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剑影》

第十三章 谷里乾坤大 洞中日月长

作者:陈青云

合于“三不”原则之一即可拔剑,而现在三个条件都已具备,所以他拔了剑。

这时,卜云峰发了话:“牟兄,别再逗了,你忘了那头老狐狸精?”

黑蝙蝠敛了笑声道:“老弟,做吧!”

卜云峰的飞刀奇准,说刺眉毛就不会碰到眼睛,而且发时无声,可以数柄齐发。

东方白本已蓄势待发,黑蝙蝠这一声做吧给了他适时的警惕,同时也使他决定了行动的

契机,这只是瞬间的意念,由于卜云峰和黑蝙蝠的位置正好相对,他是夹在中间攻一方便得

防另一方,手中剑朝卜云峰这一边幻出了一个扇形,人随之纵起。

就在人纵起的同时,“叮叮叮”三声急响,他只觉虎口一震,没有转念,一式苍鹰搏兔,

射向黑蝙蝠的位置。

一条人影从树丛中标起。

东方白落入树丛,一个倒翻又反射而起,与标起的人影几乎不差先后地落在树丛间的隙

地上变成了对立之局。

一点不错,黑蝙蝠就是那行动如鬼魅的死人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对精灵的眸子充

满惊愕之色,紧盯住东方白上扬的剑,剑身上吸了三柄奇形的飞刀,剑能吸住飞刀,这可是

江湖上闻所未闻的怪事。

东方白卸势振腕,飞刀掉落地面。

“好剑,宝剑!”黑蝙蝠牟天眼里的惊愕化成贪婪。

“姓牟的,你戴的面具也不差!”

“过奖!”

“现在乖乖把‘天丝宝衣’给交出来!”

“交出来?哈哈,东方白,宝物无主,得者居之。”

“你……有德?”

“不,得手之得,你岂不闻‘到手的便是功名’这句话?谁有本领得到它便属于谁,当

然,如果你有能耐也可以得回去,这很公平,对不对?”他似乎很得意。

东方由几乎气炸了肺,邪僻之徒,言行思想自是与众不同。

“姓牟的,本人会连你的皮一齐从你身上剥下来。”

“区区不在乎,看你的能耐!”

“那你就看!”

看字声中,寒芒乍闪,志在必得的一击,如骇电暴闪,仿佛涵盖了整个空间,每一个角

度,每一寸空间都在锋芒控制之中,没有丝毫间隙,一招,当的只是一瞬,任黑蝙蝠身法通

天,根本没有闪躲回旋的余地。

剑尖已刺上黑蝙蝠的心窝,突然一滞。

下意识的行为,东方白是突然想到自己所持的是宝刃,如果奏功,必将损及宝衣,如果

宝衣能辟剑锋,则这一刺变成了多余,是以他的剑不由自主地滞了一滞。

这一滞,足够黑蝙蝠退身而有余。

时间无法计算,因为黑蝙蝠的动作太快,快得不到一眨眼,人已到了另一撮树丛边,就

像他本来就站在那里。

东方白猛省犯了大错,但已来不及了,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一个不当的意念,使整

个情势完全改观了。

当然,他是不甘心的,紧跟着电扑过去。

说是电仆一点也不为过,在急愤交加之下,潜能发挥无遗,动作之快捷真得就像闪电一

般,足可媲美黑蝙蝠的身法,可以说一闪即至。

差不多是同一时间,一条人影斜里标起,东方白足尖才沾地,一片精芒从头顶罩落,前

刺的剑改为上撩,“当!”地一声人影下地,两支剑胶合在一起,想也知道对方是卜云峰。

黑蝙蝠这时又换了一个位置。

卜云峰退步抽剑,剑竟然收不回去,只把东方白的马步带得浮了一浮,登时脸色大变,

他从没遭遇过这种情况,也是头一次见识到东方白的绝顶功力,其实他根本不明白关键在兵

刃而不在功力,东方白的功力现在只及平时之半,出手是凭一股锐气。

“东方兄……”

“少来,没人跟你称兄道弟。”

“我们曾经是朋友。”

“处心积虑要我命的朋友?”东方白真想唾他的面。

“此中……”卜云峰故意拖延时间,希望黑蝙蝠能有机会解他的危道:“也许有什么误

会,现在我们无妨……”

“现在我要你的命!”

手中剑一绞一振,目的是要震飞卜云峰的兵刃。

卜云峰打了个踉跄,剑没脱手。

东方白反而心头一震,这时他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功力未复的缺憾了,这一来,自己的兵

刃的秘密势非外泄不可。

战,志也!搏斗全凭一股克敌的意志力和一口锐气,气一馁,功力便会大打折扣,现在

东方白在精神上已经伏了败征,因为他面对的是两名劲敌,根本不容许有丝毫的懈怠,而他

动摇了克敌的信念,这又是一个错误。

“嘿!”地一击,黑蝙蝠亮剑进击。

卜云峰立即上步助攻。

两支剑仿佛两条会飞的毒蛇,盘旋扑噬,招招狠,式式辣,每一击都是致命的,一之已

甚,何况两人联手。

东方白挥剑应战。

栗人的场面层层叠出。

东方白空有超卓的剑术和稀世的兵刃,只因内力不济,完全不能发挥其长,堪堪能自保

而无法作有效的反击。

话虽如此,似这等高手搏斗仍然是令人咋舌的。

惊险激烈的博斗持续了盏茶工夫之后逐渐和缓下来,所谓和缓代表其中一方走了下风,

不幸走下风的是东方白,不过也真难为了是他,在数处经脉未通之下仍然有此战力,换了别

人,谁也无法应付两名一等一的高手。

黑蝙蝠和卜云峰缠斗着没有立下杀手。

东方白感觉功力愈来愈不济,至于后果,他故意不去想他,根本上也不能想,只要一想

便非完全崩溃不可。

“东方白!”黑蝙蝠边打边开口道:“区区现在就可以要你的命,知道为什么不对你下

杀手的原因么?”

“……”东方白默然,勉力持剑。

“区区可以坦白告诉你,留下你有许多好处,第一,你的武功可以随你的宝剑转移。第

二,你身上定然还有许多极有价值的秘密。第三,可以利用你来对付那头狐精。第四……嘿

嘿,反正不会杀你就是。”

“东方兄!”卜云峰阴阴接上了话道:“在下说过我们曾经是朋友,不管你态度如何,

真的是不忍心对付下杀手。其次,在下誓要得到祝彩虹”——他并不知道彩虹本姓公孙——

“哈哈,那真是一道亮丽的彩虹,得到她便此生不虚。”

祝彩虹三个字像一柄无名剑直刺东方白的心脏,又像是一种会使人发狂的毒,所激发起

的反应是骇人的。

东方白就像中了毒而突然发狂。

由发狂而产生的力量也是莫可名状的。

“呀!”乍然的栗吼,神来的力量,将衰的剑突然振起,如潜龙出伏,如沉雷破山,剑

气撕裂了空间。

黑蝙蝠与卜云峰双被震开。

卜云峰手中剑只剩下尺余长一截,剑身已破空而去。

完全出人意外的反击。

东方白的脸上像喷了一层血,红得怕人,但也没有再出手,半杨的剑在颤抖,显示他这

一击是背水借一。

力已用罄。

脸由红转白。

这情况黑蝙蝠和卜云峰当然看得很清楚,卜云峰抛去了手中半截断剑,一个箭步到了东

方白身后举掌便劈。

东方白已无力招架闪让。

“砰!”结结实实的掌拍上后心。

“哇!”东方白身形一个前冲,本能地用剑拄地支住身形,口一张,射出一股血箭,眼

前一阵黑但没栽下。

“好哇,猴儿崽子!”

震耳的喝声中,人影涌现,当先的是“铁杖姥姥”,然后是胸垂金念珠的“无弃师太”,

再是青红绿白四少女。

“快走!”卜云峰低叫了一声。

两人双双疾掠而逝。

东方白晕了一阵,清醒过来。

眼前是铁杖姥姥,其余的五个已追敌而去。

“东方白,刚才的两个……”

“一个是坠岩未死的卜云峰,一个是毒害贵宫公主的‘黑蝙蝠’牟天,他俩一道狼狈为

姦!”

东方白一口气说了出来。

“黑蝙蝠牟天何许人?”铁杖姥姥怒目圆睁。

“中原道上有名的采花贼!”

“好哇!”铁杖姥姥咬牙挤出了两个字,重重一顿拐杖,朝远处望了一眼,又道:“你

不是他俩的对手?”

“在下挨了公主一掌尚未复原!”

“啊!”铁杖姥姥面露歉然之色,期期地道:“老身为公主致歉,她……”

说到这里眉头一皱住了口。

“公主怎么样?”

“余毒未尽,卧床不起。”

“哦!”东方白大为意外的道:“这倒是想不到,贵宫没有疗毒的专才?”

“这……可以说没有,公主中的不是普通之毒。”

“那现在……”

“必须立刻找到‘狐精’卓永年,你知道他……”

东方白沉吟,该不该说出卓永年的去处?

转念一想,还是救人要紧,坤宁夫人曾在听竹居出现,这一带又是坤宁宫的势力范围,

她们与“不为老人”定有不寻常的关系,说出来谅必无妨,心急之中,缓缓吐了口气。

“卓大侠去见不为老前辈。”

“他去找不为老人?”

“对!”

“难道他知道不为老人栖身之处?”

“唔,知道!”

“这……好!”目芒闪了又闪道:“你不要紧么?”

“不要紧!”

“那老身走了!”

说完,转身急急奔去。

东方白目送铁技姥姥离去,试行运气自家伤动,一试之下,不由喜出望外,天下竟有这

等奇事,刚才卜云峰那一掌,竟然把他几处原本闭阻未通的穴道给震开了,功力已完全复原,

精神随之大振起来。

略作思索,朝山中奔去,以备万一之时为卓永年作援手。

“狐精”卓永年天下第一神偷,身手之灵活巧妙当然是超人一等的,并不费太多的手脚

便安然到了谷中。

前行没多久,他发现了那间傍石而筑的茅庐。

姜,愈老愈辣,而江湖上所谓的老妻之老,并不是年龄上老少之老,而是代表历练的深

度,历练越深则越老。

然而历练与年龄也有其必然的关系,因为历练需要时间,所以历练深而年纪大就可以称

之为老姜了。

“狐精”卓永年是块老姜。

老姜行事,懂得因人,因事、因时、因地而制宜。

现在,他来到的是不慾为外人知的秘地,而要见的是被誉为陆地神仙的“不为老人”,

他必须尽量不失礼。

他步向草庐,两只脚沉稳地重重踏着地面,远远便可听到步声,这表示他并非偷偷摸摸

地来,在距草庐门洞两丈的地方,他停了下来,目不旁视,以恭谨的音调道:“晚辈卓永年,

江湖同道戏称狐精,有事要拜见前辈。”

连名带号一起报出,表示他行为正大。

草庐里没有反应。

他重复了一遍,声音中混以丹田内力。

依然没有反应。

他静静地候着,他相信他的声音十丈之内可以听到,尤其是听觉特别灵敏的失明人,连

风吹草动都会起反应,如果不为老人是在草庐里或是附近不远,绝对没有听不到的道理,所

以他捺住性子静待卞文。

静,更能发挥他苦练而来的超人感觉。

终于他有了感觉,极微妙的反应,有人到了身后。

他欣然寂立不动。

“狐精卓永年?”苍劲的声令从身后响起。

他知道是谁了。

“晚辈正是!”

“你曾经是太王帮的上宾?”

“是,在丁府作过客!”

他并不惊奇于不为老人能道出他的路数,因为太王帮曾经是坤宁宫的外围,而不为老人

与坤宁宫之间关系密切,当然清楚一切。

“你为何闯到此间来?”

“有要事非见前辈下可!”

“你怎会知道老夫栖身谷里?”

“是东方白相告的!”

卓永年缓缓转身而对老人。

“他怎么可以胡说……”不为老人突显激动。

“前辈!”卓永年上截住老人的话头,他怕老人因此上火而影响了自己此来的目的道:

“东方白跟晚辈目前在一道联手除恶,他因要救治公主小玲而受了严重内伤……”

“小玲受伤?”不为老人白果眼瞪大。

“是的,还险些被恶徒玷污。”

“在这山区里?”所谓山区,隐喻着是“坤宁宫”的禁区,在禁区里而发生这种事故,

显示情况已相当严重。

“是的,而此事与前辈有关。”

“怎么说?”不为老人声色俱厉。

“恶徒之中一个是杀官差戳无辜的卜云峰,他是‘魔刀鬼影’的传人,另一个叫‘黑蝙

蝠’牟天,是匹邪恶的色狼,而卜云峰坠岩为前辈所救,两恶徒狼狈为姦,除之不易,尤其

姓牟的小巧之技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你的意思是老夫误救恶徒?”

“不,因为前辈不知道,所以……”

“你来就是为了告诉老夫这几句话?”

“还没谈到正题!”

“那你就快说出正题吧?”

“前辈记得‘天不偷’这个邪门人物么?”

不为老人身躯显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谷里乾坤大 洞中日月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彩虹剑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