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 十 章 失之东营 收之桑榆

作者:陈青云

公主小玲深深望了东方白一眼,目芒相当严厉。

东方白并不在意公主小玲的眼光,他在想,这三个和尚来得太快,自己要传的话还没传

到,不知会有何后果。

击石老人跟进,两名虎面僧人留在门外。

“女施主,老衲要见无为!”

“无为……无为是谁?”

“少林叛徒!”

“少林叛徒?”坤宁夫人脸色又是一变,但瞬即复原,仅持她高贵典雅的风度道:“大

师,以晚辈所知,此地并无少林叛徒‘无为’的出家人!”

“他就是被武林尊称为陆地神仙‘不为老人’!”

“哦!不为老人……他怎会是少林叛徒?”

“女施主请不要多问,他人呢?”

“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无相大师的白眉排了起来,眸子里射出栗人的光焰,冷凝地道:“这么

说,女施主认识他?”

“是认识,因为他曾经在此地落过脚?”

“女施主跟他是什么关系?”

“算是主客吧!”

“主客?”

无相大师挑起的白眉变成了紧皱。

“是的!”坤宁夫人意态从容道:“他跟先夫是忘年之交,在此地作客多年,这‘听竹

居’就是专为他老人家而构筑的,他意静似水,心空如竹,想不到……”顿了顿又道:“大

师,难道他老人家曾经是贵寺俗家弟子?”

“阿弥陀佛!女施主难道不知他的来路?”

“只知道他是位武林奇人!”

无相大师似乎想再说什么,口chún动了动没发出声音。

东方白内心骇异无比,想不到被誉为陆地神仙的不为老人竟然会是少林叛徒,他已年登

耄耋,武林中对他只誉而不毁,真可以算是德高望重,怎么可能是叛徒呢?

但无相大师身为监院,不会打诳语,这太令人迷惑了。

个中蹊跷,击石老人定然明白。心念之中,他望向击石老人,但老人脸上一无表情,无

法判断他的意向。

“女施主,老衲问一句不该问的话……”

“请问!”

“令先夫是谁?”

坤宁夫人像触到了痛处般身形一颤,脸色倏地变得很难看,定睛望着无相大师,眼色凌

厉得近乎可怕的程度。

“恕俗家女不想回答这问题。”

“为什么?”无相大师的老脸也是一变。

“大师!”公主小玲插了口道:“这是家事问题,家下与少林寺毫无瓜葛,大师无权强

迫家母回答这问题。”

无相大师老脸有些挂不住,但为了维持本身尊严不便发作。

“阿弥陀佛!”无相大师宣了一声佛号,把脸转向身边的击石老人,语音沉重地道:

“施主,你怎么说?”

“老夫只答应带路,找不到人老夫不负责任。”

“不是事先通了风?”

“大师,以您的身份不该说这句话!”

“我佛慈悲,老袖身膺掌门重命缉拿叛徒,这是本门前所未有的重大案件,除了尽力完

成任务,别无他途。”

“大师的意思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击石老人这句话说得很重,对一个少

林高僧而言,是轻视,也是侮辱。

“阿弥陀佛,施主言重了!”无相大师修为再深,人性总是存在的,虽说不失高僧风范,

但脸上已有愠色。

东方白心里很觉奇怪,当初击石老人指点自已找上不为老人,是为自己的至情至性所感,

而现在无相大师已指明不为老人是少林叛徒,他居然带路找到听竹居来,为的是什么呢?

这岂非有山卖老友之嫌?

坤宁夫人沉静地道:“大师,话已陈明,不为前辈早已离此而去,至于他的出身,俗家

女不得而知,大师还有什么指教?”

不卑不亢,而且相当庄严。

无相大师道:“请女施主见告他的去向。”

坤宁夫人道:“俗家女已说过不知他的去向。”

无相大师道:“老衲放肆要搜一搜!”

公主小玲变色道:“大师,您是出家人,而且尊为监院,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不怕有辱

少林声誉么?”

无相大师冷如顽石地道:“少施主,老衲等奉敝掌门面谕,务必要带人口寺,人不带回,

同样损本寺声誉。”

公主小玲以断然的口吻道:“要搜查办不到。”

两名虎面僧人似已不耐,双双举步进入小院。

空气顿是紧张。

公主小玲冷眼一扫三僧,微哼了一声,看样子三个少林僧要是强行搜屋的话,她不惜出

手阻止,微微下弯的嘴角,充分表示了她倔强的性格。

东方白平和地道:“少林是领袖群伦的门户,而大师身为少林监院,晚辈认为采取行动

之前应该多加审慎。”

无相大师转目道:“少施主在此是什么身份?”

东方白道:“谈不上身份,适逢其会而已。”

虎面僧之一宏声道:“施主怎么称呼?”

东方白道:“末学后进东方白!”

虎面僧浓眉一扬道:“何以要横岔一枝?”

东方白道:“不久前在下曾经来此拜访过‘不为’老前辈,可以证明地老人家确已离开

此地!”

他说这话是为击石老人帮腔,因为对方来得太快,他的话并没传到,如果不为老人仍然

匿在听竹居而被搜出的话,他多少有些责任,虽然他并不明白事因,但他绝对相信击石老人

的行为不会悖理,他必须站在他一边。

虎面僧怒声道:“施主敢保证?”

东方白道:“当然可以?”这句话是硬起头皮说的。

虎面僧道:“用什么保证?”

东方白道:“武士的人格。”

另一虎面僧道:“那贫僧等便搜摸了?”

东方白道:“要搜查必须得到此间主人允许。”

虎面僧怒哼了一声道:“这就是施主所谓武士人格?”

东方白声音一冷,道:“在下有权保证,但无权允许大师们搜查,这是两回事,不能混

为一谈。”

无相大师抬了抬手,止住两名随行弟子开口,目光注定坤宁大人,白眉连连轩动,似乎

在考虑什么,久久才沉声道:“女施主意下如何?”

坤宁夫人凝重地道:“大师执意要搜就请搜吧!”

公主小玲寒声道:“如果搜不到人该怎么说?”

“阿弥陀佛!”无相大师高宣了一声佛号道:“少施主,‘无为’是本门叛徒,既然少

施主一方承认收容过他,而”击石“施主指陈这是他匿身之处,老衲要求搜证,并不违背情

理,如果人确巳离去,少施主又何惧之有?”

“小玲!你退开!”坤宁夫人挥挥乎,然后又向无相大师道:“请!”

小玲很不情愿地横移两步。

无相大师合十,然后向两名弟子以目示意。

两名虎面僧人大踏步进入精舍。

东方白把质疑的目光投向击石老人,他不明白击石老人何以泄了不为老人的底,居然还

远道带人来搜查?

击石老人若无其事地还了东方白淡淡一瞥。

现场的空气显得很沉闷。

时间不长,但在院子里等下文的各人感觉上似乎已经很久,两名虎面僧人从精舍门里出

现,其中一个手里捧着一个黄布袋子,一望而知这是和尚用的化缘袋,所有的目光全投注向

黄布袋子,面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手捧黄布袋的趋近无相大师。

“禀监院,里面没人,但却在房里搜到这缘袋。”

“阿弥陀佛,这是无为所用之物。”无用大师严厉的目光射向坤宁夫人道:“女施主,

无为既然早已离开,为何留下随身之物?”

东方白大感惊愕,看来“不为老人”真的是少林和尚,他怎会还了俗呢?无相大师称之

为叛徒,其故安在?

“没错,这是不为前辈遗留下没带走的东西。”坤宁夫人回答得很从容。

“他人真的已经离开了。”

“大师难道不信?”坤宁夫人而有愠色。

“什么人?”公主小玲突然大喝一声。

众人错愕之间,一条黑色人影鬼魅般闪过,电光万火地一瞬,使人连转念的余地都没有,

坤宁夫人挥出一掌,“砰!”地一声,掌已击实,击石老人同时飞出一指,人影一偏之后,

没入竹丛之中,全部过程仅是那么一瞬。

“啊?”一声,虎面僧人手里空空,布袋已然被劫。

东方白首先追了下去,这情况与“灭丝宝衣”被抢如出一辙,分明是同一人所为,他急

追是本能的反应。

击石老人和公主小玲慢半步弹身。

三个和尚和坤宁夫人全傻了眼。

大白天,在这多高手注目之下,竟然能把东西劫走,这种身手简直不可思议,尤其在掌

指击实之下仍被兔脱,更加地骇人听闻。

劫这黄布袋的目的何在?

无相大师的老脸变得很难看,已经失去了庄严。

“女施主,这怎么回事?”显然老和尚心有所疑。

“大师亲眼目睹,何用问俗家女子?”坤宁夫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无相大师默然。

两名虎面僧却是木住了。

东方白一口气追出了广袤的竹林之外,跟“天丝宝衣”被夺的情况完全相同,连对方的

影子都投摸到,更遑论对方的面目了。

他呆在竹林边缘,连想找出个合理的判断都不可能,这是有计划的行动,可是目的难明。

是什么人有这大的能耐?这大的胆量?依情况而论,这等于是老虎口里拔牙,不幸的是

虎牙竟然被拔去了。

当然,这事件的本身与他并无直接的关系,只能说是适逢其会,他是应击石老人之请来

传话要不为老人暂避开的,不为老人既然真的不在听竹居,传话已成多余。

如果一定要说与他有关联,那便是劫布袋与抢宝衣的是否同一人,照谁况分析,是同一

人的可能性极大。再则,他也极需要知道不为老人的下落,到目前为止,不为老人是他完成

母亲遗命的唯一线索,少林和尚不找他,他也非找他不可。

一阵枝叶拂动的簌簌之声传来。

东方白机警地转身。

出现的是公主小玲。

“怎么样?”公主小玲先开口。

“什么也没发现。”

“是什么人物具备这么高的身手?”这像是自问。

“除非是……”东方白一想住了口。

“除非是什么?”公主小玲盈盈步近。

“天下第一神偷‘狐精’卓水年那等人物。”

“是他么?”公主小玲两眼发亮。

“不会是他!”

“何以见得?”

“这……”东方白不想说出宝衣被夺这一段,领了顿才接下去道:“他没理由这么做,

他名邪人不邪!”

“该不会是你的同路人吧?”

“……”东方白一听心火直冒了起来。

“东方白,你曾经拜访过不为老人,而被他逐出听竹居,你不会否认对老人有特殊企图

把?”公主小玲说完加上了一个冷笑。

东方白转身便走。

“你先别走!”公主小玲一个闪身拦在东方白身前。

“你还有话说?”他在气愤之下把公主的称呼省了。

“我……”只说了一个字便没了下文,澄澈的眸子里又出现那种异样而无以名之的光影,

令人迷惑的光影。

一开始便处在敌对的状况下,东方白一直不曾认真地注意欣赏过这位坤宁宫的少主人,

现在,在她异样的目光照射下,他感觉到对方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清丽脱俗,美而不艳,柔

中带刚,是真正的江湖美人,较之祝彩虹,是两种不同形态的美,祝彩虹令人着迷,而她却

令人激赏,祝彩虹深沉亮丽,她则是开朗明媚。

东方白的心湖下意识地起了一阵涟漪。

“你怎么样?”语气并不友善。

“我想问你一句话。”

“什么?”

“你到底是谁?”

“无肠公子东方白。”

“我是说你的来历?”

“对不起,无可奉告。”

“你很骄傲?”

“本性如此!”

“哼!”公主小玲噘了噘嘴道:“不说拉倒,总有一天,你会后悔!”扭转娇躯,昂起

头,大步朝竹林之中走去。

东方白目送她的背影从竹丛中消失,他不明白你会后悔这句话的意思,盘据在他心中的

仍是祝彩虹,意念中他不会有什么好后悔的。

“老弟!”一条人出从竹林中步了出来。

东方白抬眼一看,现身的是“狐精”卓永年,忙抱拳道:“原来是卓大侠,你也来了!”

口里说,心里却在想:“刚才从少林僧手里劫走黄布袋的人,至少是老狐精一流的人物,那

等身手江湖上并不多见,会与他有关么?”

“老弟,我来迟了一步!”

“这话怎么说?”

“在众多高手睽睽目注之下,能抢走东西而不被人看出真面目,换了坤宁夫人一掌,击

石老人一指,居然夷然无损地从容而道,这份身手我‘狐精’也自叹弗如,失去了这见识的

机会太遗憾了。”

听口气卓永年已到过“听竹居”现场。

“卓大侠已经到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失之东营 收之桑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