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四章 阴煞

作者:陈青云

只见十四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林中,每一具死尸都是被抓碎天灵,有的尚在泊把冒着鲜血,与脑浆红白相间,厥状之惨的令人不忍目睹。

韩尚志呆了一阵之后,喃喃的道:“阴煞莫秀英!”

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不久前桃林之内,同样的一幕。

这种杀人手法,可说是残忍到极点。

“天齐教”的高手,本来是要搜索自己和拜弟东方慧,想不到却遭“阴煞”毒手。

奇怪的是竟然不见“阴煞莫秀英”的影子,自己在十丈外的林中,她决无不发觉的道理,以她残毒的生性,会放过自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破风之声,倏告传来!

韩尚志不由心头一紧……

刷!刷!刷!四条青影,泻落当场,赫然是不久前围攻老哥哥“南丐”的“天齐教”。

八个青衣老者之中四个。

韩尚志登时俊面一寒,带煞目光,冷冷地照定四个青衣老者。

四个青衣老者,一瞥地上的死尸,同时惊“噫!”了一声,面现骇极之容,其中一个三角脸的老者突地朗指韩尚志道:“冷面人,想不到阁下是‘阴煞莫秀英’的传人……”韩尚志一愕,会过意来,对方怀疑自己是下手的人,冷冷的道:“你说什么?”

“阁下的手段够狠!”

“你再说一句,我活劈了你!”

四老者齐齐怒哼一声、各站一个方位,把韩尚志围在核心位置,三个青衣老者的掌风,毫发之差,全告落空。

韩尚志乘闪身反转之便,再度壁出一掌!快!快得犹如电掣。

“砰!”又是一声闷哼,迎面的—个青衣老者,掌势尚未全收,骇人劲道,已罩身而至,登时口角溢血,迟到八尺之处,摇摇慾倒。

另两个老者,寒气大冒,他们看出“冷面人”的功力,竟然比“南丐”还要高出—筹,一时之间,不敢猝尔出手。

韩尚志对“天齐教”本有一番隐恨,因为她母亲“赛嫦娥王翠英”改嫁天齐教主,再加上该教对丐帮的鬼幅阴谋,更是恨怒交加,大喝一声:“你两个也得受点教训!”

喝声中,双掌分劈而出,同时攻向两个青衣老者。

两个青衣老者,不敢硬接,刷!的朝两边移开八尺,一旋,从左右反击过来。

韩尚志双掌疾收,一式“擂鼓撞钟”,向左右分迎。

“波!波!”两声大响,两老者同时被震退—丈之多,登时额角沁汗。

韩尚志一旋身,扑向左面的老者,“灵龟一式”电闪出手……

“躺下!”

惨哼声中,那左面的青衣老者,应声而倒。

右面的那老者,不禁惊魂出窍!

韩尚志霍地回身,攻向右边的老者,“灵龟二式”又告出手。

“砰!”夹着一声惨哼,那老者连对方如何出手都看不出来,便已被震得飞泻而出,栽落一丈之外,“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两个伤势较轻的老者,扶起另两个伤重的老者,其中那三角脸老者狞声道:“冷面人,这笔帐本教会向你师徒索讨的!”

韩尚志怒哼一声道:“你敢再把本人和‘阴煞’连在一声,我要你们四人血溅当场!”

突然一

一个冷冷的但极娇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冷面人,‘阴煞莫秀英’难道辱没了你?”

韩尚志陡然一震,电掣回身,一看,不由惊得退了两个大步。

距自己不及两丈之处,站定了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妇,美得像一朵盛开了的牡丹,正望着自己微微而笑,他对女人下意识的感到憎恶,然而这美妇却使得他心头一阵荡漾,面孔不自禁的发热,她太美了,美得像画中人,尤其那双眸子,像在喷着火焰。

她是谁?

竟然能欺近到自己身后二丈之内而不被自己发觉?

四个青衣老者,齐齐面现死灰,在一旁咳嗽不已。

中年美妇露齿一笑,有如春花乍放,韩尚志心里又是怦然而跳。

听方才她发话的声音,应是豆蔻芳华的少女,想不到她已是三十过外的妇人。

韩尚志一敛心神,俊面一片冷漠,寒飕飕的道:“尊驾何人?”

美妇人笑吟吟的道:“阴煞莫秀英!”

“阴煞莫秀英”五字出口。使韩尚志蓦然心惊,不可一世的女魔,竟然是这么一个天仙也似的美人,谁能相信。

“尊驾真是的‘阴煞莫秀英’?”

“你认为不是?”

一句话反问得韩尚志哑口无言。

四个青衣老者,互望了一眼,转身就待离开……

“回来!”

声音娇嫩悦耳,但听在四老者耳中,不啻是魔音鬼语,各打一个冷颤,停下身来,惊怖的望着“阴煞莫秀英”。

“阴煞莫秀英”笑态依然的道:“天齐八宿,怎么只来了四个!”

韩尚志这才知道四个青衣老者,连未现身的四个,叫做“天齐八宿”。

“阴煞莫秀英”一顿之后,又道:“没有我阴煞的示下,公然就敢离开现场,哼……”

这一哼,哼得四个老者全身一颤。

“不过,算是你等命大,照往例本人杀人不过百,地上的十四人已恰好凑足百人之数,你等算是福星高照。”

韩尚志恍然大悟“阴煞莫秀英”原来已杀足百人,所以才不向自己下手,但这女人美如天仙,毒逾蛇蝎,杀人在笑谈之间。

“不过……”

这“不过”两字,预示着还有下文,四老者又是一震。

“阴煞莫秀英”向韩尚志一指道:“本人向来不掠人之美,这位哥儿是否愿放过你们!”

四老者的目光转向韩尚志,他们这才知道“冷面人”并非“阴煞”之徒。

韩尚志哼了一声道:“你们滚吧!”

“阴煞莫秀英”立即接口道:“你们可以走了,不过寄语你们帮主,明年的一百条人命,本人要在‘天齐教’选取,因为你等刚才说过要索讨血债,这算是一个儆戒!”

韩尚志心里为之一寒,她说出来轻描淡写,简直不把杀人当回事。

四老者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掉头狼狈鼠窜而去。

“阴煞莫秀英”转面向韩尚志道:“冷面人,那边疗伤的小叫化于是你什么人?”

“在下结拜兄弟!”口里说,心中不免暗地一惊,原来这女魔早巳发现自己二人。

“喂,不错,他能接我三招而不死!”

这下勾起了韩尚志原来的气愤,冷冷的道:“在下拜弟蒙你厚赐……”

“怎么样?”

“我老哥哥也蒙你高招!”

“谁?你老哥哥是谁?”

“南丐!”

“阴煞莫秀英”笑得花枝乱颤的道:“老要饭的是你老哥哥,小要饭的是你拜弟,如此说来,你也是个要饭的?”

韩尚志被她这一调侃。怒意更炽,冷哼了一声道:“我已答应了他们一件事!”

“什么事?”

“照样要把你打得口喷鲜血!”

“阴煞莫秀英”先是一楞,既而一阵前仰后合的狂笑道:“冷面人,你?凭你要把我打得口喷鲜血?”

“不错,我还要杀你为武林除害!”

“哈哈哈哈,冷面人、你不是在说梦话吧?”

“你不妨试试!”

“阴煞莫秀英”粉面笑意更浓,柔声道:“冷面人,你别认为我已杀足了百人之数,必要时,我仍然要杀人!”

韩尚志傲然道:“这吓不倒在下!”

“当今之世,敢夸口要把我‘阴煞’打得口喷鲜血的只有一个人,但,是否能办得到,还在未定之天!”

韩尚志心中一动道:“谁?”

“鬼堡主人‘血骷髅’!”

“什么,你被‘血骷髅’打得口喷鲜血?”

“谁说的?”

“你!”

“我什么时候说?”

“现在,从你的话中,我这样判断,因为你曾在白水通信‘武侯祠”之内,和‘血骷髅’交过手!”

“阴煞莫秀英”笑容一敛道:“你怎么会知道?”

“我在祠外林中得悉的!”

“那你错了!”

韩尚志不由一怔道:“我错了,为什么?”

“那不是真正的‘血骷髅’!”

“你说是别人冒充的?”

“不错!”

韩尚志错愕得莫知所以,向后退了两个大步,“血骷髅”竟然还会有人冒充,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那自己的血诲仇家,到底是真的“血骷髅”,还是假的“血骷髅”呢?“失魂人”要“有心人”传言不许自己向“鬼堡”索仇,师叔“毒龙手张霖”自绝之前,要自己不要寻仇!这为了什么?

这其中究竟有些什么蹊跷?

“冷面人,你在想什么?”

“我……我在想你的话是否可靠!”

“告诉你,真正的‘血骷髅’十八年前、愚夫妇合手能挡他三招、如果单打独斗。只能接得下一招,而那天‘武侯祠’中的‘血骷髅’与我战至百招,仍是平手,最后,他自动的溜了,所以我断定他是冒充的、同时,‘血骷髅’不现江湖已十多年!”

韩尚志更加迷惘了,但有一个事实,无论是真假都好,自己决非其敌手,“阴煞”既然自承与假“血骷髅”百合不分胜负,那自己根本就不是她敌手,想到这里,不由后悔方才把话说得太满。

“阴煞莫秀英”粉腮笑容又现,幽幽的道:“冷面人,你是否真的要和我打一架?”

韩尚志话已说在前面,以他的冷傲之性,当然不愿示弱,冷冷一颔首道:“当然!”

“你要把我打得吐血,然后再杀我为武林除害?”

韩尚志愤然道:“不错,既使现在不能,总有一天会的!”

“好,有志气,不过,如果你今天不能活着呢?”

韩尚志心中一寒,但仍面不改色的傲然答道:“那就算是命运吧!”

“阴煞莫秀英”面色一整,沉声道:“冷面人、我发现你在十四个天齐教之众之先,而且也听到你对那小叫化大发狂言,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

韩尚志仍然冷若冰霜的道:“为什么?”

“因为你的长像,傲气、使我回忆起二十年前一段幸福日子,所以我打破惯例,没有向你下手!”

“可是在下不领这份情!”

“谁要你领情、你今天非要动手不可?”

“昭,在下渴慾领教!”

“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如果你能接我三招,我‘阴煞’除了杀夫仇之外,不再杀人!”

韩尚志心中不由一动,难道老哥哥能接你三招,我就接不了,当下反问到:“如果在下接不下呢?”

“你拜我为师!”

韩尚志俊面—变道:“办不到!”

“怎么,我己预知必然接不下我三招?”

“不管怎么样,我韩尚志岂能拜女人为师,尤其是你!”

“你不愿接受这赌约?”

“不愿意!”

“如果我用强呢?”

“你办不到!”

“你有这自信?”

“哼!”

“那你就试试看!”

“明煞莫秀英”看字方落,娇躯一晃,纤纤玉掌,拍向韩尚志天灵,这一拍之势,自似缓慢其实快极,而且出手的部位,诡异至极,使人有封挡无从之感。

韩尚志念未转,掌影已临面门,这一掌如被拍上,势非天灵尽碎不可,急切里本能的一挥手,这一挥手,无形中已使出“灵龟三式”中的奇招。

惊“噫!”声中,阴煞莫秀英玉掌乍收又放,再度拍向对方脑门、变势之速,快得有如一瞬。

韩尚志在挥掌封拦之际,同时身形后挫,无巧不巧的毫发之差,避过了对方的第二掌。

“冷面人,果然了得,还有一招!”

喝话声中,“阴煞莫秀英”双掌齐出,拿至中途,忽变为爪,一抓面门,一扣腕脉,快、捷、狠、辣,世无其匹。

韩尚志左掌护住面门,右掌由上而下横截,身形跟着一拧

“嗤!”挟以一声惊!

韩尚志胸衣尽裂,藏在怀中的那只“佛手宝笈”,锵的掉落地上。

“拂手宝笈!”

“阴煞莫秀英”狂叫一声,伸手便朝地上抓去。

韩尚志心里这一急非同小可,眼看出手抓取已是无及,情急之下,朝地上猛劈一掌,但,他出手虽快,终竟慢了一着,“阴煞”已抓住“佛手宝笈”退身丈外。

“‘佛手宝笈’!‘佛手宝发’……?”

“阴煞莫秀英”忘形的喃喃叫着,一阵检视之成,又自言自语的道。

“不对!不对!这是右手……”

韩尚志全身起了一阵*挛,额角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目中几慾喷出火来。

这“佛手宝笈”乃是“灵龟上人”的遗物,如果在自己手中失去,将何以对亡师的英灵,何况他早已把报仇的希望,奇托在这“佛手宝笈”之上,只要寻到另一只,练成“须弥神功”,何愁“血骷髅”功力通天,虽说杏茫,但总是一个希望,余外,他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路子,能练成足以超越“血骷髅”的武功。

“阴煞,还我!”

“阴煞莫秀英”头也不抬的道:“还你,这么容易?”

“你当真不还?”

“你待怎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阴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