魔现身杀人,是近三年的事!”

“这事令人费解!”

“为什么?”

“若说‘阳煞高士奇’是被一位武林异人除去,为什么那异人不同时除去阴煞,而造福武林,除去一煞,却留另一煞毒害武林?”

“小子,你说得不错,但传闻总是传闻,这公案至念仍是一个谜!”

韩尚志愤然道:“难道武林中都是独善其身之辈?”

“南丐”点了点头道:你说对了,否则,阴魔莫秀英’不会如此猖狂!”

“有机会我要会会她!!”

“小子你志气不小,你是何人门下?”

“灵龟上人!”

“什么,你再说一遍?”

“灵龟上人!”

“哈哈,小子,你今年几岁,灵龟上人成名在百年之前

“我是他老人家的遗命传人”

“哦!你得了他的武功?”

“是的!”

“难怪你口气如此托大,既是这样,你可以一斗‘阴煞’的了!”

韩尚志心念一转,道:“老前辈……”

“南丐”摇手止住韩尚志的话道:“且慢,你既是‘灵龟上人’的传人,论辈份我老化子还差了一截,这样好了,你叫我一声老哥哥,我托大叫你小老弟,如何?”

韩尚志急摇手道:“这……这怎么可以,老前……”

“小老弟,别婆婆妈妈的,我老化子不喜欢这一套:“

韩尚志做梦也估不到望重武林的一代高手竟然要和自己平辈论交,三月之前,如果是在三月之前,自己算那一门子东西,这变幻真是太奇突了,当下红着脸道:恭敬不如从命,小弟荣幸之至!”

“别酸了,你有什么话要说,现在说吧?”

韩尚志俊面之上,飘过一抹悲愤的色彩,目中顿现怨毒之光,沉声道“老哥哥会进过鬼堡?”

“南丐”陡然一震道:“你说鬼堡?”

“不错!”

“当今武林,恐怕找不出一个人能进入‘鬼堡’而活着出来!”

“三个月前老哥哥和‘北憎’不是曾越堡墙而入吗?”

“南丐”苦笑一声道:“不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桃阴深处现魅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