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十一章 捕风捉影 风声鹤唳

作者:陈青云

唯一的收获是认清了对方的面目。

“呀!”

一声暴叫倏告遥遥传来。

东方白心头一震,立即循声掠去。

在接近林缘的地方,坐了个老人,正在搓揉着胸部,像是受了伤,东方白定睛一看,不

由大吃一惊,受伤坐地的赫然是击石老人,此老的功力不造极也已登峰,是谁竟能伤得了地?

当下一个箭步弹了过去。

“前辈,您怎么啦?”

“吃亏了!”击石老人挣扎着站了起来。

“对方是谁?”

“那个像是棺材里爬出来的家伙。”

“是他?”东方白的剑眉竖了起来道:“前辈刚才也在现场?”

“不错,老夫先一步截住了他。”

“前辈知道他的来路么?”

“不知道!”

“他……竟然能伤得了前辈?”

“是老夫太过大意,忘了听竹居前的教训。”击石老人吹了吹胡子,又道:“他捱了老

夫一掌,很结实的一掌,老夫自信能挺得住老夫八成功力一掌的井不多,以为对方非躺下去

不可,谁知道那家伙不但无损还能反击……”

东方白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等身手,应该不是无名之辈,为什么……”

“小子,江湖上身具异能而不出名的所在皆有。”

“是!”东方白点点头,他不能不承认那句话,深望了击石老人一眼之后又道:“前辈

的伤不要紧吧?”

“挨了一记反击已够丢人,要紧那还得了!”

东方白明知老人这一记挨的不轻,面子问题,不得不这么说,他当然不能戳穿,点头笑

笑,卯了过去。

“前辈,晚辈有个不该问的问题,想……”

“既然知道是不该问的问题,还想什么?”

“……”东方白怔住开不了口。

“好,你问吧,该回答的老夫会回答你。”击石老人自己转了弯。

“前辈此番随同少林和尚到徐家集来……”

“小子,老夫知道你会有此一问。”击石老人不待东方白说完便已接了腔道:“你以为

老夫是在出卖朋友?”

“不,只是想知道原因。”

“那老夫告诉你,当年老大刚出道不久,便欠了少林‘无相’一笔很大的人情债,一辈

子都快过去了,债主却找上了门,他没明说讨债,但老夫不能把债务带到棺材里,没办法,

只好硬起头皮还债。”

“前辈欠无相大师什么债?”

“这是老夫个人秘密,你不必问。”

“……”东方白又一次怔住,想了想,换了个方式道:“前辈是为了还债所以才带路来

到听竹居?”

“好小子,别跟老夫玩舌头游戏,你的心眼老夫明白,仍然是指老夫出卖朋友,对不

对?”击石老人吁了口气又道:“老夫说过是不得已,一路之上都在想办法如何通知不为教

他回避,可巧碰上了你,所以才要你传话……”

“不为老前辈早在此之前离开了听竹居!”

“这是好事,老夫对双方都算有了交代。”

“可是……”

“别可是了,你小子自己的事怎么样?”

“他老人家峻拒答复。”东方白显出懊丧之色道:“不过晚辈不会就此放弃,一定要再

找到地老人家。”

“这是你的事,肯不肯指点是他的事,老夫不管这一段,对你,对少林和尚,老夫的立

场完全一样。”

击石老人明确地表明了他的立场,介入这档事是不得已,一切到此为止,从现在起将置

身事外。

东方白与卓永年有约定,卓永年凭其身份,负责查探劫物者的路数和目的,他则负责探

索“不为老人”的来龙去脉,现在已面对关键人物击石老人,他当然不死心。

“晚辈只想再问一句话……”

“再多问一个字也休想。”击石老人一口回绝。

“前辈既然指点于先,何必拒绝于……”

“小子,老夫要是再多说一个字,便是真正地出卖老友,一之已甚,其可再乎?”身形

一侧,飞奔而去。

东方白傻了眼,对击石老人他必须保持尊敬,拦截是多余,因为他不能对他动武,只好

眼睁睁目送他离去。

三天!

东方白在徐家老店里已固守了三天,半筹莫展。

他必须要找到“不为老人”,查究“大化门”消失之谜,老人是目前仅有的唯一线索,

但老人已避他而去,下落成谜,照他的判断,老人双目盲残,不可能去远,只在此山中,云

深不知处而已。

另外公孙彩虹留赠的“天丝宝衣”必须得回,此衣是无价之宝,除了宝衣本身的珍贵,

美人的情意更远超过其价值,所以他必须留在徐家集,他期待“狐精”卓永年能带来转机,

偏偏卓永年杳如黄鹤。

焦灼使他寝食不安,度日如年。

他与卓永年谈不上什么密切的关系,只是口头上的约定,如果卓永年改变心意,放弃合

作,就此一去不回,是毫无办法的事,他不愿朝这方向想,但情况看来似乎有此可能,又不

能不想,他感到完全无路可走。

时间过午,他已经在房里喝了一个时辰的闷酒。

酒喝了不少,丝毫没有成意,心头的压力反而更重。

房门被推开,一个身影出现。

东方白仿佛是在万里之外的异乡碰到了亲人,手端着杯子,怔望着突然出现的人,一句

话也说不出来。

来的赫然是他分秒期盼的卓永年。

卓永年反手掩门,步近桌边。

“老弟,你……醉了?”

“啊!不,没醉,老哥……”他如梦乍醒般的了起来,拉了拉旁边的椅子道:“老哥,

你且请坐!”

“不用了,我马上要走!”

“马上要走?”东方白大愕。

“老弟,别紧张,老哥我乱窜了三天,跑了几百里路,踩到了一条相当重要的线索,怕

你等得心焦,所以……”

“老哥不能先坐下么?”

“时间不许,我说几句话就要走,不然会断线!”

“老哥踩到了什么线?”

“卜云峰的同路人,使老夫好友南阳捕头西门钧丧生的采花大盗‘黑蝙蝠’牟天藏匿在

徐家集一带……”

“啊!”东方白大为震惊。

“老哥我发誓要把他揪出来!”

“黑蝙蝠生做什么样子?”

“中年,风度不比卜云峰差。”

“有何特征?”

“惯常穿黑衣,一双眸子特别灵活锐利!”

“哦!”东方白心中一动,敏感地想到以黄布袋骗取少林无相大师大还丹的神秘林中人,

可能也就是夺取天丝宝衣的人,正要开口说出……

“老弟,你去办件事!”卓永年不给东方白说话的机会,看样子他是相当急,接着又道:

“你赶快到卜云峰坠岩的地方查探一下……”

“查什么?”

“我无意中听到两名‘坤宁宫’弟子的谈话,说是有神秘人物在峰后附近出没,老哥我

去查过没有任何发现,时间不许我守候,我得去追一条重要线索,所以麻烦你去探探,尽量

隐秘行踪,最好能耐心守候些时……”

“峰后不是绝谷吗?”

“你看着办!”说着转身……

“老哥,小弟还有话要告诉你。”

“以后再说吧!”

声落,人已启门而去。

东方白呆了一呆,立即收拾一番,跟着离开客店。

时间是未申之交。

地点是鬼树林右方第三座峰头。

这里便是卜云峰安排诡计,事不成自己本身反而坠岩,也是公孙彩虹了却最后心愿,诛

杀太王帮帮主的地方。

东方白在峰头上绕行了数匝,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事物,最后他停在断岩边,下望一片迷

蒙,深不见底。

他又想到了公孙彩虹。

彩虹已经消失,不再出现,也许是永远。

人生江湖生涯,究竟真正的意义在那里?

蓦地,他发现对面峰麓,斜阳光照下隐约似有人影飘移,不由心中一动,立即收拾杂念,

仔细再看,又什么也没有了。

他当然不会忘记了此来的目的,既有异象,就必须追查,即使是眼花也得查个究竟,何

况他自信绝非眼花。

默察形势,正对面和右方峰面是壁立的,就像是石砌的巨墙,猿猱都难攀援,除非是飞

鸟才能上上下,左面虽然陡峭,但突石极多,还有稀疏的虬松斜伸悬垂岩缝之间可以借力,

身手利落的攀爬不至于太困难。

如果谷底真的有人,除非另有秘道,否则必利用左峰无疑。

考虑的时间不长,立即朝左方绕去,提气轻身,点石踏枝而过,相准了峰势,节节下落,

的确是险(山虚弋)万状,只要落点不实,重心稍偏,结果必是粉身碎骨。

功力提到极限,一颗心也虚悬半空,专心一志,绝不敢有旁骛,到了半腰,额头已现了

汗,呼吸也微感急促,眼看两丈许的斜下方有块可以容身的突岩,他准备落下去稍事喘息,

深吸一口气,飘坠下去。

双脚一落实,立觉不妙,那岩石竟是松动的,骤然一加了重量,立即坍崩,不由亡魂大

冒,本能地掠起身形,贴向石壁,双手抓去,手指却扣不住壁面,人随即下坠,虽没转念的

余地,但却临危不乱,曲腿,两足猛蹬壁面,双臂翼展,凌空打了一个回旋,缓住了下坠之

势,目光急切地一扫,再奋力一旋一折,抓住了一株虬松,身形算是吊挂住了,那崩落的岩

石早已到了谷底。

就这么短暂的片刻,等于经历了生死大关。

调匀了呼吸,定下心来,仰头一看,路嵌石的地方已有七八丈高下,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如不是及时抓住这株救命的虬松,人当然也到了谷底,但绝对不会是一个活人,再低头下望,

不但壁势已缓,借力之处已多了。

谷中如果有人,不用说已被落石惊动。

不管怎么样,反正是有进无退。

他又继续下降,工夫不大,到了谷底。

由于斜阳只照到谷顶部位,所以谷底便显得幽暗,但并不影响视力,光度相当于谷外平

地的黄昏,还能清晰辨物。

谷地里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在绿草杂树之间,间杂着各具姿态的岩石,放眼望去,景

色还当得上幽美二字。

略事喘息,他开始沿右方壁脚往前搜索。

据判断此刻离落日时分已经不远,所以得快速行动。

走了一段,仰首可见卜云峰坠落的断岩,判定位置,在一个可能的范围内搜找尸体,可

煞作怪,不见尸体,也没闻尸臭,百丈高的悬岩如果说坠落而不死,事实上不可能,绝谷有

如深井,当然也不会有虎狼之属,人呢?

这是一个新的问题,也是个严重的问题。

难道在峰顶所发现的人影会是……

想到这里,一颗心登时抽紧。

顾盼之下,他突然发现左面峰脚一方巨岩边结了座草庐,在林木掩映下,只能看出一个

轮廓,但是草庐不假。

于是他放弃沿边搜寻,停了下来。

在这种绝境之中居然会有人结庐,的确是匪夷所思的怪事,这比发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

西还要令人震惊。

他定睛遥注草庐,心想:“如果真的是在此绝境结庐而居,定是世外高人,自己在峰头

上曾瞥见谷中有人影,卓永年的消息也说坤宁宫的人在这一带发现有人活动,两相对照,谷

底有人应属无疑,问题是何许人物?”

突地,他的心弦震颤了一下。

他想到了坠谷的卜云峰,下坠的位置不见尸体,莫非他真的坠谷不死,在此结庐疗伤?

这实在有可能,他是一代邪魔“魔刀鬼影”的传人,人邪、心邪、功力也邪,坠岩不死

是可以解释的事,想到这里,精神陡振。

于是,他步步为营地朝草庐迫去。

接近,看得更清楚,是间傍石而筑的草庐,但一望而知并不是新搭的,这一来,原先的

判断又起了动摇。

草庐没设门,只留了个可以让一个人曲身而入的小洞,光线很暗,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是否有人也是个问题。

到了距草庐门洞约六尺之处,他悄路止步,弯下腰,朝里面望去,目光扫处,在时全身

发僵,连呼吸都窒住了。

草床上端坐着一个须眉俱白的老者,赫热正是“不为老人”,想不到他会隐藏在这绝谷

之中,这不仅是想不到的意外,也是不可思议的怪事,一个盲残的老人,如何会进入这等绝

境里隐居?他是如何进来的?又为何能自己结庐?

不用说,必然有外人协助……

盲残之人,听觉比常人锐敏,他居然发觉庐外来了人。

“外面是谁?”老人开了口。

“是……晚辈……”东方白的意识仍在迷乱之中。

“你何以去而复返?”

“这……”东方白傻了眼,他不知道老人在说些什么,完全摸不着头脑。

“老夫说过,你那同伴内伤极重,老夫只能维持他数天活命,一般伤葯无用,除非是少

林寺的‘大还丹’……”

“大还丹”三个字使东方白起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捕风捉影 风声鹤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