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楔 子

作者:陈青云

“火树银花不夜天”。

元宵节灯会上,观灯的人群熙来攘往。谈笑声、叫卖声、艺人唱曲说书声,势如鼎沸。

东方雄风随着人流,一面观灯,一面倾听人语。他是位虎臂熊腰、壮如铁塔的汉子,一

举首,一投足,都有携雷挟电之感,真是应了他的名字:东方雄风。在一盏能转会动、画着

猪八戒背媳妇图样的花灯前,他按着腰间佩着的长剑,沉吟细观,脸上不觉显现会心的微笑。

从东方雄风宽阔粗犷、棱角分明的脸上,人们尚可看出几分疲倦神色。他刚从台湾渡海

归来。这次重返大陆,显然负有重要的使命。永历十五年即公元一千六百六十一年,他从家

乡南下,投奔郑成功,随他所率的大军,从厦门出发,经澎湖,在今属台南的禾寮港登陆,

对荷兰殖民者总督所在地赤嵌城大举进攻。在郑成功所率的数万官兵中,东方雄风是一员赫

赫有名的虎将。在反抗殖民强盗的激战中,东方雄风屡建奇功。当时,为了击溃敌人从巴达

维亚派来的援兵,郑成功将士浴血奋战了八个月之久!东方雄风在一次战斗中,乘夜雾如磐,

只身闯入敌阵,凭着祖传的绝世武功,消灭了殖民者援兵先遣队的十名炮手,为取得首战胜

利、减少我军伤亡铺平道路。康熙元年即一千六百六十二年二月一日,荷兰殖民总督揆一投

降。郑成功在台设立行政机构、推行屯田期间,曾经密召东方雄风面授机宜。郑成功命他在

台湾养伤一年,然后返回大陆,设立武门,广招天下勇夫贤士,培训精锐,为台湾输送骁将

良材,以备随时抵御外族入侵。谁知那成功五个月后病逝,念此英雄泪满襟!东方雄风伤愈

不久,便按照郑成功的遗嘱,颠簸奔波,八千里路云和月,风尘仆仆地赶到大陆故乡,正值

元宵节灯会盛况空前。

东方雄风正慾移步,耳畔响起一声叹息。是一白发老妪在说话:“儿啊,你夫君被拉去

当了兵佣,数月来你一直闷闷不乐。婆婆陪你观灯,你也该开颜一笑。”听话的人是一位小

家碧玉,微微颔首,低声道:“婆婆心意,孩儿感激万分。我有你这样的好母亲,今生足矣!

比起李家姑娘,孩儿真是三生有幸了!”

“李家姑娘……”

东方雄风听着婆娘俩的对话,归来的心上感到人情的温暖,同时又为李家姑姑的命运担

心。虽然素不相识,但侠肝义胆的东方雄风,从小就具有一颗补天济世之心,听不得谁人、

特别是女性有一点三长两短。只要他的眼睛看到了、耳朵听到了,他总是要拔刀相助。然而,

究竟是何种厄运在等待着这位李家姑娘?眼下她又在何处凄惶地度日?东方雄风已经完全失

去观灯的雅兴。本来,他打算观灯后星夜赶回老家与家人团聚,但婆媳俩的话使他改变初衷,

要将李家姑娘的事弄个水落石出。

“婆母,你看!”

那小家碧玉突然喊道,声音里是一片惶恐。

东方雄风听言,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灯火阑珊处,漆黑的大背景上,一个洁白的幽

灵像梦一样游过来,口中喃喃出凄惨的呼喊:

“老爷少爷,太太小姐,大哥大嫂,乡里乡亲……”

那洁白的幽灵,是一位全身缟素的姑娘。她披麻戴孝,脸色比她的重学还要苍白。东方

雄风渐渐看清了她,侧身问那老妪。

“婆婆,她就是李家姑娘么?”

“正是。壮士认识她?”

“在下与她素不相识。请问她……”

“壮士有所不知。李家姑娘是城南一带有名的美女,品端心善。母亲生她时中了产后风,

死于月中。是父亲将她一手拉扯大,眼看可以找户殷实人家过好日子,不料那天去城隍庙为

母烧香,被官家少爷轻侮。其父上前讲理,竟被那班狼心狗肺乱拳打死。李家姑娘告官不成,

乞讨葬父……”

李家姑娘走过来了。她颤声乞讨,悲伤已经在她脸上凝固,因而宛若木雕泥塑,没有表

情,眼睛也木木地不见转动,一眼便知她已心如死灰。

“太惨了!”东方雄风心中不禁叫道。

“在那儿!在那儿!”

左畔传来叫嚷,循声望去,一群皂衣行役簇拥着一位花花太岁,如狼似虎地逼近前来。

“啊呀呀——我的小娘子!你为何跑到这人山人海中来丢人现眼!快跟我回去,吹吹打

打人洞房!”

那花花太岁斜眉吊眼,目爆婬光,似一个醉鬼,两脚轻飘,东歪西倒地扑向身戴重孝的

李家姑娘。

晴天霹雳似的一声吼,东方雄风铁塔般耸立在花花太岁面前。

“你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么?”

东方雄风仰天大笑一阵,灯火也为之震颤。

“打这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家伙!”

花花太岁一声令下,皂衣衙役们蜂拥而上,对东方雄风来了个铁壁合围。

东方雄风稳如泰山,而不改色心不跳。他根本不把这帮衙役看在眼里。殊不知皂衣衙役

也是训练有素,个个都有一身过硬功夫。他们在转瞬之间摆好拳阵,密不透风。东方雄风心

里暗暗吃了一惊,但立刻又镇定下来。他看出这邦衙役虽有健腿粗拳,但无内中真力。东方

雅风大喝一声,深吸了一口大气,长途跋涉的疲倦立即无踪无影。此时际,他挥动长臂,一

股真气便像剑一般撕裂空气,随着“呼啦啦”一阵风声,左边的七八个皂狗仿佛被无形的巨

掌猛力一推,全都倒了下去,并旦臀位着地,震得尾椎发麻,继而其痛难忍,一个个变成一

瘫烂泥。前、后、右三方的皂狗们见状,无不惊诧莫名,但见花花太岁逼视他们的凶光寒如

利刃,万般无奈,颤颤兢兢举拳凑向东方雄风。他们深知单拳只臂休想奈何眼前这位功力过

人的铁大汉,使以暗示约好,将二十几只拳头汇成扇状,贯注全力,以“台风扫地”之势,

企图一举将东方雄风拽倒在地,以便生擒。可惜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久经沙场的东方雄用

早把这一招看在眼里。他突地运用内力,使出一招“扶摇直上”,犹如旋动的箭簇般腾空而

起,并在皂狗们的“台风”形成合力之前,伸直十指,呈辐射状,将余下的真力化作气锥,

直捣皂狗们的后颈。于是,十个衙役的后颈突然感到如针刺入,麻痛不堪,企图拽倒东方雄

风的“台风”并未形成,便叫的叫,倒的倒,狼狈不堪。未遭气锥辐射的几人,看着从天而

降、落地无声的东方雄风,早就在一旁吓呆了,根本不敢再动手脚。

花花太岁气急败坏随几个保镖落荒而逃。

东方雄风拿出银两交给老妪,嘱咐她请街邻帮助李家姑娘葬父,井照顾她好好生活下去。

说罢,他大步流星地向老家赶路。

几天之后,东方雄风召集了一批精锐子弟,创立武门。那天他当着乡亲父老,说出了郑

成功对他的嘱托:“当今之华夏,内忧外患何时了?炎黄子孙须当奋起,创立武门,为民除

害,扶正抑邪,抵御外侮,大化天下!今番创立的武门,就定名为大化门!”

年复一年,大化门在东方雄风的主持下,不断发展起来。

他集武林诸家之长,创立i一个完整的武功派别。其中祖传的独家功夫,更是发扬光大,

精采绝伦,无懈可击。一时间,大化门遐迩闻名,蜚声中外。这正是:

绝世功夫惊天下,

义胆侠肝震武林。

锄恶扶良御外侮,

龙虎风云大化门。

然而,“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慾知后事,请看《彩虹剑影》正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