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十二章 拨草寻蛇 生死一剑

作者:陈青云

“啊!”

惊叫声中,一青一红两名少女同时奔到,着青衣的是竹青,穿红衣的梅芳。东方白一眼

便认出她两个是公主小玲四名贴身侍从之中的两个。

竹青和梅芳一看这情状不由呆住了。

公主小玲手一松,娇躯一歪向地面倒去。

东方白急伸手捞住,横托在胸前,这是本能的反应,等托住了才觉得不是路,托住不成,

放下去也不对。

竹青厉声道:“东方白,你把我们公主怎样了?”

梅芳跟着叫道:“你胆敢侮辱我们公主?”

东方白镇定了一下道:“侮辱你们公主的人已经逃走了,在下是在救人!”

竹青道:“你胡说!”

东方白弯腰把公主小玲平放地上,后退两步。

公主小玲全身不断抽搐。

林中人到底在她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公主,您怎么啦?”梅芳蹲了下去。

公主小玲没开口,牙齿打战“咔咔!”有声。

竹青霍地拔出长剑,狠狠刺向东方白。

东方白轻轻旋了开去,口里道:“对在下动剑姑娘还差了些,赶快设法救你们公主,看

她是被什么邪门手法或是葯物所制。”

这几句话两名少女根本没听进去,梅芳直起身来,双掌一错,攻向东东方白,竹青在侧

方跟着又是一剑。掌剑交挥,完全是进手式,玄诡厉辣兼具,都指向要害大穴,在部位角度

上的配合严密惊人,显示出身手真的不等闲。

换上一般高手,还真难应付这一式掌剑合击。

东方白无意反击,移形换位又避了开去。

掌剑落空,梅芳也拔剑出鞘。

东方白大声喝道:“你俩真的不想让公主活了!”

竹青与梅芳攻出的剑中途停住,齐齐转望公主小玲。

公主小玲现在是双眸紧闭,娇躯仍在抽搐。

东方白又道:“快设法救人!”

两名少女扬着剑,面面相觑,似乎没了主意。

梅芳粟声道:“如何救法?”

东方白皱紧了眉头,不错,如问救法?公主小玲受的可不是普通的伤,除非是此道高手,

否则无能为力,这两名少女会有什么办法?

自已虽然略识之无,但公主小玲是个黄花大闺女,一个大男人能在她身上动手么?

“公主!”竹青尖叫了一声。

公主小玲已停止抽搐,像是已经……

东方白已无法再顾及男女之嫌,跨步上前,曲单膝半蹲跪在公主小玲身边,用手触向鼻

端,气如游丝,再探腕脉,脉息若有若无,登时心头大急,如果没有急救良方,势必就此玉

殒香销,彼此现在是非友非敌,但救人是武士的本份,他非竭尽所能不可。

他并非歧黄高手,只能用他所知的方法,伸指先点了她几处要穴,护住她的心脉不断,

然后循序检查经穴。

竹青与梅芳在一旁变成了木头人。

检视了一阵,发觉公主小玲的经脉穴道已有半数锁窒不通,看来真的已经是去死不远,

颓然收回手,仰面道:“快送你们公主回宫去,在下无能为力。”

竹青与梅芳收起了剑。

“竹青姐,我来背,你帮一把!”梅芳上前。

“好!”竹青挪步道:“对了,梅芳,你赶快发出紧急信号,要宫里来人接应。”

东方白直起身来。

“且慢!”一条瘦小人影电闪掠到。

东方白一看来人,赫然是“狐精”卓永年,登时喜出望外,精神一振,欢然道:“老哥,

你来得正好!”

竹青和梅芳急叫了一声:“卓大侠!”

卓永年二话不说,立即俯身检视。

三对眼睛焦灼地望着卓永年。

“老哥,怎么样?”

东方白忍不住问。

“再迟半刻便没救!”边说边坐下地去,运指如飞,连连点戳。

这句话证明公主小玲已经死不了。

竹青与梅芳焦灼的神态舒缓了些。

片刻之后,卓永年收手起身,喘口大气,用衣袖擦了擦额汗,显见他这一阵子耗了不少

其力。然后,把东方白拉到一边,用极低的声音……

“她是先中了媚毒,然后又被邪门手法封闭了媚毒,毒已侵到心脉,得用非常的方法驱

毒通穴才能有救!”

“啊!”这一点东方白早已料到,只是他无计可施。

“你现在坦白回答老哥我一句话。”

“什么?”

“你是否还是童子身?”

“是!”东方白面上不由一热。

“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开始救人!”说着,推了东方白一把,放大了声音道:“到

她身边去跌坐。”

“这……”

“快,争取时间。”

东方白到公主小玲身旁跌坐下去。

“解开她的外衣!”卓永年一派命令的口吻。

“……”东方白瞪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弟,这是救命,弄清楚,救命!”

“可是……”

“生命与小节哪一样重要?”

“老哥,这可不是小节啊!”东方白的脸胀得绯红。

“老弟,管不了那多了,舍此别无他途,你就想着你是医家吧,快照老哥我的话去做,

分秒也不能再耽延!”

东方白无奈,把心一横,硬起头皮,伸手去解公主小玲的衣襟,手指头抖得完全不听使

唤,额头上也立即沁出了汗珠。

一颗心更是跳得厉害……

竹青瞪着骇震的眼睛道:“卓大侠,这怎么可……”

卓永年翻眼道:“救命,有什么不可以?”

梅芳激声道:“我们公主是女人家……”

卓永年截断了她的话头道:“老夫没说你们公主是男人,听明白,如果不立即施救,女

人就要变成死人!”

公主小玲的外衣已解开,露出了粉红小祆,望着那紧绷得几乎要破袄而出的酥胸,东方

白感到一阵晕眩。

竹青栗叫道:“为什么一定要东方白动手?”

卓永年道:“我们四个人当中,只他有资格!”说着,又向东方白道:“老弟,把手掌

伸进衣里。”

东方白颤声道:“伸进衣里?”

卓永年若无其事地道:“对,掌心紧贴‘中堂’!”

东方白全身的筋肉都抽紧了,呼吸几已停窒。

卓永年又道:“快,贴上‘中堂’之后,壹志凝神,迫入真元,要徐缓,但绝不可中断,

老弟。快!”

东方白几乎是以勇士赴死的心情把手伸向袄里……

“不可以!”梅芳怪叫一声,上步扬掌劈向东方白。

卓永年飞指疾点,梅芳的手臂垂了下去。

同一时间,竹青拔剑刺出,既快又狠,卓永年一个回旋,不知用的什么手法,竹青的剑

已到了他的手中。

东方白的手已进入公主小玲的酥胸,触电似地一个剧震之后,以超人的定力定下心来,

闭目垂帘,把真元运集于掌,从掌心徐徐吐出。

竹青和梅芳直在发抖,脸孔已变了形。

一对寒星出现在隙地边缘,是个拄杖的人影。

“姥姥!”竹青与梅芳齐齐高叫了一声。

现身的是用坤宁宫总管“铁杖姥姥”。

卓永年急迎了过去。

“姥姥!”

“噢!卓大侠,那边……怎么回事?”

卓永年很扼要地把公主小玲受伤的经过说了一遍。

暴哼一声,铁杖姥姥的老脸走了样,重重地顿了一下拐杖,白发蓬立,像一头被激怒的

老狮子,那神情教人看了不寒而栗。

“卓大侠,你白活了这多岁数!”

“姥姥什么意思?”

“你怎可以做出这等荒唐的决定?”

“姥姥,要不是老夫正巧懂得这道门槛,又正巧东方白在场配合,公主是死定了!”

“公主是清白女儿之身……”

“救命第一!”

“她以后怎么做人?”

铁杖姥姥气得直抖。

“姥姥!”卓永年尽量把声调放缓和道:“公主所中的可是江湖上最邪恶的媚毒,如果

不是被东方白撞上惊走了暴徒,结果早已不堪闻问,还能谈做人么?”

铁杖姥姥挫了半晌牙,老脸变了又变。

“暴徒是谁?”

“就是在‘听竹居’劫走‘不为老人’所留黄布袋之人。”

“他什么来路?”

“还没查出来!”

竹青与梅芳步了过来。

“你两个是怎么护卫公主的?”铁杖姥姥怒目圆睁。

“弟子该死!”竹青与梅芳双双跪了下去。

“说,事情怎么发生的?”

“姥姥!”竹青叩了下头,颤声道:“弟子俩跟随公主巡查在鬼树林附近发现可疑人影,

公主命令弟子俩作一路分头兜截,结果失去了敌踪,等弟子俩寻到公主之时,只见公主紧抱

住东方白,后来……”

“后来怎样?”

“公主便倒地不起了!”

“起来!”

“谢姥姥!”竹青与梅芳站了起来。

“卓大侠!”铁杖姥姥严厉的目芒照向卓水年道:“你刚才说的故事……”

“不是故事,是事实。”卓永年忙加以辩正。

“公主绝对有救?”

“老夫不能打包票,只能说有八分把握。”

“如果公主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和东方白脱不了千系!”铁杖姥姥抬头朝公主小玲那边

扫了一眼,吁口气。

“救人是罪过么?”

“现在还说不定!”

铁杖姥姥举步走了过去,卓永年和竹青、梅芳跟进。

月光下,只见公主小玲脸色红如朝霞,而东方白却额汗如雨,可以看出救治行动已到了

最后最紧要的关头。

谁也不再开口,差不多是摒住了呼吸。

场面静得落针可闻,而静寂中却又溢透着无比的紧张,把每一个在场者的心全吊了起来,

因为生死将要在顷刻之间见分晓。

时间像是忽然停滞。

蓦地,东方白的身躯抖战了一下,在场者的心弦也随之震颤了一下,公主小玲张口喷出

了一口鲜血,洒了东方白一脸,竹青与梅芳忍不住“呀!”地惊呼出声,铁技姥姥沉得住气,

但也老脸速变。

卓永年一拉鼠须道:“成功了!”

公主小玲张开了眼,粉腮上的红晕也在刹那间消褪。

东方白抽回手,放在膝头,保持跌坐之势。

“公主!”

竹青与梅芳齐叫了一声。

公主小玲的眼珠子转了几转之后坐起身来,四下一张,再看看胸前,突地一掌朝东方白

当胸劈去,事出猝然,距离又近,谁也阻止不了,而东方白正在调息之中,当然更无法逃避

公主小玲给他这要命的一掌。

“不可!”卓永年急叫一声,但已经无济于事。

“碰!”挟以一声惨哼,东方白打了个翻滚,口喷血箭,昏了过去。

“小玲!”铁杖姥姥这时才惊叫出口,当然,可怕的事实已经形成,这一叫成了马后炮,

完全失去了作用。

东方白为了救治公主小玲内元损耗过巨,正在收功调息,却不料挨了这无情的一击,在

这种状况之下,一击足可致命。

卓永年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的老江湖,这时也老脸大变,急忙坐下地去把东方白的上半

身抱枕在自己膝上,点穴舒经,施以急救。

公主小玲脸上还有茫然之色,显见她神志井没完全清醒,刚才的一击可以说是一个练武

的人本能上的反应。

铁杖姥姥又叫了一声:“小玲!”

公主小玲摇摇不稳地站了起来,竹青与梅芳忙上前左右扶住,并替她理好外衣。

卓永年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吐口气道:“真是侥幸!”

公主小玲望着卓永年膝上的东方白口里喃喃地道:“他也受伤了!”

敢情她还不明白这一击是她的杰作。

铁杖姥姥从怀中摸出一个葫芦形的小瓷瓶递给卓永年道:“这是本宫特制的‘回元丹’,

对他可能有用。”

卓永年伸手接过,目芒闪了闪道:“公主大事已无妨,但还需要调养,快送她回去,别

的以后再说。”

公主小玲的娇躯还在晃动,似乎相当虚弱。

铁杖姥姥皱眉道:“东方白呢?”

卓水年道:“老夫自会料理!”

铁杖姥姥望望东方白又望望公主小玲,摇摇头,抬手示意离开。

竹青与梅芳架扶着公主小玲缓缓举步……

山洞里阴凉得沁着寒意,十分幽暗,但透过遮掩洞口的藤萝枝叶,可以看到洞外正是艳

阳高照时分。

这洞穴像个横放的酒瓮,洞腹较宽,可以让人横躺,洞口仅能容一个人弓身出入,现在,

东方白正倚洞壁而坐,“狐精”卓永年斜在一侧。

“老哥,小弟我已经昏迷了三天?”

“不错,总算捡回了老命!”

“公主小玲为何要出手?”

“这不能怪她,她刚醒过来,神志还不十分清醒,忽然发现胸衣已被解开,一个大姑娘

本能上会有这反应。”

“唔!”东方白苦苦一笑,回想起伸手入她袄内的那一份感受,脸上又不由发起烧来,

那是男人绝对不能碰的地方,自己却公然抚贴了那么久,虽说是为了救人,毕竟是肌肤相亲,

公主小玲会怎么想?今后……

今后会怎样,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拨草寻蛇 生死一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