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六章 相逢不识君

作者:陈青云

韩尚志以严肃的口吻道:“师父放心,恩怨情仇,弟子会分得很清楚的!”

“魔中之魔”点点头道:“这就好,为师的等你好音,记住,十天之内必须赶回来,为师的还有话对你交代,十天,过了十天,恐怕师徒无法见面了!”

韩尚志不由掉下泪来,他知道师父把全部真元输注入自己体内,而剩下的十天的生命,目的当然是等待自己赴‘鬼堡’约斗“血骷髅”的回音;当即悲声道:“师父,弟子决不让您老人家失望!”

“好,你可以动身了,出洞之后,另寻一块大石,封住洞口!”

“您老人家的饮食呢?目前您已……”

他不忍心说下去。

“魔中之魔”反而泰然一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目前功力尽失,已无法觅食了是吗?这个你放心,为师的还有储粮,足够十日之需,你放心去吧,记住我所说的话!”

“弟子不敢有忘,十日之内,必赶回来!”

说完拜别出洞;另搬了一块大石堵住洞口,黯然离开。

师命为重,他只好把寻找拜弟东方慧的事,暂时搁下,取道直奔“鬼堡”。

他先获灵龟输以百年功力,现在又得了“魔中之魔”的全部真元,本身等于具备了二百年以上的修为,这种际遇,可称之为奇迹。

“浮光掠影”身法,在此际施展开来,情况又自不同,真可谓快逾电闪,若非是绝顶高手,实不易发现他的身形,恍若光影般,一掠而逝。

十天,他必须在十天之内赶回,“魔中之魔”只有十天的时间可活。

转出山区,踏上官道:“一派大江,横旦眼前,官道沿江而上,以他目前的速度,一日夜可达“鬼堡”。

“魔中之魔”为了一口气之争,把自己关在土穴之中四十年,神功练成了,然而他自己也因练功不慎而走火入魔,致半身不遂。

韩尚志深深地知道,如果自己不在十天之内赶回来,对于师父将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因为师父的唯一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同时,他必须要胜过“鬼堡主人”,否则师父死亦难瞑目。

“鬼堡主人”的武功,使他感到心悸,他不知凭“洞金指”是否可以真的能破对方的“金钢神功”?

他存着一个迫切的希望,希望在这次代替师父“魔中之魔”的较技中,能揭开血海仇人“鬼堡主人血骷髅”的真面目!另一方面,也可以确知“血骷髅”的功力,究竟高到什么骇人的程度,好衡量自己报仇的力量。

一路思潮起伏不已……

正行之间,只见两条青影,横越官道,没入道旁的林中,其中一条青影,挟着一样白色之物,似是一个女子模样。

韩尚志不由心中一动,缓下势来,付道,这决不是好来路,何妨追上一看。

心念之中,侧转身影,身道旁的林中掠去。

身甫入林,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放下来,把她衣服剥光!”

另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道:“师父,这女子……”

“怎么样?”

“徒儿想请师父赏赐……”

韩尚志不期然稳住身形,对方停身在一丛浓密的灌木之后,非到近前,看不真切,只听那苍老的嘿嘿一阵怪笑道:“小子,你看她很美是吗?”

“这个……

“别这个那个的,快把她衣服剥光,为师的好吸取元阴!”

韩尚志一听,登时热血沸腾,杀机陡起,青天白日之下,竟取做伤天害理的事!自己既然碰上,正好替武林除去一害,又听那年少的道:“师父,徒儿给您老人家找上十个……”

“闲话少说,像这种根骨奇佳,薄具功力的*女,江湖中实不多见,你上那儿去找,你还不快与我动手?”

“师父,您纵使吸取了她的元阴,还不是替他人作嫁衣裳,何必一定……”

“好小子,我还不想死呢?你竟敢胡言乱语,再说一句我先劈了你!”

韩尚志冷哼一声,现身出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只听到“嗤!”的响,是衣衫撕裂的声音。

接着是两声惊“噫!”

眼前,一个貌相狰狞的青袍老者,和一个青色武士装束的,面现诡谲的少年,地上,一个白衣女子,胸衣尽裂,露出羊脂白玉也似的肌肤,一双玉蜂,巍然高耸,但却直挺挺的一动也不动。

韩尚志杀机直透华盖,眼中闪射骇人的煞光,一扫两人。

那老者杰杰一声笑道:“小子你找死来了!”

那少年武士,身形一挪,就想出手……?

韩尚志冰寒至极的道:“好哇!你俩竟然敢做这伤天害理的事,今天碰上我‘病神’,你俩死定了!”

“小于。你叫什么?”

“病神!”

“病神!哈哈哈哈,马上你就变成死神,徒儿,毁了他!”

少年武士欺身出掌。

韩尚志一挥手,那少年立即震得踉跄退后八尺。

青袍老者面色陡变,他看出这满面病容,自称“病神”的少年,身怀盖世武功,但奇怪的是武林中从未听说有这么个少年高手。

少年武士,羞怒交加,暴喝一声,揉身再进,左掌右爪,分取上中两盘要穴,出手之怪异,招式之厅诡,大异中原武学。

韩尚志心想,何不一试“洞金指”的威力,心念之中,一扬手……

一声凄厉的惨号破空而起,少年武士仰面栽倒,一服血箭,喷起丈余之高,前胸已然被洞穿了一孔!

紧接着是一声“擦”枝摇叶落,正对青衣武士身后的一株大树,树身上也现出了拇指大的一个圆孔。

原来韩尚志一指射出,指风洞穿对方躯体,余势仍劲,把三丈的树身也穿了一孔,他自己反而骇了一大跳,想不到“洞金指”的威力,一至如斯。

青袍老者,亡魂大冒,这种功力,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武林中以指风凌虚点穴,已算是一等一的身手,而对方的指风,竟然能洞体穿树,确属骇人听闻,当下倒退了数步,硬起头皮道:“病神,你知道老夫是何许人?”

“阁下说说看!”

“天南帝君驾下禁官侍卫‘青衣侍卫毕黎’?”

韩尚志不由一楞,他可不知道“天南帝君”是什么样的人物,但从名号上可以判断必是天南一方霸主无疑,当下毫不为意的道:“天南帝君又怎么样?”

“青衣侍卫毕黎”杰杰一笑道:“你肚敢阻挠本侍卫行事,又伤我们人,即是与天南一派为敌?”

韩尚志目光不期然的飘向那地上的女子,这一看之下,顿使他心头巨震,肝胆皆炸,大喝一声:“老狗,你死定了!”

原来这白衣女子,正是韩尚志的救命恩人吴小眉。

“青衣侍卫毕黎”骇然退了一步,道:“病神,你真敢与天南不派为敌?”

“我先毙了你!”

招随声出,一口气攻出三招。

“青衣侍卫毕黎”身手也相当不弱,连闪疾晃,竟然避过了韩尚志凌厉奇诡的三招。

韩尚志三招落空,煞气更不可遏,掌影如山之中,又是一招出手。

“青衣老侍卫毕黎”丧胆亡魂,那敢还手,电闪飘退一文之外。栗声道:“住手!”

“怎么样?”

“魔中之魔是你什么人?”

韩尚志这一惊非同小可,对方竟然能从招式判出是“魔中之魔”的路数,“魔中之魔”自困土穴四十年,他的武功路数,仍会被对方一眼认出,确不简单,随即道:“这个你不配问2”

“你是他的传人?”

“是又怎样?”

“魔中之魔还在人世?”

“你管不着!”

“青衣侍卫毕黎”老脸惨变,弹身疾遁。

韩尚志岂能容他逃出手去,冷喝一声:“留下命来再走!”

话声中一缕指风,电射而出。

一声凄绝人寰的惨号破空而起,血雨乱洒,“青衣侍卫毕黎”已弹出三丈的身形,殒泻落地,狂叫一声:“魔中之魔”,气绝死去。

韩尚志转身走到吴小眉身前,正待俯身……忽感身后传来极轻的异响,当下连头也不抬的冷声道:“来的是何方高人?”

“哈哈哈哈,真不愧是‘魔中之魔’的传人!”

韩尚志缓缓转过身去,只见五丈之外,并肩站着两个黄衣老者,心想,可能是方才那青衣老者临死时一声狂叫引来的。他一转之间,两个黄衣老者一楞,“魔中之魔”的传人,竟是个病容满面的少年,若非事实俱在,谁能相信这不起眼的少年,会是绝顶高手,举手投足之间,毙了“天南帝君”座下的青衣侍卫。

韩尚志眼一扫两个黄衣老者,再次发话道:“两位是何方高人?”

两黄衣老者之中,一个腮有红痣的老者道:“天南‘幻魔宫’帝君座下黄衣侍卫!”

“幻魔宫?”

“不错!”

“你们是一路的?”

“这何用问!”

“到中原来采取少女元阴?”

两个黄衣侍卫,同是面色一变。

韩尚志杀机又起,冷哼了一声道:“你两个死定了!”

身形一划,双掌分攻两个黄衣侍卫!这出手之势,快逾电掣,诡辣绝伦,一般武林高手,决难避过这闪电一击,谁知两个黄衣侍卫,竟然电闪般从极其诡异的角度,飘了开去,避过这一击。

韩尚志不由心中一震,适才被自己以“洞金指”毁去的青衣侍卫,避过自己的三招,而眼前的两个黄衣侍卫,又能避开这一式快攻,莫非……

黄衣侍卫之一,脱口道:“不错,魔魔掌法!”

话声中,黄影连闪,飞风而逝。

韩尚志更加怔不已,看样子莫非师父“魔中之魔”,与天南“幻魔宫”有所渊源,否则以这般诡秘的招式,加上自己的功力,对方要想闪避一击之势,恐怕很难?

他不呈细想,心付,十日之内自己反正要赶回师父处,一问即知。

当下,又复转身探视吴小眉,只见她黛眉深锁,樱口紧抿,鼻息均匀,只是沉迷不醒,当他的目光触及棵呈的酥胸玉rǔ之时,禁不住心中一荡。

但这只是一种直觉的反应,憎恨女人的潜在意识,冲淡了绯色的诱惑。

目前要想使吴小眉醒转,必须察出被制的穴道,但,他看了半天,竟然看不出是何穴道被制,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好硬起头皮,用手指去查察她的经脉穴道:

触手柔滑如指,使他又不禁抨然心跳。

奇怪,她百脉畅通,鼻息调匀,就是昏迷不醒。

难道是中了什么迷香的毒葯一类的东西?

心念及此,忽道,我何不在死者身上一搜,也许会有解葯,焉知搜查结果,一无所获,不由大感焦躁。

他先把吴小眉被撕裂的胸衣牵扯了一下,遮住胸前,然后坐着苫思对策。

他目前急于要赴“鬼堡”,一斗震镊整座武林的“鬼堡之主血骷髅”,这是他师父“魔中之魔”的毕生唯一心愿,他不能耽延,他师父只剩下十天的生命。

同时,他恨透了女人,尤其此次“连环套”中,被他毒逾蛇蝎的母亲“赛嫦娥王翠英”所擒,几乎送命,若不是“有心人”母女相救,他早死多时了,所以,更加深了他的偏见!可是,目前的吴小眉,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上次闻“鬼堡”之时,被击落江心,随波逐流,若非吴小眉相救,他不会活到现在,而且,对方不避男女之嫌,把自己安置在她的闺房之中疗治,这思,他不能不报!

一时之间,他遑然无计。

他无法救醒她,但又不能撇下她!

左思右想之后,决定带她到附近镇甸求医,除此,他再无别法。

于是——

他万分不情愿的抱起吴小眉,顺官道方向疾驰,才奔出十里不到,暴喝之声,盈耳面来,待到近前,只见官道旁四个青衣人围攻一个少女。

韩尚志心中一动,难道又是“幻魔宫”中人,想做那伤天害理之事?

他不期然的停下身来!只见那少女,被攻得险象环生,眼看就要遭擒,从衣著上,他看出那四个青衣人,是“幻魔宫”青衣侍卫无疑。

天南“幻鹰宫”派出这多高手,采集武林中女子元阴,这行为令人发指。

“住手!”

韩尚志大喝一声,如轻絮飘落斗场。

场中人不期然的住了手。

四个青衣人,赫然又是与毁在自己手下的青衣侍卫毕黎差,不多年纪,总在六十过外,而那少女,生得天仙也似,发上簪着一朵白花,那是带教的表微,这时,香汗淋漓、娇喘吁吁,惑然不已的看着韩尚志。

青衣老者,一见喝令住手的,竟然是一个满面病容的小于,手中还抱一个女子,一愕之后,不由齐齐哄笑起来,其中一个上前两步道:“病小于,你是送礼上门来的,说着目光飘向他手中的吴小眉。”

韩尚志把吴小眉挟在左胁,空出右手,朝四人一指道:“你们是天南‘幻魔宫’青衣老侍卫?”

四老者顿是复现惊容,仍由上前的那老者答道:“不错: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知道……”

韩尚志重重地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相逢不识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