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堡》

第八章 解穴断玉掌

作者:陈青云

韩尚志身形晃了两晃,“砰!”的一声,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六道五僧,震骇慾死的望着“大力神灵明子”的尸体,张口结舌,簌簌而抖,只见“大力神灵明子”是被一片树叶横嵌后脑而死。摘叶伤人,这种功夫,武林中实不多见。

一条身影,闪电般从六道五僧身旁掠过。众僧道又是一震,其中一“归元子”和“性空大师”,都是武林中一等的高手,竟然没有看清这人影是男是女。

地上、“病神”已失去了踪影。显然,伤人,救人,同是一人所为,但这人是谁呢?

暴喝之声,震耳而来:

不远处的数百高手,已为那只“佛手宝笈”展开了一场疯狂的争夺之战。

“性空大师”再度扫了一眼地吓的“灵明子”尸体,悚然向“归元子”道:“道兄,会不会是那‘魔中之魔’……”

崆峒“归元子”不待“性空大师”说完,急道:“如果事实果如传言,‘血骷髅’即是‘魔中之魔’的化身,这事态就非常严重了,贫道须立即回山,请示掌门人!”

“性空大师”一点头道:“老纳之意也是如此!”

于是由六道中之一,抱起“灵明子”的尸身,相率纵身而去。

松林的另一边,夺宝之争,正如火如荼的进行,已有近十高手命丧当场。

却说韩尚志再度醒转之时,发觉自己置身在一座不见天日的林中。

椎心刺骨的痛楚,使他不自禁的哼出了声。

“孩子,你醒了!”

这一声“孩子”使得韩尚志心弦为之一震,从那熟稔的声音里,他听出这救自己的是谁,颤声道:“您……是‘失魂人’前辈?”

“是的!”

“您,又一次救了我,此恩此德,粉身难报!”

“孩子,现在先服下这粒葯丸,它可以减少你的痛苦!”

韩尚志正待说声谢谢,口一张,一粒葯丸,已射入口中,葯丸入腹,疼痛果然减轻,忙以双手撑地,坐起身来,双目瞥扫之下,只见林深树密,“失魂人”不知隐身何处,当下诚敬的道:“前辈何不现身一示尊颜?”

“现在不是时候!”

“前辈怎知晚辈……”

“这些暂时不要问,你已经进入‘鬼堡’了?”

“是的”

“见到‘鬼堡’主人了?”

“见到了,一个神秘的蒙面人,见等于不见!”

“你说出你的身世没有?”

“没有!”

“失魂人”长声一叹道:“孩子,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韩尚志歉然道:“晚辈不明白前辈为什么要晚辈这样做?”

“唉!孩子,你大错而特错了,我要你那样做,当然有道理,至于为什么,我不能告诉你,并非我故作神秘,事实上不能由我亲口告诉你,唉……现在……”

韩尚志对“失魂人”的话,惑然不解,为什么她不能亲口告诉自己?这真是一个煞费猜疑的谜。

“失魂人”又道:“孩子,既然你不照我的话做,那你为什么又进‘鬼堡’,而又能安然……”

“晚辈奉师命……”

“你真的拜‘魔中之魔’为师?”

“是的!”

“你把经过情形告诉我?”

于是韩尚志一字不隐的把拜师,进堡等一切经过,简略的说了一遍。

“失魂人”激动的道:“你说是一个叫‘未亡人’的女子救你出堡?”

“是的,因为我曾救过她一次!”

“想不到她……”

话至此顿然止住,韩尚志讶然道:“前辈认识这叫‘末亡人’的女子?”

“哦!不……你目前真力不能提聚?”

韩尚志恨根地哼了一声,道:“是的,据那‘未亡人’说,只要晚辈被制穴道解开,功力仍在,只是……”

“怎么样?”

“武林之中恐怕无人能解这‘鬼堡’的独门手法!”

“失魂人”沉默了半晌,以一种激动悲凉的口吻道:“不错,普天之下,能解这种独门手法的极少,极少……”

韩尚志以一种希冀的心情道:“前辈是否能解?”

“我……”

“晚辈只是这样猜想,以前辈的功力,或许……”

“不错,我能解!”

韩尚志闻声不由抨然心惊,他听出“失魂人”说这句话是以惨厉的声音说出来的,不由脱口道:“前辈,您……”

“失魂人”的声音,又恢复平静道:“没有什么,孩子,我替你解穴!”

韩尚志激动得全身发颤,想不到“失魂人”竟然答应为自己解穴,穴道一解,功力自然又恢复,首先,自然得先赶回师父住处,虽然此行给师父带回来的失望,然而总不能不见他老人家,其次,就是夺回那“佛手宝笈”访“阴煞”,使宝发合壁,然后……

心念未已,“失魂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孩子,我有句话问你?”

“请讲!”

“你……你很恨你的母亲?”

韩尚志不料对方有此一间,闻言之下,如被电击,全身起了一阵*挛,师叔“毒龙手张霖”临死前告诉自己的一句话,又响在耳边!“……我曾带你找过她,但她竞慾置我叔侄于死地……”同时,脑海里也飘过“天齐教”总坛所在地的“连环套”中,他母亲“赛嫦娥王翠英”对他下毒手的那一幕,心中如被刀扎,痛苦的哼了一声道:“我没有母亲!”

“失魂人”声调一变道:“你恨她到这种程度?”

韩尚志咬紧牙关道:“晚辈不愿再提起……”

“天下无不爱子女的父母。”

“是的,也许旁人如此……”

“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哈哈哈哈……”

韩尚志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笑声中,包含了无限的悲哀,激愤,凄凉,怨和恨,他自己竟然有这么一个毒如蛇蝎的母亲。

“孩子,天下父母心,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韩尚志恨恨的道:“晚辈早就明白了!”

“失魂人”突然一声长叹,道:“孩子,有一天你会后悔你现在所持的想法与看法。”

韩尚志对于“失魂人”愈来愈感莫测高深,她究竞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怎会对自己的身世了如指掌?为什么如此关心自己?就以几次临危伸援手来说,绝对不是巧合,她似乎是一直在暗中尾随着自己,为什么?

这个谜,从“有心人”出现时起,就一直困惑着他。

当下不由脱口道:“晚辈再次请求前辈示知名讳?”

“孩子,时间还没有到!”

“前辈对晚辈的身世,似乎了如指掌?”

“不错,也许超过你的想像!”

韩尚志心中不由一动,“失魂人”也许与自己家门或是父亲的师门,有所渊源也说不定,父亲的师门,至今仍是一个谜,如果能从她口里得知,对于师叔“毒龙手张霖”的自绝,和那些令人莫测的遗言,也许能寻出些蛛丝马迹,但却不知她会不会相告。

心念之中,试探着问道:“晚辈有一件应知而不知的事,希望前辈能坦白相告?”

“什么事?你说说看。”

“晚辈父亲的师门!”

“哦!这个……你失望了,我还是不能告诉你!”

韩尚志对“失魂人”的神秘,感到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心中一凉,道:“那又算晚辈多此一问!”

“孩子,现在,站起身来!”

韩尚志依言站直了身形。

“不要动,不要回头!”

韩尚志心中不由一阵紧张,他知道“失魂人”要为他解穴。

数缕劲风,从不远之处射来,击中了韩尚志数处大穴,他全身震颤了一下,顿感真气有流动的迹象,试—提气,真元滚滚而聚,不禁喜极而呼道:“我恢复功力了!”

“不错,孩子,你方才所受金杖一击,内腑伤势不轻,现在赶快运功小周天,以助适间服下葯丸的功能!”

韩尚志依言闭目垂帘,就站立之势,运转真气十周天,之后,果觉神清气朗,痛楚全消。

“孩子!”

接着是一声极轻的呻吟。

韩尚志功力即复,这极轻的声息当然也瞒不了他,登时一愕道:“前辈,您……怎么样?”

“接着这东西!”

一个白色之物,迎面飞来。

韩尚志接在手中一看,登时如遭雷击,毛发俱竖,浑身起,心头狂震,蹬蹬蹬一连退了五个大步,额头鼻尖,全是汗珠。

原来“失魂人”抛出之物,赫然是一双齐腕而折的玉掌,断血渍淋漓,断掌余温犹存,显然是现在听到那一声呻吟时劈下的。

韩尚志抖颤震惊,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久久才进出半句话,道:“前辈,您……”

“孩子,我自断手掌!”

韩尚志身形晃了两晃,几乎支持不住站立之势,骇极的道:“前辈,为什么?”

“失魂人”语音带颤的道:“孩子,好好保存这双手掌,当你下次再逢‘鬼堡主人’之时,他必然问起何人解你穴道,可把这双手掌交给他!”

韩尚志脑内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几乎当场栽倒,嘶声道:“前辈因替晚辈解穴而断掌?”

“不错,但你不必放在心上!”

韩尚志泪水夺眶而出“失魂人”竟然因替自己解穴而自断了一双手掌,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几次救命之思不说,又为自己而残去了肢体,这恩情,如何报答?当下泣声道:“前辈,您……您……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以后你会明白的。”

“早知如此,晚辈愿意终生失去功力!”

“孩子,很多事待你去做,你不能失去功力!”

“前辈没有理由付出这样大的牺牲呀?”

“当然有理由,日后自知!”

“晚辈此生,心何能安?”

“我要你不必放在心上!”

“前辈的大恩,高同日月,叫晚辈如何报答?”‘

“孩子,事情算是过去了,现在,你原先停身的松林之中,搏斗仍在继续!”

“搏斗,谁?”

“那些因你而来的人!”

“为了什么?”

“争夺你遗落的那只‘佛手宝笈’!“哦!”韩尚志心头陡然一震关系自己的报仇计划,岂能失去,可叹武林中尽是些贪婪无耻,沽名钓誉之徒,热血不禁为之沸腾。

“孩子,我要走了,有一个要求,你无论如何要答应?”

“前辈请讲,晚辈誓必遵行!”

“再访‘鬼堡’,道出你的身世!”

韩尚志不由一窒,心想,我且先夺回“佛手宝笈”,赴勾漏山,寻到“阴煞”告知她“阳煞”的下落,使双笈合壁,练成“须弥神功”,然后即赴“鬼堡”,盘算停当之后,道:“晚辈从命!”

“你是否立即去?”

“晚辈还有两件事情办妥之后就去!”

“好!记住,你务必要道出身世,同时,你的身世只能向‘鬼堡主人’一人透露,不能入第二个人的耳。”

韩尚志心中狐疑万分,口中漫应了一句:

“晚辈记住了!”

忽然,一件事闪上心头,急接着问道:“前辈,晚辈前些时,在旅邱之中,蒙一位自称王婆子的前辈,替一位娘解了‘七媚散’之毒,是否就是……”

“不错,是我!”

韩尚志心念一动道:“那莫非就是‘失魂人’母女的真面目?”

‘失魂人’道:“孩子,你照我的话与那姑娘……”

“十分抱歉,晚辈发觉吴小眉姑娘,毒性已解,所以没有遵从前辈的指示!”

“什么,你没有照做?”

“没有!”

“失魂人”沉默了片刻,幽幽一叹道:“唉,人算不如天算!”

韩尚志听得一怔神,诧然道:“前辈说什么?”

“没有什么,孩子,我不能久留,再见了!”

韩尚志默立了片刻,像是从一场奇幻的梦境中醒来,弹身奔出林去。

顾盼之间,松林在望,暴喝之声,已隐约可闻,身形一紧,向斗场飞射过去。

场中—

死伤狼藉。

“金杖姥姥”这时柱杖站在一边。

一个方面大耳的老者,和“地行仙”打得难解难分。

双方都是武林罕见的高手,搏斗之惨烈,令人咋舌,但见砂尘如幕,劲气漫天,还在五丈外观战的高手,衣衫猎猎飞舞。

突然

“金杖姥姥”一顿手中金杖,加入战圈,与那方面大耳的老者,合击“地行仙。”

“地行仙”与那方面大耳的老者,功力在伯仲之间,比“金杖姥姥”,却高出一筹,单打独斗犹可,这一遇上合击,情势顿然改观。

“金杖姥姥”恨极了“地行仙”,乘虚蹈隙,出手辛辣无比。

“地行仙”立即被迫处下风。

二十回合之后,“地行仙”险象环生,益形不支。

“金杖姥姥”不屑的道:“矮子,交出‘佛手宝笈’,事情还有个商量!”

“地行仙”气呼呼地道:“黄秋菊,你要不要脸,这笔帐将来考夫和你单独结算!”

“矮子,可是眼前你就过不了关?”

“未见得!”

“那你就走着瞧!”

这时,正好方面大耳的老者,一口气攻出二十四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解穴断玉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