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三章 丐帮风云

作者:陈青云

小叫化东方慧语不成声道:“志……哥……我们……走!”

韩尚志目毗慾裂,狠狠地盯住那血红的骷髅头,道:“为什么要走?”

小叫化面孔铁青的道:“你想死不成,不!我不能让你死,你死了我也活不成!”

“慧弟,冷静一点!”

“不,志哥,我求你离开,‘血骷髅’天下无敌,没有人能与他抗衡:“

“可是我正要找他!”

“你,为什么?”

“我与‘血骷髅’有三江四海之恨,不共戴天之仇!”小叫化蹬蹬蹬退了三个大步,身形摇摇慾倒,像呻吟般的道:“你……与‘鬼堡之主’有仇?”

“不错!”

“什么……样的仇?”

韩尚志咬牙切齿的道:“杀父屠家之仇!”

小叫化身形又是一连几晃,喃喃的道:“天啊!为什么?为什么……”

“慧弟,你可以离开!”

“我?不!我不离开你,死也和你死在一起!”

韩尚志感动得几乎落泪。

小叫化呆了—会之后,突然大叫道:“不可能呀!不可能,决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不是!……”

韩尚志见东方慧骇成这般模样,迹近疯狂,忙紧握他的手指道:“慧弟,镇静一点,你说什么不可能?”

小叫化张口结舌了半响,才嗫嗫的道:“我说‘血骷髅’不可能在此现身!”

“为什么不可能?”

“这……这……我直觉的感到这不是真的……”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志哥,我求你离开!”

“不”

“你不能死呀!”

“你知道我一定会死?”

小叫化用手背擦了擦将要滚落的泪水,嘶声道:“会的,任何人也无法和‘血骷髅’为敌!”

韩尚志紧咬着下chún,怨毒已极的道:“也许,但我与‘血骷髅’势不共戴天,也许是我死,或者是他亡,我有生之日,誓要踏平‘鬼堡’……”

小叫化双目失神,身躯摇摇慾倒,歇斯底里的喃喃道:“志哥,这太可怕了!”

韩尚志抬头一望天色,道:“午时已到,我必须进武侯祠,完成‘南丐’的托付!”

说着迈步例要人林,小叫化紧紧地拖住他道:“志哥,你一定要进去?”

“当然,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武林人一言九鼎,水里火里也得去!”

小叫化抬头望了一眼那摆在石上的血红骷髅头,若有所思,半晌之后,把拉住韩尚志的手一松,毅然道:“好,我们进去!”

“不,慧弟,你离开,我不能让你去犯险!”

“不要多说了,走吧!”

韩尚志一咬牙,道:“走!”

两人闪身入林,朝林深处的祠宇走去、方走了不到二十丈,小叫化骇然惊呼一声道:“志哥,来不及了,你看!”说着用手一指。

韩尚志目光转处,不禁全身发毛,只见林中横陈了不少死尸。

一具!

二具!

三具!

竟然!有十余具之多,而且尽是丐帮弟子,一个个瞪目裂嘴,七孔溢血,似是被一种极其歹毒的武功所伤,不由惨哼了一声道:“这必是‘血骷髅’的杰作,怪不得不见警戒的人现身,原来都遭了毒手!”

事情离奇得令人难以置信,丐帮选立帮主继承人,而“血骷髅”突然现身插手,“天齐教”也派高手前来,确实命名人费解。

韩尚志虽说不顾生死的闯进来,但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全身冷汗涔涔,事情的结果如何,无法逆料,眼前已有十多个丐帮弟子丧生。

整座苍林,被一层恐饰的气氛所笼罩。

就在此刻——

武侯伺内突然传来两声狂笑,其声刺耳,宛若兽叫果啼。

韩尚志和小叫化同时一震。

紧接着是一声轰然巨响,和一阵墙倒屋坍之声。

韩尚志脸色一变,道:“不好,必是‘血骷髅’在大肆屠杀帮众!”

身形一起,就向祠字方向扑去!

“小施主,不可!”

随着这一声沉喝,一条灰影,从侧方飞出,劲风鼓荡之间,把韩尚志硬生生的迫落地面,接着灰影落地,赫然是一个身穿百纳僧袍的白眉老和尚。

韩尚志被迫落地,本能的就势挥出一掌。

小叫化高叫一声道:“志哥,是‘北僧’老前辈!”

韩尚志闻声已不及收势,哗哗啦一片暴响声中,残枝败叶落了一地,定睛一看,果然是“鬼堡”江岸曾遥见一面的“北僧”,随即歉然一礼道:“恕晚辈失手!”

“北僧”惶然的朝“武侯祠”方向望了一眼,急声道:“快走!”

韩尚志一愕道:“走?晚辈系受‘南丐’之托……”

“我知道.快走,迟就来不及了,一切离开这里之后再说!”

“可是丐帮……”

“北僧”双手电出,分别扣住韩尚志和小叫化东方慧,向林外飞奔。

韩尚志被弄得满头玄雾、不知“北僧”此举何意,若说身手.“北僧”可不容易一下就扣住他,一来是出其不意,二来他知道“北僧”与“南丐”同属武林奇人,而且交情不恐.此举必有深意。所以不再出手抗拒。

顾盼之间、已出了苍林,“北僧”仍紧拉着两人不放手。飞也似的顺官道一阵疾奔,约莫行了十里左右,才在—个出环之内停下身来。

“北僧”瞥了小叫化—眼,道:“你是丐帮门下?”

小叫化东方慧嘻嘻—笑道;“不是!晚辈是游丐!”

“什么游丐?”

“一不讨饭,二不乞钱,三不拜师,四不投门。飘游浪荡,四海为家!”

“北僧”白眉一趋,不再开口。

韩尚志蹩了一肚子闷气,迫不及待的道:“老前辈.到底怎么回事?”

“北僧”神色—肃,道:“小施主,你知道武侯中交手的是什么样的人物?”

“血骷髅!”

“与他交手的是谁?”

“这个……”

“阴煞莫秀英!”

韩尚志大吃一惊道:“阴煞莫秀英?她怎会来此和鬼堡之主交上了手?”

“这是巧合,阴煞莫秀英可能路经白水滩,见摆在路旁的‘血骷髅’而雄心大发,想一斗这武林绝代恐怖人物,幸亏如此,否则你俩入林之后,就算阎罗殿里挂了号,那里还会有命在!”

“阴煞莫秀英向‘鬼堡之主血骷髅’挑战,她的身手想必相当骇人的了,数天前,‘南丐’被她在三招之内击成重伤……”

小叫化东方慧语音微颤的道:“老前辈,你看到‘血骷髅’的真面目了?”

“这个倒是没有,老袖系藏身殿角之内、‘鬼堡之主’初现身之际……不过老衲认为事情有些蹊跷……”

“是否‘血骷髅’的形像不对……”

“小施主知道‘鬼堡之主’是什么形象?”’

“听人说面蒙灰巾,身披灰袍,右手莹白如玉。左手漆黑似墨……”

“北僧”全身陡地一震,不期然的退了一个大步,双目炯炯有神迫视着小叫化,一不稍瞬。看得小叫化低下头去,好半响才沉凝的道:“小施主听什么人说的,‘鬼堡主人’,从未在人前现过形迹?”

“晚辈是无意中听到的,老前辈所见是否如此?”

“这个……这个……老衲不曾看清,灰影是不错!”.

韩尚志插口道:“老前辈遇到‘南丐了’!”

“没有!”

“那老前辈何由至此?”

“老纳得人报讯,赶来阻止丐帮此次集会!”

“哦,什么人报讯?”‘

“一位女施主,她自称‘有心人’……”

“韩尚志惊呼一声道:“有心人,又是她?奇怪!”

“小施主认得这有心人?”

“不认得,不过她曾……”

说到这里,无法接下去,因为他不愿意把自己的身世和“有心人”传告给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小叫化紧张的追问道:“她曾怎么样?”

韩尚志尴尬的一笑道:“她曾为了某件事而代人传话给我!”他怕小叫化继续追问下去,一变话题道:“老前辈,丐帮的事如何了结?”

“老袖及时赶到,遣走了九长老和数百丐门弟子,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血骷髅’在帮众去后不及半刻出现,有十多个丐帮弟子不及退去,已悉数遭害,想来你们都已亲服看到林中的尸身了!”

韩尚志“昭了”一声。

“北僧”继续又道:“若非‘阴煞’凑巧架梁,你我想都无法幸免!”

小叫化激动的道:“老前辈‘阴煞’敢与“鬼堡主人’交手?”

“昭!以老袖偷瞥的倩形看来,‘阴煞’最多能支持五十招,非败不可!”

韩尚志仍然关切丐帮的事,他必须弄清楚全部真相,才能向老哥哥有所交代,当下向“北僧”道:“老前辈可否能把经过详情见告,晚辈对‘南丐’好有个交代?”

“北僧”点点头道:“昨日老袖在途中遇到一个白衣蒙面的女施主.自称‘有心人’,她告诉老袖‘天齐教’外堂堂主,天星丐任七’.受‘天齐教’的支持,要回帮接掌丐帮掌门人,他并持有首席长老‘南丐’的‘乌竹信符’,要老衲在午正之前,赶到白水滩武侯祠阻止这件事的进行,并把此事向丐门各长老执事宣告……”

小叫化插口道:“天星丐既是‘天齐教’属下堂主,怎么能……”

“北僧”截住他的话道:“天星丐与本届已死的掌门是师兄弟辈,因犯了帮规而被逐出丐门他投效了‘天齐教’,此次由该教支持他返本门夺取掌门之位,用意当然是想把门人遍天下的丐帮置于。天齐教’下”……”

“天星丐既为被逐的人.丐帮能任命他接掌吗?”

“首先。他准备以武力达到目的,第二,他持有‘南丐’的乌竹牌、丐帮最重辈份‘南丐’虽是首席长老,但他的辈份比现在的九长老还高—辈,所以他的信牌具有无上的威力!”

韩尚志愤然道:“事情巧在‘南丐’被‘阴煞莫秀英’所伤,否则‘天星丐任七’的姦谋恐怕难以得逞,凭‘南丐’的身手……”

“北僧”白眉一掀道:“这倒未见得,‘天齐教’是蓄意要促成此事,不惜倾全力而为,这只是一种巧合,使他们的毒谋,更易实现而己!”

“只不知那‘有心人’何以会得悉此中内幕?”

“这个只有她本人知道!”

“最令人费解的是‘血骷髅’何以突然现身白水滩,而且向丐帮人下手?”

“老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三日之后,‘南丐’可以赶回来处理善后!”

“这个老衲也听‘有心人’说了!”

韩尚志几乎惊得跳起来,大声道:“她怎么会知道的,这话是‘南丐’亲口向晚辈交代,无人在旁?”

“不错,事情离奇得令人难以置信!”

“有一天我要揭穿这个迹底!”

“北僧”摇头一叹道:“此次丐帮事件,虽可苟安于一时,但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天齐教’既已明日张胆的破脸而为,不达目的恐不会干休!”

韩尚志愤然道:“丐帮弟子遍天下,难道都是些庸手?”

“话不是这样说,丐帮卧虎藏龙,单只目前的九长老,都各有一身惊人艺业,但‘天齐教’罗网尽天下究凶极恶仁徒,确实不可小觑,预料中一场”杀劫,势难避免,最可虑和最令人费解是‘血骷髅’现身与丐帮为难,是有意抑无意不得而知!”

“问题仍在‘血骷髅’!”

“不错,老化子赶回恐亦无济于事!”

“血骷髅真的天下无敌?”

“目前是如此!”

韩尚志喘了一口大气,默默无语,他的意念,又转到“佛手宝笈”之上,如果他能寻到另只乌铜手掌,练成“须弥神功”……

蓦在此刻——

一阵喝之声,由山环之外,遥遥传来。

三人同感一震,韩尚志面色—整道:“我去看看!”

声落,人似一缕轻烟般飘出山环,只见官道之上,人影幢幢,暴喝之声,从人群中不断的传出。

韩尚志如幽灵般毫无声息的泻落距人群五丈之外。

—条红色人影,站在人群之中,分外刺日。

她——正是“天齐教”首席堂主“彩蝶李芸香”,有她在场,不言可知这些人全是“天齐教”属下。

韩尚志神目如电,透过人群,扫向场中。

一看,不由愣愕莫名。

八个青衣老者,和“南丐”打得难分难解。

“南丐”被阴煞莫秀英”所伤,又被丐门叛逆“天星丐任七”再次击伤,生命垂危,怎的会突然在此和人交手?

韩尚志缓缓移动身形,向人群欺去。

场中地上,横陈了十多具尸体,想是毁在“南丐”之手。

韩尚志目光扫处,见教众之中,有一个中年乞丐,满面大黑麻子,鹰鼻鸡眼,正阴恻恻地疑视着场中,不由心中一动道:“他准是欺师灭祖的‘天星丐任七’无疑,此次丐帮事变,他是罪魁祸首,今天我就代老哥哥劈了这狼子!”

心念之中,身形一划,电闪扑向那中年乞丐!

中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丐帮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