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七章 鬼堡惊魂

作者:陈青云

浪花,冲击着礁岩。

礁岩上,矗立着那黑黝黝的古老建筑物——“鬼堡”。

神秘、阴森、恐怖的气氛,笼罩着这座古堡。

韩尚志血脉贲张,恨火中烧的呆立在江岸之上,堡中主人,正是自己毁家灭族的仇人,然而今天,他是以“魔中之魔”传人的身份来较技,他曾答应过师父,不以他所授的神功来报仇,所以,目前对于报仇一事,还是很渺茫。

他考虑着是否该以真面目出现?

不!他决定仍以“病神”的面目入堡,以后,再以真面目索仇。

“失魂人”曾要他拜访‘鬼堡’,并道出现世,为什么?他无法付测,“不老先生”也要他除去人皮面具进堡,为什么?他仍然想不透。

但,他决定以假面目替师父完成心愿。

“洞金指”能否克制得了对方的“金钢神功”,目前无法知道,而“魔魔掌法”又是否可以和对方的招式抗衡。也在未定之天。

他想,如果万一不敌对方,将如何向师父复命?他老人家埋首四十年,能经得起这失望的打击吗?不,应该说是绝望,因为他只有十天不到的生命,他将含憾以终,至死,他仍不是。鬼堡主人”之敌。这太残酷了,对一个好胜心极强的垂死者。

他尽量抑制着了无比的激动,足足站了一刻光景,才缓缓越过那段石梁,到了堡门之前,他心里涌着极其复杂的情绪,仇根,使命,愿望。还夹着一丝恐惧。

“不老先生”一再提及“鬼堡主人”是个怪物,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堡门上方,那恐怖狰狞的血红骷髅头;使韩尚志热血—再沸腾,他想起韩庄之中,厅壁上所留的标志:

那代表着血腥,残酷的标志,屠杀的象征。

他的心里涌现另一件事,他怀“阴煞英秀英”之约,如果他能寻到或探悉“阳煞高士奇”的生死下落,就会赢得全部“佛手宝笈”,可以练成“阳弥神功”,然后——报仇,雪恨,摧毁“鬼堡”。

他出神的想,几乎忘了置身何地。

这时,江岸上,隐蔽的地方,有数双眼睛在紧紧地注视着韩尚志的—举一动,眼光中,闪烁着骇异,奇诧,惊怖,仇恨……等复杂的光芒。

另外,更远的地方,也有—双眼睛在窥视,但眼光中却充满了关切激动之情。

这些,韩尚志当然—无所觉。

他像石像似的僵立在堡门之前。

约过了盏茶工夫的光景,韩尚志收起遐想,回到现实。

于是,他依照“魔中之魔”所吩咐的话,以丹田内力,朝堡开吟道:“—魔出,一魔消.魔中之魔会一昊!”

韩尚志对所吟的数句,也不甚了了,猜想中,这“—昊”两个字可能代表着“鬼堡之主”的称谓,或许另有什么用意,他不愿去深想。

—遍!

两遍!

三遍!

—阵使人心悸神摇的嘎嘎之声过处,那神秘的堡门,缓缓向两侧移开,现出一个深邃黝黝的门洞。

韩尚志一颗心不由卜卜乱跳记来,他将要面临一个不可思议的场面。

虽然,他功力卓绝,狂傲冷漠,但他所要面对的,是使武林数十年处于末日恐怖的,不可一世的魔尊“血骷髅”,他无法完全控制紧张惊怖的情褚。

“鬼堡”,被视为“死亡之宫”,“死神”的居所,而他,现在要进入这数年来,没有任何武林人进入而活着出来的魔堡。

他感觉到一缕窒息之感,身形,也微微发颤。

但他随即想到自己此来的目的,是要挑战“鬼堡主人”,而“鬼堡主人”是自己的血海仇人……

于是一一

他一挺胸,昂首向门洞走去。

一股阴风,从拱道之中吹出,使他不白禁的打了一个冷噤。

他无从想像,这是否是一次与死神的挑战。

“不老先生”两次提到“鬼堡主人”是—个怪物,显然。“不老先生”也是知晓“鬼堡”内幕寥寥几个人中的一个,但,他也讳莫如深。

临行时,师父“魔中之魔”嘱咐他的话,再次响在耳边:“……点到为止,不能伤害他……不许借机报仇……”难道师父有这自信,“洞金指”真的—定能克制对方的“金刚神功”?

“洞金指”的威力。他在途中试过,的确是骇绝武林之学,但,传言中“鬼堡主人”的神秘莫测。使他的信念大为减低。

四十年,这一长串的岁月。焉知对方的功力又精进了多少?

堡门拱道:“由巨石砌成,上面苔藓满布,石面风化层层剥蚀,形成斑烂怪异的图案,使人有鬼气森森之感。

韩尚志一脚踏入堡门,一‘个苍劲阴森的声音,隐隐传来:

“娃儿止步!”

韩尚志心中微震,止住脚步,他听出那声音是以最上乘的“千里传音”功夫,由堡内传出,发话的人,并不在附近。

那阴森的声音,再度传来:

“娃儿天胆,竟敢假‘魔中之魔’的名义骗开堡门?”

毫无疑问,听说话的口吻,这发话的定是“鬼堡主人”本人。

韩尚志略一定神,运足丹田内力,向里答话道:“尊驾是否堡主本人?”

“不错!”

韩尚志登时势血沸腾,对方,就是自己的血海仇人,但他忍住了,他此次来“鬼堡”的目的,只是替师父完成心愿,一闻“鬼堡主人”,当下冷冷的道:“堡主凭什么说在下冒‘魔中之魔’的名义?”

“嘿嘿嘿嘿!你可知晓本堡规例?”

“什么规例?”

“妄窥‘鬼堡’者死!”

“何谓妄窥?”

“你竟敢冒‘魔中之魔’……”

韩尚志冷哼了一声道:“何以见得?”

“你怎能知晓老夫与‘魔中之魔’四十年前约定的陷语?”

“堡主安知在下不是奉命而来?”

“奉何人之命?”

“家师!”

“你师父是谁?”

“魔中之魔!”

“什么,你娃儿是‘魔中之魔’的传人?”

“不错!”

“快说出你的来意?”

韩尚志心内电闪似一转,他想起“失魂人”曾两度传言自己,访“鬼堡”,道身世,这到底为什么?他测不出揣,如果要说,现在可以道出,但,心念几转之后,他终于决定不说,当然,他想到向血海仇人道身世,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何况,对方是宇内第一魔尊,那后果岂能想像,于是,冷冰冰的道:“家师四十年来,无一刻忘怀昔年一败之辰!”

“哈哈哈哈,比武较技,总有胜败,何辰之有,老夫赢他乃是凭真功实力;他倒是个有心人,哈哈哈哈:怎么样?他不来难道要老夫移槽就教?”

“家师不会来了!”

“为什么?”

“他命在旦夕……”

“什么?他命在旦夕?”

“不错,但为了这一口气,他还有几天的时间,等待在下覆命!”

那阴森的声音,更加低沉了,简直不像是发自活人的口,幽幽的道:“老夫听不懂你的意思?”

“家师等待在下回覆,四十年后,孰强孰弱!”

“此话怎讲?”

“在下代他践四十年前的旧约,向堡主印证一下……”

“什么?由你代他践约?”

“不错?”

“向老夫挑战?”

“一点不错!”

“哈哈哈哈……”

笑声如狂波怒涛,滚滚而来,令人心悸神摇,耳膜如割,笑声中充满了不屑,轻蔑,狂妄的意味!

笑声愈来愈高亢,韩尚志气血随着对方的笑声,不停的起付,浮动,渐至翻涌如潮,心中立感不妙,疾运功抵敌,无我无相,把笑声据于听觉之外……

待到笑声停歇,他额际鼻端,已是汗珠累累了,他意识到对方的功力,深不可测。

“鬼堡主人”的话声,又告传来,声音中微带骇异的道:“娃儿,想不到你能接得下老夫的‘混元一笑’!”

韩尚志不由大感骇然,对方分明在原地未动,怎会知道自己在笑声中一无所伤难道他具有传说中的“天眼通”不成?心虽震骇,口中却平静的道:“在下倒不识得什么‘混元一笑’,不过堡主因何事而发笑?”

“魔中之魔竟然要你这后生小于来代践约,真是异想天开,当然好笑……”

韩尚志闻言之下,不禁怒意横生,冷笑一声道:“堡主这话,是否太过狂妄了些?”

“狂妄?你说老夫狂妄!哈哈哈哈!娃儿,你的胆气令老夫折服,同时看在‘魔中之魔’的面上,你与老夫立即离开,老夫为你一破数十年的禁例!”

韩尚志傲然道:“不敢当堡主破例!”

“噶!你待怎样?”

“师命难违!……”

“你真要向老夫挑战?”

“在下乃为此而来!”

“嘿嘿嘿嘿,你太不自量了?”

“那是在下的事!”

“黄口儒子,你不配和老夫交手!”

韩尚志傲性大发,怒声道:“堡主要毁约?”

“什么毁约?”

“那为什么不接受挑战?”

“挑战?嘿嘿嘿嘿!如果‘魔中之魔’亲自登门,老夫或可考虑……”

“在下代表家师而来、与他本人来何异?”

“少废话,立即离开,乘老夫尚未改变主意之前,否则

“否则怎样?”

“你将悔恨终生!”

韩尚志此际怒满胸怀,已浑忘利害,抗声道:“办不到!”

“办不到!哈哈哈哈,老夫生平第一次听到有人对老夫如此说话:“

韩尚志语含得意的道:“也许尚不止此……”

“小子,你真的不知死活?”

“尊驾是否不敢接受挑战?”

“嘿嘿嘿嘿,你不配!”

“配不不配,堡主何妨—试?”

“小子,来吧!老夫等着你!”

韩尚志轻哼了一声,举步便朝里淌去,拱道之内,响起空洞的足步回音,像是几个同时举步。

走完拱道,眼前是两排石屋,全用石板砌成,石屋没有窗户,只有—道黑黝黝蚀的铁门,严密关闭,石屋来峙之中,形,成了一道窄巷,目光只能看到窄巷转弯之处。

石屋上被苔藓藤萝布满,到处蛛网层封。

地面也是石板铺成,大部份被蔓遮没。

霉湿腐坏之气,令人触鼻慾呕。

此刻,日正当中,但堡内阴沉沉如鬼域。

韩尚志一颗心忐忑不已,他不知道“鬼堡主人”究竟在何处,对方要自己进去,是否别有用心?

死寂,统治着全堡!

韩尚志觉得自己似来到一座古墓之中,没有半丝生人的气息。

突然——

眼前人影—晃!

韩尚志机警的止步,日光转处,登时汗毛逆立,头皮发炸,下意识的退了两步,作势戒备,只见一个披头散发,面目不辨的怪物,向自己缓缓移来。

这到底是人、还是鬼?

是人,他听出他沉重的脚步声。

“止步!”

那怪人恍若未闻,仍步步移来!

韩尚志心念一动,莫非这怪人就是……

心念及此,顿感—阵紧张,沉声道:“尊驾就是鬼堡主人?”

怪人不答,前欺如故!

韩尚志功凝双掌,微微上提,准备出手一击,再次喝问道:“你是谁?”声如霹雷乍惊。

怪人对韩尚志的斥喝,—如未觉,已欺到身前八尺之地。

韩尚志怒愤交加,双掌电闪拍出,这一击之势,快逾电闪!

怪人一晃身,就此划了一个半孤,巧极的避过这一击,这闪避之势,表示出这半人半鬼的怪人,身怀骇人功力,韩尚志为之咋舌不已。

怪人用手拂开蒙面乱发,两粒寒星也似的目芒朝,韩尚志瞟了一眼,然后哇哇怪叫而去,那声音既不是笑,也不是叫,听之令人毛骨惊然。

韩尚志呆呆地望着怪人身影,从一间石屋之后消失,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尤其,怪人看他那一眼,眼光中流露的冷酷,阴沉,使他久久仍心悸不已。

半晌,才重行举步,向那石屋夹峙的巷道走去。

前行不到八步,两条黑影,从两侧电闪扑出,劲风拂体如割。

韩尚志陡吃一惊,扬掌劈出两道如山劲气,左右分迎。

隆然巨响声中,那两条黑影窒得一窒,韩尚志登时亡魂大冒,他看出这两条突袭自己的黑影,竟然是两个巨口撩牙的恶鬼。

这不过是电光石火之间的事,两个恶鬼一窒之后,前扑如故,鬼爪如幻,连扣带点,,罩身而至;

韩尚志骇凛之余,施出“魔魔掌法”之中的守式,封住门户……”

两个恶鬼,原式不变,不理韩尚志的门户封得如何严密,双双扑到。

“砰!砰!”两声暴响,韩尚志只感骨痛如折,对方竟然身坚似铁,掌指无功,门户被突破,不由肝胆皆炸,本能的飘身后退三尺,毫发之差,四只鬼爪,同时抓空。

心念未转,二恶鬼互换了一个位置,再度攻到。

出手之快,攻势之奇,武林罕有其匹。

错非是韩尚志,如果换了任何一个武林高手,决难躲过二鬼的第一次攻击。

韩尚志身形未稳,二鬼又告扑到,急切中双掌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鬼堡惊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